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2章 被人算计了(1更

    心里头存了事儿。

    但是,身边的这几个人她一个又都不能说。

    是,乔艳这几个都是她的好朋友。

    刘素更是无话不谈。

    可是,陈墨言还是不想和她说自己爸妈的事情。

    和田素说?

    倒不是不合适,而是,就她那个性子……

    想来想去的,她在第二天晚上提笔给顾薄轩去了一封信。

    信里头她再三的说起自己的忧虑,万一,哪天她爸真的钻了死胡同,真的想去找她妈怎么办?

    顾薄轩看到这封信的时侯已经是半个月后。

    这个时侯的他刚好出一个小任务回来。

    听到说有他的信,顾薄轩第一时间就去拿了回来。

    抱着信躺到了床上。

    他觉得好像抱到了自己心里头的某个人。

    只是打开信一看里面的话,字里行间透着的惶恐和紧张忐忑。

    让他的心一下子就跟着也疼了起来。

    小丫头不是不自立,换一个人,哪怕是自己呢,他敢说,如果自己出事或者是离开了小丫头。

    她会伤心会难过。

    但是,挺过那段时间,她一定是仍旧能过的很好!

    可是事关田子航……

    特别是在贺子佳已经永远离去的这个事实面前。

    他的小丫头呀,是怕再一次的永远失去吧?

    特别是田子航。

    其实,顾薄轩一直都在旁边看的明白,对于贺子佳,陈墨言是把她当成了妈妈,哪怕一开始她心里头还会有着些许的隔阂或者是生疏什么的,可是到了后来,母女情深也是真的,可是,田子航在小丫头心里的地位却是绝对比贺子佳重要的多!

    打从初中那会田子航就出现在她的生命之中呀。

    后来两个人慢慢相识,到相认。

    最开始大学那会,她们彼此还不知道彼此的身份,田子航帮了她多少?

    可以说,田子航在她心里头,不仅仅只是一个爸爸。

    还是她的恩人,引路人,给过她人生路上仅有几分温暖的人!

    这样的人真的一旦离去……

    她,承受不了!

    翻了个身,顾薄轩抱着怀里头的信再次的叹了口气:

    其实,这些年来她一步步走到现在,看着很有本事,很坚强的样子。

    可实际上,她的心里却是比一般人都要脆弱。

    不过是知道自己不拼没办法,所以,咬着牙撑罢了。

    就比如他。

    刚进部队的头两年,还不是被逼的一边痛哭一边发疯般的训练?

    每每晚上一躺到床上和个死人似的。

    可第二天凌晨,哨子一响还是咬着牙硬撑着爬起来?

    因为不训练就得被退伍,就得被劝退!

    翻来复去的再也没有了睡意。

    坐在桌子边上写回信。

    写了又撕,撕了又写的,最后,顾薄轩用力的在自己脑门上拍了一记。

    怎么就那么的词儿穷了呢?

    “队长,外头有人找……”

    顾薄轩拧了下眉头,撩下手里头的笔,“进来。”

    他以为是周吕等人有事找他。

    想也不想的就让人进来。

    只是,下一刻,正低着头沉思怎么写信安慰陈墨言,又恨不得自己肋生双翅,自己飞回去好好安抚小丫头一顿的顾薄轩就听到身后一道笑盈盈的声音,“顾团的宿舍瞧着挺干净的嘛,可是有些不像是传说中的男兵宿舍啊。”

    砰。

    顾薄轩一下子把桌子上的水杯都给打翻。

    他回过头,看到一张有些陌生的年轻女孩子的脸庞。

    眉头一拧,整张脸唰就沉了下来,“谁准你进来的?军队宿舍,无关人员出去。”

    对方扑吃一笑,“顾团,你是不是先把衣服给穿上啊?”

    顾薄轩听到这话后才猛的反应过来。

    他刚才洗好澡,躺到床上看信看到一半就爬起来给小丫头写信。

    上衣就那么随便的一披……

    这会儿他被身后突然出现的女孩子声音给吓了一跳。

    一扭身那衣服都跟着掉到了地下。

    顾薄轩的脸色铁青,“你……”

    “我什么我,我又不是母老虎,不就是光着膀子么,又不是没看过?”女孩子一挑眉,颇有种豪爽的味道,竟然蹲下去帮着顾薄轩捡起了上衣,伸出葱白的手朝着顾薄轩递过去,“顾团,穿上吧?”

    “不,谢谢。”

    他伸手从一旁捞过一件衣服,压着怒意穿好,抬头看向对方,“你是谁?找我什么事儿?”

    顾薄轩可不傻。

    一个女孩子,能从几层警卫中走过来,出现在他面前。

    肯定是有证件的。

    也就是说,有正事儿……

    至于那衣服……

    他憋了下气,扭头喊外头的人,一指还被对方笑盈盈捏在手上的衣服,“把这衣服帮我拿去送给周吕,对,和他说,这是我送他的。”然后他也不看对方女孩子瞬间难看的脸,抬脚朝着宿舍外头走,“走吧,即然你有正事儿,那咱们就出去说。”孤男寡女的,他可不想单独一个人和别的女孩子待着。

    哪怕是一会儿也不行!

    嗯,他得给他家小丫头守身如玉!

    身后,跟着他的女孩子看到他这样一幕先是怔,接着瞪大了眼,差点气的叫起来。

    等到两人走进办公室。

    而且还大开了门之后。

    黑着脸跟着顾薄轩走进来的女孩子都冷笑了起来,“顾团长,你就是这样自恋的吗?”

    “嗯,什么意思?”顾薄轩一挑眉,眼神有些犀利的朝着对方望了过去。

    这可不是自家小丫头。

    没必要惯着啊。

    杨文呵呵两声笑,“我不过是想采访下顾团,听说你在宿舍,就想着顺便采访下你的宿舍,没想到顾团却是这样的自恋,急着和我撇清关系,甚至连我碰过的衣服都直接让人拿出去送了人,请问顾团,你这是什么意思,你又把我杨文当成了什么人?”她可是记者,不是那种喧哗取宠的女人!

    “哦,原来你就是为了这个生气啊?”

    “那就没必要。”

    杨文拧了下眉头,“你什么意思?”

    顾薄轩呵呵笑,“家有悍妻。”虽然嘴里头说的是悍妻,可是杨文却是敢肯定,自己刚才从他脸上以及眼里看到的,全都是温柔和宠溺,以及还有一种浓浓的思念!这样的表情从她自认为是一个自恋自大甚至是目中无人的男人身上表现出来,这让杨文有瞬间的怔忡。

    不过下一刻她就嫣然一笑。

    “原来,顾团结婚了吗,不知道顾太太是……”杨文微微一笑,自以为自己找到了很好的突破口,硬汉柔情不是吗?她眉眼里闪过一抹飞扬的光芒,要是自己做好这一期的采访,肯定能再往上升一级的。

    到时侯谁会再说自己是靠着身世靠着家里的人?

    她深吸了口气,压下心头的激动,“顾团你好,我是某某新闻报集团的记者,我姓杨,我……”

    竟然是记者?

    顾薄轩微挑了下眉,不过即然知道了对方的身份,自然也懒得和她虚以委蛇。

    他一摆手,“行了,即然你是记者,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找到我这里头来的,可是杨小姐是吧,我不知道你是怎么混到我这边来的,但是,我要告诉你的是,我这里是不会接受采访的。还有,以后,请你别再耍什么小聪明,这里可是部队,闲人乱闯可是违法的。”

    他这话说的铿锵有力。

    眼神带着凌厉。

    倒是把杨文给唬了一跳。

    下一刻她就反应了过来,自己可是有证件的,凭什么被他几句话给吓住啊。

    还有,他以为他是谁啊。

    她切了一声,“顾团不用拿这样的话吓唬我,不想接受采访就直接说,还有,别把自己搞的高高在上,好像天老大你第二别人都在你下头似的,我可不是吓大的。”她说完这些话后恶狠狠的瞪了眼顾薄轩,转身走了出去。

    身后,顾薄轩挑了下眉,有些无语的摇摇头。

    自己不过是告诉她实话。

    怎么就天老大他第二了?

    走出办公室,他看向不远处的警卫,“跟着她,把她送出去。”

    “是,团长。”

    说完这后顾薄轩扭头找到了周吕,直接吩咐他,“去查查那个记者是怎么混到咱们这边来的,这一路的警哨每人罚操练加倍,不,加三倍!”要说这事儿吧,说大不大,就是个记者带着证件到了顾薄轩的面前,可要说小吧,顾薄轩这边是什么队伍呀,那都是要常年出任务的,怎么可能会接受采访?

    除非他打算转职,或者是退伍什么的!

    但是,这个女记者却能这样明晃晃的站在他面前……

    这让顾薄轩对守卫上的这些兵有点恼啊。

    竟然被个小丫头骗子给哄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一个字儿,罚!

    周吕可是正拿着顾薄轩的上衣一头雾水呢,这好好的怎么送他件衣服?

    还是穿过的?

    刚好看到顾薄轩过来,倒是想问个仔细,就被顾薄轩直接给吩咐了任务。

    虽然不完全清楚事情经过。

    但是他脑补啊。

    最后,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头,你竟然被除了小嫂子外的别的女人看到了你不穿衣服的样子……哈哈,头,这事儿要是被小嫂子知道,准得罚你睡地板……”

    “滚。”

    “赶紧去给我查清楚,不然回头连你一块罚。”

    顾薄轩黑着脸踹了一脚周吕,转身的时侯又猛的停住,“还有,什么小嫂子,嫂子,以后不准叫小嫂子!”

    嫂子就是嫂子。

    还小嫂子……

    好像他多老,小丫头多小似的……

    这一刻的顾薄轩脑海里不由自主的浮起之前回家,那个司机嘴里头说的话。

    更恼了,“以后再让我听到小嫂子,自己去罚跑五十圈。”

    周吕,“……”他是被殃及的池鱼!

    部队大门口。

    杨文站在不远处的街道上,气的直跺脚。

    本来,她还想着反正军队那么多人啊,一个姓顾的采访不成,她就找别人嘛。

    事实上她这次过来的目的本来就不是顾薄轩。

    还是之前听人讲了几嗓子,说这个顾薄轩从不接受采访什么的。

    她就在心里头动起了别的心思。

    要是自己能办到了,不是更能证明她的能力?

    可惜,她这会儿不但没有证明自己的能力,竟然还被人押着赶了出来!

    真是气死她了。

    这要是传出去,她杨文的脸可就真的丢光了啊。

    不服输,不甘心的杨文站在一侧的街道,双眼紧盯着部队的出口半天没离开。

    红唇微微咬了下,接下来该怎么办?

    眼珠转了转,她轻轻的理了下自己的仪态,拿出记者证,端起笑容朝着不远处的警卫员走过去。

    只是还没等靠近呢就被喝止,“站住,请出示证件。”

    “这是我的证件,我……”

    只是还没等她继续往下说呢,一个很是年轻的警卫员就一脸平静的打断她,“上面首长有吩咐,这段时间不接受采访,所有记者一律免进。”

    杨文听着这话差点气的吐血!

    原本,她之前进来的时侯还不是这样说的呢。

    把一口老血憋在心里头,她深吸了口气,“这位小同志,请你看清我的证件,我们单位是……”

    “不管什么单位都一样,请回。”

    被几次打断话的杨文气的再也保持不了风度,差点跳起来,“我之前还进去过的,你们分明就是听了那个顾薄轩的话,故意不让我进去,他,他就是一个自大狂自恋狂,他这算什么,以权谋私?我要去告他。”

    “你要是再说就是诬陷诽谤军人,我们可以请你去军事法庭……”

    杨文,“……”

    气的如同憋了气的皮球,杨文觉得自己这次是出师不力!

    可是真的就这样回去?

    她咬了下牙,不服输的念头在心底深处升起来。

    回去就代表她输了。

    那些同事肯定会笑话她,更会在背后说她是靠着家里头人才得到的这份工作。

    她才不要就这样回去。

    跺了下脚,杨文选了个拐角,就开始了她的守株待兔。

    蹲了大半天脚都麻了,杨文只能叹气自己倒霉。

    坐在不远处的小餐馆,她忍不住有点认命:

    难道这次的任务真的要失败了吗?

    正想着呢,突然一个身穿军装的男子朝着她走了过来,“原来是杨记者呀,你不是说去采访了吗,怎么,任务完成了?”说着话他一脸好像认识杨文似的坐到了她的对面,看着她一脸的愁容,好像惊了下,“怎么,采访的不顺利吗?”

    “你是谁呀,我和你见过吗?”

    “呵呵,杨小姐贵人多忘事,之前在军区时还和我问过路呢,不过那会杨小姐一心想着采访吧?”

    “对对,我是挺着急的,抱歉啊。”

    杨文之前进入军区后的确是耍了几个小心眼才问到了顾薄轩的跟前。

    这会儿被人一提,忍不住有点脸红。

    “没什么,工作重要嘛。”

    对方看着杨文的眼神里头闪过一抹惊羡,脸上却是温和的笑,“瞧着杨小姐这脸色有点不对,怎么,工作不顺吗?”

    “嗯,我竟然被那个姓顾的给赶了出来。”

    “这也算了,他竟然还说什么不让我再进去,凭什么啊,部队又不是他家的。”

    对方三十出头,听着杨文这话只是温声劝着她,“那个姓顾的呀,向来就是个自大的,而且听说啊,他岳家可是很有能力的,好像是在帝都什么的大人物的女儿呢,仗着这个呀,他在我们军区可是蛮横不讲理的出了名,霸道啊什么的那都是经常的……哎,我和你说这些做什么啊,和你采访也没有关系……”

    “要不,我帮你想想,换个人什么的?”

    “你刚才说什么,那个姓顾的,他在军区很霸道不讲理?”

    “他娶的媳妇是帝都的大人物的女儿?”

    “你的意思是说,他是凭着老丈人上的台,才坐稳的现在这个位子?”

    本来一脸气愤,颓废的杨文瞬间来了精神。

    双眼发亮的盯着对方,“你还知道些什么,都和我说说……”

    “这,这不好吧?”

    “有啥不好的,你说的又不是什么假的,这些都是事实啊,再说了,你就说说,让我听听这个人值不值得我去采访,这个姓顾的要真是这么不是东西,我可是最有正义的记者,我一定要把他给清出部队去。”

    “咱们的部队可是人民的部队,是老百姓眼里最可爱的人。”

    “绝对不能有这种毒瘤般的人物留在这里!”

    杨文的脸上充满了坚毅感。

    就差举手发誓,誓要保护人民军队的正能量了。

    对方看着她的眼神微闪,眼底飞快的闪过一抹算计的神色。

    然后,他脸上摆出副很是为难的样子,“我们好歹可是一个部队的,那,我说的话杨记者你听听就好,可不能真的说出去啊,不然的话我可是吃不了兜着走的,哎,对方的背景深,我这没后台的,是真的惹不起呀。”

    他一边说一边摇着自己的头。

    真真的把一副深受其害的表情演绎到了极点!

    对面,杨文却是看的心头暗怒:

    这样的恶人,怎么配留在老百姓眼里最可爱的人当中?

    隔天。

    某大媒体一篇直指人民部队某个毒瘤的文章迅速在各军区中传跃。

    作为被直接针对的顾薄轩的军区。

    更是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对于文章里头的军人,虽然没有指名道姓,但是顾姓军人,帝都妻子,直接把记者撵走等等一系列的事情,稍微有心的不用查自然就知道说的是哪个,所以,顾薄轩直接就被首长给请去喝茶。

    “看看吧,看完说下你的意见。”

    首长把报纸推到一头雾水的顾薄轩跟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