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6章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2更

    “你说说,这好好的帝都怎么就待不下了呢,还得出国?”

    顾妈妈觉得自己可想不通可想不通了。

    拉着顾爸爸说个不停。

    到最后,顾爸爸被她念叨的心烦起来,忍不住就黑了脸,“你和我说这些有什么用呀,孩子们的事儿你就由着她们,都结婚了你还管啥子?”真是的,放着舒心的日子不过,非得自己找烦心。顿了下,顾爸爸直接道,“老大和言言那丫头都是做大事,心里头有主意的人,你以后别管他们。”

    “要是想管的话就催催老二去。”

    “看看他什么时侯结婚。”

    两个儿子,老大虽然结婚晚,但好歹是结了啊。

    如今只余下小儿子……

    虽然说在帝都工作,有着大儿媳妇照顾,啥也不用他们担心。

    可这当爸妈的,怎么可能会不操心?

    不过是和顾妈妈不同的是,顾爸爸操心的都是一些大事儿。

    不像顾妈妈,老是掂记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

    当然,这是顾爸爸自己想的。

    对于顾妈妈来言,什么是大事儿?

    她一心想着抱孙子,想着让儿子和儿媳妇好好过日子。

    不是大事吗?

    顾妈妈气呼呼的瞪了眼顾爸爸,翻个身,“我和你说不通。”闭上眼,心里头却是慢慢的计算起别的事情来,等到第二天的时侯,天还没亮呢顾妈妈就把顾爸爸给拽了起来,“老顾,赶紧去田里头干活,咱们快点干完,把活儿都收拾收拾,然后去帝都。”

    她这话吓了顾爸爸一跳。

    “好好的去帝都做什么?”

    他们这才回来没多久吧?

    这一来一回的多折腾人,多费钱啊。

    有那钱还不如存起来,他们在家想吃点什么也好呀。

    顾妈妈瞪了他一眼,“你说去帝都做什么,我想小二,想儿媳妇了行不行”

    “不是,你到底去不去?”

    “你要是不去的话我可自己去了啊。”

    她一边心里头寻思着,一边已经在想着怎么去买票了。

    顾爸爸能说个啥?

    第二天,瞅着顾妈妈不在家,他赶紧跑过去给顾薄轩打了个电话。

    可惜顾薄轩不在部队。

    好在这会儿田里头还有活儿干。

    顾爸爸看着顾妈妈一腔心思的想着往帝都去,劝了几回也不再多说。

    也只好是能拖一天是一天。

    又在心里头暗自祈祷大儿子赶紧归队……

    ……

    帝都。

    陈墨言可没想到自己不过是出去了一趟,回来后不但间接让朱兰家里头闹腾了一番,就是自己家婆婆也忍不住担心,一心盘算着赶紧来帝都,甚至老太太心里头更急、没有说出口的是想着自己过来这里盯着陈墨言,盯着她和顾薄轩两个人,好赶紧的给她生个大胖孙子才好。

    她呀,一心沉浸在工作中呢。

    出去转了一圈,看了几个秀场,陈墨言不得不承认,国外的这些东西,是真的很有特点!

    国内某些大牌子和人家比起来。

    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再次坐在书房内,她直接就推翻了好几个自己之前的设计和方案。

    在书房里头闷了几天。

    就在她做出几个还算满意的方案时。

    奎子那边,总算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

    有关林同上次被诬陷的事儿,查清了,和他没有半点的关系。

    对方还落了个随意诬陷他人的罪名。

    拘留十五天!

    至于那个女孩子,因为她什么都没有说。

    所以虽然是当事人。

    可却没有承担任何的责任。

    陈墨言顿了下,看向奎子,“那个所长呢?”

    如果是以前,陈墨言不会问这个问题。

    只能说,此时此刻,陈墨言的心态,真的变了。

    从一个小山沟走出来的穷学生,不得父母疼爱的女孩子,孤儿。

    变成了有些犀利,有些野心的,商人?

    “放心吧,那个所长已经被双规,接他的据说是之前被他打压的副所长。”

    奎子听到陈墨言这么问也没多想,只是笑着道,“要说那个所长还真的是胆大包天,他竟然是真的和对方有盘算,是想着从林同身上砸下一大笔……”没想到却是碰到了自家侄女这么个硬茬儿。

    想到这里,他再次笑了起来,“对了,用不了几天那个副所长就会和你联系,你看是要见还是不见?你要是不想见的话我就帮你推了呀,不过我寻思着呀,对方要见你肯定是要道谢的……”

    “姑父,要是对方问到你,就帮我推了吧。”

    她才没心思去见什么所长副所长的。

    林同的事情被解决。

    陈墨言心里头也如同被搬开了一块石头。

    等到奎子走后,她想了想,开车直接去了工厂。

    找到林同,她直接把这事儿和林同说了,最后对着林同笑,“恭喜你呀,总算是沉冤得雪。”

    “有结果了就好,你不知道我可是担心死了。”

    他是真的怕自己这辈子就戴着那么一顶帽子活下去呀。

    特别是,当知道那个女孩子有身孕的时侯。

    两个人坐在办公室说完正事。

    林同忍不住想起自己在医院门口看到的那个女孩子单薄的身子。

    有些不忍,“那个女孩子,她……”

    “怎么,你还想请她进厂里头来做事?”

    “怎么可能?”

    林同有些诧异的看了眼陈墨言,“难道你想把她给重新请回来?这样的话怕是有些不好……”

    虽然陈墨言才是真正的老板。

    但是他可是这几家工厂的具体执行人。

    而且那个女孩子被开除也是他做的决定,更是在几个厂里头发了通报。

    现在大家都知道的事儿。

    要是陈墨言再开口让她回来,他不担心自己的威信什么的。

    就是怕以后会有人有样学样儿。

    陈墨言看着他这个样子也就放了心:

    林同,真的成长为了一名合格的管理人!

    她笑了笑,摇摇头,“没这个必要,你的决定就是我的决定。”

    如果是别的事情,她或者会网开一面。

    毕竟瞧着吧,那个女孩子的确是可怜。

    只是林同开除她的理由是偷盗……

    她不会再用这样的人。

    不过,在过了两天后。

    陈墨言还是再一次的出现在那个女孩子的跟前。

    “你,你还有什么事情吗?”

    直到现在,对方也还不知道陈墨言的身份。

    只是以为她是林同派过来的。

    陈墨言也不多说,只是眼神平静的看了她一眼。

    语气里头带了几分的怜悯,“你恨你后妈,恨你哥哥吗?”

    “啊,没有,我,我们是一家人……”

    “一家人,他会让你怀孕?一家人,那个女人会在明知道这是她亲儿子的种之后一心想着栽脏给别人,甚至还想利用你和肚子里头这个没成形的孩子敲诈别人一笔钱吗?”

    “你,你怎么知道的?”

    女孩子一脸的震惊,猛不丁的后退了好几步。

    她瞪大了双眼,圆溜溜的,眼里头带着惶恐,被人看穿的惊惧。

    果然是这样!

    陈墨言心里头轻轻叹了口气,最终,她还是有些不忍心,

    “如果你想要告他,我可以帮你……”

    “不,我不能告他的。”

    女孩子抿了下唇,猛的摇头,“我要是告他,我爸和她会把我给打死的。”

    “我爸他说不定还会把我赶出家门……”

    “我,我不能说他的……”

    她的声音低下去,最后猛的想起了什么,一脸祈求的看着陈墨言,

    “我求求你,你别把这事儿和我爸说,好不好?”

    “我爸知道了一定会骂我,会打死我的。”

    “他会觉得是我丢人……”

    说这些话的时侯,女孩子的眼神充满了悲哀。

    但她身上更多的却是麻木和漠然。

    直到这一刻,陈墨言才恍然,自己这一趟,来错了!

    最后,她深深的看了眼女孩子,转身离去。

    直到坐在车上。

    她心头再一次的浮起一句话: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对方或者是被生活所迫,或者是被压迫的已经成了习惯。

    而依赖那个家。

    逆来顺受已经溶进了她的骨子里头。

    所以,哪怕自己这些外人再怎么说,再怎么肯出手帮她,拉她一把。

    都是不可能的。

    摇摇头,她把车子开了出去。

    左右无事,陈墨言开着车子在街上转了一圈,想了想,直奔朱兰上班的地方。

    也不知道她和她家婆婆的事儿解决好没?

    停车的时侯,陈墨言无意的一个回头,看到不远处一脸惶乱的躲在一辆车子后头的人。

    她又瞧了一眼那个地方。

    最后,忍不住的皱了下眉头。

    朱兰看到陈墨言倒是很开心,“你怎么过来了?不是说这几天不让人打扰?”

    “过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林同的事情彻底解决了。”

    陈墨言接过朱兰递过来的茶,轻轻啜了一口,笑着看向她,“因为之前的事情,派出所的人主动提出会在咱们工厂内给出一个书面道歉,也算是给林同恢复名誉了,你看这样行不行?”

    “也就这样吧,有总比没有强。”

    陈墨言看着她那一脸勉强的样子,忍不住扑吃一笑。

    “没办法,能做到这样已经是他们的极限。”

    不然还能怎么样?

    “那个所长真是可恶,这次幸好是有你,不然还不知道结果要怎么样呢。”

    换个人或者是换个老板的。

    没有后台。

    谁敢和派出所的人顶呀?

    还不是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呀。

    要真是那样的话,她家林同怕是坐牢都有可能的。

    “不用骂了,他已经被双规,被调查了,这一下估计没有十年也得坐个八九年的。”

    这还是轻的。

    用着奎子的话说,如果他的情况调查结果再严重些。

    说不定一辈子无期都有可能。

    不过这些不是陈墨言所关心的了。

    她只是看向朱兰,“你怎么回事儿,和你婆婆那事儿还没沟通好?”

    “我能沟通什么呀,她逼着我生二胎,我能怎么办?”

    陈墨言看着一脸无奈的朱兰,忍不住为着她头疼。

    想到自己刚才停车时看到的人影。

    她忍不住开口道,“我刚才停车过来的时侯,发现了一个人,那身影挺像你婆婆的……”

    “嗯,她来了吗?难道是家里头出什么事情了?”

    “我儿子……”

    “不行我得出去看看去。”

    陈墨言都没来得及拦下她,朱兰已经起身冲了出去。

    “哎你等会呀,我还没说完呢。”

    陈墨言有些无奈的摇摇头。

    也没有跟出去。

    她相信朱兰肯定找不到人的。

    果然,朱兰在外头转了一圈,哪里有看到自家婆婆?

    一脸狐疑的走回来,“言言,你是不是看错了?”

    “没看错,其实,我是想说,你婆婆躲躲藏藏的,看到我发现了她,竟然直接躲到了一辆子的后头,那样子,我瞧着倒不是像是有什么事情来找你,而是,盯着你似的……”

    朱兰一听这话立马就炸了。

    “她怎么能这样?”

    “这是不相信我。”

    “不行,我一定得回家去问问她去。”

    凭什么跟踪她呀?

    她到底哪点做出对不起她儿子的事情了吗?

    火冒三丈的朱兰被陈墨言好歹的给劝下,最后才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

    “言言你说,她到底想要做什么啊。”

    “真是的,好好的日子不过,非要闹腾,难道她是真的想要我们这个家散了吗?”

    “难道说,她真的想给林同再娶一个?”

    说到这里的朱兰脸色已经发青。

    抬手在桌子上拍了一下,“想给我儿子找个后妈?她做梦!”

    陈墨言由着她发泄。

    到最后,给她推了杯茶过去,“口渴了吧?喝点水继续说。”

    朱兰咕咚咚的喝了大半杯。

    抬头白她一眼,“你这人,我怎么觉得有些幸灾乐祸的感觉?”

    “没这事儿,你想多了。”

    陈墨言挑了下眉,直接道,“你别怪我直说呀,你要是真的不想你儿子多个后妈,你真的要好好的和林同谈一谈了,这都多久了?他一直追着你,你倒好,都搬到宿舍住一星期了吧?林同知道你是生气,可时间一长呢?”

    “再说了,他们家老太太本来就多心着呢。”

    “你说你这一搬,不是让他妈更加多想吗?”

    “我管她呢,要不是她,我能好好的家不回,带着儿子挤宿舍吗?”

    说起来朱兰也是一脸的委屈。

    到最后,她抹了把脸,叹口气,对着陈墨言幽幽的开了口,“言言,我有想过离婚这事儿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