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350、

    苏家主给苏婉和唐珏两人办的洗尘宴还是挺不错的,至少很热闹,几乎苏家所有比较有地位有辈分的人都到了。

    不过苏婉也发现了,来这里参加的平辈的人中,那些女人可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一看到他们出来,眼神就不断的往他们这边飘,他们当然不是在看苏婉,而是在看唐珏和宁清风,虽然绝大部分人都是看向宁清风的,毕竟唐珏脸上的伤疤还没有处理,看上去依旧是狰狞的。

    对此,苏婉还是觉得十分不高兴,这些女人真行,她记住了。

    宣告示的样子,苏婉挽住了唐珏的手,眼神扫过那些女人脸上,一一将她们的样貌给记在心里,而那些被苏婉看到的女人有一瞬间的愣怔,但是很快的就又用很是不屑的眼神看了过来,好像自己有多了不起,苏婉有多不好的样子,然后又朝着唐珏抛去眉眼,这简直就是在挑衅。

    苏婉眼睛微眯,侧头看向唐珏,见唐珏目不斜视,根本就没有将那些女人看在眼里,这才满意许多。哼,那些女人就算是再怎么觊觎唐珏,唐珏不会看上她们,她担心什么?

    “小婉和三少过来了啊。”苏家主依旧是坐在主位之上,今天过来的也不仅仅只有苏家的人,还有其他家族也派了人过来,苏婉就在其中看到了东方楚雄他们。

    另外,宗庙也派人过来了,其中一个,可不就是今天才刚见到过的莫亚吗?

    此刻莫亚依旧是昂着头,很是不可一世的样子,但周围的人好像都已经习惯莫亚这样了,竟然没有人露出不满来。

    “来来来,跟各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之前寒雨他们经常提起过的苏婉苏姑娘。”苏家主将苏婉喊道身边,然后对着其他几个家族的人说道,“而这位,就是唐家的三少爷,唐珏唐三少。”

    “你就是苏婉?”苏家主还想说下去,一道声音就已经打断了他的话,众人看去,却见是莫亚身边一个神色高傲的人开口了,见状,众人表情不一,有看好戏的,也有幸灾乐祸的,而东方楚雄他们却是淡定的很。

    这个人也是宗庙长老的徒弟,是莫亚的师兄,平时对莫亚很好,谁都知道他对莫亚有意,可他们也知道,莫亚的心根本就不再他身上,而是在苏家的苏寒雨身上,这一次苏寒雨和楚舒云结婚,最不高兴,最不想看到这场婚礼进行的,就是她了。

    “洛风公子。”苏家主被打断话,也是有些不高兴。

    “苏家主,我就是有件事情想请教苏婉而已。”洛风说道,“之前苏婉你为什么要对我师妹动手?我师妹没有得罪过苏婉你的地方吧?”

    苏婉挑眉,“怎么会没有?”她说道,“我和东方夫人关系很好,这什么莫亚小姐在我面前说东方夫人不是东西,我当然不高兴了,我一不高兴,就轻轻地一挥手,谁知道这莫亚小姐竟然自己飞出去了,你说,你要是真想碰瓷也不是这样的碰瓷法啊。”

    宁清风本来还因为苏婉的前半句话而满眼寒意,但是听到后面的话,还是忍不住破功的笑出声来了,而其他人却是笑不出来,特别是洛风和莫亚。

    莫亚是双眼喷火恨不得将苏婉给撕了,但是洛风却是一脸的忌惮和讳莫,这讳莫和其他人都差不多。

    “原来,在莫亚师妹眼中,斐然师姐竟然是这样的啊。”齐鹰冷然的看向莫亚和洛风,“洛风师弟该不会也是这样认为的吧?”

    闻言,洛风和莫亚的脸色都是在那一刻苍白了许多。

    “齐鹰师兄,你误会了,我没有这样说过。”莫亚急切的说道,“我真的没有这样说过,是苏婉诬陷我的,真的。”东方斐然在昆仑境就是一个特殊的存在,虽然说是一个随时都能够被放弃的人,但地位也绝对不低。

    东方斐然是宗庙大长老的关门弟子,单是这一点东方斐然就已经比他们这些弟子地位高了许多,而且大长老对东方斐然是真的喜爱的很,将其当做自己的亲孙女儿在疼爱,虽然说因为东方斐然嫁到外界去让大长老很是生气,对宁清风的态度也不是很好,但谁都知道大长老对东方斐然还是特殊的。你看人家虽然因为东方斐然被外界的人勾搭去了,因此对宁清风的态度也不好,可看看之前,宁清风在昆仑境被欺负了,大长老不也为其出头了?

    而且东方斐然这个人吧,在昆仑境也算是一个异类,在这种强者为尊的地方,她少有和那些实力相当的人来往,而是经常游走在最底层,交的朋友什么等级都有,这就算了,偏偏东方斐然的眼光还很好,发现了许多人才,然后就引荐到大长老面前,虽然没有办法成为关门弟子,但可以成为大长老的徒弟也是一件大好事。

    这个齐鹰就是当初东方斐然引荐给大长老的。

    所以,在大长老门下,几乎所有的弟子都对东方斐然很是崇敬,如果让他们听到有关东方斐然不好的言论的话,他们可不干。

    “莫亚小姐,你可不要胡说八道啊,街上那么多人都听到了你说的话。”苏婉对莫亚和洛风两人对齐鹰的忌惮很是意外,虽然说齐鹰的修为比他们高,但是他们有两个人啊,看看旁边还有两个和他们一起的呢,怎么都这样忌惮齐鹰?

    苏婉不知道的是,大长老门下的弟子几乎都是很有天赋的人,但也和二长老门下不一样,大长老的弟子以团结互助闻名,可不像二长老门下的这些弟子那样充满了尔虞我诈,一旦他们真的对齐鹰出手,之后迎接他们的就是齐鹰的所有师兄弟姐妹,所以他们才不敢动手的。

    “苏婉,你,我到底什么地方得罪你了,你竟然这样陷害我。”莫亚简直是快被气疯了,“你们这些外界人就是这样狡猾。”

    “莫亚小姐,你这样说我可就不高兴了。”苏婉说道,“我有么有陷害你你心中不是有数吗?怎么一下两下的就进行人生攻击啊?什么我们外界的人,什么外界人就是这样,这是这样区别的吗?早千百年前你们的祖先不也是在外面闯荡的?你这样说真的是太不严谨了,对得起谁啊?”

    “你。”

    “莫亚小姐,小婉,都别说了。”苏家主可不想好好的一个洗尘宴弄得最后变成一场辩论宴,“齐鹰公子不如给我一个面子,今天我特地给小婉和三少办了这个洗尘宴,不能弄得大家都不开心不是?”

    齐鹰看了看苏家主,最后点点头,“是我唐突了,还望苏家主不要见怪。”

    “没事,没事,齐鹰公子维护斐然的心我们都知道。”苏家主说道,“这件事就这样算了,齐鹰公子,洛风公子,莫亚小姐,请坐。”

    事情能够就这样算了,洛风和莫亚也是松了一口气,跟苏家主道了一声谢之后,也随着齐鹰一起坐在他们的位置上,这边苏婉,唐珏和宁清风也是被请到座位上坐下,今天苏婉和唐珏就是主角,所以他们坐在主桌上面,宁清风也是一起。

    同桌的还有苏家主和苏夫人,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

    经过介绍,苏婉他们才知道这是苏家的一位长老。

    每个家族都有一两个长老,平时这些长老都在闭关,或者蜗居在自己的院子里鲜少有出来的时候,这次出现,其他人看到都是很意外。

    “苏二长老不是在闭关吗?莫不是二长老已经突破了?”东方楚雄坐在旁边一桌上,等苏婉他们都落座了之后才问道。

    “如此,案还真的得恭喜二长老了。”御成峰也是说道。

    很快,又有人附和开始恭维,不过这苏二长老却是淡定的很,虽然眼中也是流露出了得意桀骜的神情来,显然他们是才对了。

    苏婉坐着的位置刚好就面对着苏二长老,闻言不禁好奇的看向这个二长老,一看,心中暗自点头,这个二长老的修为确实很高,已经金丹期八层,虽然差了苏家主一点,但是他的根底显然更为厚重,所以但从气势上看,这个苏二长老会比苏家主厉害一点。

    当然了,这也不排除是因为苏家主平时太过忙碌而荒废了修炼,于是比起二长老来就差了一些。

    “二长老如今已经是金丹期八层的修为。”苏家主面含笑意的说道。

    “竟然真的突破了。”

    “不愧是长老,就是厉害。这么快就突破了。”

    底下,又是一阵阵恭维的声音,苏婉看他们是真的很震惊二长老突破,而且不少人对此还很凝重的样子,可以看出来金丹期其实在昆仑境已经是很厉害的存在了。

    至于元婴期的高手,少之又少。

    “多谢各位。”苏二长老等众人的声音渐渐停下来之后,这才侧过身双手抱拳,说道,“虽然说本长老已经突破了金丹期八层,不过比起家主来说,还是差了一点啊。”后面这话,是对着苏家主说的。

    苏家主见状笑着摇头,“若不是之前二长老您受了伤,现在说不定都已经突破元婴期了。”

    受伤?苏婉又是看了看苏二长老,不过却看不出这人曾经有受过伤的痕迹,感觉这个二长老身体健康的很,如果要说有伤的话,也就只是内里有所亏损罢了,还不至于耽误到修炼。想到这里,她不禁摸了摸下巴,是这个二长老欺骗了苏家主说自己受伤,还是苏家主欺骗了大家,就想利用二长老威慑大家?

    “这都不是借口。”二长老说道,“不过本长老现在已经达到了饱和期,今日不过是听说二公子的后人来到昆仑境了,所以过来看看,之后会再次闭关。”

    也就是说,他现在已经要突破八层了,不过是听说苏婉他们过来了,所以就出来看看。

    众人闻言更加的震惊了,二长老闭关修炼之前才不过金丹期六层,而到现在也不过是过了三年的时间,三年,二长老连续突破了两层已经够让人震惊的了,要知道修为越高的,突破越难,有些人就算是花个两三年都难以突破等级之间的那层避障,二长老这样已经算得上是厉害了。

    “你就是二公子的后人?”二长老一双锐利的眼神落在了苏婉的身上,他的眼神带着大量,还带着一点的侵略性。

    苏婉被这样看着心中到底是不高兴的,她和他们可没有任何冲突吧?这样一副恨不得将她严惩不贷的样子算什么?“二公子?”苏婉一副我不明白你在说什么的样子,说道,“二公子是谁?”

    二长老闻言,眼睛不禁一眯,迸发出了一定的冷意。

    苏婉却是不在意,见他不说话,于是就疑惑的看向了苏家主,苏家主干咳了一声,说道,“二长老口中的二公子就是小婉你的曾曾祖父,苏陌言。”

    苏陌言?苏婉暗自挑眉,这太太爷爷的名字,还真的挺好听了。

    “原来。”苏婉点点头。

    “二公子惊才艳艳,只是没想到他的后人,却是如此平庸。”苏二长老冷然的说道。

    如此平庸?

    知道苏婉实力的东方楚雄他们都是有些愕然和无语,苏婉这样要还是平庸的话,那他们岂不是渣渣?他们比起苏婉来说简直就不能比啊有没有。

    这样还平庸,那什么才叫做天才?

    苏婉…。她平庸?这二长老没有说错吧?

    唐珏…。应该是眼瞎了。

    宁清风…。这绝对是眼瞎啊。

    “二长老,小婉可一点都不平庸。”苏家主也是有些尴尬,忘记跟二长老说关于苏婉的修为了,虽然在他眼中,苏婉的修为确实不怎么样,但是可能苏婉的实战能力很强,不然怎么可能一挥袖就将莫亚给打出去?或者说,这就是灵力和元素的差别。“再说了,小婉的医术可是十分厉害的,寒昔的腿疾,之后就得靠她了。”

    “哦?”二长老不是很相信的看向苏婉,“你会医术?那你看看老夫,可能看出老夫的身体如何?”

    苏婉…。她可以翻个白眼吗?

    唐珏…。婉婉,淡定,注意形象。

    宁清风…。这位找茬的功底不咋地啊。

    “二长老内里有所亏损,平时三餐还有作息还是好好调整一番吧,虽然修炼重要,但是人的身体也很重要,不是吗?”苏婉淡淡的说道,这到底是洗尘宴呢,还是找茬宴啊?能不能让她好好吃饭?这都大晚上的了。

    二长老可不知道苏婉心中的吐槽,听到苏婉的话后,神情微微一动,众人也是看的明白,如此也知道苏婉是说对了,。

    “苏二长老,二长老可能不知道,苏姑娘的医术超群,之前就曾相赠东方家,御家还有凌家各一颗青露丹,这青露丹可是能够在危机时候保七天性命,如此,苏姑娘的医术如何,可想而知了吧?”说话的是楚家的人。

    保七天性命?二长老面上闪过惊讶,其他人也是一样,之前也没有听说过什么青露丹,这东方家他们也瞒的太紧了一点吧?

    “这可是真的?”二长老问着苏家主。

    苏家主倒是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他点点头,“确实是如此。”

    二长老得到肯定的答案,这才重新看向苏婉,而后点着头,“如此看来,你倒也是不错,虽说资质不是很好,但是有这样好的医术也是可以了。”说到这里,他忽然话锋一转,“只是你怎么就给了这三家?你是我们苏家的人,凡事不是应该以苏家为先?等晚宴过后,你再拿些青露丹出来吧。”

    话音一落,现场的气氛忽然就凝滞住了。

    东方楚雄他们都没有想到二长老会说出这样的话来,那样理直气壮的语气,那样理所当然的要求,二长老到底是凭什么敢说出这样的要求来?还是说他还不知道他们苏家和港都苏家的恩怨?也不知道他们苏家给苏俊辉下了绝子散?或者,他以为这样就算他们那样对待苏老他们,苏婉依旧得巴结他们,听他们的话?

    苏婉也是无语凝噎,以为自己是幻听了,这个二长老也太厚脸皮了吧?他以为他是她祖宗嘛?还要在拿一些青露丹出来给他们?他以为青露丹那么好炼制的吗?额,好吧,对她来说是挺简单的,但是他以为青露丹的药材是那样好找到的吗?就算她有,她凭什么就要炼制出来给他们?

    这怕是闭关闭的脑袋都傻了吧?

    “二长老,先不说这青露丹是不是容易炼制出来的,又需要多少珍贵的药材。”苏婉淡淡说道,“当初东方家,御家和凌家可放弃了神龙山那堆积如山的宝藏换来的,二长老让我拿出一些青露丹来,不知道二长老想拿什么东西来交换?”

    “什么交换,你是苏家的人,为苏家提供药材是你的本分。”二长老说的很是强势。

    苏婉却觉得十分的好笑,“二长老,我可不是你们苏家的人,我是港都苏家的,和昆仑境可没有多大的关系,你可不要随便乱说。”

    “你这小丫头不要不识抬举。”二长老怒目而视,“能够进入昆仑境是何等的福分,如果你不是有苏家的一点血脉在的话,你以为你能够来昆仑境吗?”

    苏婉想呵呵。回头看向苏家主,苏婉说道,“老先生,这位二长老恐怕还不是很知道情况,不如你现在说说?”她顿了顿,继续又说道,“这说的好像青露丹就是糖豆一样随便就能够拿出来,青露丹既然能够这样逆天,所需要的药材自然是最为珍贵的,希望之后还是不要再说这样让人好笑的话了。”

    “你。”二长老脸色更加的不善。

    苏家主见状连忙拦住二长老,说真的,他也没有想到二长老会说这样的话来,根本就一直很是懵逼好不好?“二长老,小婉说的是,青露丹这样逆天的东西怎么是能够随便拿出来的,二长老还是不要为难小婉的好。”

    一两句话,避重就轻。

    拿青露丹说是,就是想说既然青露丹没有,那也还有其他东西被。她苏婉既然能够炼制出这样逆天的丹药来,还怕她身上没有其他更为珍贵的药品吗?

    二长老听到这话,动作一顿,然后想想也是如此,他这次缓和了脸色,然后点头说道,“家主说的是。”然后顿了顿,他又说道,“既然青露丹没有了,那你应该还有其他丹药吧,到时候都拿出来吧,如果有那种有利于修炼的丹药的话,就更好了。”

    苏家主…。

    众人…。

    苏婉彻底无语了,这个二长老脑子确定真的没有任何问题吗?

    唐珏伸手在桌子下拍拍她的手,应该是有问题,不然就不会说出这样的风言风语了。

    宁清风…既然脑子有问题,苏家为什么还要放他出来?这样搞笑,苏家确定不会丢脸吗?

    苏婉转了转眼珠子,说不定苏家真的不怕丢脸。

    唐珏眼神一闪,婉婉说的有道理。

    宁清风…。不要撒狗粮了。

    几个人无声的交流完毕,这才重新看向二长老,而二长老还是一副颐指气使,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的让人有些胃疼怎么办?

    “二长老,你还是这样爱开玩笑。”苏家主显然也是知道二长老这样的要求真的是太极品了,这次呵呵的笑着说道,“小婉是咱们苏家的小姐,又不是工人机器,再说了,咱们苏家也有药师,需要什么的话找药师就可以了啊。小婉啊,二长老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不要当真啊。”

    “我。”什么时候开玩笑了。二长老的话还没有说完,苏家主就给他挤了一个眼神,让他稍安勿躁,二长老眉头微皱,不明白苏家主到底是怎么想的,不过还是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真的?”苏婉明显不信。

    “当然是真的,我们好不容易将你们找回来了,又不是想压榨你们的,是想让你们重新回到苏家啊。”苏家主说道,“当初叔公走的那样决然,丝毫不给一点商量的空间,如今既然有这个机会了,那咱们自然是要好好的把握,你说是吧?”

    这话说的倒是冠冕堂皇。

    苏婉只是笑笑不说话。

    见状,苏家主虽然尴尬,但也不敢露出什么不高兴的表情,眼睛一转,他将目光转到了唐珏身上,“对了,二长老,这位就是唐家的三少爷,唐珏。”

    “唐家?”二长老面露疑惑,但是很快就想到了什么,看向唐珏的眼神也变了,有些审视,但却不敢太过冒进,“是那个唐家?”

    “没错。”苏家主点头说道。

    “原来是唐三少。”二长老这会就很是慎重了,不仅仅是因为唐珏的身份,还有他也看出来了,唐珏的修为,似乎比他厉害多了。

    “二长老。”唐珏淡淡然的打了声招呼,态度上根本算不得上很是恭敬,平淡的很。

    二长老见状心中虽然有不喜,但也只能忍耐着,唐珏到底和苏婉是不一样的。“没想到这次唐三少也过来了,不知道令尊现在如何了?”

    “还不错。”唐珏语气不变。

    “二长老,这位是东方家主的外孙,宁清风。”苏家主再次介绍到。

    二长老还是知道宁清风的,这会再落在宁清风身上,原本还不是很看中宁清风,但是当看到宁清风身上的灵力之后,他的心境也还是改变了,宁清风原本不是不能修炼的吗?怎么才几年不见,宁清风就已经到了结丹期三层,他闭关的这些日子,到底是发生了什么?

    “原来是清风小子。”二长老对宁清风的称呼也是变了。

    “二长老好啊。”宁清风笑着打了招呼,虽然是笑着,但是笑意不达眼底,在他看来,这昆仑境就没有几个是好的,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跳过热切,也不需要深交。

    “没想到几年不见,清风小子竟然也能修炼了,真的是出乎老夫的意料啊。”二长老颇为感叹的说道。

    “只能说是宁少爷的运气好。”有人酸酸的说道,“宁少爷之前和唐三少他们有了奇遇,所以才能修炼的。”

    “如果是我们的话,说不定还能更好呢。”

    “谁让咱们没有那个运气呢。”

    听着这些酸言酸语,宁清风表情不变,这有什么办法呢,他就是运气好啊,就是得到了大能的一半修为,他们怎么羡慕,怎么嫉妒也都只能干看着,他们能耐他何啊。

    “奇遇?什么奇遇?”二长老好奇的问道。

    “也对,二长老才刚出关,不知道也是当然的。”苏家主说道,“咱们苏家祖上原本就有一个关于宝藏的传说,之前终于有了线索。”

    “那宝藏就在昆仑山上,之前五大家族都是派了人去寻找,唐三少和宁少主也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所以也请来寻找宝藏。”苏夫人说道,“只是他们一行人一起到的地宫,但是唐三少,苏婉和宁少爷却因为某些原因而落到了什么地方,再那里有了奇遇。”

    这话说的很有艺术,什么叫做他们不知道从哪里得到的消息,是想说他们就是听到了风声所以才过去昆仑境的。

    “苏夫人,看来寒雨先生没有跟你们说啊。”宁清风说道,“二长老,我们当初可不是从什么地方得到的消息,而是原本宁家就有这样一份地图,我们光明正大的找到昆仑山来的,怎么在苏夫人这里就成了从不正经的渠道得知的消息。”

    “宁家也有一份地图?”二长老讶异极了,不明白为什么宁家也会有这样一份地图。

    “宁少爷,我母亲不知道事情经过,所以有些口误,还请不要见怪。”苏寒雨说道,不等宁清风说什么,他又继续跟二长老解释到,“二长老,按照地宫中的记载,其实苏家和宁家原本就是一家,本姓云,因为某些原因分散开来了,最后变成了苏家和宁家两家,所以宁家也有一份藏宝图。”

    原来是这样啊。二长老了然的点点头。

    “就是这样。”宁清风点头说道。

    “那宝藏呢?”

    “宝藏?”苏夫人提起这个就肉痛的可以,虽然知道这件事是在确定苏婉也是苏家人之后,但是她还是对苏婉有怨的,你说这样的一个宝藏怎么最后却生生的看着别人拿走一半了呢?如果是被苏婉或者唐珏个人拿了去的话,他们这会还可以借口将那些东西从苏婉手中拿过来,但谁让他们竟然将那么多的金银珠宝都给上交国库了,这才是最让人憋屈的。“二长老,还是别提这宝藏了,原本这个宝藏就是咱们苏家的,但是最后,却被拿走了一半,剩下的才是让咱们昆仑境五大家族平分的。”

    话里都是怨念。

    苏婉和唐珏相互看了看,这个苏夫人还真的是小家子气。

    “这又是怎么回事?”二长老一脸的严肃,“既然是苏家的,那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拿走宝藏?”被拿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才屏风,那最后落在苏家手里的东西又有多少?

    “哼,这个就得问问苏婉了。”苏夫人幽怨的看着苏婉,如果不是苏婉的话,那些宝藏就都是他们苏家的了。

    “苏婉?这又关苏婉什么事?”二长老不喜欢这个苏婉,所以态度称不上多好,就是语气也不见得有多好,“苏婉,你说。”

    这命令的口气还真的是,让人讨厌。

    苏婉觉得自己来参加这个什么洗尘宴简直就是脑抽了,这洗尘宴是给他们洗尘的没错吧?怎么到这会却都像是在找她麻烦的一样,简直是,还能不能好好的吃一顿饭了?

    “苏夫人,这和我有什么关系?”苏婉好笑的说道,“之前的事情我们可是受害人啊,还问我,若真的要说这件事的话,那我是不是也要说一说寒雨先生他们想拿我未婚夫血祭的事情,然后好好的追究一下,看寒雨先生是不是也要给我一个交代?”

    说道这里,苏婉的气势就变得不一样了,表情也变得严肃。

    气氛,顿时就有些紧张了。

    “那算什么?你的未婚夫不是没事吗?”苏夫人有些恼怒的说道。

    “呵呵,那还真的得庆幸我未婚夫没死,不然今天苏家还在不在,都得两说。”苏婉冷冷的说道。

    听到苏婉这话,不少人都是抽了口气,好大的口气。

    “你,你好大的口气,你以为就凭你那点医术能做什么?”苏夫人被苏婉的话给气到了,根本就不敢自己丈夫给自己使的眼色,“苏婉,你不要以为我们苏家将你带回来就以为你是有多了不起,你还不够那个资格。”

    “够了,你在说什么?”苏家主见苏夫人竟然直接无视自己,语气也是重了一些,“这会是给小婉他们洗尘的,你到底是想做什么?”

    “我。”

    “诶,苏家主,你还是让苏夫人说完比较好,我也想知道,苏夫人到底是有什么不满,有什么怨。”苏婉说道,“不过我可以回到苏夫人的一两个疑问,比如刚才夫人说的我的医术能做什么,关于这个问题的话,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夫人,我的医术可以做很多东西,比如不动声色的下毒,你一定要相信我,我手中的一颗毒药就可以毒死你们昆仑境的所有人。”

    很满意的看到众人的脸色都变了,苏婉继续说道。

    “还有,我如果不够格的话,我未婚夫的家,就够格了吧?身边这位就是我未婚夫啊,夫人不是知道吗?我未婚夫是唐家的三少,唐家到底如何,不用我多说吧?”

    苏夫人的脸色,顿时就变白了。

    “我也知道苏夫人是不甘心那么多的东西被上交国家了,但这本来就是应该的。”苏婉说道,“你看看现在那个古墓出土文物了不是国家在管理?这根本就没有什么好不甘心的,至少你们都还有东西拿,但是我和唐珏忙活了那么多天,不什么也都没有拿到,人啊,就是要知道知足,不然这颗心老是不知道满足,可怎么办啊。”

    “你。”

    “怎么,我应该没有说错吧?”苏婉眼含笑意的询问唐珏。

    唐珏嘴角微扬,摸了摸她的头发,然后点头,说道,“婉婉说的没错。”

    苏夫人那张脸显得有些狰狞了。

    “所以说当时苏婉和唐三少都有到地宫去?”二长老看苏夫人吃瘪虽然有心要给苏夫人出头,但件事也牵扯到了唐珏,他还真的不好开口,之前苏寒雨竟然想拿唐珏血祭,这件事是太大胆了,他们不知道唐家的身份嘛?

    不要以为唐珏现在没事了,唐家就不会放在心上,正好相反,他们既然已经有那个决定,还有那个意图拿唐珏血祭,就算没有成功,唐家也会将这笔账牢牢的急着,现在不追究,不代表之后不会。

    他们这到底都办的什么事情啊。

    “没错。”唐珏淡淡的说道,“也是我提出一半宝藏上交国家的,如果苏夫人真的有什么不满的话,直接冲着我来了,何必为难我未婚妻?”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苏夫人那张老脸都不知道该摆出什么样的表情来了。

    “不是最好。”唐珏说,“我知道苏夫人你们也不是真心的想让苏婉他们回到苏家,但是在我们离开之前,还请各位有什么不满的话,尽量忍着,我没有太多的耐心,见不得别人对我未婚妻无礼,更见不得别人算计她。”

    这话,分明就是说他们听的。

    苏家主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要不是顾忌这唐家的身份,他们怎么可能这样让唐珏嚣张?早就已经教训他了。

    看都他们那分明很是恼怒,却偏偏还得忍着人,然后摆出笑容的样子,苏婉暗自好笑,她就是喜欢看到别人不爽快,别人不爽快了,她就会很高兴。

    宁清风一直在旁边看热闹来着,听到唐珏这话也不禁暗自给唐珏点赞,果然是唐珏,说的话都这样霸气,好听。什么时候他也找个女票,然后开始装逼,耍霸气?

    唐珏的话对苏婉和宁清风来说是很霸气,但是对苏家主他们来说,却像是一巴掌一样的打在他们脸上,给他们难堪,所以苏家人的表情都不是很好看,但是他们还是得忍住,只能在心里想着之后该如何给唐珏或者苏婉一个教训,特别是苏婉。

    苏家主也是一样,不过他道行深,很快的就调整好了表情,然后笑呵呵的调节气氛,将气氛重新调和了过来,这一场洗尘宴也才真正的开始。

    洗尘宴中,大家说说笑笑,好像之前的不快都不存在一样,吃吃喝喝,谈天说地,中间也是有有人想给苏婉难堪,但苏婉这种大神级别的人物,一般人还真的给不了她难堪,反而会给自己难看,所以这一顿饭,苏婉吃的挺乐呵的,但是绝大部分人绝对是膈应的很。

    晚宴一直持续到晚上十点的时候,送走宁清风之后,苏婉和唐珏就先回院子去了,苏家主也没有说什么,等他们离开之后,他和二长老直接钻进书房,苏家主赶紧的跟二长老普及这几年来发生的事情,还有,关于他们给苏俊辉下绝子散的事情,苏家主也没瞒着。

    二长老是真的不会到苏家主还给苏俊辉下了绝子散,也没想到他竟然会下这种东西,所以表情不是很好,当即就说了苏家主一通。

    “所以苏成他们是知道了?”二长老神色晦暗。

    “苏成之前知不知道我不清楚,但是苏婉回去苏家之后,苏成应该是知道了。”苏家主说道,按照他的想法,如果苏成早就知道这件事的话,应该会直接到宗庙去讨说法,但是现在苏成什么动作都没有。

    “你真的是太乱来了。”二长老说道,“港都那边的事情可以徐徐图之,你偏用绝子散。”

    “二长老,如果不早点将苏家拿下,咱们如何能够去外界?”苏家主说道,“港都苏家就是一个基垫,不早点拿下的话,咱们怎么能够快速的在外界立足?”

    二长老听到这话也是沉默了下来,他们都是不安心一直窝在昆仑境里,所以很早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在谋划出去外界的事情,只是没想到现在却出了这样的岔子。

    “按照你说的,苏婉的修为当真很厉害?”沉默了许久之后,二长老才说道。

    “不排除是因为莫亚情敌,所以才会被苏婉一下就挥出去,但就算是这样,莫亚在昆仑境中已经算的上是中上水平了,苏婉能将她给挥倒,修为至少和莫亚相当,或者在她之上。”

    “但是我看她的修为并不怎么高,最多是在炼气期八层。”

    苏家主皱了皱眉,“我看也是如此,不过,二长老可看出唐三少和宁清风的修为是什么等级了?”

    “宁清风是结丹期三层,而唐珏,如果我没有看错的话,应该要突破金丹期了。”

    闻言,苏家主神情更加凝重,“但是我觉得唐三少的修为不仅仅如此。”他说道,“唐三少身上的灵力波动几乎微不可察,这样的境界,要么是刚入门,要么,就是修为过高,我看不出来。”而在这两种可能中,他最趋向于后者,也只能是后者。

    二长老沉吟了一下,“找个时间试试这个唐三少的实力吧。”说完,他顿了顿,这才感叹的说,“想不到啊,唐家竟然出了这样的一个人物。”他以为唐家会逐渐的在昆仑境销声匿迹,或者是被他们昆仑境的人渐渐取代,唐家留下的终究将只是传说而已,但没想到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唐珏。

    “二长老,我一直都有一个问题。”

    “什么?”

    “这个,这个唐家,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忌惮?”就算是宗庙的人对其也是讳莫如深的样子。

    “这个只有宗庙的人才知道。”二长老说,“不过以前我曾经听说,唐家之前似乎也是昆仑境的,并且宗庙的存在和唐家也有关系,除了唐家,其实还有另外两家,这两家手中有一件东西。”

    “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我是不知道,但是,听说这件东西能够覆灭昆仑境。”二长老语气沉沉,“你说,这东西如何?”

    ------题外话------

    除夕越发临近,但作者君的存稿都不见涨,过年可怎么办咯,难不成还得坐在电脑前过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百度最新章节)  重生之军爷溺宠狂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