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29章 遗嘱(2更

    陈墨言觉得自己最近的心思有点乱。

    特别是冯老教授这么一走……

    之前心里头一直就憋着一口气,一心想着让自己师傅走好最后一程。

    可这会儿事了,直到坐在自家院子里头,抬头看着有些灰沉沉的天空。

    陈墨言突然发现了一件事儿:

    自己,好像沉浸在杂乱思绪里头走不出来?

    用力的挠了两下头发。

    她重重的叹了口气,这日子,怎么就不能轻松一点呢?

    腿上有个毛绒绒的小东西在一拱一拱的。

    陈墨言被吓的,好悬没跳起来。

    只是下一刻,她就有些苦笑不得的弯腰把脚边的小家伙给抱了起来。

    伸手捏捏小妞妞胖呼呼的脸蛋。

    她摇摇头,“原来是你这小丫头,和谁过来的啊,你妈妈呢?”

    之前她回来的时侯好像这对母女都不在家的。

    小妞妞看到陈墨言总算是不抬头望天,不理她了。

    满意的笑起来。

    咧开嘴,朝着陈墨言脸上吧唧啃了一口,“姑姑,抱……”

    陈墨言扑的一声喷笑。

    “别叫我姑姑,叫姐姐,姐姐,记住了没有?”

    身后,田素无奈的声音响起来,“她最近好像挺爱学话的,上次还跟着我喊你爸哥,抱着你爸的腿,睁着咕噜噜的大眼,哥,抱……”她家三哥那个表情呀,那叫一个精彩。

    以至于田素现在一想起自家三哥满脸无奈又无语的表情。

    她还是觉得得笑!

    陈墨言听着也觉得有些好笑,伸手捏捏小妞妞的鼻子,“叫姐姐……”

    “姐……姐……”

    还是有些吐音不全。

    田素在一侧听着忍不住叹了口气,“你说说,这都多大了呀,人家有两个比她还要小一个月的娃,口齿很清,说的可溜了,可她好,就那么时不时的蹦几个字儿,还得看她大小姐的心情。”

    “言言你说,我是不是有空带她去医院看看?”

    陈墨言一边陪着小妞妞玩一边回话,“看什么看呀,妞妞不就是说话晚了点嘛,再说了,她又不是不说话?你听听这刚才喊姐喊的不是挺好的?”

    “那是她看到你高兴好不好?”

    “所以说,不是她不能说,是她懒,不想嘛。”

    陈墨言伸手捏捏小妞妞的脸,笑嘻嘻的又把她伸过来的小手咬了一下。

    不顾小妞妞的挣扎。

    她觉得这样胖呼呼的小家伙,咬起来软软的。

    口感简直是不能再好啊。

    田素这个当妈的也是个没良心的,看着自家女儿被自家侄女欺负还笑。

    “让你看到她就找,现在还找吗?”

    她在一边幸灾乐祸呢。

    也就是小妞妞不知事儿,不然估计真的要伤心眼前这个女人是不是她亲妈了。

    “你爸这两天还好,就是没事儿就喜欢待在书房里头不出来。”

    “行了,让他多待几天吧。”

    先是她妈。

    再就是和她爸关系挺好的冯老教授。

    这一个两个的都赶上了。

    你说能怎么办?

    伤心啊,她也伤,她也不想走出来!

    可是日子得继续不是?

    至于她爸那里……

    陈墨言觉得还是再给他几天时间吧。

    “对了,你刚才说要带妞妞去医院检查,姑父是怎么说的?”

    “他能说啥,在他眼里头呀,他闺女就是天底下最好的。”

    别说现在还偶尔蹦出一个字儿。

    就是不蹦。

    小妞妞真的不会说话。

    奎子估计也只会说,啊,这是老天爷给他家姑娘最与众不同的礼物!

    反正在他眼里头呀,他女儿就是哪哪好的。

    反倒是连她这个当妈的都得靠边站了。

    听出自家姑姑语气里头的抱怨,陈墨言忍不住哈哈大笑,“怎么着,成怨妇了?”

    “而且,还是吃你自家女儿的醋?”

    陈墨言伸手戳戳小妞妞的脸蛋,笑嘻嘻的,“妞妞,姐姐帮你鉴定了,你这肯定不是亲妈。”

    小妞妞也听不懂,只是朝着她咧了大嘴咯咯乐。

    三个人玩了大半天,眼看着天色渐渐黑下来。

    陈墨言看向田素,“在这里吃晚饭?”

    “行,我去看看有啥菜。”

    田素起身去了厨房,身后陈墨言抱着小妞妞逗她玩。

    听着她银铃似的笑声。

    陈墨言突然恍然,其实,自己也是怕寂寞的吧?

    她笑了笑,谁不怕呢。

    第二天。

    冯庆南一家专门登门前来道谢。

    提了不少贵重的礼品。

    陈墨言和田子航两个人留着他们父子兄妹三人略坐了坐,就让他们把东西给提了回去。

    自家可不差这些东西。

    如果是换成别的时侯,冯庆南肯定是执意要把这些东西给放下的。

    只是,今天的冯庆南哪怕是说话呢也总是有几分的心不在焉。

    冯俊伟倒是几次想要和陈墨言说话。

    不过,不知道陈墨言是多想了还是怎么的,她总觉得冯俊伟想单独和自己说话?

    陈墨言想了想,便主动给了他个机会。

    “陈小姐……”

    “冯公子,有什么事情吗?”

    “我就是想和陈小姐道一声谢,谢谢你照顾我爷爷那么多年,还帮着我们送了爷爷最后一程。”

    陈墨言站在那里。

    两个人中间隔着几米远。

    她看着冯俊伟笑了笑,“如果冯公子只是想和我说这些的话,那就不必要了。”

    “你也知道的,我是老教授最后带的学生,我视老爷子为师。”

    “在中国,一日为师这句话,不只是说着玩玩的。”

    “我知道,我并没有其他的意思。”

    冯俊伟心里头懊恼了下,下一刻,他深吸了口气看向陈墨言,“陈小姐经常和我爷爷在一起,不知道您知不知道他关于遗嘱的事情?”

    “遗嘱?”

    陈墨言摇摇头,一脸的坦然,“不管你们信不信,老爷子真的没和我说过这些。”

    “其实,最近几年老爷子一直在整理他自己的一些资料,算是半个自传笔记什么的。”

    “我也就是帮他掌掌笔,抄写一些资料罢了。”

    冯俊伟笑了笑,“原来是这样,那陈小姐别把我刚才那话放在心上,就当我没说。”

    陈墨言笑着点了点头,“好啊,我听你的。”

    然后,她歪头看了眼冯俊伟,“冯公子还有事情吗?”

    “……没了。”

    “那我就先走了,对了,路在那边,你不会迷路吧?”

    “……不会。”

    然后,冯俊伟就看着陈墨言施施然的离去。

    好半响,他才苦笑了一下,“就知道不该问这话的。”

    冯家父子三人走出四合院。

    冯庆南终于有些忍不住,“她怎么说?”

    “我早和爸说过,这事儿陈小姐应该不知情的,我刚才问过了的,她一脸的坦然说不知道,而且,她说和爷爷只是帮着整理资料,抄写笔记什么的,爷爷从来没和她提起过遗嘱之类的事儿。”

    “她就算是知道也会说不知道的啊。”

    “妹妹小心说话。”冯俊伟看了眼自家妹妹,扭头看向冯庆南,“爸,咱们在国内耽搁的时间够久了,妈妈已经几次电话来催了,该回去了。”

    “可是你爷爷这边的事情……”

    “爷爷即然已经立了遗嘱,说把东西全部捐了出去,那咱们就尊重他又如何?”

    冯俊伟并没有把自家爷爷那些东西放在心上。

    再说了,都捐出去的呀。

    还能收回来吗?

    “爸,咱们家不差那些东西。”

    “你知道什么,那些可都是古董字画,有几副还是咱们家的传家之宝……”

    冯庆南想想这些都觉得肉疼心肝疼!

    老头子怎么能捐出去?

    早知道的话他就该多让俊伟回来陪陪老爷子的……

    可惜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想到书房里头留给自己的那一封私信。

    他忍不住额头都跟着跳了起来。

    他爸可真是……

    任性!

    回到空荡荡的院子,冯雅芝一脸嘲讽的走了过来,“怎么样,有什么改变吗,我就说那个姓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们还非不听我的,对着她那叫一个感谢讨好的,现在好了吧,爸把所有的东西都捐了出去!”

    “要我说,爸肯定是受那个死丫头的影响或者是劝说……”

    冯俊伟忍不住有些反感,“姑姑,爷爷寿宴那会精神很好,而且一下子就认出了我们。”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老爷子的精神是很好的!

    甚至,他们回到这个家,也没从家里头找到半点老爷子吃药什么的痕迹。

    当然了,老年常备药啥的那是正常。

    这样的情况下,冯俊伟真心觉得他们不应该再把精力浪费到这里。

    “爸,你应该计划着回去了。”

    “什么意思,俊伟,那些可都是咱们老冯家的宝贝,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没了?”

    冯雅芝一脸的不愤,“咱们才是真正的冯家人呀,爸怎么能说捐就捐了?”

    “那姑姑你打算怎么办,去清华找人要回来吗?”

    冯俊伟并没有给自家这个姑姑面子。

    直接道,“你觉得这现实吗?”

    给出去的东西再要回来?

    更何况,他细长的眉挑起来,看着冯雅芝呵呵笑了两声,“要说那些东西继承,那也是我爸,是我,现在我爸还没急呢,姑姑你这么着急窜火的是什么意思?还是说,在姑姑心里头,觉得自己还是冯家人,想要让我爸出头去把那些东西要回来,然后,你再分一半?”

    “我,我怎么可能会这样想?”

    冯雅芝被自家侄子说破了心思,忍不住有些恼羞成怒。

    狠狠的瞪了眼冯俊伟,“我还不是为了你们好吗,咱们冯家可是有人在的,凭什么东西便宜了他们?”

    “这事儿,你可以百年以后去问问咱爸。”

    冯庆南声音有些低沉的开了口。

    一句话噎的冯雅芝脸色通红,半响开不了口后。

    他看着冯俊伟,“行了,你去处理下最后的事情,看看还没有别的事儿没办好,然后,给你妈打个电话,咱们明天回去。”儿子说的对,那些东西即然他爸都捐了出去,那肯定是不能再去要,也是一定要不回来的。

    如果他真的跑去学校要东西。

    徒增笑话罢了。

    心里头终究是有些不甘心啊。

    只是,忍吧。

    谁让自己这个儿子以前没做到位呢。

    甚至,连爸爸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或者这就是他爸对他的惩罚?

    他自嘲的一笑,看了眼冯雅芝,“爸信里头说了,这个院子是不卖的,留着,说不定哪天就会有子孙什么的回国居住,而且我也想了,等再过上个十几二十上的,我在国外待烦了,说不定就叶落归根。”

    “所以,这里就是一个落脚点。”

    “也是爸在这个世上唯一留有回忆的地方。”

    冯雅芝的脸有些不好看,“爸的信我看了,这些话不用你说,我听爸的。”

    “你听就好。”

    冯庆南对着冯雅芝点了下头,伸手一指书房中的几样东西,“这些是爸留给咱们两个的,平分吧。你先选。”

    “这又不是什么值钱的物件儿,有啥好选的?”

    “就这两样吧。”

    冯雅芝选了个团扇般的东西,外加一个烛台。

    余下的是一个花瓶和一块砚台。

    归了冯庆南父子两人。

    晚上在院子里头吃了最后一顿饭。

    冯庆南看着空空的院子一阵阵的唏嘘,爸爸怎么就走那么急呢?

    第二天,原本要走的冯庆南父子几人却是没走成。

    因为陈墨言陪着清华校方的人过来了。

    自然是来感谢冯庆南父子等人的。

    给他们送了一面锦旗。

    校长更是亲自拉着冯庆南的手再三的道谢,又赞他们冯家人爱国,知大义。

    到了这一步,冯庆南能说什么?

    只能是捏着鼻子认了。

    一脸笑容的和校方的人寒暄,客气着。

    大家中午又坐在一起吃了个午饭。

    期间气氛那叫一个热情。

    到了这个时侯,陈墨言才反应过来,她师傅,竟然把大半的财产都捐给了校方!

    这也难怪昨天冯俊伟问自己那样的话了。

    想想昨天他那表情。

    再看看这会儿冯庆南虽然是一脸带笑。

    但眼底深处分明有几分强颜欢笑的意思。

    陈墨言不由的想大笑。

    她师傅这一招做的,估计冯庆南兄妹两个人得肉疼吧?

    不过,正如同冯庆南所想的那样,肉疼又如何?

    事情已经不能再改啊。

    次日,知道冯庆南一行人真的离开。

    陈墨言忍不住再一次的开车回到了冯老爷子的院门前。

    铁锁,紧闭的大门。

    半响后。

    陈墨言猛的开车,掉头离去。

    半个月后。

    陈墨言收到了一份快件,寄件人,冯老教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