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十七章我要你死!

    第五十七章我要你死!

    “轰!”

    就在三人想要离开此地时,古洞徒然震动起来,身后之路竟是刹那隐去,变为厚实的墙体。

    “幻阵?!”陈念生脸色微变,知道他们已经在不知不觉间闯入幻阵,以至于连后路被堵都不知道。

    三人看着前方三条通道,脸色很不好看。

    此刻,三人唯有选择一条。

    “这三条通道,显然有一条是我们来时的路,就是不知是哪条?”宋藏殊开口,眼神变冷。

    “此地有幻阵,不论我们怎么走都无法走出去。”陈念生沉默了一会儿,冷静开口:“与其寻找生路,不如去找布下幻阵之人。想来,他也是在等着我们。”

    “对,天翅血鱼皇可能就在他手中,我们去会一会他。”宋藏殊冷声道,并不觉的那未知之人能打得过他们。

    他知道一些秘辛,在千年前碎月宗初立之际,宗内强者可是花过大代价请寻宝师来此地搜寻过,大的传承以及凶险之地都已是找出。

    此地,当初可能都没引起寻宝师的注意。这样的地方,他想来也不会危险到何处。

    陈然对此也是深表赞同,与其被那神秘之人牵着鼻子走,不如直接正面硬干。

    三人一决定,便不再犹豫,向着杨仲出来的哪条通道走去。

    或许是因为那人真的想三人快点到他那去,一路上竟是畅通无阻,没有再出现类似杨仲这样的人。

    这条通道地势上升,当陈然走出通道时,四周已是没了潭水。

    前方,赫然是一个有些庞大的地底空洞。

    上方钟乳石垂落,散着点点光芒,照亮了此地。

    他们目之所及,看到的是一处由白骨垒成的祭坛,四周有四朵鬼火摇曳,透着深深的邪异。

    在祭坛下,站着两个与杨仲差不多模样的人影。陈然对其中一人有些熟悉,似乎是当初古潭前与魏空在一起的人。

    这两人,正是杨仲的好友青旭,青辉。

    这些,并没有引起他们太多的关注。此刻,他们都是眼神惊异的望着祭坛上。

    那里,一道有些模糊的人影盘膝坐在祭坛中央,对着他们露出有些狰狞的笑容。

    此人一身白衣,异常苍老,须发皆白,脸庞模糊不轻,只能看清一双怨毒的眼眸。

    “小子,我见过你。”他看向陈然,嘿嘿笑了起来。

    陈然一怔,随即便想到了之前在古潭前感受到的怨毒眼神。

    此人,便是让他当时差点吓破胆的那邪异存在。

    陈然没有说话,脸色却是变得阴沉。

    “命魂?”陈念生看着那老人,眼中有着疑惑:“按理来说,命魂常驻肉身,绝不可离体。一离体,必然消散在天地间,绝无可能幸免。”

    “应该是那白骨祭坛,保住了他命魂不散。”宋藏殊接着说。

    “此人,强么?”对于命魂,陈然一窍不通。此刻,他最关心的便是眼前之人的实力,是不是他们三人能够对抗的。

    “不知道。”陈念生很干脆的回答,让陈然一阵无语。

    “我若不强,会让你们进来此地么?”老人大笑,言语间有着欣喜。

    下一刻,鬼火暴涨,熊熊燃烧,而老人身上则是开始散发出强大的威势。

    “装神弄鬼!”陈念生冷哼,不知这老人有何手段。

    “之前进来的几人肉身都太弱,资质也不行。”老人幽幽开口:“你们三人倒是不错,可以让我夺舍。”

    “夺舍?!”陈然一惊,他曾听说一些强者死后命魂不散,会夺取弱者的身躯,没想到这老人竟是打的这主意。

    “那天翅血鱼皇是不是在你手中?”宋藏殊问,一下子便想到这可能是老人的骗局,引诱他们前来。

    “哦?你竟是认识天翅血鱼皇?可惜,这世间哪还有什么天翅血鱼皇,纯粹是你们想太多。”老人桀桀一笑:“不过你见识倒是不错,等会我便吞了你的命魂!”

    “哼,还想吞我命魂,真是痴人说梦。”宋藏殊一听没有,脸色就是变得阴沉,随即他冷笑。

    众所周知命魂为人体之本,绝不可轻易乱来,不小心受伤,若没有治疗命魂的奇珍异宝,便会留下永久的创伤。对凡人,是折寿耗神之事,而对修士,更是会对修行产生致命的影响,一生都别想修行到高深境界。

    如老人所说的吞魂,便是属于不要命的行径。两者命魂相融,必定会产生混乱,轻则神志不清,变成疯子,重则命魂破碎,当场暴毙。

    “嘿嘿,你肯定以为我不敢吞噬你的命魂。若是寻常时候,我的确不敢。但有着这座祭坛,我却可以轻易泯灭你的意识,而后吞噬,不会对我产生一丝影响。”老人言语间满是胜券在握,毫不在意的吐露此等秘密。

    宋藏殊脸色一变,不知老人说的是真是假。

    “也罢,既然你们不信,我便施展一次给你们看看。”老人的声音徒然变得邪恶无比,一股诡异的气息也是在此地弥漫开来。

    老人猛地站起,离地三尺。

    “摄魂!”

    下一刻,他怨毒的眼眸射出两道幽黑的光芒,直直射向宋藏殊。

    宋藏殊脸色一变,瞬间向后退去,但这两道黑芒却是如影随行,不论他怎么躲闪,都是甩不掉。

    “地元印!”看着近在咫尺的黑芒,宋藏殊眼中闪过冷色,双手瞬间捏印,浑身灵气暴涨,一块大印浮现,猛地向黑芒撞去。

    “灵通?!”陈然一惊,看出宋藏殊施展的是灵通,这让他知道眼前的少年竟是藏灵之境以上的修士。

    “轰!”

    碰撞声响起,但还没等宋藏殊呼出一口气,那黑芒便是冲破大印,一下子钻入宋藏殊的眼眸中。

    “啊!”

    宋藏殊大吼,声音中有着痛苦。

    “给我过来!”老人低喝,眼神闪着黑芒。

    此话一出,宋藏殊的身体徒然一震,一道虚白之影竟是从他身子中缓缓分离出。

    这,便是宋藏殊的命魂。

    “你们快走!”宋藏殊怒吼,明白过来这老人不是他们能对付的。

    陈念生脸色一变,却是没有离开,而是举起手中的炼血鼎便是朝着宋藏殊冲去。

    “邪散!”

    他大喝,炼血鼎飘向宋藏殊的头顶,随即一道道充斥着血气的火焰自炼血鼎中落下,笼罩住宋藏殊的身躯。

    顷刻间,这黑芒便是开始有丝丝消融。不过,这火焰的威力显然不够,并不能完全把黑芒驱逐。

    但,宋藏殊的命魂却是钻入身体中,没有被老人剥夺。

    黑芒被阻断,回到了老人眼中。而血火中的黑芒则是不断在挣扎着要冲出,却是被血火不断融化。

    “啊!”老人凄厉大吼,眼神越发的怨毒。

    就在此刻,陈然冲向白骨祭坛,对着老人一腿抽去。

    “玄猿踢!”

    他大喝,但一接近白骨祭坛,他身子便是猛颤,被一股无形的压力笼罩,竟是把他一下子就是压趴在地,连他三十六牛的力量都是无法反抗分毫。

    “这是什么?!”陈然惊叫,一脸不可思议。

    老人连看都未看陈然一眼,显然是知道此事。他只是看着陈念生,眼中浓浓的怨毒。

    “我要吞了你!”他大吼,眼中再次涌现黑芒,此次是向着陈念生而去。

    陈念生脸色微变,快速后退,失去了炼血鼎的他也再没有克制这类邪异之物的宝贝。

    “封月!”陈念生右手一扬,一轮模糊的弯月出现在他身前,快速的把他笼罩住。

    这是陈族灵通,威力不大,但护体之能却是极大,一般灵通都是无法突破。

    “轰!”

    不过,这黑芒却不是灵通,一触碰弯月便是穿透进去,毫无阻碍的钻入陈念生的眼眸中。

    “哈哈哈……此乃鬼气,介乎于阴灵之气中,岂是你这小小的灵通可以阻挡的!”老人大笑,开始摄取陈念生的命魂。

    “不!不!我陈念生岂会被你这邪物夺了命魂!”陈念生大吼,全身涌现刺目的光芒,一抹惊天的意志自他体内涌现,充满不屈。

    一时之间,这黑芒竟是拉扯不出他的命魂!

    “怎么回事,区区藏灵之境意志就这么坚韧,已如磐石。”老人震惊,这可是蜕凡修士都可能无法拥有的意志。

    “我之命,岂是你想夺就夺的?!”陈念生怒吼,双眸充血。

    十年之前,他的人生就开始变得黑白,疼他的叔叔婶婶惨遭毒手,崇拜的爷爷生死不知,就连曾发誓保护一生的弟弟也是被仇人无情的踹下忘川。

    他恨,恨自己弱小,恨当时为何不在那里,挡在那孩子前面,更恨毁了这一切的忘川殿!

    他要报仇,此生只为报仇而活。

    此刻,他的意志,岂会被区区鬼气打败?!

    “我绝不会死,我要为我的亲人报仇,我要手刃仇人!”他怒吼,意志再次爆发。

    蓦地,这意志竟是化念,无形无色,却真实出现,抵抗黑芒的拉扯。

    “意志化念,好小子,修为仅仅藏灵就是有了如此手段!”老人惊喝,眼中却是闪过浓浓的占有欲。

    这样的肉身,才值得他夺舍!

    “身死魂存,一念化鬼,九骨不散,永世长存……”老人开始轻吟,其音邪异无比。

    下一刻,白骨祭坛颤动,一道道黑芒自白骨中透出,在老人头顶凝聚。

    渐渐地,鬼气四溢,一张邪气凛然的狰狞鬼脸凝聚,对着陈念生桀桀大笑。

    “这身躯,是我的了!”

    老人疯狂大笑,鬼脸则是快速朝陈念生冲去,一口便是把陈念生吞掉。

    而随着这一吞,陈念生的意志徒然破裂,命魂开始被拉扯,钻出肉身。

    这一幕,清晰的落入陈然的眼中,让他清秀的脸庞瞬间变得狰狞,恍若厉鬼。

    他看向老人,凄厉大吼。

    “我要你死!”

    人生在世,总要有几件在乎的事情。陈然在乎的事情不多,除了报仇,便是还在世的亲人。

    此刻,听着陈念生怒吼,听着他话语中的悔意与仇恨,看着他命魂被硬生生的抽出。

    他忽然感觉钻心的痛在肆虐他的身体,这种痛,超越削骨割肉,这种痛,除了忘川殿时出现过,再没有过。但此刻,眼前的老人却是再次让他体会。

    这…是即将失去亲人的痛!

    “吼!”

    陈然大叫,恍若魔嚎妖吼,让本来全部注意力都在陈念生身上的老人都是一惊,心中莫名涌现恐惧。

    他下意识望向陈然,却是看到了一双比他还邪异的眼眸。

    不知何时,陈然已经站起身,手中有血红的灵气疯狂涌动。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开始变得一片漆黑,恍若两颗墨色的珠子镶嵌在脸上。

    “什么鬼?!”老人惊叫,自己已是鬼了,但此刻看着陈然,却忽然觉得陈然更像一个鬼,浑身充满了他都不曾拥有的邪气。

    “你该死!”陈然开口,声音嘶哑,一字一顿犹如铁石摩擦般刺耳。

    老人眼神有些惊骇,不过看着陈然微弱的气势,他也就安心了许多,冷笑道:“此刻,你连碰都碰不到我,凭什么杀我!”

    “我会吞了你!”此时此刻,陈然已然疯魔。这种情况,在九幽洞中发生过一次,那一次,他肉身达到三十牛。

    “轰轰轰……”

    此地压力极大,即使陈然三十六牛的力量也寸步难行,但此刻他体内弑魔夺灵经竟是疯狂的运转起来,就如陈然疯魔了般,这弑魔夺灵经也是随之疯狂。

    陈然一步一脚印,浑身都是有鲜血溢出,看起来极为恐怖。不过,他嘴角却只是浮现一抹渗人的残酷。

    “我要你死,你就必须死!”他低吼,身子猛地加速。

    这一下,他全身血肉都是有些变形,骨头更是“咔咔”直响,似乎随时都会碎裂。

    但,陈然却是不管不顾,体内红色灵气疯狂涌动,开始在他头顶凝聚血红巨棺。

    “给我开!”他大吼,血棺开路,竟是一下子就撕裂了此地的压力。

    “砰砰砰……”

    一声声轰鸣开始响彻,陈然如一头凶兽,顶着一口巨棺,疯狂的冲向老人。

    “这是什么?!”老人大惊,此刻陈然身上的气息,竟是让他感到了恐惧。

    迫不得已之下,他缓了一下拉扯陈念生的命魂,而是开始对陈然施加压力。

    “镇!”

    他低喝,一股庞大的压力凶猛的冲向陈然。

    陈然身子一顿,但下一刻,他就是怒吼出声,疯狂的推动血棺,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向老人。

    此时,他的脚印已是变为血色,留了整整一排,触目惊心。

    “你疯了么?!”老人怪叫,为陈然的疯狂感到恐惧。

    “我要杀你,谁也拦不住!”陈然依旧是这句话,冷酷到无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玄天魔帝(百度最新章节)  玄天魔帝(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