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19章 你哥长的真凶(1更

    顾薄轩一脸的不自然,“这有什么好看的,还不就是个伤疤嘛,我……”

    “顾薄轩,这就是一个伤疤吗,这是随便的一个伤疤吗?”

    陈墨言披着衣服坐起来,指着他身上的那处伤,气的声音都变了,

    “你别当我没去过部队是傻子呀。”

    “这是枪伤吧?”

    “前后的位置虽然不一,但伤口疤痕是一样的吧?”

    “一颗子弹贯穿?”

    而且离着心脏的部位很近。

    陈墨言不知道当时有多么的凶险……

    可是她这会儿光看着就觉得全身都发毛!

    “这么危险的伤,你竟然一句都没提?”

    “顾薄轩你真是……”

    陈墨言坐在床上又气又急,更充满了心疼和后怕。

    万一?

    她连这个男人最后一面都见不到!

    “你别气啊,我这不是没事吗?”

    “你还敢说没事?那什么是有事,我收到你部队送过来的骨灰吗?”

    “是不是有人抱着你的骨灰和英雄勋章出现在我面前。”

    “这才叫有事儿?”

    陈墨言越想那个场景越担惊受怕,最后坐在那里气的哭了起来。

    她这一哭可把顾薄轩给吓的。

    又是劝又是哄的。

    到最后就差彩衣娱亲了。

    好不容易才把陈墨言的眼泪给制住。

    他看着重新躺在他臂弯中的陈墨言,忍不住故意叹了口气,“原本以为娶了个善解人意的,没想到啊,到头来竟然是个河东狮……哎,失策啊失策。”

    他这语气逗的陈墨言扑吃一笑。

    不过下一刻她嘴角收起来,狠狠的剜了他一眼。

    伸手在他腰间软肉上用力拧了一圈。

    三百六十度无死角转的那种。

    疼的顾薄轩倒抽了口气,“丫头,你谋杀亲夫啊?”

    陈墨言哼哼着没出声。

    知道她还是在气,顾薄轩轻轻拍了拍她。

    伸长臂把人抱在自己的怀里,“只要想到你,为了你,我一定不会让自己出事的。”

    “你可记得你的话啊。”

    因为刚才的话,两个人都没有了别的心思。

    对于顾薄轩来言,其实,就这样抱着怀里的人,静静相拥也是幸福!

    不知何时,顾薄轩睡了过去。

    在他怀里本该早早睡下的陈墨言却是缓缓的睁开了双眼。

    抬头,就着窗外的月色看着眼前这张脸。

    想着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个伤疤,陈墨言用力的咬了下唇:

    早在上次顾薄轩受伤,她就知道他不是一般的军人。

    出任务什么的肯定会遇到危险。

    可是她没想到,在之前经历了那一次的生死关之后。

    顾薄轩身上又出现了这么一处足以致命的伤。

    虽然,他和自己笑着说,当时一点都不疼,而且很快就愈和。

    可是子弹前后贯穿啊。

    怎么能不疼?

    他是怎么撑过来的?

    想着想着,陈墨言的心头涌起几分浓浓的自责:

    他受伤,致死。

    在生死关头挣扎,和死神挣命。

    她呢?

    却什么都不知道……

    自己,真不是一个合格的妻子呢。

    低下头苦笑了下,陈墨言伸手搂住了顾薄轩的腰。

    顾薄轩抬手,把她抱在怀里。

    两个人这次都睡了过去。

    第二天是八月十四。

    如果没有顾薄轩回来,陈墨言肯定是仍旧出去外头工厂转一圈什么的。

    可是顾薄轩回来了啊。

    两个人晚上又睡的晚,再加上陈墨言昨晚被吓了一回。

    第二天早上两个人都是七点多才醒。

    这对顾薄轩来言已经是很晚。

    他摄手摄脚的起床,生怕惊醒了陈墨言。

    不过陈墨言还是在他起身的那一刻就醒了,翻了个身,她咪着眼看他起床。

    顾薄轩一扭头刚好对上她的双眼。

    陈墨言脸一红,“我……”

    “嗯,我知道你不是看我身材看的入了迷的。”

    “你只是不小心看到,没舍得移开眼,对吧?”

    陈墨言瞪了他一眼,“是啊,我看我自己的男人,不行吗?”

    “行行,看够了吗,不够的话我再把衣服脱了给你看个够?”

    他抬手,作势要去解扣子。

    把陈墨言给吓了一跳,“你还来真的呀,这都要八点了,我爸他们可是在院子里头呢。”

    “怕什么,岳父向来是通情达理的。”

    陈墨言看着某人睁眼说瞎话,哼笑了两声没开口。

    早饭折腾到八点半才吃。

    吃完饭,田子航看向陈墨言,“马上就过节了,你们两个也出去转转,看看有没有什么要买的。”

    “好的爸,我们一会就出去。”

    陈墨言本来就没想着去工厂什么的。

    有顾薄轩在呢。

    自家男人难得回来一次啊。

    她自然是得好好的陪着。

    两个人出去逛了大半天的街,买了不少的东西,顾薄轩带着陈墨言去了几个战友家。

    午饭是在一家酒店聚了聚。

    顾薄轩的四五个战友,都喝的东倒西歪的。

    还好顾薄轩是清醒着的。

    两个人把人一一送回去,然后再开车回家。

    等到家里头已经将近下午三点。

    小妞妞和田素还在睡午觉。

    田子航则在书房弄东西,看到小两口回来也没出声。

    两个人喝了杯水,陈墨言看向顾薄轩,“你是去睡一会儿还是怎么着?”

    “睡一会好。”

    想到能抱着自家小媳妇睡一觉。

    顾薄轩觉得真是太幸福了呀。

    哪怕什么都不做呢。

    只要两个人轻轻的相拥,睁开眼能看到她的脸庞。

    顾薄轩就觉得,这将是自己一辈子最开心快乐的事儿!

    可惜,他这里倒是想的好,但完全有人不乐意成全呀。

    田子航从书房里头拧着个眉头走到门口,“顾薄轩,电话……”

    “啊,我的电话?”

    他心里头就涌起一股不妙感。

    就是旁边站着的陈墨言忍不住叹了口气,“部队的,让你归队?”

    “也不一定,说不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告诉我呢。”

    “走,过去听听看。”

    虽然是这样说,但顾薄轩心里头也直接做出了立马归队的心理准备。

    只是让他和陈墨言两人都没想到的是。

    电话竟然是老家打过来的。

    是顾爸爸。

    听到是儿子的声音,顾爸爸的声音里头充满了焦急,“轩子呀,爸可找着你了,之前爸打电话去部队,说你请假回家了,爸还以为你回来这边了……”

    电话对面,顾爸爸的话听的顾薄轩心里头有些内疚。

    这几年,他的确是回家少。

    常常都是一有假期就想着往帝都这边来了。

    顿了下,他直接在心里头作了个决定:

    尽快的回家一趟。

    嗯,要是能带着小丫头回去就更好了!

    心里头想着,他却是嘴上安抚着顾爸爸,“爸你别急,有什么事情慢慢说……”

    “我听着呢。”

    “你妈,你妈她摔了一跤,好几天了,之前还好,这两天腿和腰疼的走不动路……”

    顾爸爸终于想起了自己打电话要说的正事儿。

    赶紧开口道,

    “前几天儿去了镇上的医院,说是看不了得去县城,昨个儿上午去了县城,但医生却说什么腰间盘突出,还有那个腿呀,好像要做什么微创手术,俺也不懂,县城里头手术也做不好……”

    “你妈这几天疼的天天哭……”

    “爸你别说了,我这就回去。”

    顿了下,顾薄轩直接道,“你们先在市医生去,我和二安还有言言马上回家。”

    “动手术什么的事儿能拖就拖到我们回去。”

    “嗯,言言呀,爸也是不懂这些,没个主心骨,没耽搁你的大事儿吧?”

    顾爸爸这句话是对着陈墨言说的。

    说实话,相较于顾妈妈老是往琐事小事上使劲儿。

    陈墨言还是很喜欢顾爸爸的。

    最起码,这个公公真的就很拎的清……

    就比如这一回,他明明心急的很,更是恨不得让顾薄轩一下子飞回家去。

    可顾爸爸却还不忘向陈墨言这个儿媳妇表示不好意思。

    “爸您别这样说,妈的伤才是最重要的。”

    “爸您别急啊,有什么要用钱的地方也别担心,我们这就回去。”

    陈墨言的这几句话听的顾爸爸心里头也很舒服。

    瞧瞧自家儿媳妇。

    比起村子里头别家的儿媳妇那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呀。

    当然,自家儿媳妇是天上滴!

    挂了电话,顾薄轩一脸的歉意,“爸,我们……”

    田子航刚才可是一直站在书房门口的。

    他们的电话自然都听到了耳中。

    这会儿还没等顾薄轩说完呢,他对着顾薄轩哼了一声,“还说什么说,赶紧去收拾点东西,再给二安打个电话,然后言言去拿些能带的路上吃……”

    “谢谢爸。”

    顾薄轩一脸的感激:

    如果这个时侯田子航坚持让他一个人回去。

    他也没办法吧?

    倒是陈墨言,笑嘻嘻的走过去,伸手抱了下田子航,“爸爸放心,我很快就会回来的。”

    “你啊,别把你爸忘了就行。”

    田子航扭过头,孩子气的哼了一声。

    看的陈墨言有些哭笑不得。

    顾薄轩去打电话,订车票,陈墨言则走出去收拾东西。

    好不容易找到田素,和她一说,直接就炸了。

    “她妈什么意思啊这是,不让人好好过个节是吧?”

    “什么时侯伤不行啊,非得这个时侯?”

    田素拧着眉头,“你就这样把你爸一个人丢家里头?你放心?”

    “这可是中秋节啊。”

    “全家团圆的日子!”

    “顾薄轩也真是的,他小子明明知道咱们家的情况,怎么就不能过了节再走?”

    “哪怕后天一早就走呢……”

    田素在那里嘟嘟囔囔的,听的陈墨言忍不住的笑,

    “姑姑,已所不欲,勿施于人。”

    “听不懂。”

    田素白了她一眼,伸手戳了下她的脑门,“你啊,就傻吧你,我觉得他妈肯定没那么严重,说不定就是他爸妈想把你们骗回去过个节呢。”田素越想越觉得是这样,最后竟然要拉着陈墨言去找顾薄轩商量,过了八月十五再走,陈墨言直接把她给按住,“姑姑,那是他妈,他亲妈!”

    当儿女的。

    旦凡是有心的,听到自家妈妈摔伤。

    疼的卧床不能起。

    怎么可能还会在外头安心过节?

    与其这样,还不如现在就回去。

    只是,她看着田素直接道,“这段时间,我爸还得再拜托姑姑照顾了。”

    “我不管。”

    陈墨言知道田素的小性子,抱着她的手臂好一番的哄。

    最后更是答应回来陪她逛街买东西什么的才罢休。

    下午五点半。

    陈墨言一行人开着车子直接去了火车站。

    奎子刚好在家。

    就开着车子来送他们,看到几人进站,他摆摆手,“一路平安呀。”

    “回吧姑父,我一定会照顾好言言的。”

    因为是走的急,很多事情陈墨言都没有交待好。

    只是匆忙的打了几个电话。

    好在,不管是赵西也好,还是林同朱兰小蔡几个,现在都能独挡一面。

    三个人上车时已经是六点半。

    这也是最后一辆车子。

    比之前的另一辆火车慢两个半小时……

    知道顾薄轩兄弟两人等不急。

    陈墨言直接就买了这辆车的票。

    因为是临时买的票,三个人都买的是座票。

    第二天就是中秋节。

    车子上倒是没有那么多的人。

    倒是便宜了顾薄轩几个人。

    晚饭是吃的方便面。

    饭罢,顾薄安直接寻了个没人的三人位,把自己的衣服往身上一盖。

    “哥嫂子你们随便呀,我得睡一会了。”

    他倒不是真的困的不行什么的。

    主要是,他哥和嫂子两人之间的眼神太强大。

    让他这个灯泡都不敢多待!

    顾薄轩把陈墨言揽在怀里,一脸的歉意,“抱歉,大过节的让你跟着我东奔西跑。”

    “说什么话呢,咱们可是一家人。”

    “以后这些话可不能再说。”

    两个人又腻歪了一会,终于有查票的乘警一路走了过来。

    当问到还有卧铺票的时侯。

    陈墨言果断的掏钱买了三张卧铺票。

    一路无惊无险的到站。

    隔天凌晨六点。

    陈墨言等人出现在市区。

    感受着熟悉却又陌生到极点的气息,乡音。

    陈墨言的心头思绪万千。

    “走吧,咱们去车站……”

    陈墨言直接拽住了顾薄轩,“去什么车站呀,这个时侯还没有车子吧,我看着那边好像有跑私家车的,咱们就找这个。”她笑着看了兄弟两人一眼,“就凭你们两个的体格,咱们还用担心司机作什么吗?”

    “嫂子,该是司机怕我哥才对。”

    顾薄轩瞪了眼顾薄安,“不说话没人把你当成哑巴卖了。”

    然后又踹他一脚,“还不赶紧去打个电话问问家里,妈在哪,再问问车子的事儿?”

    “哥,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顾薄安觉得自己真是委屈啊。

    打小就被他哥哥打!

    嗯,嫂子还没过门呢也逮着他揍……

    现下更好,他头上简直就是压了两座大山。

    还是搬不得,不能搬的那种。

    顾薄安打的是自家邻居的邻居的电话。

    虽然才六点刚过。

    但农村嘛,都起的挺早的。

    人家还在好奇这是谁家怎么那么早打了电话过来。

    一听是顾薄安的话。

    忍不住就笑了起来,“我还以为是谁,原来是二安呀,怎么着,你妈病了知道吗?”

    “知道,三叔,我就是想问问我妈现在在家呢还是在哪呢?”

    “哦,在家呢,昨天回来的。”

    “行,那谢谢三叔啊,咱们一会见。”

    顾薄安很是利落的挂了电话。

    听的人家满腔的疑惑,怎么就一会见?

    摇摇头,他心里头笑起来,这二安子呀,说话还和小时侯一样不靠谱!

    “哥,妈在家呢,那个车直接到咱们村要八十块。”

    “不过我给他讲到了六十五。”

    顾薄轩挑眉扫了他一眼,就那么一眼,顿时就让顾薄安脸上的小得意给消失。

    哎,他就不能在他哥面前得瑟!

    车子开上去村子里头的路。

    前头的司机也是个开朗的,看着三人笑,“这是回家探亲吗,你们三个可是回来的晚了,这八月十五都过了呢,不过也没关系,十五的月亮十六圆嘛。”他唠唠叨叨的,听的顾薄轩对着他看了又看,到最后还是忍不住开口道,“麻烦你用点心开车好不好?”

    他们家小丫头还坐在车子上呢。

    “呵呵,放心吧,我可是开了十年车的,这路呀,闭着眼都能认的出来。”

    顿了下,司机又瞅了眼顾薄轩,“你这个当哥的和你这两弟妹倒是一点都不像啊。”

    “嗯,这姑娘长的真俊,丫头在外头是读书吗?”

    主要是陈墨言虽然结了婚。

    但她眉眼里的气质却还是很清彻,特别是眼神。

    很清透的那种感觉。

    “你这哥哥是做什么的,这脸儿一板,呵呵,还别说,挺凶的呀。”

    前头司机这话听的顾薄轩黑了脸。

    顾薄安则是抽了下嘴角,然后,看了眼他家亲哥。

    最后,极是不厚道的哈哈大笑了起来。

    倒是陈墨言,对着前头司机眨眨眼,声音里头都带着笑,“师傅你的眼神真好,一眼就看出我们三个是兄妹了啊,嗯,我这个哥哥呀,他是部队上的,打小别的不会就会黑着个脸吓人,不过我们家人都习惯了。”

    “其实他人还是挺好的。”

    虽然最后被自家小媳妇发了张好人卡。

    可顾薄轩还是脸越来越黑,更是狠狠的瞪了她一眼。

    扬眉,我是你哥?

    陈墨言歪了下头,一脸狡黠的学着他的样子扬扬眉。

    以眼神回应他,不是吗?

    人家刚才都说了啊。

    顾薄轩呵呵两声,似笑非笑的,回头再收拾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