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2章 颠倒黑白,交锋(2更

    陈墨言拉住还想说话的顾薄安。

    笑了笑,“我就是厂长,也是法人代表,有什么事情现在可以和我说了吗?”

    “你说什么,你是那个厂的老板?”

    中年警察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般,下一刻他上下打量陈墨言几眼。

    也是真的对着她笑了起来。

    然后他摇摇头,“小姑娘呀,这顶缸的事儿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做的,还有,你怕是还不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吧,第一,这事儿可是事关人命,人家对方肯定不会轻易罢休的,第二嘛,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

    “犯法呀,可是要做牢的。”

    那人看着陈墨言,虽然话里头带着几分的笑意。

    可陈墨言却是清楚的感觉到,他也在警告,或者说,是在吓唬自己!

    这一瞬间,陈墨言心里头就多了几个念头。

    其中一个就是,这个警察,和那个出事的人一家有什么牵扯或是关系?

    不然的话,他应该不可能这么积极。

    心里头这样想着,陈墨言笑了笑,直接开口道,“我姓陈,叫陈墨言,你们可以去查一下那家工厂的注册人,肯定是我,还有,我也不是什么外地打工的,田家,对,就是帝都的田家,田老爷子是是我爷爷,田子航是我爸,现在,是不是要我提供身份证?”

    “喏,刚好带着呢。”

    “身份证,结婚证,还有护照,呵呵,不好意思,刚好都带在身上了。”

    “这位,警察同志,您看看?”

    中年警察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平静,眉眼凝重的看向陈墨言,“你真是田家的人?”

    “如假包换。”

    “还有,你可以找下奎子,他是我姑父,你们一个系统的,应该认识吧?”

    看着陈墨言一脸的平静。

    听着她话语里头的淡然,以及不急不徐的语气。

    中年警察哪里还不信呀。

    忍不住在心里头苦笑了起来,没想到,竟然是田家的人!

    他深吸了口气,强行压下心头的诸般算计,对着陈墨言一脸的笑,“原来是田老的孙女呀,呵呵,早说呀,早知道是您的话,这误会也就不会发生了,陈小姐您请坐,请坐。”心里头又有些腹诽,明明是田家的孙女,怎么就又姓陈?真是的,这些豪门大家族的事儿呀,果然不是他们这些人能懂的!

    把陈墨言的身份证还给她。

    中年警察一脸的笑,“我姓方,是这里头的所长,很高兴认识陈小姐。”

    “方所长好。”

    陈墨言并没有伸出手去和对方握手。

    只是朝着他笑了笑,眉眼淡淡的,“刚才方所不知道我的身份,觉得我是过来顶缸的,所以不让我见我的两个员工,现在知道了我的身份,也知道我真的是这家厂的负责人,现在,我可以去见我的员工了吗?”

    “可以可以,陈小姐请稍等,我马上就带您过去。”

    陈墨言点了下头,却是没有立即起身。

    方所长看着坐在那里稳稳的陈墨言,怔了下,“陈小姐?”

    “哦,也没什么,我就是觉得这人嘛,就在方所这里,他们又不是犯人,方所肯定不会把他们怎么样的,所以,我也就没那么急了。”陈墨言朝着方所长笑了笑,眉眼里头带着几分的笑意,“不如,方所长给我说说这件事情的经过和由来?这毕竟吧,我可是刚下飞机就赶了过来,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还不知道呢。”

    方所长看着陈墨言笑盈盈的眉眼,心里头有点发毛。

    这丫头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

    可是不管是真的不知道还是假的不知道。

    方所长看着这个样子的陈墨言,直觉得心里头有一种感觉:

    这丫头,不好惹!

    稍一不慎,说不定就能把自己给搭进去!

    这事儿,得慎重呀!

    想到了这里,方所长轻轻咳了两声,正想着开口时。

    方小满忍不住轻轻一哼开了口,“言言你不知道,那几个警察去咱们厂时可神气了,有一个还说什么是林厂的错,还威胁孙丽说要做牢,说咱们厂子会被关什么的,当时好几个工人吓的回去就辞职不肯干了……”

    “还有,明明就是对方的错。”

    “是孙丽发现了她偷拿设计图,还把厂子里头的布料拿出去下。”

    “我们把她给辞职,要补偿有什么错?”

    “她自己想不开,在家里头自杀,凭什么让我们工厂负责呀?”

    “你们这是在冤枉好人。”

    方小满这会儿仗着背后有陈墨言在。

    可是胆子满满。

    对着方所长就是一通的喷。

    听的方所长也忍不住一脸的尴尬。

    他干笑两声,想了想索性没有理会方小满,直接看向了陈墨言,“陈小姐,刚才这位方小姐说的呢,和我这里听到的报案有所不同,当然,我听到的是报案人家属说的,说是你们的那位林厂长诬陷她,还说什么对她不轨,女孩子嘛,名声最重要,一时想不开也是正常的,你说是不是?”

    不管怎么样,方所长觉得这个由头是最万无一失的。

    这也是他和对方家属想出来的最周全的借口!

    和你们没关系?

    要不是你们那个厂长对人家动手动脚,还想着做点什么。

    人家女孩子会被逼的不想活吗?

    在这样子的事情出来后。

    拿厂子的东西什么的。

    方所长觉得都可以往后靠一靠了。

    而且,这事儿可是没什么证据,也不用什么证据的。

    单凭一张口嘛。

    当真说出去,谁会相信一个女孩子会故意往自己身上泼脏水?

    为了这事儿人家女孩子都不想活了呢。

    就是真的两边闹僵。

    他稍一暗中操作两下,把这事儿给捅出去。

    一报道,人家女孩子都在医院呢。

    外头那些人会相信谁?

    田家,田家难道就能在帝都一手遮天了吗?

    当然,这是最下下策。

    不到迫不得已,方所长是不会走这一步的。

    此刻,他看着陈墨言微微咪起来的眉眼,眼底闪过一抹得意。

    瞧,他这话一说,这小姑娘也有些坐不住了吧?

    心里头得意的笑了两下。

    他点点头,一脸叹息的开了口,“陈小姐,你还年轻,虽然能力什么的是有,但识人不清也是有的,那个厂长怕是真的有什么问题,不然的话人家女孩子怎么可能会往他身上泼这样的脏水?当然,我们这是警察局,一切以证据为重,我们会好好调查清楚,把这件事情落实,落定的。”

    “当然,我们也绝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

    “对于这一点,还请陈小姐放心。”

    陈墨言听着方所长的这一番话,看着他眼也不眨的说着这些不知所谓的话。

    忍不住呵呵笑了起来。

    这是在,威胁她,并且提醒甚至是提点她?

    把自己摘出去,让林同认个罪什么的。

    她再出点血赔个钱啥的。

    然后,这事儿就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不然的话,人在医院,他们又是警方,怎么说还不是他们的事儿?

    陈墨言咪了咪眼,还没出声呢,方小满气的脸色通红的跳了起来,“你怎么能这样说,这不是胡说八道吗,愧你还是派出所的所长,你这所长是怎么当上的呀,难道是拿钱买的?你好意思说你们警察是以证据为重,你哪只眼看到我们林厂做什么不轨的事情了,那个女孩子她就是这样说的吗?”

    “你把她带过来,我倒是要问问她,林同这个厂长哪一点对她不规矩了。”

    颠倒黑白。

    把对的说成错的,把死的说成活的。

    给林同泼了一身的污水。

    还说的那么理直气壮,义正词严的。

    简直是气死她!

    “这位小姐,你又不是林同,更不同当事人,你也没亲眼看到什么吧?”

    “咱们有些话呀,说的还是别那么满的好。”

    方所长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方小满,没把她放在心上:

    这也就是她和陈墨言一块出现。

    换个别的时侯,别的人。

    方所长觉得自己早让人把这种没眼色的丫头给撵出去了。

    不过他想理的也不是方小满。

    “陈小姐,我刚才那些话你还是回去好好想想,你还年轻,有些人呀,可不是你看到的样子。”

    方所长一脸的语重心长,“我和你们田家也是有过些交情的,这事儿,不如陈小姐回家去和长辈商量下?”

    “行,我会好好考虑的,不过,方所长现在能带我去看看她们两个吗?”

    “可以可以,陈小姐请。”

    换成别的人,方所长不会亲自出来招呼人的。

    不过这事儿一来真的和他有些牵扯。

    二来,眼前的陈墨言竟然是田家的人……

    这无疑让他心中有些警惕。

    亲自带着人来到一处禁闭室,方所长一脸的笑,“陈小姐,这是那位孙小姐,您放心,她还好好的,真的。”

    门已经被人从里头打开。

    一名年轻的女警察出现,“方所?”

    “嗯,孙小姐在吧,有人来看她,顺便给她保释……”

    他这话一说,小女警自然是知道怎么做。

    干脆的点头,“行,我这就去办手续。”

    “孙丽你没事吧?”

    方小满直接推开那个女警察,跑了进去。

    孙丽的脸有些白,身子一直都是紧绷着的。

    直到看到方小满。

    看到方小满身后出现的陈墨言。

    心里头不禁长长的松了口气。

    她伸手,紧紧的抱了下方小满,朝着她笑了笑,“我没事,就是带过来问了几句话,放心吧。”

    眼神落在陈墨言的身上。

    她轻轻一笑,“回来了?”

    “嗯,我回来晚了,让你们受苦了。”

    陈墨言走过去,有些心疼的抱了下孙丽。

    用力的抱了她一下。

    看着孙丽一脸的平静,陈墨言却是不比方小满这个大大咧咧的。

    孙丽说什么她就信了。

    抱了一下她就发现,孙丽的身子都是僵的。

    可见,刚才她的精神有多么的紧张!

    “有言言在,你不用怕,她肯定不会让你白受这些罪的。”

    方小满扶着孙丽,气呼呼的。

    孙丽却是笑了笑看向了陈墨言,“林同……”

    “我知道,你先和小满去外头车上,车子上有吃的,还有水,你去休息。”

    陈墨言看着孙丽,直接道,“这里交给我。”

    “好,我和小满等你。”

    顾薄安看了眼方小满,然后把眼神收回来,有些担心,

    “嫂子?”

    他怎么听着刚才那个方所长的话,好像要把错放到林厂身上?

    还有嫂子。

    刚才还笑了,这是怎么回事儿?

    难道嫂子也同意了这个什么狗屁所长的话?

    陈墨言回头看了他一眼,安抚的笑笑,“走,和嫂子去见一下林同。”

    “方所,这个林同,你们现在没什么直接的证据什么的证据他是犯人吧?”

    “没有,不过那个女孩子指控,他……”

    “不过是一家之言。”

    陈墨言扭头笑了下,看着方所长挑了下眉,似笑非笑的。

    “林同和孙丽还说那个女孩子偷了我们厂的东西,作价好几万呢,方所长这又怎么说?”

    “啊,那个,没有证据,所以……”

    “所以,都没有证据的哦。”

    “方所,这个证据,可就劳烦你们警察去找出来的呢,对不对?”

    “这是自然的,我们警察肯定不会冤枉任何一个好人的。”

    陈墨言听到这里忍不住又笑了起来。

    她点点头,一脸很是认真,赞同方所长话的意思,“对,现在,林同他身上还是有半点能证明他犯错或是对那个女孩子不轨的证据,所以,也就不能证明他是犯人,更不能直接被关押还是什么的,对吧?”

    “方所长,我不是警察,更不是学法律的。”

    “我刚才那一番话,没什么错吧?”

    “……没有。”

    方所长磨了下牙,他已经看出了陈墨言想做什么。

    可是,阻止不了。

    只是眼神深深的看了眼陈墨言,方所长突然就笑了起来。

    “好像,陈小姐对手下的员工都很好呀?”

    陈墨言自是听出他的言外之意。

    她看着对方轻轻一笑,“嗯,我这个人向来是挺懒的,对于手底下能做事的人,不免就多用了几分心思,更何况,用人不疑,疑人不用嘛,方所长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还是说,方所长对你手下的这些人,没放在心上,态度不好?”

    方所长被陈墨言这一番话憋的,暗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