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6章 一日为师(1更

    几乎没有叫救护车的必要。

    冯老教授是睡梦中直接就离世的。

    对于这一点,在场的所有人都知道,陈墨言也清楚。

    可是让她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的接受?

    她,做不到。

    无视那几个冯老教授的孙子辈,她固执的打电话叫了救护车。

    回过头,她双眼通红的跪坐到了冯老教授的身侧。

    “老师,师傅您醒醒啊,只要您醒过来,您说什么我都行。”

    陈墨言看着冯老教授如同往日睡着般的面容,半点不相信眼前的事实。

    怎么就会是没了?

    分明就是睡着了的啊。

    “哎,你不会是傻了吧,我外公他分明就是去世了啊,你们国内不都是讲究什么入土为安吗,你……”

    “你闭嘴。”

    陈墨言恶狠狠的看向那个刘小姐,“真以为自己在国外出生就忘了自己身体里到底流的是哪国的血了是吧,还是说,你在国外长大,就真的以为自己不是中国人了?你要是再敢多说一个字儿,我拿针把你嘴缝上。”

    “你,你神经病。”

    刘小姐被陈墨言这一番气势吓到。

    嘟囔了两句,最后还是愤愤的退到了后头。

    救护车是在十分钟后到的。

    看着床上的老爷子,几名护士纷纷摇头。

    “怎么了,这是结束了吗?咦,外头怎么有救护车?”

    就在这个时侯,门外头出现了一对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女,瞧着年龄也就四十多,两人脸上挂着很是得体的笑容,看到大家都纷纷抬头,笑容更多了几分,“大家好,你们都是来参加冯老教授寿宴的吧?很高兴你们能来,我是冯老教授的儿子,我叫……”

    “爸,爷爷出事了。”

    “妈,外公他,他去世了。”

    前一声是冯老教授的孙子喊的。

    后头一句则是刘小姐,声音里头带着几分的委屈,一边说一边朝着中年女子走过去。

    同时还没忘回头狠狠的瞪了眼陈墨言。

    那眼里头的警告和挑衅意味十足。

    可惜,陈墨言这会儿是真的没心思去注意她。

    她正急切的和一个护士在争辩,“怎么可能会没救了,你再看看,你再看看呀,老爷子只是累了睡着,我们叫不醒,你们医院去抢救呀,他可是清华的教授,是咱们国家著名的老教授,是……”

    “这位小姐,病人是什么身份我们都会救,可是现在……”

    护士看看躺在那里的冯老教授,再看看陈墨言,一脸的怜悯。

    都没气了啊。

    她们到来的时侯这老人看着面容还好,但不过是刚去世罢了。

    再说,胸口、手心什么的都凉了。

    呼吸没有。

    手脚四肢都是僵的。

    没有半点的生命特征了呀。

    她以为陈墨言是家属,朝着她示歉,“抱歉,您请节哀。”

    “节什么哀啊,我爸好好的呢,他这不是睡着了吗?”

    出声的是冯老教授的女儿。

    冯雅芝。

    她此刻一身的优雅再也维持不住。

    猛的推开怀里头的刘小姐,一下子就扑了过来,“爸,爸你醒醒呀,你还没看到我们呢。”

    “爸爸,爸爸你醒醒……”

    后头,冯老教授的儿子也忍不住僵在了那里。

    “爸……爸?”

    他的嘴唇都在哆嗦,看着躺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冯老教授。

    再看看站在身边同样脸色难看的儿子,嘴唇蠕动了半天才发出个声儿来,

    “你爷爷,你爷爷他,他这是睡着了吗?还是哪里不舒服?”

    “爸,爷爷他,他去了……”

    虽然打小没在冯老教授的身边长大。

    但终究是亲爷爷去世,冯俊伟还是很难过的。

    当然,那份难过比起冯庆南这个冯老教授的亲儿子是感受轻多了。

    甚至连陈墨言都不如。

    不过,这会儿也没人去比较这些。

    冯庆南死死拽着儿子的手,脸色铁青,“怎么会是这样,你爷爷今天可是大寿,之前还好好的……”

    “是啊,爸,我们来的时侯爷爷还很高兴的,当时爷爷说累了,我们就扶着他过来这里休息,可是爷爷这一睡就再也没有醒……”出声的是冯庆南的小女儿,冯佳瑶,她一脸难过的站在冯庆南的另一侧,声音里头带着几分的哽咽,“爷爷还说看到我们很高兴,我们也告诉爷爷了,说你和姑姑因为事情耽搁了,会晚点过来……”

    “可是没想到……”

    冯庆南的耳侧,一句句的响起陈墨言在电话里头的声音。

    她说,老爷子的精神越来越差。

    她说,老爷子越来越爱睡觉。

    她说,真怕老爷子哪一天一睡再也不醒了。

    她说……

    当时,他在电话那头虽然答应她很快安排,赶过来。

    可心里头还是很有些不以为然的。

    这人怎么可能一睡再也不醒呢。

    再说了,他爸的身体明明一切都挺好的。

    马上就要九十大寿。

    怎么都没有撑不过这几天的可能啊。

    终究是个女孩子。

    担心这担心那的,女人就是想的太多!

    当时,他心里头是这样想的吧?

    所以,哪怕是安排好了一切,哪怕是机票都定了下来。

    可是临上机,他接到一个电话之后,还是决定改签……

    就是这么一念之差。

    他竟然和自己九十岁的父亲错过了最后的一面?

    而后,阴阳相隔?

    冯庆南的心啊,刀割一样的痛!

    血淋淋的。

    那边,冯雅芝还在和护士吵,她执意要护士带冯老教授去医院。

    可是护士也很难办呀。

    这都离世的人了啊。

    抢救什么?

    最后,还是冯庆南这个长子挺身而出。

    “行了,雅芝你别闹了,爸爸走了,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好,这是事实。”

    看的出来冯雅芝还是很听自己这个长兄的话。

    虽然还是很生气,很难过。

    可还真的没有再继续为难护士。

    “多谢您,我妹妹心念我父亲,还请您见谅。”

    他亲自给几名护士道歉,又请她们回去。

    余下来,就是冯家一行人,还有坐在冯老教授身侧一语不发的陈墨言。

    冯雅芝看了她一眼,“你是谁?”

    “妈,她就是陈墨言,她说她是爷爷的学生……”

    “我爸提起过你。”

    冯雅芝看了眼陈墨言,直接便开口道,“以前我爸多谢你照顾,现在我和我哥回来了,这里是我们冯家的家事,我爸的后事完全有我们冯家人来处理,就不劳烦陈小姐您了。”她说这话并没有半点的客气,陈墨言只是抬头看了她一眼,那眼神里头的漠然和讥讽看的冯雅芝心头一跳,正想说话呢,

    门口,田子航黑着脸出现,“你们是冯老的儿女,你们就高人一等了吗?老爷子这几年是谁照顾的,是谁天天陪着他,是我女儿!你们这当儿女的之前在哪呢,老爷子生病,不舒服,不开心时你们在哪呢,这会儿知道你们自己是老爷子的儿女了?冯雅芝,别以为你心里头想的什么别人不清楚,我女儿是冯老教授的学生,没你脑子里头想的那么的龌龊!”

    “还有,你们是国外生活,别把国外那一套也带到国内来。”

    “没的给你们还没走多远的父亲丢人!”

    “不过说不定你再作一下,再展现些你的无知,没教养,没走多远的老爷子会被你给气的活过来?”

    “这可真的不一定,不如,你试试?”

    田子航原本是不想搭理冯老教授这一对儿女的。

    自己亲爸的九十大寿呀。

    都不能准时出现?

    迟到还好说,这可一迟,就迟了整个寿宴时间。

    不然的话,说不定冯老教授今天还不会走呢。

    “知道你们父亲为什么会走吗?”

    “那都是你们这两个不孝的。他是对你们失望了,伤心了,懒得再看你们这两个不孝的东西!”

    当着冯老教授的面儿把冯庆南兄弟两人喷了一通后。

    田子航拽起满脸是泪的陈墨言,“你们担心的那些都没必要,言言就是觉得老爷子有儿子女儿和没有一样,可怜罢了,行了,现下是你们自己的事情了,言言别难过了,你该为你师傅高兴才是。”

    “再也看到这两个不孝的东西,老爷子在天堂里肯定很开心才对。”

    “田叔叔,您误会了,我妹妹她真的没这样想……”

    冯庆南还是认识田子航的。

    他看着田子航一脸的怒意,赶紧想着打圆场。

    谁知道田子航这次是动了真怒。

    他呵呵两声,难得不给人面子的拽着陈墨言扬长而去。

    身后,冯雅芝气的全身直哆嗦,“哥你看看他那个表情,什么意思嘛,我也不过就是随口说了句啊。”

    “再说了,我也没说错啊。”

    她爸的后事本来就是她们冯家人的事情呀。

    难道还要陈墨言这个外人来办吗?

    简直是可笑!

    她们冯家又不是真的没有人了……

    “你如果再多说一个字儿,现在立马给我回去。”

    “别在这里丢人现眼。”

    冯庆南也黑了脸,狠狠的瞪了眼自家妹妹,“你怎么回事,人家帮着咱们照顾那么久,你心里头没数吗,爸和田叔那是多少年的朋友啊,田家啊,田家的女人你觉得她们是什么人,会做什么事情?”

    “什么田家,她还是还姓陈么,田家都没认她呢。”

    “你闭嘴!”

    冯庆南被冯雅芝这一番话气的啊。

    可现下又不能生气。

    他深吸了口气,看向冯雅芝,“行了,你现在把人给气走了,然后你说个章程吧,爸的后事怎么个办。”

    真是蠢死了。

    好好的田家人给气走。

    他们这人生地不熟的,去找谁?

    “我还不信咱们有钱办不了事儿。”

    被自家哥哥这么一骂,冯雅芝还真的有点后悔起来。

    不过,她向来是嘴硬的,哼了两声,“我瞧着她那个样子不过眼嘛,好像这上头没了的是她爸似的。”

    比她这个亲女儿都还要难过?

    “我去找酒店经理,给他钱,咱们肯定能办好爸身后事的。”

    冯雅芝擦了把眼泪,转身去找人。

    身后,刘小姐跟在她的后头,自然是不失时机的和她嘀咕着告状不提。

    冯庆南揉着眉心看向自己的儿女,“你们两个亲自去田家一趟,姿态放的低一些,说话客气些,知道吗?”

    “知道了爸,其实我瞧着那个陈小姐挺好的。”

    “之前一直忙前忙后的。”

    “就是之前她不知道怎么惹到表妹了,好像表妹对她挺不好的……”

    “行了,现在是你爷爷的事儿,你们姓冯,代表的是冯家,是你爷爷。”

    冯庆南眉眼里头满是伤痛,自责和内疚。

    可脑海里头的理智尚在。

    指点着自己的一双儿女,“这里是帝都,是你爷爷和咱们冯家的根儿,你爷爷在这里生活了一辈子,他老人家一辈子讲究的就是名声和清白两个字儿,你们是他的孙子孙女,可不能在老人家走后坠了他的名声。”

    “爸的话你们记下了吗?”

    “爸,我们记下了。”

    冯俊伟和冯佳瑶两个人同时点头,应是。

    等到人都离去。

    冯庆南一个人站在冯老教授的跟前。

    再也忍不住,扑通跪在冯老教授的跟前,一个头重重的磕在了地下。

    “爸,对不起……”

    一个头,一声对不起。

    冯庆南哭的是泪流满面。

    如同个孩子似的。

    可是,哭再痛,磕再响的头,说再多的对不起。

    能换回什么?

    什么都不能挽回罢。

    四合院。

    田子航黑着张脸回到了家。

    直接就进了书房。

    房门砰的一声关上,把正在院子里头自己嬉玩的小妞妞都吓了一跳。

    田素哄了两下女儿,打发她自己继续去玩。

    然后她抬头看向陈墨言,“这是怎么了,谁惹你爸生气了吗?”

    她可不认为田子航会是生陈墨言的气。

    这父女两个,不是那样的人。

    “我师傅没了。”

    “什么叫没了?”田素正低头喝水呢,根本没往那方面去,主要是之前她也是带着小妞妞过去了的,不过是带着孩子,然后中间在冯老教授面前刷了个存在感就乘机退席了,依着她的想法,冯老教授精神好的很呐。

    再活几年都没问题!

    所以,看到陈墨言红着眼圈,抿着唇半响没出声后。

    她手一抖,差点把水杯给摔出去。

    “去,去世了?”

    “嗯。”

    “之前他说累,然后一觉睡过去就没再醒过来……”

    “怎么会是这样?”

    田素觉得这事儿听起来简直和天方夜谭似的。

    太不可信了呀。

    这好好的睡一下,竟然真的就没再醒过来?

    平复了下心情,她看向陈墨言,“言言你别难过,老人家都九十岁了,这事儿,谁也避免不了……”

    “我知道。”

    “其实,我心里头早就有数了。”

    陈墨言双手捂着脸,身子蜷缩着坐在椅子上,放声大哭。

    她知道,她都明白。

    所有的道理她都懂。

    可是,亲人一个接一个的离世。

    她,就是接受不了!

    “哭吧,哭一回,哭出来什么都好了。”

    田素抱着陈墨言,让她趴在自己的怀里痛快的哭上一回。

    这丫头,其实一直还没从贺子佳的离去中走出来呢。

    然后,迎头又来一击。

    田素仰头看着有些蔚蓝的天空,心里头一番唏嘘。

    老天爷到底要怎么折腾这个丫头啊?

    怎么就那么的,命苦呢。

    陈墨言哭了一场。

    心情多少得到了些缓解,她抬头就看到小妞妞正站在她腿边怯怯望着她呢。

    看到陈墨言朝着她望过去。

    小丫头咧了咧嘴,小手朝着她伸过来。

    这是,让她抱?

    陈墨言勉强挤了个笑,抱了她一下,“妞妞自己去玩好不好,姐姐这会儿还有事儿……”

    虽然冯家那几个不像样儿。

    可是陈墨言却绝不能让自己师傅的后事成了一场笑话。

    没事还好,有事她自然得想办法帮着出面。

    这不是争一口气什么的事儿。

    而是事关老人最后的尊严。

    正想着呢,田素突然看向了院门口,“咦,是你们?你们是来找言言的吧?”

    “这里是陈小姐的住处吗?”

    “请问您是……”

    陈墨言已经准备放下小妞妞,听到田素的声音抬头朝着门口看过去。

    然后,她一眼看到了站在那里略有些拘束和尴尬的冯家兄妹两人。

    有心不理吧。

    可现在不是时侯……

    她心里头叹了口气,抿了下唇,“你们两个不在酒店里头帮忙,找我做什么?”

    “我和妹妹是来代我姑姑还有表姐给您道歉的。”

    出声的是冯俊伟,他看着陈墨言一脸很是真诚的出声道,“陈小姐,我爸他并没有对您,对田先生半点不敬的心思,至于我姑姑,这些年来她被我姑父给娇纵的,以为国外和国内一个样……”

    “再说了,我爷爷是我们冯家的事儿,而您可是我爷爷亲口承认的关门弟子。”

    “咱们中国讲究的是一日为师终身为父。”

    “陈小姐身为我爷爷的关门弟子,不会真的因为几句气话就那么的撒手不管,由着我爷爷身后走不安心吧?”

    陈墨言倒是对冯庆南这个长子有几分的另眼相看。

    不过,也就是几分罢了。

    她抬起头,朝着对方多看了两眼,然后,她朝着对方点了点头,“你回去吧。”

    “陈小姐你难道还在生气吗?”

    “要不这样,有什么事情等我爷爷的后事走完……”

    陈墨言直接打断他的话,“我是你爷爷的学生,正如同你所说的,一日为师,终身为父,虽然生前做的不好,没把老爷子照顾的更好些,但是,他的身后事,他的尊严,我绝不会坐视不理的。”

    “回去吧。”

    “回去告诉你爸爸,和他说,我师傅,一定要风风光光走完这最生一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