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一十七章:她在哪里?

    第六百一十七章:她在哪里?

    等到车开到了庄园的时候,已经快七点的,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大雪仍旧没有要停止的意思,仍旧不断的飘落着,寒风无情的吹啸着,肆虐着大地。

    但是同样的艾博伦和小威廉被拦截了下来,根本无法开进去。

    不管小威廉如何生气对着保镖怒喝着,但是保镖没有要放行的意思。

    顿时,小威廉突然真的好气恼为什么自己这么弱,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保护不了妈咪,就看着妈咪这样伤心痛苦。

    眼看着无法进去,艾博伦好言问道有没有看到那天女子。

    但是保镖坚称着没有看到。

    而小威廉心底心急发慌,大声抽泣哽咽着唤着:妈咪你在哪里?

    看着小威廉这痛苦哭泣的样子,保镖有些心软,好言说着,他们的确没有看到今天苏唯一到了庄园来。

    顿时艾博伦开始担忧起来,Hera究竟去了哪里?又想着现在她的身体状况,心底慌乱不堪。

    就在他准备打电话联系警方的时候,突然一道车灯光投射过来,不断地摁着喇叭。

    还没有等艾博伦反应过来,只见小威廉突然朝着最中间一辆宾利房车急速跑过去,用力的敲打着门窗,激动喝道:“坏男人!坏男人你把妈咪还给我,还给我!”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严格看着车窗外的小威廉,顿时一惊,转头看向了此刻面色及其沉重疲惫,垂着眼帘的南宫少决,萧索的俊颜,发丝凌乱。

    整个车厢内都散发着一股浓浓的酒味,

    “少爷!是小……”就在严格准备说小小少爷的时候,却突然顿住口

    就目前看,少爷好像并没有接受这个孩子,在少爷心底永远都只有苏小姐,或许只有苏小姐和少爷在一起,少爷才会认这个孩子。

    蓦地,只听见南宫少决低沉无力冷声吩咐道:“开车!”

    严格想要说什么,但是少爷现在的样子是什么也听不进去,可是就在司机刚提速的时候,却又突然踩下了急刹车。

    顿时,一股凌冽可怕骇气骤然而起,一双猩红的双眸睁开,散发着浓浓的血气。

    司机吓得忙的侧首看着南宫少决道:“少……少爷前面那个小孩……”

    只见小威廉双臂撑开站在车正中间位置。

    顿时,小威廉朝着南宫少决一侧的车窗跑去,拼命用力的敲打着,激动哭泣道:“坏男人你出来!你出来!”

    崩崩的车响声,让南宫少决更是心烦气躁,目光猛地一紧,突然只见他用力推开了车门。

    小威廉一时没有注意,被车门推开的力量推倒在了地上,艾博伦看着急忙上前扶起小威廉。

    “小威廉!”

    心底顿时对这个无情无义的男人更是充满了极度的不满,即使感受到那股可怕的强势的骇气,但是他仍旧无法在容忍,扶着小威廉,扬声质问道:“南宫先生,小威廉是你的孩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南宫少决睥睨双眸,看着小威廉一双怒视瞪着他的眼睛的,依旧的冰冷无情,看不到丝毫情感。

    完全像是仇人间的对视。

    突然只见,小威廉冲上前踢打着南宫少决,激动哽咽道:“坏男人你把妈咪还给我!还给我!”

    但是南宫少决依旧无动于衷,冷漠的看着小威廉。

    “……”

    “妈咪都生病了!妈咪都生病了!为什么还要给你织围巾?为什么还要去找你?为什么妈咪要给你说对不起?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妈咪生病!坏男人你把妈咪还给我!还给我!我要妈咪!你把妈咪还给我!我才不要你当我爸爸,我不要你!”

    小威廉像是要把所有怒气都发泄在南宫少决身上一样,不断地踢打着,激动哽咽哭泣着。

    但是小威廉的话却让冷漠的男人神色出现了异动,紧缩目光掩饰不住的丝丝惊慌。

    垂眸紧缩目光看着小威廉,只听见一旁的艾博伦开口道:“南宫先生你一定还不知道Hera现在的身体状况吧!”语气中充满责备的意味。

    蓦地,只见南宫少决抬眸紧缩目光看着艾博伦。

    只听见艾博伦冷嘲哼了一声,道:“Hera很爱南宫先生,我虽然不知道Hera和南宫先生五年前究竟因为什么而被迫分离,但是这五年Hera对南宫先生的思念并没有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消逝,正是因为思念南宫先生,Hera有心绞痛。”

    话说道这里,南宫少决那冰冷的目光猛地一紧缩,移步上前,直接揪起艾博伦的衣领,咬牙道:“你什么意思?”

    对视上南宫少决此刻的怒视双眸,艾博伦此刻却没有丝毫胆颤,反而眼底充满了讽刺。

    说着:“我在南宫先生的所作所为中没有看到你对Hera的爱,只是对她的折磨,如果南宫先生真的爱Hera,为什么不想想Hera为什么没有认你?她在担心什么?害怕什么?而南宫先生没有替Hera想过,只是不断地折磨伤害着她!” 顿时艾博伦的语气变得有些激动起来。

    而艾博伦的话无不是在刺激着南宫少决的神经。

    “……”

    “你又何曾知道Hera过的又多痛苦?你又知不知道她现在被人陷害?她还能继续活多久?你又知道她这段时间为了给你织围巾,为了一张张粘贴好你撕碎的照片,她在忍受着怎样的折磨!”

    顿时,南宫少决猛地瞪大双眸,看着艾博伦,神色间难以掩饰的慌乱神色,咬牙怒喝着道:“你说什么?”

    脑袋嗡嗡作响着。

    但是南宫少决的反应去让艾博伦冷声讽刺一笑,“看样子南宫先生以为我是在骗你,那南宫先生就当做我什么也没有说!”

    “……”

    话落间,南宫少决突然激动起来,用力的揪着他衣领,咬牙激动道:“她在哪里?她现在在哪里?”心突然慌乱的厉害。

    “……”

    “南宫先生不应该问你自己嘛?”

    蓦地,南宫少决猛地松开了艾博伦衣领,大步转身朝着后面一辆跑车而去,打开车门直接将司机扯下来,上车。

    一轰油门,急速完美的一个转弯,轮胎摩擦地面的声响响彻在寒风中。

    紧蹙眉头难以掩饰的慌乱神色,脑海中突然猛地浮现出,那日她来找自己的时候,当他无情的将她推向地面的时候,她突然捂着胸口颤抖的身体,那个时候她摇晃单薄的身影,这一刻突然清晰起来,她的确瘦了,比他才见到她的时候,瘦了很多。

    那个时候她的神色就已经不对劲,可是他却完全忽视了。

    顿时,原本碎裂的心突然开始粘合起来一样,但是伴随着却是慌乱,害怕,不安。

    她在哪里?现在她在哪里?

    跑车急速冲在道路上,面色慌乱,嘴里不断的咬牙呢喃着:“唯一!唯一!在哪里?哪里?”

    一路上不知道闯了多少红灯,等到了南心广场的时候,下车,大吼唤道着苏唯一的名字,神色慌乱至极。

    只要看到黑色长头发的女人,就激动上前拉扯转过来,唤道:“唯一!”

    等到看到不是苏唯一的时候,他却蛮力推开,怒喝道:“滚!”

    不少的来往的人流好奇的看着南宫少决这样疯颠颠可怕的样子,皆是退避三舍。

    环找了一大圈都没有看到苏唯一,脑袋已经是混乱一片,找不到方向。

    转身急速上车,就在准备开车的时候,突然拿出手机,打电话到了严格手中,让他十分钟内把南心广场的监控录像调出来。

    面对这样的状况,严格自然不敢丝毫懈怠,将监控录像调出来。

    发到了南宫少决手中,也就在他们离开不久后,苏唯一出现了。

    而她那痛苦无力的样子,那摇摇欲坠的身体仿佛下一秒就要倒下去一样,这样一幕无不是在刺激着南宫少决的眼睛。

    她就这样无力摇晃身体,离开了。

    而此时苏唯一漫无目的走着,如行尸走肉般,明明身体很累,很累,全身力气被抽空,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还会有力气的这样走着。

    直到走到了一桥头上,苏唯一的双脚再也无法移动,无力沿着石壁,缓缓蹲下了身体,身上已经积下了不少积雪。

    埋首着脑袋,抱着手里的袋子,像是完全感觉不到冷意,眼泪已经哭的干涸,她蹲在那里,恍惚间给人一种死亡的气息一样。

    而她的嘴里仍旧不断的呢喃着:“少决!对不起!对不起!”

    却不知道唤到了多久,她的声音越来越微弱,越来越微弱。

    周围路过的人只是好奇了看了一眼,又匆匆离开。

    但是她却恍惚间听到了一阵急刹车声音,恍惚间又听到了谁在唤道着她的名字。

    但是她已经没有力气在起身看是谁在唤着她的名字。

    只觉得那声音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蓦地,那一道刺人眼球的一幕如一把利刀在狠狠的刺着南宫少决眼睛,瞪大双眸掩饰不住的惊恐害怕。

    “唯一!”

    再也控制不住脚步,大步朝前,猛地蹲跪在那道快要被积雪掩埋的身影,慌乱的拍去她身上的积雪,颤抖双手捧着一张动的通红无力的脸颊,嘴里不断的唤道着她的名字。

    心在颤抖不安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宠妻有道(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宠妻有道(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