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224章 冯老教授(1更

    陈墨言觉得挺奇怪的。

    好像,这几天有人在隐隐的跟着她?

    不过又觉得自己好像是想多了。

    她又不是什么大人物。

    在说了,虽然现在这年头时代变迁,帝都不像是古代那种皇城,什么随便走在街上遇到个人都有可能是皇亲国戚,但是,这毕竟是帝都呀,往来的那些大人物比起其他的城市可是要多的很,要找也是找别人呀。

    自己算个啥?

    虽然是这样想,但为了谨慎起见,她还是把这事儿给奎子打了个电话。

    奎子听后仔细问询了几句,最后让她安心,说这事儿他会处理。

    陈墨言挂了电话也就没放在心上。

    虽然有些疑惑,但事后想想,她觉得自己应该是多心了。

    而且,接下来她又连着试了两天。

    结果好像又没之前那种发现了?

    她摇摇头就把这事儿抛到了脑后,直接忙活起自己的事情来。

    最后,陈墨言忙的是脚不沾地。

    倒不是别的。

    主要是和冯老教授有关。

    老爷子九十大寿!

    作为关门弟子的陈墨言,这几年又和冯老教授接触的最多。

    眼看着老爷子大寿在即。

    而且,这有可能将是冯老爷子过的最后一个整寿。

    陈墨言怎么可能不尽心尽力?

    想到自家师傅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最近几年的精力更是一年不如一年。

    好些事情他甚至是转头就忘掉。

    连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也是如此。

    陈墨言就觉得心里头堵的慌。

    车子停在冯老的住处。

    这是一处小院,离着陈墨言的住处足足有大半个小时多的车程。

    停好车子走进去,陈墨言看了眼帮她开门的阿姨,“师傅呢,还在书房吗?”

    “在呢,陈小姐您来了最好了,老爷子今天早上都没吃什么东西,早上七点多就待到书房了……”

    陈墨言听到这话忍不住拧了下眉头,“这都十点半了,在书房里头待了三个多小时?”

    “可不是,我刚才还劝老爷子出来走走,可是我哪劝的动?”

    和陈墨言说话的是这几年来专门照顾冯老教授的阿姨。

    三十多岁。

    是陈墨言着实费了一番心思才找到的。

    为了这个人选可是连着换了好几个,最后才确定的这一个阿姨。

    这个阿姨倒也没有辜负陈墨言的信任。

    这几年照顾冯老教授很是细心,周到,事无巨细都想在前头。

    把老教授照顾的很好。

    这一点也让老教授在国外的儿女都很是感激。

    当然,为了冯老教授在国内得到更好的照顾,冯老教授的两个儿女如今和陈墨言的关系也极好。

    没办法,自家老头太倔,死活不肯去国外。

    而他们呢,又不能丢下自己的工作回来照顾,跟着老人一块生活。

    虽然冯老教授几次说自己不用他们守着。

    可当儿女的哪能真正放心?

    陈墨言的出现,则恰好给他们解决了这个问题。

    虽然说让他们有些惭愧。

    但是,生活真的就是这样的:无奈,没办法。

    这会儿,齐阿姨一边和陈墨言说话一边引着她到了书房门口,“陈小姐您自己进去吧,老先生就在里头呢。”然后她笑着点了点头,转身离去:这是老爷子最为看重的书房,除了陈墨言,连老爷子常年在外,难得回来几天的儿女都不能轻易进去的,更何况是她?

    陈墨言笑了笑,敲了两下门,“师傅,师傅……”

    “别敲了,老头子没聋,听到了,进来。”

    陈墨言刚才一直提起来的心落回到了嗓子眼儿。

    深吸了口气,笑嘻嘻的推门走进去,也不顾冯老爷子的白眼,她凑过去,“老师您在做什么呢?”

    “我做什么你又不喜欢,来我这里做什么?”

    话说,老爷子对于陈墨言这么些年来竟然一直专心做生意,赚钱的事儿可是耿耿于怀!

    之前更是好几次就差没指着田子航的额头骂过去。

    怪他耽搁了自己小徒弟的道理。

    如果说田子航只是把陈墨言当成晚辈子侄般的关心,呵护的话,说不定他心里头还真的有些许的内疚,或者是让陈墨言自己选择,要不要跟着冯老教授玩古什么的,可是现在不同呀,这可是自己的亲生女儿!

    亲女儿啊。

    他巴不得让她拥有世界上最好的一切。

    怎么可能再让她跟着冯老教授去到处跑着遭那个罪?

    哪怕,当初陈墨言拜师这事儿当中他还着实的出了一份大力!

    当然了,这其中田子航和陈墨言两个人的关系转换也是冯老教授最为憋气的。

    他当成关门弟子的徒弟啊。

    然后,被拐跑了?

    可这拐跑的人他还不知道说什么好……

    一想到这些,冯老教授就郁闷,“你不去忙活你的,来我老头这里做什么,赶紧走赶紧走。”

    “那行啊,我可真的走了啊,师傅,我走了喽。”

    陈墨言作势要离开。

    身后,冯老教授看着她轻轻一哼,“走就走,走了就再也别回来。”

    陈墨言扑吃一笑,“师傅你明明舍不得我嘛,真是的,还赶我走……”她转过身子去,直接把冯老教授手里头的一堆资料拿过去放到了桌子上,一边很是熟练的帮他清理桌面,一边念叨,“您说说您,这都九十的人了,那么大年纪了,怎么就不知道好好的照顾自己呢。”

    “您不会吧,又不听别人的话,为什么不听齐阿姨的话?”

    “我不是说了最多一个小时,您得出去外头转一圈吗。”

    冯老教授把身子往椅子上靠了靠,摇摇头,看着忙碌的陈墨言眼底的笑意一点点浮上来。

    “真是的,您还笑,都说了这些我来帮您弄,您偏不听……”

    “是您瞧不起我还是不想让我碰您的这些宝贝?”

    陈墨言在那里一声声的念叨着。

    冯老教授就坐在一侧看着,听着,笑着。

    直到外头传来齐阿姨的声音,“陈小姐,老爷子该吃午饭了的。”

    陈墨言抬头看了眼时间。

    果断的放下手里头的东西,“师傅走吧,我陪您一块去吃。”

    “嗯,我看这个行,让你这丫头也尝尝那种没滋没味的饭菜。”

    “还什么养生饭,老头我都吃的要吐了。”

    陈墨言看着他一脸孩子气的在自己跟前抱怨,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餐桌上摆了简单的几样菜。

    都是之前根据老教授的身体情况特意订制好的。

    当然,以清淡营养为主。

    冯老教授以前吃的虽然清淡,但却绝不是这样没有滋味的呀。

    而且,冯老教授爱喝酒。

    这事儿陈墨言等人都知道,前几年哪怕是八十多了。

    还是每顿饭前都会饮上那么一两二两的白酒。

    可自打陈墨言到了老教授身边之后。

    喝酒这个习惯直接就给他禁了。

    不能喝就是不能喝!

    别的事情上或者可以商量,但在这件事关老爷子身体健康的事情上。

    陈墨言只有一个态度:不行就是不行!

    这让冯老教授可是怨怨念了好久。

    但是,没办法,所有的人,包括老教授远在国外的儿女都不站在他这一边!

    所以说,看到陈墨言坐下来和自己吃一样的饭菜。

    他还是很乐意的。

    甚至,高兴的还多喝了半碗的粥!

    这让陈墨言和齐阿姨有些好笑的互看了一眼,然后陈墨言摇了摇头。

    师傅果然是……老小老小!

    不过,这另一方面也代表着,师傅,如今是越来越老了吧?

    虽然明知道人人都会有那么一天。

    哪怕是自己也不例外。

    可是陈墨言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垂垂老矣,连眼皮都松驰的不像样子的师傅。

    还是很心酸,很,不舍。

    “师傅您看这几个人要不要一块请过来……”

    陈墨言正和老教授说着那天请客的名单呢,有几个人她有些拿不定主意,便把名单又看了一遍,抬头准备和冯老教授再商量下,结果半天没听到老人家的回话,她忍不住有些诧异的抬头过去看,结果这一看,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心酸,又是有些想落泪:老教授竟然和她说着说着话坐在沙发上睡着了!

    就那么整个人靠在那里,如同个孩子似的睡的很熟。

    仿佛,这天下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挂心。

    能把他给惊醒。

    仿佛,这一觉,才是他人生里头最重要。

    甚至是,唯一的事情!

    更甚,仿佛,这一觉,就此天荒地老的睡下去……

    这种感觉让陈墨言看的有些心慌。

    她忍不住的就想张嘴去喊,想把冯老教授给唤醒。

    不远处齐阿姨手里头拿着个小薄毯走了过来。

    她对着陈墨言轻轻的摇摇头,然后轻手轻脚的把小毯子盖在老爷子的身上。

    这期间,她还把老爷子的身体在沙发上放平。

    虽然动作很轻。

    甚至连齐阿姨的呼吸都是屏气凝神的。

    可如果是正常人。

    这一连串的动作肯定是会醒的。

    冯老教授却是从头到尾睡的沉沉的,香香的。

    还打起了呼声!

    院子外头。

    陈墨言紧紧的抿着唇,抬头望着天空半响。

    好半天。

    她收回视线,扭头看向同样站在自己身边跟着一块沉默的齐阿姨,“我师傅这样的情形,多久了?”

    “已经有半年左右了呢。”

    齐阿姨的眼圈也有些红,看了眼陈墨言,她摇摇头,“老先生这段时间其实挺嗜睡的,不过,他谁也不让说,甚至还笑着说,能吃能睡是好事儿,可是,可是这两个月来白天睡的却是越来越多,有时侯在那里坐着坐着就睡着了,陈小姐,我,我真的挺担心老先生的……”

    “不会的,师傅他最近不是一直在整理东西么,肯定是累了才这样的。”

    陈墨言猛摇头,声音又急又快,“我这段时间会经常过来,你有什么事情也马上给我打电话,记下了没?”

    “放心吧陈小姐,您和老先生对我都很好,我一定会好好照顾老先生的。”

    齐阿姨这些话是真心的。

    她是离了婚,被婆家赶出来后走投无路来到帝都的。

    打了几份工都是不如意。

    好不容易能得到这样一份对她来说很是轻松的活计。

    她怎么可能不好好做?

    再说了,她拿了人家的钱,就得好好照顾老爷子!

    陈墨言并没有等到冯老教授醒过来。

    因为她等了一个多小时。

    冯老还没有醒过来。

    问了齐阿姨,知道老爷子通常都是睡二三个小时的。

    她抿了下唇最终没说什么,只是在院子里头默默的坐了大半个小时便开车离去。

    一路上,陈墨言的心情很是低落。

    以至于等回到了家,看到正在院子里头浇水的田子航都带着一身的低沉气息。

    这让田子航诧异的多看了她两眼。

    “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吗?”

    “不是我的事情。”

    陈墨言走过去,默默的帮着田子航一块浇花。

    直到一排的花儿都浇完。

    然后她又开始闷不作声的帮着田子航挪动那些花盆儿。

    等到父女两人都忙活完。

    洗好手坐下来。

    田子航才挑了下眉,看向眼神始终有些郁郁的陈墨言,

    “行了,要不要和爸爸说说?”

    陈墨言坐在那里下意识的咬了下唇,“我刚从我师傅那边过来……”

    “你师傅?”

    “老爷子怎么了,他身体又差了吗?”

    “嗯。”

    陈墨言点了点头,有些难以接受,“爸,你说,为什么人生会有生死离别,会有生老病死呢?”

    要是没有这些。

    该多好?

    “傻丫头,爸爸比你更希望没有这些啊,当初,你妈妈出事,爸爸是真的很想跟着她一块离去的。”

    这是田子航头一回对着陈墨言这个女儿承认自己当时的心态。

    此刻,他看着陈墨言,一脸坦然的说出来,“如果没有你,说不定,不,是肯定的,爸爸一定不会撑下来的,因为那个时侯的爸爸整个人是崩溃的,就如同那种所有的生活支撑力都没有了,倒塌了的感觉。”

    “可是言言,爸爸不也是撑过来了吗?”

    他看着陈墨言微变的脸色,笑了笑,“所以,言言,这世上,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儿,是不是?”

    “爸,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陈墨言的唇有些抖。

    她有些不敢去想田子航话里头的意思。

    田子航看着自己的女儿,心里一声喟叹:

    这个女儿聪明,有能力,也有想法,很能干!

    可是,也是最重情的一个人!

    当然了,这是优点,也是缺点吧?

    他看着陈墨言轻轻的笑了笑,摇摇头,“你明白的,不是吗?”

    “爸……”陈墨言的声音里头已经带了几分的惶恐,不安。

    “傻孩子,就是你师傅自己,活了那么大的岁数,他心里头何尝是真的没数?”

    “爸你的意思是说,师傅他自己都觉得他,他活不久了?”

    这话在陈墨言的嘴里头说的很是困难。

    几乎顿了好几顿才说出来。

    田子航看了她一眼,又笑了笑,“你说呢?”

    这一次,陈墨言抿了下唇没出声。

    半天后。

    田子航看着她轻轻的开了口,“好好的给你师傅办个大寿吧。”

    这次,应该是他最后一个生日了吧?

    不过这话他却是没有说出来。

    他虽然伤心难过冯老教授这个忘年交的即将离去。

    可是,他更担心的却是自己的女儿。

    这是父女天性。

    陈墨言顿了顿,点头,“我再去给冯先生他们打个电话去。”

    她嘴里头说的冯先生自然是冯老教授的一双儿女。

    田子航点了点头,“嗯,去吧,和他们说,这次,怕是老爷子的最后一个生日了,他们回不回来,随他们。”

    “……好。”

    书房里头。

    陈墨言几乎是坐了好半天才打出了这个电话。

    对面,正是冯老教授的儿子接的。

    他的声音里头充满了诧异,“言言,你不是吓我的吧,我前几天才和爸通了电话,他的精神很好啊。”顿了下,他的语气便带了几分的不悦,“你要是不想照顾我爸的话就直说,他好歹也是你师傅,你怎么能那么的诅咒他?”

    陈墨言苦笑,“冯先生,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能照顾老教授一辈子。”

    “可是他最近的精神真的很差……”

    “您和他说话说了多大会儿?”

    “我上午在他那里坐着,说着说着话都能睡着了!”

    “还有他吃饭,最近都是小半碗,小半碗都是多的啊……”

    “还有,好多事情,他明明上一刻做过的,可是转眼就忘了……”

    “颠三倒四的……”

    陈墨言把自己知道的统统说了出去。

    越说,她越觉得心里头涌起一种直觉感:老爷子,怕是真的撑不了多久!

    而这个九十整寿。

    很有可能是真的就是老爷子在人世的最后一个生日。

    作为儿女的不出席……

    老爷子会不会留有遗憾?

    还有,感同身受,她也不想冯老教授的一双儿女等到老爷子走后再满满的伤心,遗憾和后悔!

    大洋彼岸。

    冯老教授的儿子沉默了半天。

    最后,他语气很是沉重的道歉,“抱歉,我刚才语气激动了,是我的错。”

    “不怪您,冯先生您也是关心老爷子,那这次的事情……”

    “我这边会马上着手安排,尽快赶回去。”

    “到时侯,我想,老爷子肯定会很高兴的……”

    当父母的,哪一个看到自家漂在外头久不回家的孩子时不高兴?

    时间,转眼到了冯老教授的九十大寿这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4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