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1章 不舍(1更

    顾妈妈的腰间盘突出的有点厉害。

    但也不是不能治。

    腿伤不过是在家里头的时侯被他们老两口给耽搁了一下。

    县城的治疗方式还是对的。

    就是有些医术方面没到家,所以才造成痊愈的慢,再加上顾妈妈这个病人心里头念着两个儿子,胡思乱想的,这才瞧着越来越严重……

    事实上也就是瞧着吓人罢了。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顾家的一行人都长长的松了口气。

    顾薄安看着顾妈妈好像也明显脸色好了不少的样子,他忍不住有些埋怨,“妈你看看,要不是你坚持不去医院,说什么缓缓,挺两天就能过去,用得着这么严重,非得来市里吗?”

    顾妈妈有些不好意思,“我,我哪想到这么严重啊?”

    “行了,你没事的话去看看手续怎么办。”

    顾薄轩一开口,顾薄安二话不说立马收了声。

    陈墨言在一侧看的有些好笑,这个顾薄安呀,这一辈子怕是走不出顾薄轩这个大哥的阴影了!

    住院。

    顾妈妈的身体有些虚,手术虽然小,但却也是大损元气的。

    更何况她还上了年纪?

    只能先调理。

    尽量把她的身体调理的好一些。

    儿子媳妇在身边。

    一个个都孝顺听话,当然,除了小儿子,要是小儿子能结婚就好了……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顾妈妈心里头一闪而过的。

    随后她就只顾想着怎么让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个人尽快给她生个孙子出来了。

    五天后。

    顾妈妈动手术。

    临进手术室,顾妈妈脸吓的那个白呀。

    拉着顾薄轩的手不放,“大轩呀,妈要是出不来,你可一定得照顾好你爸,你弟弟啊。”

    “还有你弟,他打小没个正形,这几年总算是有了点长进,给他娶个媳妇……”

    “你爸一个人不容易,你们多陪陪他,多给他打个电话……”

    她拉着顾薄轩的手念念叨叨的。

    说的极尽伤感、煽情。

    听的陈墨言是有些哭笑不得:

    不过是个小手术呀。

    哪里就至于上升到生离死别了?

    她是真的很想这么说一句,打断顾妈妈在那里哭的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最后,还好是顾薄轩恢复了理智,伸手把眼圈发红的顾薄安给拽走,推着手术车走向了医生,

    “有劳您,谢谢。”

    “应该的。”

    医生护士推着顾妈妈走了进去。

    看着紧闭的手术室门,顾爸爸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他转身,看着顾薄轩几个人,“你妈她不会有事儿吧?”

    “她一定能出来的,是不是?”

    顾薄轩有点头疼:

    他爸被他妈刚才那一番话给吓坏了!

    “爸你想到哪去了,我妈是进手术室胡思乱想,你还不知道吗,刚才医生的话可是说的很清楚,手术没有半点危险的,不过几个小时就能出来了,不会有危险的。”

    “是啊爸,妈很快就可以出来了的。”

    三个人齐声安抚着顾爸爸。

    总算是让顾爸爸稍稍的安心了一些。

    看了眼紧闭的手术室大门,顾爸爸抿了下唇,坐到了一侧的椅子上。

    顾薄轩和陈墨言两人靠着坐在一起。

    陈墨言感觉到他身子的紧绷。

    想了下,她轻轻的握了他的手,朝着他看了一眼。

    顾薄轩心头暖暖的,回手握住她的手。

    夫妻两人就这样轻轻的靠着。

    不出声。

    却胜似千言万语。

    这一等,直直等了二个多小时。

    手术室大门打来的那一刹那。

    顾爸爸直接就扑了过去,“医生,怎么样,俺家老太婆她没事吧?”

    这一刻,看的陈墨言笑了笑。

    其实,最紧张顾妈妈的,还是和她生活了大半辈子的顾爸爸吧?

    “医生,我妈怎么样?”

    “医生……”

    医生看着几个人笑了笑,有点倦意的眸子在陈墨言的身上扫过,微顿后,缓缓的开口道,“老太太的手术很成功,后续的伤势只要好好保养,伤筋动骨一百天,别让她下地什么的,三四个月后就能完全康复。”

    虽然顾薄轩兄弟两个人心里都知道这是个小手术。

    不会有什么危险。

    可这会儿听到医生亲口说出结果。

    两人的心才算是缓缓落了地,“谢谢您。”

    医生很是客气的对着几人点点头,和两个护士告辞离去。

    病房里头。

    顾妈妈是几个小时后才清醒过来的。

    麻醉的药效过去。

    开始疼。

    哼哼唧唧的,可这事儿谁也没办法替着她呀。

    到最后,顾薄轩兄弟两个只能是轮流上场,陪着顾妈妈说话。

    说她爱听的,说他们两个小时侯的话。

    说到开心处顾妈妈也就暂时忘了身上的痛……

    就这样撑了三天。

    顾薄轩的假期眼看着到了。

    而顾妈妈一听这话,立马眼圈都红了,拉着顾薄轩的手,“轩呀,咱能不走吗?”

    “要不,咱不当那啥子兵了吧?”

    这话顾妈妈可是真的想过好些好些回的。

    特别是几年。

    随着顾薄轩和陈墨言结婚,老太太更是觉得这个想法好呀。

    结婚了,怎么还能两口子不住一块呢。

    老大那会当兵是没办法。

    现在家里头越过越好了呀,不是说儿媳妇还开着厂,还开着店的吗。

    就让儿子帮着她打理。

    小两口还能天天在一起……

    多好的事儿?

    只是还没等顾妈妈再多说两句呢,顾薄轩却是直接就黑了脸。

    他看着顾妈妈沉声道,“妈,我这辈子是不会退伍的,以后这些话你真的不用再说了。”

    凭着顾薄轩对他妈的理解,他不见得猜不出他妈的打算。

    虽然他知道顾妈妈是为着他好。

    可是,一来,当兵就是他这一辈子的梦想。

    除了这个,他什么都不会!

    二来,让他退下来去帮小丫头做事?

    时间短还好,时间长了呢?

    外人说什么由着就是。

    可岳父他们呢。

    届时,会怎么看自己?

    他不敢保证自己能不能一辈子担的起这些……

    “你这孩子,妈也没说啥呀,你还凶……”

    顾妈妈抹眼泪。

    顾爸爸则朝着顾薄轩瞪眼,“瞧瞧你,老惹你妈作什么?还不和你妈道歉?”

    “妈对不起。”

    “不过,我是绝不会退伍的。”

    顾妈妈,“……”她怎么就生了这么个倔种?

    陈墨言在一侧看的心里头有些好笑,赶紧出来打圆场,“妈你放心吧,他先走,我还在呢,我在家里头再待一星期,等您出院回家,病情稳定点再回去。”

    “对对,还有我,我也和嫂子一块回。”

    顾薄安也赶紧举手刷存在感。

    顾妈妈还能说什么?

    第二天一大早。

    陈墨言送顾薄轩离去。

    火车站前。

    顾薄轩一脸的歉意,“对不起,家里头的事情得让你一个人留下来面对……”

    “说什么话呢,这也是我的家人啊。”

    对于陈墨言来说,陪着顾妈妈几天没什么。

    她担心的则是顾妈妈有时侯的蛮不讲理。

    不过,有着顾爸爸在。

    这一点她觉得自己还是不用担心的。

    看着眉眼盈盈的陈墨言,顾薄轩伸手用力的抱了她一下。

    转身,大步朝着站内走进去。

    头也不回。

    生怕自己一回头,就舍不得走。

    或者,会泪流满面……

    等到顾薄轩回部队之后,陈墨言再回顾家,顿时就觉得自己的心空落落的。

    然后她就突然反应了过来。

    顾薄轩不在。

    这里,就不是她心里头所想的那个家了啊。

    笑了笑,她默不作声的收拾起院子来:

    好好的表现几天。

    当个好儿媳妇呗。

    院子外头有女人的笑声响起来。

    陈墨言低着头洗衣服,没理会。

    偏那笑声停下,又有极是夸张的声音响了起来,“这就是大轩媳妇吧,哎哟,你这些年一直在大城市生活,啥地方来的,哦,帝都,听说那以前可是叫皇帝住的地方呢,你这么大本事的人呀,回来怎么还自己动手洗衣服?”

    “要是我说呀,这大哥大嫂也太不会心疼人了啊。”

    听着她的话陈墨言挑了下眉。

    不过大哥大嫂……

    再加上这又酸又阴阳怪气的声音……

    陈墨言顿时想起上次顾奶奶去世时对着她也是阴阳怪气的顾家二房的女人。

    顾二婶儿?!

    听说,这些年来两家可没什么来往的。

    特别是顾妈妈。

    一听起顾家二房的这个弟弟弟妹,恨不得咬断牙的那种。

    陈墨言便也没打算给对方什么面子。

    头也没抬。

    偏对方笑呵呵的不以为意,竟然还自己主动推开院门走了进来。

    “这丫头,怎么还害羞啊,大轩媳妇是吧,我是你二婶儿。”

    “亲二婶儿。”

    顾家二婶儿站在那里,看着坐在小板凳上搓洗衣服的陈墨言,一脸的心疼,“瞧瞧这手,又白又嫩的,可不是洗衣服的呀,你这孩子也真是的,下次要是洗衣服记得和二婶儿说一声呀,二婶儿过来帮你……”

    “二婶儿?”

    “哎,二婶儿就知道你这孩子是个懂礼的……”

    陈墨言勾唇看了眼对方,一笑,“要是二婶真的心疼我,不用下次呀,不如,您现在就帮我洗?”

    “啊,我……”

    “二婶儿不会是想说家里头还有事儿吧?”

    “是,是还有事儿……”

    “那行,二婶儿忙的话就去忙吧,我可不敢耽搁二婶的正事儿。”

    陈墨言笑盈盈的开口赶人。

    直到走出院子,站在街道上,顾二婶儿的脑子还有点蒙蒙的。

    怎么被赶出来了?

    她竟然被个黄毛丫头三两句话给撵了出来!

    脸色一黑,她气呼呼的就想回去找陈墨言好好的说道说道:

    自己可是长辈呀。

    她一个侄儿媳妇,还是才结婚头回来家的。

    就这么大刺刺的向外赶自己?

    说出天边儿去,也是她没理儿,是她们顾家大房丢脸!

    只是她脚步刚靠近院门。

    哗啦一大盆的水朝着她兜头泼了过来。

    浇的顾家二婶儿一个透心凉!

    她嗷的一声尖叫起来,“大轩媳妇你要做什么,我好心来看你,你怎么能泼我一身水?”

    顾家二婶儿故意提高了嗓门。

    她就是想把周围的邻居都叫过来,让她们看看顾家这个所谓有能耐的大儿媳妇是多么的嚣张,无礼!

    有本事又怎么样?

    这么的不懂礼,对长辈不尊重。

    村子里头的人以后肯定会对大房另眼相看的。

    当然了,这个另眼相看则就成了贬义。

    门口,陈墨言的声音却是比她的还要大,“二婶您怎么在这呀,刚才不是说家里头有急事回去了吗,你看这不好意思的,我这洗衣服的水就想着泼下门口这块地的,没想到全落在了您身上……”

    “婶儿你没事吧,快进屋我帮婶擦擦。”

    她一边说一边伸手就去扶顾家二婶儿。

    只是扶的时侯手指却是用了力道,直接在顾家二婶的手臂上掐了一下。

    疼的顾家二婶儿脸色一变,抬手狠狠甩开陈墨言的手,“你要做什么,你别碰我……”

    “二婶儿,我刚才也是无意的,我真不和道你站在这里的呀。”

    “二婶要不我赔你一身新衣服好不好?”

    她这里温声软语的。

    偏顾家二婶被她这一泼,一掐气的火冒三丈高。

    恨不得指着陈墨言的鼻子骂一顿。

    就这样,落在邻居眼中的情形就是顾家二婶一直强势,陈墨言则不断的示弱,示弱……

    最后则有那快言快语的人瞧不下去站了出来。

    “行了啊,顾老二家的,大轩媳妇刚不是说了嘛,不知道你站这,她又不是想泼你的,再说了,人家孩子都说赔你一身衣裳了,你还想着做啥子?”

    “是啊,怎么还没完没了的了啊,你好歹还是长辈呢。”

    这些话把顾二婶儿给气的呀。

    她被这死丫头泼了一身的水,怎么到最后还成了她的不是?

    偏陈墨言在这个时侯还朝着大家一笑。

    声音微弱的开了口,“多谢各位叔伯婶子给我说情,我想二婶儿也是被吓了一跳,正在气头上,等她消了气儿,肯定就能知道我不是故意的了。二婶儿你别气了,只要你能消火,你说什么我都去做好不好?”

    “你,你给我滚开,别碰我。”

    顾二婶儿气的狠狠的瞪了眼陈墨言,跺了下脚扭身回了自己家。

    身后,陈墨言对着几个帮她说话的邻居道了谢,目送着大家都各自回了自己家。

    她才朝着顾二婶离去的方向轻轻勾了下唇。

    真以为她是好欺负的吗?

    顾妈妈之前和她大吵大闹,到最后两人谁也没落得了好。

    这会儿又想着来拿长辈的身份压自己?

    陈墨言呵呵两声笑,没有半点长辈的样子,你算的哪门子的长辈?

    顾爸爸也是傍晚回家才听到村子里头人说的这事儿。

    他看着陈墨言一脸的紧张,“你二婶儿那人是个混的,你没被她给气到吧?”

    “她不管说什么都是胡说八道的,你不用放在心上。”

    陈墨言抿了唇笑起来,“爸,我没吃亏,真的,我还泼了她一身水呢。”她对上顾爸爸有些诧异的脸,眨了眨眼,“当时我也是给吓到了,不过二婶儿不依不饶的,还好咱们村子里头的邻居人都很好,帮着我说话。”

    “嗯,咱们村呀,大多数人都是好的。”

    顾爸爸看着陈墨言这个儿媳妇,是真的越看越满意。

    顿了下,他看向陈墨言,“你妈后天就可以出院了,等到她出院,你就回去吧。”

    “爸这事儿不急的。”

    陈墨言也很想回去。

    她心里头担心着的事情很多:

    她爸。工厂,店里,还有其他的一些人事上的事情。

    可是这边是自己的婆家。

    虽然急,但却不能真的就此丢下不管。

    除非她不想和顾薄轩走下去。

    不过好在顾妈妈的情况已经稳定,回家剩下的只是休养。

    虽然陈墨言原本就是打算顾妈妈回家后再待个一两天就回的。

    不过现在没必要和顾爸爸说出来。

    好像自己有多急着走似的。

    第二天陈墨言提着吃食去了病房。

    顾妈妈看到陈墨言就是一脸的笑,“言言来了,今天带了什么好吃的?”

    “我给妈煲了鸡汤,熬了好几个小时呢,妈你尝尝看。”

    “好好,我们言言的手艺就是好。”

    顾妈妈一边喝一边忍不住的称赞,眼底全是有儿媳妇服侍的显摆和满意。

    对于这些,陈墨言一笑而过。

    下午,顾薄安去办了出院手续,顾妈妈一听医生松了口可以回家了,竟然连一天晚上都不想再等,直接就叫嚷着要回去,没办法,几个人商量了下,还是让顾薄安出去找了辆车子把顾妈妈送回了家。

    回到家已经是傍晚。

    看着顾妈妈回家,周围的邻居都凑了过来问侯着。

    也有夸赞陈墨言这个儿媳妇孝顺的。

    顾妈妈这个时侯眉眼里头可得意了,重重的点头,“我们家言言呀,又能干又孝顺,还会煮饭,煮的那汤可好喝了,哎哟,改天请你们来家里头尝尝啊。”她这一番显摆炫耀似的话听的周围的邻居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陈墨言帮着迎来送往的。

    第二天一大早,马婶儿就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

    手里头提着一堆的鸡蛋什么的。

    在这里待了大半天。

    当然,也拉着陈墨言的手问了小花半天的事情。

    知道自家女儿好好的,马婶儿虽然难过,还是放下了一颗心。

    晚饭吃到一半。

    顾薄安直接开了口,“妈,我和嫂子明天中午回去。”

    顾妈妈的手一抖,勺子就落到了地下。

    她一脸的不舍,转头看向了陈墨言,“要不,多住几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