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416章 你的这里,有属于我的印记

    一声晚安,让沁善心潮澎湃。

    黑夜寂静,窗外白雪纷飞。

    时间看一点点流逝。

    沁善尽可能的放轻呼吸,假装已经睡着。

    傅晏川就躺在旁边,她今晚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了!

    在黑暗之中,她眨动着眼睛,悄悄地将头转了过去,看地上的人。

    傲风似乎已经睡着了,那声“晚安”之后,便再无动静。

    沁善看了他侧睡着的背影好一会儿,突然,一股强烈的思念之情从心底里不可抑止的冒了出来。

    晏川就在她眼前,她苦苦的等了他两年,不管他记不记得,他都是她的晏川,她云沁善这辈子唯一深爱的男人!

    沁善的身体在理智之前已经率先采取了行动。

    她小心翼翼的从被子里钻了出来,没有惊动小安然。

    猫着步子,轻轻地,来到了傅晏川的面前。

    她绕到他的正面,低下头细细的打量他,在黑暗中,他熟悉的轮廓那么深邃清晰,早已经印在了她的心间。

    “晏川……”

    沁善低声,深情的喃喃。

    她看着那张脸,忍不住将身子弯了下去,朝着他靠近。

    越来越近了……

    她似乎能感受到他微热的气息,扫过脸颊。

    在两人的鼻尖即将碰到的时候,突然,他睁开了眼。

    幽黑的眸子,在黑暗中尽是深邃的光芒。

    沁善愣了愣一下,猛地回过了神来,她有些尴尬,下意识地想要退离,却腰上一重。

    他的手掌按住了她的腰,然后,将她一用力,就扯了下去。

    沁善摔在他的身上,两人之间只不过一层被子的距离,紧紧地贴着!

    沁善怕自己的举动让他反感,现在他对她那么生疏,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让他恢复记忆,但是在这之前不能先让他对她生出了反感情绪。

    于是,她立即道歉,“对不起,我……”

    “沁善?”

    从男人的唇间,溢出熟悉的称呼。

    他的语气带着丝丝疑问,和难掩的惊喜。

    沁善听到这两个字,整个人已然僵住,难以控制心头的激动,“晏川,你……”

    只有晏川才会这样叫她啊。

    看着她愣愣的模样,傅晏川突然轻笑了一声,“沁善,我回来了。”

    “我好想你。”

    在男人低沉旖旎的磁性嗓音中,沁善被他压在了身下。

    他的唇贴了上来,将她吻住,炙热缠绵。

    一别两年,压抑的情感火山一样喷发。

    他们用力相拥着,吻得疯狂热烈。

    熟悉的气息,熟悉的心跳,熟悉的热度……

    雪夜深深,室内一片暖意交融。

    清晨,阳光落在一地积雪上,耀眼明亮。

    屋子的地上,在凌乱的床铺中,两具身体紧紧相拥着。

    沁善睡在傅晏川宽阔的胸膛里,这两年来,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

    “妈咪、妈咪!呜呜……”

    小安然一觉醒来发现身边没有妈咪,突然慌了起来,用软绵绵的声音焦急的喊着。

    沁善被这响动惊醒了。

    男人也在同一时间醒了过来。

    “你——”不等沁善开口,傲风已经伸手将她推出了怀抱,动作毫无留恋,甚至带着几分排斥。

    沁善猝不及防的抬眸,就对上了他不悦的脸。

    “云女士,你忘了自己的承诺吗?”他冷冷的勾着唇角,讽刺的看着沁善,目光扫过她身上那些暧昧得要死的痕迹时,更是一阵恼意。

    昨晚他和她之前做了什么,不言而喻!

    可他为什么全然没有印象?

    不……他好像做了一个梦。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梦。

    梦里具体的内容,却想不起来。

    傲风的脑袋又疼了起来,让他忍不住双手按住了太阳穴。

    沁善怔愣的看着他,这是怎么了?昨晚他不是想起来了吗?为什么会这样……

    “晏川,你怎么了?”沁善伸出手,想关心一下他的状况。

    “别碰我!”傲风冷喝了一声,把她的手拍开。

    他对她,充满了抵触。

    沁善心里顿时一沉,“晏川?”

    她狐疑地看着他,“晏川,昨天晚上的事情你不记得了吗?你叫我沁善,你说你想我了,然后你还告诉我,你回来——”

    “闭嘴!”傲风突然瞪了沁善一眼,语气暴戾。

    他本就是个气场强大的男人,陡然爆发出来,连沁善都狠狠震了震。

    她被他的目光瞪得下意识噤声,喉咙被人掐住了似的,发不出一个字来。

    傲风丢了一件衣服过来,正好盖在沁善的身上。

    他则裹了浴袍,起身往浴室走去。

    脚步没有丝毫的停留。

    “我待会儿就去订酒店,不会继续留在这里,至于昨晚的事情……你最好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

    进浴室前,他回过头对沁善说道。

    沁善怔然的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口,低眸看了眼自己身上残留的痕迹,证明昨晚的一切都是真实发生的,不是她的幻想。

    可……为什么会是这样的?

    “妈咪……”

    小安然的声音把沁善拉了回来,她看到小安然爬到床沿,想要爬到自己这儿来,她小小的身子马上就要掉出床面了。

    “安然!”沁善惊呼一声,立即扑过去,把孩子接住,重新放回了床上。

    “妈咪,安然以为你不见了……你是去跟粑粑睡觉觉了吗?”

    小安然一脸天真的问道。

    孩子软软的话语,问得沁善心里一酸,顿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在前往公司的路上,沁善跟傲风确认了好几次,“你真的对昨晚的事情没有一点点印象了?”

    “我不会主动碰你。”傲风用淡淡的语气,无比肯定的说道,轻挑的眉尾带着一丝嘲讽,似乎是觉得沁善说的话未免太可笑了些。

    他至今想不起来曾经的事情,怎么可能在昨晚突然恢复记忆?

    “我没有说谎。”沁善也执拗的坚持自己的。她非常确信,昨晚那个人就是傅晏川,那么亲密的感觉是绝对不会错的。

    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难道,是傲风睡着的时候,恢复了以前的记忆?

    沁善心头闪过这个猜测,看着傲风,眸子转了转,打起了主意。

    似乎是察觉到了她的意图,傲风回过头,目光冷冽,“我已经定好了酒店,你家我不会再去了。”

    一想到昨晚跟沁善发生的事情,他的心里面就乱成了一团,毫无头绪,这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沁善见他丝毫不容商量,张了张嘴,哑然无声。

    可她心里面还是有种强烈的欲望,想要验证自己的想法。

    欧聿铭掌权欧家多年,又一直都在东洲发展,根深蒂固,是欧洛华压根儿匹敌不了的。

    欧老爷子不知道怎么想的,非要让这差距悬殊的两兄弟斗个你死我活。

    沁善把欧洛华当好哥们看待,自然是希望他是最后赢家。

    她认真地想了想,突然眼中一亮。

    “你刚回东洲,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推荐一个人。”

    但凡沁善推荐的人,欧洛华来者不拒,只有一个字:要!

    他兴味地问道:“谁?”

    沁善敛眉一笑,“我哥哥。”

    “宁轻洲?宁家勾结D组织走私军火的事情败露之后,宁家就已经不行了,找你哥哥干什么,也帮不上我的忙。还是说……小善善你有别的打算?”

    “不愧是我沁善的好哥们,果然懂我的心思。”沁善拍了拍欧洛华的肩膀,“其实我让你找我哥哥,只是想要借着这层关系,让你去接近另外一个人。”

    “嗯?”

    沁善眼中光芒一闪而逝,缓缓说道:“夜七昀。”

    这个名字,对欧洛华来说有些陌生。

    沁善不急不缓的给他解释,“这是我哥哥的一位朋友,目前也在宁家,两个人关系……应该挺不错的。”

    “夜七昀是暗都的首领,而暗都,是华海的一个庞大黑道组织,连陆云枭率领的帝国军队都要忌惮三分,有了他的帮助,你跟你哥哥交起手来,就不会吃亏了。”

    欧聿铭这个人的强悍之处在于,黑白通吃。欧洛华走的是正经从商的路子,跟欧聿铭干起来,自然差了一截。

    这差的一截,正好有夜七昀帮忙补足。

    “他怎么会帮我?”沁善的建议的确让欧洛华心动,可他还是有些顾虑。

    家族之间的兄弟争斗,把外人牵扯进来,这件事儿到底可能不能行?

    欧洛华一番纠结的思索之后,试探的问道:“你哥跟他什么关系啊?”

    “我也不知道。”沁善扯了扯唇角,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所以才需要你去查清楚啊。”

    欧洛华:“……”

    算了,也当是帮沁善这个忙。

    “好吧,那我就去会会这个黑帮首领夜七昀。”欧洛华状似随意的说道。

    沁善点点头,“嗯,我先带你去见我哥哥。”

    ……

    宁家。

    自从宁家走私军火的事情爆出之后,宁建华涉案入狱,他的妻子郑思蓉为了避难,躲回了娘家。

    偌大的宁家别墅里,就只留下了宁家少爷宁轻洲。

    还有——突然出现在宁家的夜七昀。

    这个男人的伤势一恢复,就从华海追到东洲,现如今光明正大的赖在了宁家,任凭宁轻洲怎么赶都赶不走。

    别墅外面传来跑车的鸣笛声,别墅院子里,夜七昀正拿着修枝剪,在整理花园里的植物。

    宁轻洲从跑车副驾驶位下来,驾驶座里的妖娆女人也跟他一起下了车。

    “怎么样,飙车的感觉爽吗?”

    宁轻洲揽着女人往别墅里走,两人有说有笑,女人的娇笑声,顿时传遍了院子。

    咔擦——

    夜七昀将修剪好的一根枝丫毫不犹豫的剪断。

    风吹起他及肩的长发,那双凤眸在飞舞的发丝中略显迷离,却准确地投射出了一抹寒芒。

    宁轻洲揽着女人,正要进屋子里,突然,怀里的女人发出了一丝尖叫。

    “好痛——”

    她脑后的长发突然被一只手攥住。

    两人刚回头,便看到一把剪子咔擦一下,剪断了女人的一缕头发。

    “啊——我的头发!”女人心痛的惊呼。

    比起刚才的痛,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发被剪断,这才是最让人心痛和抓狂的事情。

    哪个混蛋竟然敢对她做这种事情?

    女人怒不可遏的抬起头,足足扬起了三十五度角,才看到挺拔高大得像电线杆一样的男人。

    及肩长发,冷厉凤眸,阴森的气息。

    女人本欲叫嚣的熊熊怒火,顿时偃旗息鼓。

    “你、你是谁……”

    “再让我看到你第二次,断掉的就是你的脖子。”

    夜七昀晃了晃手里的剪子,森然的威胁着。

    女人抖了抖,竟然往宁轻洲的怀里缩了缩,“宁少,救我。”

    夜七昀顿时凤眸眯起,寒意不言而喻,“宁轻洲,你敢护她吗?”

    宁轻洲眸子一暗,听出他话里的警告之意,可现在应该生气的,是他才对。

    “姓夜的,你闹够了没有?”他挑着眉,问道。

    “这话,得问你自己。三天两头的带不同的女人回家,想要做给谁看?”

    夜七昀说着,目光落在宁轻洲搂着女人腰肢的手掌上,而女人紧靠在他身上,贴的那么近……

    他顿时没了耐心,重重的将手里的剪子一合,咔擦一声响。

    “你还不滚,想死是吗?”他冷冷地瞪着不知好歹的女人。

    女人哆嗦了一下,莫名的恐惧。

    在这个高个子男人的森然目光之下,她压根儿不敢多留,从宁轻洲的怀里溜出来,立马就跑出去了。

    女人走了,就剩下两人。

    宁轻洲看着夜七昀,将脸偏到一旁,对他充满了厌恶的说道:“你现在满意了——喂、放我下来!”

    夜七昀不容他挣扎,已经将他扛在肩头,直接带进了屋子里。

    他扬手一抛,就将宁轻洲丢到沙发上。

    然后立即欺身而上,将他压住。

    “我很不满意。”夜七昀幽幽地说道,语气里盛满了危险的意味。

    他长指勾起宁轻洲的下巴,细致的打量他的脸,“轻洲,你想要用这种方式来告诉我,你喜欢的是女人,绝对不会接受我这样的男人,对么?”

    “知道了你还说,我已经很清楚的告诉过你了,我性取向正常,不是GAY,不搞基,你要玩儿,找别人玩儿去!”虽然被他捏着下巴,压在身下,但宁轻洲还是一脸倔傲。

    “玩儿?”夜七昀眉头微皱,他突然一把扯开了胸口的扣子。

    在他胸膛的心脏位置,一个狰狞的伤痕格外醒目,而上面有半只翅膀纹身。

    他抓起宁轻洲的手,按在自己跳动起伏的心脏上,“没有人会用自己的心脏来玩儿这种要命的游戏,一辈子只有一次,我把心赌给你了,别想逃。”

    宁轻洲手掌心里清晰的感受到男人胸腔里有力的跳动,炙热的温度,烫的他想要缩回手,却被夜七昀死死抓着。

    他不禁恼怒,吼道:“滚你妈的,你一醒情愿关我屁事!别来缠着我行不行!”

    “你说什么?”

    夜七昀声音陡寒,整个人都冷了下来。

    宁轻洲紧张的看着他,他知道,自己又嘴贱的惹毛了这个男人。夜七昀虚眯着凤眸,危险的紧盯着他,手掌从他的膝盖往上,停在他的大腿内侧,“你的这里,有独属于我的印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老公宠坏你(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老公宠坏你(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