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13章 事情还没完(1更

    陈墨言看着方所长,笑盈盈的。

    只是那眼里头的意思嘛……

    想上位或者是从中捞出点什么好处啥的。

    没关系。

    她不是圣人,也关不了那么多不平的人或事儿。

    可是,要踩着她的人谋求自己的利益?

    当然了,要是她或者是谁真的犯了错或者是法。

    后果是什么她自然乖乖受着。

    现在明显是想要诬陷。

    陈墨言觉得,这事儿绝对不能忍呀。

    她眼神带着笑,只是那笑意却是不达眼底,“方所长,现在,我要把人给带走,不知道需要什么样的手续?”

    “这个,陈小姐,他……”

    “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当然,如果方所长有证据证明他犯了法,我绝不包庇。”

    陈墨言呵呵的笑,只是出口的话却是句句带着刺儿,“毕竟,我们可都是奉公守法的老百姓,从来都是拥护国家法律政策,绝不敢有半点行差踏错的。方所长你说呢?”

    看着陈墨言,方所长的眉头忍不住直跳。

    就在他还想说什么的时侯。

    门口一道很是爽朗的声音响了起来,“安子,你怎么在这,是有什么事情吗?”

    “姑父,是我嫂子在这里办事呢,她就在里头呢……”

    是奎子的声音。

    陈墨言听的忍不住挑了下眉。

    这么巧么?

    还没等方所长反应过来呢,奎子一身警服走了进来。

    他的身材高大。

    虽然只是个大队长,可他的级别却是还要比方所长要高上一级的。

    这会儿站在那里,威风凛凛之余,连个头都比方所长要高上整整一头!

    他就那么站在那里。

    也没看想和他打招呼的方所长,笑着看向了陈墨言,“你怎么跑到这来了,有什么事情打个招呼,姑父帮你顺手办了呀,不是才下飞机吗,怎么着,真把自己当成铁打的了啊?回头看你姑姑和你奶奶她们又要念叨你了。”

    “姑父好。”

    在外人面前,陈墨言可是十足十的给奎子面子。

    当然,在自家人面前的时侯。

    陈墨言也是挺尊敬奎子这个姑父的。

    笑着看她一眼,奎子又叮嘱了几声,无非就是让她赶紧回家什么的,然后这才好像刚看到似的,朝着方所长歉意的笑了笑,“抱歉呀,我这个侄女向来就是家里头的宝贝疙瘩,我这也是习惯了,不过方所,这丫头过来有什么事情吗,要是她哪里做错了或是犯了啥事,你可别手下留情呀,狠狠的处理。”

    “这丫头可是清华大学的高材生,老师又是出了名的教授。”

    “时不时就出去见个大场面啥的。”

    “要是这样还犯错的话,肯定是思想不对头。”

    “得从严处理!”

    奎子这一番话说的那叫一个义正词严。

    配着他板着的肃然的表情。

    一身警服。

    颇有种大义灭亲的感觉。

    要是外人这会瞧着,说不定都要给奎子喝上几声彩!

    可偏偏的,落在方所长的耳中。

    听的他心里头那叫一个骂娘!

    方所长倒是有心想要不理奎子,可想想他自己的职别……

    再加上他也不想真和田家这些人对上。

    最后,只是憋屈的点头,让陈墨言把人给带走。

    当然了,临走的时侯他还是打了官方话的,“虽然是把人带走了,但是这段时间可是不能离开帝都的,还有,如果有需要,我们肯定还会请这位林先生过来配合的。”

    对于他这话,奎子自然是一口应下。

    回到家。

    看到先下车的陈墨言,朱兰一脸惊惶的跑了过来,“言言,林同出事了,他……”

    “林同。”

    后头所有的话都在看到林同从车上走下来之后咽了下去。

    她也顾不得有别人看着。

    冲到林同跟前,一脸仔细的打量着他。

    最后,真的确定没什么事情,更没伤没啥的之后才长长的松了口气。

    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

    朱兰拍着胸口,“刚才我打电话到工厂去,听到里头的人说的话,可把我给吓死了。”

    “我心都要跳出来了。”

    “还好你没事儿。”

    林同心里头能不害怕吗?

    不过,这是自己的媳妇,不能吓。

    温声软语的哄了她半响,直到朱兰真的放下心来。

    他才笑着看向朱兰道,“你在这里等我一下,我和学妹说几句话就回家。”

    “行行,你们说,我在这里和小满说会话。”

    朱兰一边说一边又拍了两下的胸口。

    一脸的心有余悸。

    是真的吓到了。

    顾薄安则成了跑腿的,忙着给几个人倒茶。

    书房中。

    陈墨言和林同两个人坐下来说话。

    林同先是一脸的歉意,“抱歉,这件事情是我没处理好……”

    他以为只是把人给辞了就好。

    没想到折腾出这么一桩事情来……

    陈墨言对着他摆摆手,“先别说这个,你把事情经过再和我说一遍。我刚才也只是听顾薄安和小满两个人说的,还有,把对方家里头的情景和那个女孩子的事情都和我说清楚点。”顿了下,她又看向林同道,“还有一件事情就是,你回去得好好和朱兰说一声……”

    “什么事情?”

    林同觉得陈墨言这话有些不对劲儿,“我这事儿不是都解决了吗?”

    不然的话,为什么他被带了出来?

    陈墨言一脸的平静,“我刚才和姑父去派出所见你们,孙丽被放出来的很快,可是你……那个所长,却说对方家长已经在派出所报了案,说你这个厂长对那个女孩子要做不规矩的事儿,所以才……”

    “简直是胡说八道。”

    “我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

    “她们这纯属污蔑。”

    “学妹,你可不能相信他们这些话呀。”

    陈墨言看着林同急的额头上都起了汗,忍不住摆摆手,“你是什么人我还不清楚吗?再说了,你要是真的这样做,孙丽和方小满早就跳起来了,你还能安慰的待在工厂里头?”

    “还有,咱们认识这么多年,可不是哪个人随便几句话就能离间的。”

    陈墨言这话听的林同心里头暖暖的。

    心底深处涌起一种士为知已的感动!

    只是下一刻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对方为什么要这样说?”

    “还能为什么呀,对方家里头应该是想着要钱呗,至于派出所那边,那个方所,我觉得应该是和那一家认识或者是有关系的。这是打算拿着你立威,拿着咱们的厂子开刀呢。”

    陈墨言笑了笑,眼底闪过一抹意味深长,

    “可惜,到时侯就怕他偷鸡不成反折米!”

    “那咱们现在该怎么办?”

    林同是当事人。

    对方又直接给他扣了那么一顶恶心人的帽子。

    这要是传出去。

    知道的会说他是冤枉的,不知道的呢?

    说不定就直接把他当成了不老实的人!

    这罪名,他可不想背一辈子呀。

    以后自己儿子还要脸呢。

    “放心吧,很快就能解决的。”

    陈墨言笑了笑,安抚住林同,然后又叮嘱他,“这事儿你回去可得好好和朱兰姐说,别让她从外人嘴里听到,到时侯你们两个肯定又要闹别扭。”这也就是几个人相识那么多年,又是同一个学校的同学,不然的话哪怕是自己的下属,陈墨言才不想费那个心思去管他们的私事呢。

    “行,放心吧,我会和她好好说的。”

    等到林同和朱兰夫妻两人走后。

    陈墨言坐在椅子上揉着眉头想事情。

    这事儿,说好解决也好解决,说难解决吧?

    她笑了笑,走到了屋子外头,方小满和孙丽两个人都没走呢。

    看到她出来,方小满一脸的笑,“言言你要吃什么,我去买菜,一会回来我煮。”

    “田叔,你要吃什么呀?”

    田子航笑了下,“只要不是辣的,都行吧。”他最近胃不好,只能吃清淡的了。

    当然,以前他的胃口也不怎么重。

    田子航怀里抱着小妞妞,走了过来,“不用去买,田素一会带菜回来。”

    “言言,你先去休息。”

    陈墨言倒是想说不累,不过对上她爸坚持的眼神。

    她只能点头,“行,那我先去歇一会呀。”回过头看孙丽和方小满,“你们两个去客房吧,里头东西都有,自己看着办呀。”对于这两个人,她是真心没当成外人,而且这院子时头的客房,可是给她们两个保留着一间的。

    陈墨言这一觉睡的。

    足足睡了四个小时!

    等到她醒过来,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她小小的惊了一下,怎么那么晚了?

    打开门走出来,田素正和小妞妞在院子里头玩呢。

    看到她出来,小妞妞想也不想的伸着手伊伊呀呀的朝着她够。

    被田素在小胖手上拍了一下,“别闹你姐姐,她还没吃饭呢,等晚会再和你玩。”然后看向陈墨言,“她们几个都回去了,晚饭我给你留了的,得,你抱一下这小祖宗,我去给你端。”

    小妞妞在她怀里头左扭右转的。

    真是的,要不是亲生的,估计她早给丢的远远的。

    竟然还嫌弃她?!

    陈墨言打了个呵欠,伸手接过小妞妞,一边哄着她一边扭头看了眼书房。

    里头亮着灯呢。

    “我爸呢,在书房?”

    “可不是啊,也不知道三哥在忙什么,这几天几乎都要泡在书房了。”

    陈墨言虽然有些担心。

    但想想,待在书房有点事情做也是好的。

    随便吃了点东西,陈墨言抱着小妞妞在院子里头想事情。

    田素把锅碗什么的收拾好。

    回过来看到自家女儿窝在陈墨言怀里那个乖巧可爱的样子。

    忍不住又想哭。

    这真是自己女儿吗?

    她和奎子看着的时侯,嗷嗷叫,淘气的不行。

    言言抱着呢?

    直接就抱在怀里,陈墨言坐在那里想心事,小妞妞则两只小手把玩着她身上的钮扣。

    时不时还自己咧嘴乐呵两下……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呀。

    心塞!

    等到小妞妞睡下,田素坐到了陈墨言的跟前,“怎么回事儿?”

    “是厂子里头出了个偷东西的,林同给把人辞了。”

    “这辞的没错呀。”

    “不辞退她,难道还要留着她,让她再继续偷吗?”

    田素的脾气永远都是小爆的。

    哪怕如今有了女儿,当了妈妈,略显温柔。

    可骨子里头的火爆是改不了的。

    这会儿一听陈墨言的话就炸了起来,“那个姓方的什么东西?言言你可别理他,回头咱们去告他,我倒是要看看他怎么就有那么大的能量,把白的说成黑的,死的说成活的。”

    “嗯,姑姑放心吧,我要是处理不好,会和你们说的。”

    陈墨言看了眼书房的门,笑了笑,“先别和我爸说呀。”

    “行,就知道你这丫头心疼你爸。”

    姑侄两人又说了会子话,田素担心屋子里头的女儿便回屋睡下。

    陈墨言则一个人坐在院子里。

    直到半夜才睡下。

    第二天早上八点。

    陈墨言从床上爬起来,洗漱好,吃过早饭。

    门口顾薄安出现在院子门口。

    “田叔,姑姑,嫂子。”

    陈墨言看到他出现,直接把车钥匙丢给了他,“你去开车,我马上就到。”等到顾薄安走出去,陈墨言才扭头看向田子航,“爸,我今天怕是要在外头待一天,中午饭你们不用等我呀,还有,这几天有点忙,等我忙完这一阵再和爸你们好好说话呀。”

    田子航有些无奈的摇摇头,“真不知道当初由着你是好事还是坏事。”

    瞧瞧这忙的。

    一个女孩子,比一般的男孩子还要折腾!

    可他偏偏还不能说什么……

    只能叹了口气,叮嘱要出门的顾薄安,“路上开车小心点,别快,求稳。”

    “爸爸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陈墨言和田子航还有田素说完话朝着外头走。

    小妞妞一看陈墨言要走。

    不带她。

    嗷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惊天动地的。

    陈墨言抽了下嘴角,赶紧快走几步溜了出去。

    车子上。

    顾薄安有些担心,“嫂子,你真的要去那家医院啊?”

    “嗯,去看看那个女孩子。”

    陈墨言笑着看了眼顾薄安,挑了下眉,“我不过就是过去看看她,对方还能把我怎么样?再说了,我都听了你们这么多人的说法了,再听听人家受害者的,不过份吧?”

    “我就是担心嫂子……”

    “行了,开车吧。”

    顾薄安哪里不清楚自家这个嫂子的性子?

    她认准的事儿呀。

    估计他哥都劝不回来!

    想到这里,也只能是暗自下定了决心:

    等到了医院,不管出什么事儿,他一定要保护好自家嫂子才行!

    医院。

    陈墨言在从咨询台查出那个女孩子的住院房间后。

    并没有第一时间去病房。

    她带着顾薄安去了医生的办公室。

    不过却没让顾薄安跟着她进去。

    让他远远的在后头等着,她自己敲门走了进去。

    “马医生是吧?您好,我是巧珍的姐姐,我挺担心她的,她这病情没什么大事了吧?”

    马医生正在伏案写病历呢。

    听到敲门声,看到门口的陈墨言,一听是自家病人的姐姐。

    便笑着放下了手里头的笔,

    “你妹妹是吧?她本身并没有什么大碍了,我前天就和你们家人说,她可以出院的,不过你们家人说要再住几天,让她好好的休养下,怕落下后遗症什么的……”对于医生来说,他已经尽到了自己的责任,可是病人家属却坚持要在医院里头多往几天,养一养,他们这些医生自然不可能把人家往外头赶。

    再说了,怎么赶?

    难道真的要把人给丢出去么?

    这会儿看到客客气气的陈墨言,马医生有些诧异,“前几天没看到你来过呀?”

    “哦,我是刚从外地回来,这不才听说我妹妹的事儿就过来了?”

    陈墨言笑了笑,“也就是说,她自尽并没有伤到身体,不会让她落下别的病症是吧?”

    “不会的,她那伤口不伤,虽然当时发现的晚,失血过多,但其实养几天就没事了。”

    马医生顿了下,猛的想起了一件事儿,“对了,倒是你妹妹她的身子……”

    “她的身子?”

    陈墨言蹙了下眉,看向马医生,“难道她还有别的病症吗?”

    “不是,就是她现在已经是三个月的身孕……”

    “这次也幸好是没事儿,不然的话,孩子怕是真的要保不住了。”

    陈墨言听着这话皱了下眉头。

    怀孕了?

    可是据她所知,这个女孩子是没结婚,更没有处对像的!

    当然了,是不是真的没处对像她们是不知道的。

    心里头飞快的转着念头,陈墨言嘴上却是一脸的笑,“谢谢您,马医生,我们以后会注意的。”

    “行了,你去看看你妹妹吧。”

    “她的情绪有些不好,多安慰安慰她。”

    “好啊。”

    陈墨言笑了笑,和马医生告辞,抬脚走了出去。

    站在走廊上。

    陈墨言的眉眼里头闪过一抹怒意。

    这可真的是,赖上她和林同了吧?

    依着马医生的话,如果这个女孩子真的有了三个月的身孕……

    她是怎么和家里头人说的?

    还有,她家里头的人是真的以为孩子是林同的,还是故意诬陷在林同身上的?

    “嫂子,怎么了?”

    陈墨言朝着顾薄安笑了笑,挑高了眉,“没事,走,咱们去病房看看去。”

    即然医院都来了。

    肯定是要见见正主的呀。

    不然,她这一趟岂不是白来了?

    而且,她也是真的挺想看看那个女孩子,看看她怎么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