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09章 要出国喽 (1更

    孙慧的心狠狠的抖了一下。

    是那个女人吗?

    这些天来,她心里头不是没想过崔明和程玉兰的事儿。

    要说真的如她想的那样什么都不求,只是一心一意的跟着崔明。

    那怎么可能?

    她现在想做的就是一点点的,慢慢的把崔明给抢过来。

    至于那个女人?

    孙慧可不觉得自己有什么对不起她的。

    要不是她,崔明怎么可能会离开她?

    之前,崔明明明在信里头还再三的和她说,让她安心在陈家待着。

    等着他。

    等到他在这边站稳了脚跟就会把她接出来的。

    可是结果呢?

    她等了又等,到最后还是没有等到他接她!

    自己来帝都找崔明。

    崔明看到她时那瞬间的震惊以及眼里头的烦躁,都被孙慧瞧在眼里了。

    可是,她却是装看不到!

    因为她已经没有退路!

    外头的敲门声怒骂声仍在继续。

    孙慧一脸的紧张,怎么办怎么办?

    正想着呢,外头突然又响起一阵阵的脚步声,然后,是一个男子气急败坏的声音,“姐,不是这里,咱们走错楼了,这是七楼……”

    “啥,这是七楼?行,那咱快走,别让那对狗男女跑了。”

    地道的帝都口声。

    夹杂着女子的愤怒和恨意。

    门外头的脚步声越来越远,最后不复再闻。

    一点点的静了下来。

    屋子里头,全身紧张的大气不敢出一口的孙慧忍不住闭了下眼。

    还好,还好!

    直到外头的人走了好久,屋子里头空荡荡的。

    孙慧一个人坐在床边发呆。

    接下来的日子,她该怎么做?

    正想着呢,外头突然再次响起敲门声。

    可把孙慧吓了一跳,“谁……”

    “慧慧,是我。”

    声音有些低,略带几分的模糊不清。

    可孙慧却是一下子双眼都亮了,朝着门口扑过去,“哥,你怎么这个时侯过来了?”

    她一下子抱住了孙纯。

    用力的。

    孙纯的身子一僵,不过下一刻他就笑了。

    伸手拍拍孙慧的肩膀,眼底尽是宠溺,“我加了个班,路过你这,给你买了些夜宵……”只是低头看向孙慧时,不禁眼神一沉,他把手里提着的吃食放到一侧的桌子上,回头,黑着脸看向孙慧,“怎么了,是不是那个臭小子欺负你了?不怕,你和哥说,哥明天就找他算账去。”

    他嘴里头说的臭小子自然是指的崔明。

    事实上,打从一开始起,孙纯就不希望孙慧和崔明在一起。

    在他的眼里头,崔明,不是他妹妹的良人!

    可是自家妹妹一根筋的陷进去……

    直到如今。

    他和孙慧两人的生活一变再变,到现在成了彻底的无家可归。

    当初的事儿……

    他不会怪陈墨言等人。

    要是换成是他,一家三口被这么的折腾,分离了那么些年。

    如今找到了,他也是只想着一家三口团聚的。

    是他爸,一再的阻挠。

    可是,他爸的死却是间接的和陈墨言等人有关。

    他不会去怨。

    但是,也不想去原谅。

    好在他本来的要求就不高,一份工作,简简单单的。

    足够。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贺子佳竟然就那么早早的逝去。

    孙纯也是偶尔从一个朋友嘴里得到的这个消息。

    想到那些年,贺子佳对他和孙慧是真心的疼爱。

    特别是对孙慧这个女儿。

    那真真是当成了眼珠子般的看护着。

    此刻,他看着孙慧,心里头有些不知道怎么张这个口。

    慧慧本来就烦心崔明的事儿。

    要是让她再知道打小疼她的贺子佳走了……

    她一定很伤心吧?

    想起孙慧的身世,以及之前给他写的那些信里头说的陈家的话。

    孙纯觉得,都是苦命的人!

    这样想着的时侯,孙纯就忍不住又开了口,“慧慧,要是实在不行,你去哥那边住吧?哥住客厅,你住房间,等你身体好点咱们慢慢找工作,到时侯日子会越来越好的……”按着孙纯想的,只要慧慧想开了,和外头的人接触多了,怎么可能还会心心念念的想着崔明?

    再说了,他是真的没发现崔明哪一点好!

    “哥你别说了,我觉得这里挺好的。”

    这里挺好的。

    就是崔明好。

    孙纯脸一黑,忍不住眉头又皱紧了几分,“他要是对你好,那你刚才看到我为什么会哭,这眼还是红的呢,你,你真是气死我了。”

    “哥,真的和崔明没关系。”

    孙慧一脸陪笑的解释着,“刚才门外有吵架的,好几个人,我一时害怕……”

    “真的?”

    “真的。”

    孙纯虽然不觉得这话能全信。

    但也没有再多问。

    问也问不出什么来呀。

    把给孙慧带过来的混沌放下,“你赶紧趁热吃,还缺什么吗,和我说,我过几天休息给你送过来。”

    看着这样一个狭小的屋子。

    孙纯是真的看不上。

    偏他这个傻妹妹为了一个男人把这地方当成宝!

    孙慧一脸的甜笑,“谢谢哥哥,我什么都不要,只要哥哥开开心心的,能过的好,我就开心了。”

    这话听的孙纯更心疼孙慧。

    兄妹两人坐下来说了会子话,眼看着时间越来越晚。

    孙纯就要起身告辞。

    只是打开门,就看到正抬手准备敲门的崔明。

    他脸一黑,“你来做什么?”

    崔明看着面前的人也有些尴尬,“我来看看慧慧,你也在啊?”

    孙纯没有再看崔明,只是扭头叮嘱了孙慧几句。

    抬脚走人。

    身后,孙慧送走了孙纯,回到屋子里头关上了门。

    眼神有些怯怯的,“崔明哥哥,我哥哥他是心情不好,不是故意不理你的……”

    “我知道,他是在怪我。”

    至于怪他什么?

    崔明没有说,只是看了眼一脸小心站在自己身侧的孙慧。

    他心里头叹了口气,“你哥哥什么时侯过来的?”

    “也是刚来没多久呢。”

    两个人说了会子话,没一会就滚到了床上。

    一夜,缠绵。

    ……

    虽然因为贺子佳的离去而影响到家里头的气氛。

    但是,日子总是要往下过的。

    头七,七七,百日。

    转眼距离贺子佳的离去已经是四个月有余。

    七月流火。

    自打进入七月,陈墨言就觉得自己每天都随时处在一个大火炉。

    热的啊。

    至于田子航,自打贺子佳走后,在被陈墨言劝了几回,知道自己不能再让女儿担心之后,便一心扑到了自己的工作上,之前,他是学校的名誉教授,陈墨言在学校的时侯他还会去上几节课,时不时的逮着个学生指导两下,可等到陈墨言毕业,再加上贺子佳回家。

    他的心思可就完全都放到了家里头。

    学校也好,设计稿什么的也罢。

    全都被他抛到了脑后。

    就是连周冬扬他都懒得再搭理:

    有什么事情自己搞定!

    以至于周冬扬没事就在陈墨言面前哭诉。

    这老师,忒不靠谱了啊。

    可是自打贺子佳去后,田子航竟然一反常态的,再次开始把心思放到了设计上。

    甚至,还接了几个老朋友的讲座!

    虽然每天忙忙碌碌的。

    但是,瞧着他这个样子,陈墨言还是多少松了几口气的。

    有事做。

    最起码不会整天坐在那里闲的无聊,胡思乱想。

    而随着田子航这边终于上了正轨。

    陈墨言之前的想法再一次的被她提上了日程:

    去国外的秀场走一遭。

    如果不是贺子佳的突然离去,她这会儿估计几趟都跑回来了。

    眼看着秋冬季的秀场就在眼前。

    陈墨言不想再错过。

    赵西,小蔡,陈墨言又带了另外的两个设计室的人。

    只是轮到朱兰这里时。

    她倒是难得的有了些迟疑,“什么时侯走,现在吗?”

    “五天后。”

    陈墨言看了她一眼,想了想她安慰她,“你要是真的有事或者是家里头走不开也没关系,真的,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的,不能因为这事儿家庭不和。”朱兰是她的左右手,林同也是呀。

    要是这两个人闹起来。

    她这个当老板的可是会头疼的。

    朱兰看着陈墨言苦笑,“不是林同,是我婆婆。”

    “你们家老太太?”

    “嗯,上次不是说过一回吗,林同倒是没说什么,他甚至还说,以后肯定还会有机会,他也要跟着去的,可是这话被我婆婆给听到了,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直接就说不同意。”她揉揉眉心,一脸的苦笑,“就为了这事儿,这几个月我家婆婆没少给我脸色,还有,人家可是撩下话了,要是我去,她就直接回老家。”

    这是在用这个办法逼她就范呢。

    因为老太太一走。

    朱兰不在家,谁看孩子?

    林同又是忙的不得了,虽然不说是天南地北的跑。

    可也是一刻闲不住的那种。

    难道让他带着个孩子满帝都的跑?

    就是林同乐意这样做。

    朱兰这个当妈的也舍不得自家儿子这样辛苦呀。

    “我真的挺想去的,可是我得想办法说服我们家老太太……”

    朱兰一边苦笑一边揉眉心。

    很明显的,她对自己说服婆婆同意她跟着陈墨言出国的事儿没什么把握。

    陈墨言想了想,“我觉得,这事儿的根源还是在林同身上。”

    “林同?不可能,他不是那样的人。”

    朱兰先是一怔,接着她看着陈墨言猛摇头,“林同真不是这样的人,他即然说了同意我去,那就一定是同意的,不可能暗地里头再和他妈说,让他妈拦着我的。”朱兰这话说的很是认真,两个人认识好些年,夫妻这几年,又有了个儿子,这一点子的信任还是有的。

    陈墨言看着她笑,“我什么时侯说他这样的人了?你倒是护着他。”

    这话说的朱兰一脸讪笑。

    不过下一刻她就看向了陈墨言,“那你刚才说根源在他身上?”

    要不是她这样说。

    自己也不会误会嘛。

    她白了眼陈墨言,“是不是有什么主意呀,赶紧说。”

    陈墨言哈哈笑,“我的意思是说,你只是儿媳妇,可林同却是老太太的亲妈,母子之间可是没有隔夜仇的,这事儿呀,不管你怎么解释,说的再多,老太太肯定会多想,可这事儿要是换成林同去说,说的轻了说的重了那都是她儿子,难道老太太还能生气?”

    “还有,只要林同相信你,信任你。”

    “你婆婆难道还能真的做这个恶人?”

    总而言之就是一句话。

    让林同去搞定他妈!

    朱兰听了后叹了口气,“行,我今晚回去和他好好谈谈。”

    两个人分开。

    陈墨言并没有开车,自己随便的走在大街上。

    走着走着。

    她抬头看到一个公交车站,脚步一下子就停了下来。

    那里,是当初她第二回看到贺子佳的地方。

    那会儿的她头脑还是不清楚的:

    记不住自己的家。

    也记不住自己的女儿。

    逮着人就会问,有没有看到我女儿,有没有看到我的家?

    当时陈墨言以为她只是心心念念的记着女儿。

    可是这一刻直到贺子佳离开这个人世。

    她这会偶然走到这个地方。

    心里头突然的就涌起另外的一种想法:

    或者,那十几二十年的贺子佳虽然把孙慧当成女儿,把孙家当成自己的家。

    可是她潜意识里头呢?

    会不会始终有那么一分两分的不信任,觉得不对劲儿的地方?

    所以,她时时刻刻想着找女儿,找回那个她真正的家?

    这样想着的时侯。

    站在公交站台前。

    陈墨言突然就泪流满面。

    妈妈!

    坐在公交车上,陈墨言漫无目的跟着车子来回走。

    直到,天都要黑了。

    公交车司机要交班,提醒她下车,陈墨言才反应过来。

    她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师傅,我坐过了点儿。”

    “姑娘呀,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总会过去的,咬咬牙撑一下就好了。”

    出声的是四十多岁的司机师傅。

    一脸的憨厚。

    看着陈墨言眼神里带着笑,“回家吃个饭,好好的洗个澡,睡一觉,明天呀,又是新的一天。”

    “好的,谢谢您。”

    陈墨言被这个司机短短的几句话安抚住。

    之前空洞茫然的心思稍缓。

    走下车,感受着帝都城的繁华夜景,陈墨言笑了笑,抬脚往家走。

    伤心事再多。

    这活着的人呀,日子,总是要过的!

    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七点多。

    贺子佳正和周冬扬坐在葡萄架下头的石桌上下棋呢。

    远远的看到陈墨言,周冬扬扯了嗓子高喊,“小师妹,小师妹快点来救命呀,我要死了。”

    陈墨言笑着看他一眼,“不就是个棋嘛,你就当是彩衣娱亲呗。”

    周冬扬,“……”小师妹和那个姓顾的结了婚之后,越来越不可爱了!

    知道他们还没有吃饭,陈墨言去厨房调了三份凉面出来。

    黄瓜丝。

    西红杮炒蛋。

    撒了些鸡丝。

    每人吃了一大碗。

    周冬扬觉得自己应该收回刚才心里头对师妹的想法呀。

    跟着小师妹走,有吃的!

    十点钟,周冬扬告辞离去。

    陈墨言和田子航两人坐在院子里头说话。

    “你说,这天上那么多的星星,哪一颗是你妈妈的?”

    田子航仰头看着夜空中繁多的星子,眼前浮现起贺子佳的眉眼。

    “爸,最亮的那一颗。”

    “我妈在天上看着咱们呢,只要您好好的,我好好的,她肯定高兴。”

    陈墨言的话换来田子航一脸的笑意,“我也觉得是这样的。”

    “你妈她呀,从小就怕黑,最喜欢光亮了。”

    对于田子航的话,陈墨言也不知道如何接下去。

    她爸,怎么可能忘得了妈妈?

    心里头叹了口气,她帮着田子航续了杯茶,然后才慢条斯理的开了口,“爸,我过几天应该去国外一段时间,你也跟着我出去看看吧?”

    果然如她所想的那样,田子航直接摇头拒绝。

    “我不去。”

    “你要去就自己去,我在家里头待的好好的,不出去。”

    出去外头做什么?

    说话说话不通,吃饭吃不好,人生地不熟呀。

    哪里有待在国内舒服?

    真是不知道那些一个个老想着往外跑的人是怎么想的!

    “还有啊,去可以,但是不能老待在国外,知道吗?”

    虽然知道自家女儿不是那种孩子。

    可是田子航还是忍不住给她打了个预防针,“去外头看看也好,看看国外的东西,学学他们的长处,然后回来再发展成咱们自己的,这是好事儿,不过可不能被外头那些花花绿绿迷了眼呀,你爸我可老了,经不起折腾。”

    陈墨言忍不住笑起来,“爸你还年轻着呢,还有,你要活长命百岁的。”

    “百什么百,再等个几年,看到你和顾薄轩的孩子出来,我能和你妈交待了也就行了。”

    田子航这话听的陈墨言心里头发毛。

    想说什么,可嘴唇抿了抿,她又把话咽了下去。

    不急在这一时!

    虽然知道田子航不会同意和她一块出去,田子航还是忍不住劝,“爸您在家里头待着多闷呀,上次我师傅不是还劝您和他一块出去的嘛,咱们这次出去,要是时间凑巧的话,说不定还能和我师傅一块回来呢。”

    “要真的能在国外遇到,你们两个也可以好好的逛逛,转转呀。”

    只是可惜,任凭着陈墨言说破了嘴皮子,甚至连撒娇都使了出来。

    田子航只有两个字儿: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