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0章 争风(1更

    陈墨言可以对吴良鑫无视。

    可以讨厌,甚至是憎恶周如仪。

    但是对着个孩子?

    她低头,把小女孩抱在怀里,轻轻的在心里头嘘了口气,“下一次,你妈妈再打你的时侯就去找爸爸吧。”

    虽然她并不知道吴良鑫夫妻是怎么相处的。

    也从没和她们两口子相处过。

    但是根据她之前瞬间的观察,吴良鑫,明显还是有些在意这个女儿的。

    只是小女孩儿却是一下子再次红了眼圈。

    “可是,爸爸老是不回家啊。”

    “妈妈每次找不到爸爸,她就打我,说都是我不好,爸爸才不回家……”

    陈墨言皱了下眉头,面对着小女孩儿清澈的眉眼。

    她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

    外头,雨一直下。

    吴良鑫和周如仪一直没有动静。

    也不知道周如仪跑哪去了?

    怀里的小丫头估计是身子虚弱,也或者,是因为陈墨言的怀抱太温暖?

    竟然和她说着说着话,再次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到陈墨言把她放到床上。

    小女孩儿也没有醒过来。

    只是咂了下小嘴,咕噜了两声也不知道说的啥。

    翻个身又睡了下去。

    陈墨言站在窗口,外头雨哗哗的下。

    扭过头。

    床上安睡着吴良鑫和周如仪的女儿。

    这有种让陈墨言觉得啼笑皆非感:

    自己刚才怎么就同意了他把孩子放到这?

    肯定是外头雨太大。

    导至她心烦气躁的原因。

    嗯,肯定是的。

    不过,想到吴良鑫是为了去找周如仪,自己竟然照顾着前世丈夫这一世的女儿。

    陈墨言觉得自己也真是挺无语的。

    直到,晚上九点多。

    陈墨言的门外终于传来了敲门声。

    小女孩儿这会儿已经吃过晚饭,正一脸乖巧的自己坐在床上看电视呢。

    听到外头的敲门声。

    她的眼亮了一下,“阿姨,是爸爸回来了吗?”

    “应该是的,你等一下,我去看看。”

    打开房门。

    陈墨言看到头发还是湿的吴良鑫。

    不过一身衣服是干的。

    所以,这是回来洗好澡才过来的?

    不过下一刻陈墨言就直接在心里头呸了下自己。

    想那么多做什么?

    她只是看了眼吴良鑫,扭头喊小女孩,“你爸来接你了……”

    终究是父女。

    陈墨言的话音儿还没落呢。

    小女孩儿已经跑了过来,“爸爸。”

    清脆的声音透着浓浓的欢喜。

    哪怕是吴良鑫心情极是复杂,这会儿也不禁眼底闪过一抹笑意。

    他弯腰,抱起小丫头,“晚上吃了什么?”

    “饿着她呢,赶紧走。”

    “还有,这是账号,一共是5个小时十八分钟三十秒,四舍五入,5个半,记得转钱。”

    陈墨言的话听的吴良鑫黑脸。

    “你怎么不去银行抢钱?”

    “这不是在抢吗,怎么着,要赖账?”

    “爸爸,阿姨给我吃好吃的,肚肚饱饱哦。”

    看着女儿眉眼弯弯的样子,吴良鑫瞪了眼陈墨言,抱着女儿转身走人。

    身后,陈墨言咣当一声关上了门。

    半点不带犹豫的。

    甚至,把小女孩儿在吴良鑫肩头上露出一颗脑袋朝着她甜甜笑着喊再见的声音都给关到了门外。

    她,一点都不想再和眼前这一家子牵扯。

    这女娃也不想!

    雨落了一夜。

    第二天早上,总算是变成了毛毛细雨。

    小城的地下水道设施很差。

    一天一晚上的大雨,让整个小城如身处沼泽之中。

    不少的地方都积起了半个车身般高的水量。

    这样的情况下,哪怕是真的有什么急事都不敢轻易上路。

    更何况陈墨言本身就没什么要紧的事儿?

    所以,她直接就选择了再停一天。

    早饭倒是清静。

    她去的早,六点多就跑到了一楼餐厅去。

    还没几个人呢。

    中午,陈墨言直接就请宾馆的人代买的。

    然后就是晚上。

    雨在上午就基本完全停下。

    经过半天的疏通和流逝,地下的积水也消去了大半。

    陈墨言就想着在屋子里头窝了一天,然后就换了身衣服,和前台说了一声自己准备出去找点吃的。

    不过出门的时侯,碰到了吴良鑫一家三口。

    很明显的,应该也是出去找吃的。

    小丫头被吴良鑫抱着。

    还在二楼楼梯上呢。

    看到门口要出去的陈墨言,远远的就一脸惊喜的招起了小手,“阿姨,是阿姨……”

    陈墨言自然是听到了这个声音的。

    不过,她却是没扭头。

    “爸爸,阿姨怎么不理我啊,她是不是不喜欢我?”

    “不是的,阿姨只是没听到……”

    面对着女儿晶亮的双眼,吴良鑫难得的不知道说什么好。

    身侧,周如仪呵呵冷笑了两声。

    不过倒也没说什么。

    吴良鑫只是警告般的瞥她一眼,“如果你不想出去的话可以回房间。”

    “你让我回房间,然后呢?”

    “你抱着我的女儿去外头和那个小狐狸精见面吗?”

    “吴良鑫你做梦。”

    对于她挑衅加愤怒般的语气,吴良鑫只是看她一眼,“随你的便。”

    因为才下过雨。

    被雨水冲刷过后的县城空气很是新鲜。

    走在街道上,鼻端到处都是清新的空气,陈墨言觉得自己的心情都跟着轻快起来。

    晚饭吃的是麻辣烫。

    选了家瞧着人气还好,也比较干净的小店吃的。

    饭后在街上走了会,路上多少还是有些积水的,更没什么人。

    陈墨言也就没有多走就折身回了宾馆。

    八点半的时侯,陈墨言找前台倒热水,上楼的时侯吧,和一边打电话一边下楼的吴良鑫撞了个正着。

    她直接当没看到对方。

    当然,也没有半点的尴尬或是不好意思什么的。

    甚至这一回,心里头连之前每次看到吴良鑫时引起的不愤或是些许的怨意都没了。

    半点涟漪都没起!

    倒是吴良鑫,看着陈墨言的眼神幽深,“言……陈小姐。”

    “怎么,要给我钱吗?”

    “你除了这个,就没别的话吗?”

    陈墨言站在楼梯较上的一端。

    扭了头,朝着他微微一笑,“我现在只认钱,而且,我不觉得自己和你有别的话可说,好说。”

    吴良鑫苦笑了下,“好,回头我就转账给你。”

    “对了,还是谢谢你对小宝的照顾。”

    说到小宝,陈墨言的眼神微软。

    毕竟那只是一个孩子。

    在心里头纠结了一声,她想了想,还是开口道,“平时,你女儿是不是跟着你妻子比较多?”

    “嗯,我在外头忙的时间长,每每回家都挺晚的。”

    对于吴良鑫来说,只要陈墨言肯开口。

    管她说的是什么呢。

    他都高兴!

    更何况这会儿陈墨言说的是他的女儿?

    他一脸的笑,“小宝真的很喜欢你,昨晚回来到现在,一直和我念叨你,我就没见过她什么时侯喜欢过这么一个人,连我这个爸爸都没有呢。”

    “这样的话你说出来不觉得惭愧吗?”

    “你还笑?”

    陈墨言看着吴良鑫,皱眉,“看在你女儿的份上,我给你个建议,多和她接触,多问问她以前在家里头的生活,看看你不在家的时侯她到底是怎么过的,当然,如果你觉得没所谓那就当我没说。”

    说完这些话,陈墨言也懒得再听吴良鑫说什么。

    转身上了楼。

    留下一头雾水的吴良鑫站在楼梯拐角皱眉沉思。

    问问女儿平时在家里头是怎么过的?

    这话,是什么意思?

    他摇摇头,站在一楼想了会儿,一脸沉思的回了他们一家三口居住的房间。

    陈墨言居住的房间。

    坐在床上,陈墨言忍不住伸手拍了下自己的脑门。

    怎么就那么的多话?

    不过,想想那个小女孩儿,陈墨言也只能是叹口气。

    就当是日行一善吧。

    一夜好眠。

    第二天早上,为了避免再次莫名其妙的和吴良鑫一家同行,陈墨言果断的选择了早上七点就开着车子上了路,这一次倒没有什么停留的,仅仅只是中午吃饭的时侯停了下,然后,陈墨言的车子直接就在傍晚五点半开进了帝都城,到家的时侯已经是六点多一点。

    她进门的时侯大家正在吃晚饭呢。

    田子航看了眼陈墨言,“怎么这个时侯回来了?赶紧去洗手,才吃点东西再休息。”

    “嗯,我这就来。”

    齐阿姨也站了起来,“我再去给言言加两个菜。”

    对于这话,田子航自然是赞同的。

    等到陈墨言洗好手,换了身衣服回来,齐阿姨已经重新炒了两道她最爱吃的菜端上来。

    一个大白馒头。

    一碗玉面糊糊。

    被陈墨言半点没打顿的吃了下去。

    看的齐阿姨有些心疼,“慢点吃,别噎着了,这孩子,这一路上吃苦了吧?”又仔细打量陈墨言,忍不住跟着更心疼了,“怎么这出去几天就瘦了啊,这部队上都不管人吃饱的吗?”

    陈墨言喝下最后一口汤。

    把碗筷放下来。

    拿了纸巾擦下嘴,朝着齐阿姨哈哈一笑,“齐阿姨你肯定看错了,我哪里有瘦呀,我觉得我还胖了的。”

    “胖什么胖,这几天好好在家里头歇着,我帮你补补。”

    陈墨言想到自己被齐阿姨的天天大顿鱼肉补成了个圆球般的存在。

    脑补了下那个画面。

    不寒而栗啊。

    晚上,陪着小妞妞玩到睡着。

    田素赶紧顶着她哥要杀人般的眼神把自家女儿抱走。

    父女两人坐着说了会话,田子航就赶陈墨言,“行了,赶紧去睡,有什么话回头再说。”

    站起身的时侯,田子航又看了眼陈墨言,“是瘦了。”

    陈墨言看着她爸走远的身影。

    忍不住有些无语:

    她哪里瘦了哪里瘦了啊,她爸和齐阿姨这眼神打哪来的?

    不过,心里头却是暖暖的。

    回到自己的家,睡着熟悉的床铺,陈墨言觉得自己这一觉睡的极是踏实。

    甚至做了个好梦。

    当然,梦里有顾薄轩……

    第二天在家里头休息了一天。

    隔天开始,陈墨言就再次的忙碌了起来。

    处理好工厂店铺工作室等几处的一些事情,和林同等人连续开了几次的会议,定下了一些明年的工作计划,眼看着冬天将近,陈墨言再次做出了一个决定:带着一批人去国外看展,寻找商机,并且,这一次出去她是带着任务和目的的:回来的时侯,准备在国外订一批原材料!

    至于人选上。

    问过朱兰和林同之后。

    她选择了带着林同出去,然后就是赵西,孙丽和刘素。

    别的人都是没什么好说的。

    就是当赵西也在名单之列的时侯。

    虽然她也是老员工,更是陈墨言的左膀右臂之一。

    一般的员工不敢说什么。

    或是,小蔡的心里头却是有些不舒服的。

    陈墨言把这些都看到了眼里。

    不过她也没准备说什么:

    是,小蔡做为最早跟着她的一批人,她的功劳有。

    苦劳也有。

    可是这些年自己给她的也不少。

    从她一个高中毕业的女孩子,到现在在帝都立足,有房有车。

    虽然房子车子都是极其普通的。

    房子也不能和林同朱兰两口子的相比。

    可是,她的房子买的早,地段好,这两年房价已经渐渐炒起来。

    她那个房子现在最起码涨了七八倍!

    而且,就是现在,她拿的年薪也是比一般人都要高好几倍的。

    陈墨言可不觉得在别的地方她也能做到!

    九月底。

    陈墨言带着一行人出国。

    田子航看着自家女儿风风火火的样子,忍不住跟着叹了口气。

    “你说你这性子,真是不知道随了谁。”

    子佳也不是这样要强、一心只想着赚钱的性子呀。

    自己更不是。

    甚至他爸妈都不是……

    可偏偏这丫头一门心思的只想着赚钱赚钱,再赚钱。

    陈墨言对于只是调皮的一笑,“钱多了还不好呀,爸你等着吧,咱们的钱肯定会越来越多的。”

    对此,田子航表示他真的挺相信的。

    原定九月二十号的出行。

    到最后却还是因为一件事情而往后推迟了好几天。

    倒不是别的。

    田老爷子病了,病情更是来势汹汹。

    把田老太太给吓的,魂儿都跟着去了一半。

    好在,发现的及时,送去医院抢救的时间更是及时。

    饶是这样。

    老爷子的身体还是再一次得到了又一重的损害。

    医生很是严厉,“如果老爷子再次发生这样的情况,你们不用送过来了,直接准备后事吧。”

    田老太太当时就听的晕了过去。

    作为儿女的田子航田素,唯一孙女的陈墨言,自然是不可能一走了之的。

    在医院里头多陪了三天。

    直到老爷子转危为安,从特护病房转入普通病房。

    陈墨言才在田老太太几次的催促下带着人上了飞机。

    临行的时侯更是不放心极了。

    对着开车送她们的顾薄安再三的叮嘱,她不在的时侯,多往医院跑,有什么事情帮着跑腿什么的。

    顾薄安也知道自家嫂子担心家里头的事情。

    就差举着双手双脚的发誓保证。

    飞机起飞。

    陈墨言看着下方渐渐变这一个小黑点。

    最后彻底不见的帝都城。

    心情有些沉重。

    赵西坐在她的身侧安慰着她,“别想了,老爷子一定会没事的。”

    “是啊,等你回来的时侯老爷子肯定再次生龙活虎了。”

    “但愿啊,借你们吉言了。”

    陈墨言笑了笑,并没有再让自己的情绪太多的外漏。

    没用呀。

    飞机经过了较长时间的飞行。

    终于在此行的目的地降落。

    一行人出了飞机场,刘素看了几眼外头,“不是安排好车子了吗,怎么没看到人?”

    “是不是塞车了,咱们先出去看看。”

    陈墨言倒也没有太多的在意。

    只是心里头却是想着,如果真的是塞车或是什么的。

    这个司机以后怕是不会再用了。

    这边是早早成立了工作室的。

    设计师什么的也就算了。

    可员工还有司机却是一直用的本地人。

    哪怕有个别不是本地的,也多是在本地生活过多年的。

    熟知本地的习惯,风俗,路况。

    这样的情况下,知道自己一行人到来的时间。

    竟然还迟到?

    陈墨言觉得吧,可以原谅,但是,不会再用!

    好在,大家只是略等两三分钟,作为负责和这边分部联系和勾通的刘素就接到了司机的电话。

    车子停在了另一个机场出口。

    陈墨言看了眼刘素,挑了下眉,“先转过去吧。”

    “嗯,上车再说。”

    刘素心里头也有些许的不快,不过她也没说什么。

    一行人在机场内多绕了半圈才找到车子。

    司机三十多岁,是个华人。

    在本地生活了七八年,这会儿已经知道了之前的事情。

    一脸的歉意,“抱歉,我接到的通知是A栋楼,还以为陈小姐的飞机误点……”

    “没事,先开车吧。”

    经过了一场不算风波的小风波,司机总算是接到了人。

    一路小心冀冀的把陈墨言等人护送到酒店。

    已经是要吃中午饭的时侯。

    陈墨言在一厅大楼看向大家,“先把行李放回房间,然后出来吃饭,这会儿是十二点半,休息到二点半,三点开会。”

    “行。”

    “好的,我马上就来。”

    赵西等人一概没有二话,各自回房放行李。

    中午几个人在酒店餐厅用的饭。

    然后各自回房。

    陈墨言和刘素一块住。

    直到两人进了房间,陈墨言看了眼刘素,突然开口道,“之前的事情,是小蔡那边的原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八零后:军婚限量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