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百五十七章:她死定了

    第六百五十七章:她死定了

    苏唯一接连三天都没有醒来过,南宫少决没日没夜的守着她,看着她惨白无色的容颜,逐渐消瘦的身体,心仿佛在被一把带刺的双手狠狠的撕裂着一样。

    为了保证她身体的能量,南宫少决每日用嘴喂着她清淡的稀粥。

    若不是还能察觉到她微弱的呼吸,或许会真的让他以为她真的已经离他而去。

    这时韩郑照常过来给苏唯一换药,照常的输液可以只是暂时保证苏唯一身体足够的营养供应,可是每一次来换药,韩郑都觉得像是一把刀架在自己的脖子上一样,根本不敢去看少爷的神色。

    而现在苏小姐的症状无疑不是病毒作用,经过血检报告分析,这种病毒在医学上根本就没有先例,所以研制抗生素非常的困难。

    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研制出抗生素。

    所以现在最快的解决办法也只有像严格说的,只有从给苏小姐注射病毒的人身上下手。

    韩郑给苏唯一唤好药之后,正出门时,严格突然大步走进来,面色异常凝重。

    “少爷!”恭敬唤道。

    “……”

    “结果!”凌冽的嗓音如同寒潭深处而来,冷的刺骨。

    严格垂首,面色凝重,沉声开口道:“她什么也不肯说?”二十四小时的折磨,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手段都已经用到了极致,但是她仍旧不肯松口。

    邢月这几年一直跟在纳兰叶身边,而纳兰叶常年居住在北海市,所以首先以最快的速度封了北海市各大出口,没有想到两天前,邢月果然赶回了北海市,而邢月自然没有想到,严格已经派人守住在各大交通要道。

    但是两天两夜的折磨盘问,邢月的嘴巴依旧封的很紧,一个字也不可说,不肯交出抗生素。

    可是想来也是,当年因为她假扮荔叶小姐的事情,已经摘除了她的子宫,可是她仍旧什么都没有说,这样的折磨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都是难以承受,更何况是一个女人。

    不得不说邢月的确是个很忠心的属下,她的意志力不得不让人佩服,但是毕竟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看着少爷,明显可以感受得出他周身散发而出的那可怕骇气。

    南宫少决紧缩目光看着大床上安安静静躺着的苏唯一,手掌缓缓的抚摸在她的脸颊上,坚定深沉的目光,只见他垂首浅吻一下她苍白的唇瓣,“我一定会救你!”

    说着,猛地起身,那目光瞬间变得阴寒可怕,大步朝着卧室外走去,周身充斥着可怕至极的骇气,仿若地狱而来,吞噬一切。

    阴暗潮湿的房间,充斥着浓烈恶心的血腥味道,昏暗的灯光下散发着嗜血光芒的刑具。

    此刻满身刺骨伤痕,血迹染满全身的邢月被锁链挂在墙上。

    鲜血沿着她的手指一滴滴,滴落在冰冷的地面上,发丝凌乱不堪,无力从垂着脑袋,看不清她此刻的容貌,而四肢也是没有指甲。

    这时只听见一声吽的声响,铁门被打开,一瞬间本就阴冷的暗房,似乎变得更加可怕。

    周围站着的保镖恭敬垂首道:“少爷!”

    南宫少决大步朝着暗房内走去,每走一步都充斥着一股强势可怕的威压之气,那双琥珀色双眸充斥的凌冽之气,似乎吞噬这黑暗一样。

    紧缩目光落在满身鲜血的邢月身上。

    一名保镖忙的上前,将正对着邢月前的一张凳子擦干净,而后大步退到一旁。

    只听见严格冷声命令道:“泼盐水!”

    “是!”

    话落,一名保镖手提着一大桶盐水直朝着邢月泼过去,顿时,一声撕裂的惨叫声响彻在暗房之类,仰首而起的邢月,原本那张美丽妖冶的容颜已经狰狞不堪,道道血红痕迹,已经看不清她本来的面目。

    南宫少决叠起长腿,紧缩目光看着撕心裂肺吼叫着邢月,冰冷俊美的容颜凌冽可怕,无情无义,看不到丝毫情感。

    而周围站立着的保镖听着着撕心裂肺的痛叫声,心底都不由得发寒,这样的程度的用刑,就算对于一个强壮的男人来说都难以承受,更何况她还是个女人,竟然也可以死咬着不说一个字。

    说到底心底还有有些佩服。

    邢月痛的用力的挣扎着,只听到锁链震动的响声,几分钟过后,痛叫声越来越微弱,大口喘息着气息。

    只见她吃力痛苦的抬起头来,凌乱发丝遮掩的一双无色眼睛,看向了对面的南宫少决,突然只见她冷冷的勾唇无力一笑,低笑出声,笑的那样讽刺,没有丝毫胆颤害怕。

    “南宫……少决!”吃力的唤道着,明显听得出充满了嘲弄的味道,说着剧烈的咳嗽了几声。

    蓦地,南宫少决紧缩的目光变得更加的嗜血可怕。

    只听见邢月讽刺无力一笑,无色无光的双眸依旧充满了嘲弄的味道,没有丝毫惧怕之意,“她很快就会下地狱了!”

    话落的瞬间,一道高大的身影直逼而进,周身散发强势可怕的骇气。

    下一秒,邢月的脖颈被一直大掌狠狠紧握着,对视上那一双如同地狱而来的嗜血双眸,“我看你真的是想死!”咬牙切齿道。

    而邢月被迫长大嘴巴,只感觉呼吸困难,依旧张扬着讽刺的笑意,道:“我……会拉着她给我一起……陪葬!”后面两个字说的尤其坚定。

    而南宫少决手掌不断地收紧着青筋暴露,,紧缩看着她的目光真的想现在就要了她命,“敬酒不吃吃罚酒!”说着,南宫少决猛地松开手掌,转头,凌冽的目光看着站在身后的严格,喝道:“还站着干什么?”

    顿时,严格猛地反应过来,“是!”

    侧身,一旁的随行跟进的一名保镖手里当着托盘,上面摆放着各种药剂,各种型号的针管。

    严格忙的戴上手套,取出一小型的针管,从一号药管中抽出药剂在针管中。

    抽好后,转身朝着邢月走去,直接注射进邢月的脖颈中,但是她却没有丝毫挣扎,或许她心底知道无力反抗。

    只听见邢月无力冷笑的嗓音,“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吧,苏唯一……她死定了!”

    说着,一拳头直接揍了在她脸上,随即听到扳机扣动的声音,伴随着深深嘶吼痛叫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宠妻有道(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宠妻有道(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