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164章 我只相信我的直觉

    范沁渝急忙摇头,眼底还是忍不住的湿润了,痛心的看着他说:“我没有骗你,楚纭你看清楚,你以前说我跟她站在一起你一眼就能认出我的。”

    “我不认识你。”

    “楚纭……她真的是在骗你……”

    “那我又凭什么相信你?”萧楚纭的心里也很杂乱,明明感觉到了记忆又一点点的清晰了,却又突然出现了范沁渝。

    然而他看到范沁渝却没有那种宛如记忆之中见过的感觉,大概是他把这样的第一印象给了范沁琳。

    倘若在他失去记忆的时间里先遇到的是范沁琳,那么或许事情就不会到现在这样的田地。

    模糊的过去,他在和范沁琳相处的这段时间里依稀找回了一些片段,但是并联系不起来,但是他越发的坚信,范沁琳对他的过去肯定特别的重要。

    因为在别人那里,他从来没有找到过这样的感觉。

    范沁渝的出现,对他来说无非是一个扰乱,因为现在他所熟悉的只是记忆里的女人那张模糊的脸,而在遇到范沁琳的那一刻,那张面孔好像就跟记忆里的重叠,这段时间他跟范沁琳相处得也很快乐,他就越发的相信,他们以前肯定就很幸福。

    “你走吧,别试图搅乱我了。”

    “楚纭……为什么你就不愿意相信我?我在一起了七年……”

    看着范沁渝流泪的模样,他拧眉转过了身坐回刚刚的位置,只是冷漠的回答她说:“现在我只相信我的直觉。”

    范沁渝流着眼泪勾起嘴角笑了笑,他的直觉?他的直觉就是他以前爱的人是范沁琳吗?

    是怪他把她忘了,还是该怪她出现得太迟?

    当她转身走出他公司的那一刻,看着天上的骄阳,她才体会到什么叫做晴天霹雳。

    兜兜转转,她还是输给了范沁琳,从小输到大。

    难过完之后,她并不怪楚纭,只是特别害怕范沁琳会借着这个时机再次伤害他,也更害怕楚纭真的爱上了范沁琳,等他以后恢复记忆了,就算记起了她,也不会再有后续。

    曾经的她觉得萧楚纭是她的全部财富,就算她从小输了父母输了家,但是她又萧楚纭,现在连唯一拥有了,也全都输光了。

    昏暗潮湿的屋子里,范沁渝颓废的躺在床上,什么事情都不想做,不想吃饭也不想睡觉,木讷的睁着眼睛看着那盏橘黄色的灯。

    当所有的幻想都破灭,甚至现状比想象中的还要糟时,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能靠着什么坚持下去。

    或许就一直待在监狱里还比较好,至少她还能傻傻的憧憬着她和萧楚纭的未来。

    她想过他未来的幸福不是她,但是也不希望那个人的范沁琳,这一切范沁琳是元凶不说,光是对范沁琳的恨,她就无法甘心的看着心爱的男人跟那样的女人在一起。

    然而她忘不了,她进门的时候萧楚纭那个温柔的笑容,嘴里说出来的话却像是一把带着毒药的匕首狠狠地刺在了她的心脏上。

    看着她却叫着范沁琳的名字,还是那么温柔又亲昵的唤“沁琳”。

    甚至这段时间他们都在一起,而她却还想着等他恢复记忆了来找她。

    眼泪忍不住的滑落到了枕头里,湿哒哒的一片,可是却怎么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就好像是自己的天塌下来了一下,而她却无力去扛这样的变化。

    不想软弱的哭泣,可是现在她在人前伪装的坚强全都卸了下来。

    袁亦恺从早上的时候就注意到了范沁渝没来上班,从别人的口里才得知了她休假的事。

    想着这段时间她一直都病怏怏的,是不是感冒越拖越严重了,扛不住了才请假了?

    心里全是对她的担心,下午下班之后,开车就直接去了她住的地方。

    从小店老板娘那里得知,范沁渝早上的时候出了门,没多久就回来了,然后一整天就待在家里。

    袁亦恺不知道那个破地方能不能自己做饭吃,也不知道她着一整天都做了什么。

    本来狠心的不想管她,可是想到她现在的处境,举目无亲,身边也没有个朋友,就算跟尹浅夏打电话肯定也不会跟她说自己这边情况不好。

    他太了解她了,明明软弱得要命,却什么事情都想自己去承受,哪怕承受不了也不肯去接受他的帮忙。

    站在昏暗的楼道里,看着那扇满是铁锈的门,犹豫半晌才抬起手敲响。

    力道不大,声音却不小,哐哐直响。

    屋里的范沁渝愣了一下,从床上坐起来,不知道谁会来这里敲门,难道是房东?或者是收水电费的?

    急忙抬手擦了擦自己脸上的眼泪,红肿的眼睛和鼻子就没办法立即恢复了,尽量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一点,才走到了门边。

    房门没有猫眼,也没有安全门,她还是警惕的问了一声:“谁?”

    “开门。”

    声音异常的熟悉,但是她此刻并不想见他,甚至有些害怕见到他,这段时间在公司她也是尽量的不去跟他接触,而他也没有像以前一样刁难她了,就好像成了两个不认识的人。

    不知道他突然来这里做什么,想着自己的出声了,不开门也不礼貌,在袖子上又擦了一遍眼泪,才抬手将房门打开。

    铁门生锈了,开门的时候就咯吱咯吱的响,只看了一条小小的门缝看着他问:“有什么事吗?”

    袁亦恺低头看着她,一眼就瞧出她在哭,眉头不自觉的就拧了起来,什么也没说,抬脚就往屋子里挤,她也只好侧着身子让开。

    还是跟上次一样,满是嫌弃的打量着屋子里的陈设,比起上次来干净了不少,被她布置得也像个人住的地方了,那张坏掉的皮沙发被她重新披上了垫子,倒也勉强看得过去了。

    径直走到沙发上坐下,她反倒还拘束得像个客人了,只是远远的站着,低着头不去看着他。

    袁亦恺却是肆无忌惮的将目光落在了她的脸上,打量着她那双通红的眸子,现在睫毛都还是湿润的,他不客气的揭穿她的掩饰:“哭什么?”

    范沁渝越是将头埋低了,吸了吸鼻子,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特别的委屈,眼泪又不受控制的落了下来,只是还不等它掉落,她就急忙抬手将眼泪拭去。

    看到她的这个具体,袁亦恺的心里莫名的就痛了一下。

    明明只是一个软弱的女人,却要强撑着装坚强。

    看着身型消瘦的她站在屋子中间哭泣,他忍不住就走上前,张开怀抱将她揽进怀里:“逞什么能?”

    他走过来的那一刻,身上有一种很好闻的香水味道,她说不出是什么,但是很好闻。

    像是被这香吻和这个怀抱的温暖所蛊惑,她竟迟疑了两秒才想起推开他。

    手臂隔在两人中间,她越是推搡他却越是用力的抱着她,手来回的抚着她的后脑勺,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无奈的叹息一声,阖眸温柔的说:“哭出来吧。”

    明明想对她狠心一点,但是她的样子却总是让他忍不住的心疼。

    她最终也在他的怀里停止了挣扎,只是像个木偶一样由他抱着,哭得很伤心,却还极力的控制不让自己放出声音。

    抱着她的时候,也感觉到了她有些异常的体温,也不知道发烧多少天了,还以为她去药店买了要会慢慢好起来。

    “哭完了吗?”半晌之后他从松开了他,看着她不肯抬起头的样子,无奈的轻叹一声,用手替她擦着脸上的眼泪,她却在第一时间躲开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一步,抬手挡着自己的眼睛,埋着头长长的头发垂落,不愿让人看到她哭泣的样子。

    以前的她乐观又开朗,时不时的就会跟他顶嘴吵闹,现在却成天情绪低落,这样一个人的哭泣,不知道在人后有过多少次。

    又是为了那个男人吗?

    袁亦恺不顾她正埋头整理情绪,一把将她抱起,放到了卧室的床上,没有嘲笑她没有挖苦她,只是轻声问:“晚饭吃了吗?”

    她躲进被子里没有说话,看她眼睛肿成这个样子,估计哭了一天了,肯定没顾得上吃饭。

    擅自的从她随身携带的包包里拿出了房门的钥匙,转身离开。

    去药店里买了退烧药,然后去餐厅打包了饭菜,还备份了她之前点名过的米线。

    不知道她现在的胃口想吃什么,只好都买一点。

    范沁渝还以为他是离开了,裹在被子里都差点睡着了,铁门开启时发出的声音让她立马清晰了过来,哭得太久身子止不住的抽动了一下,然后就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

    知道大概是他,她也没出去,不一会就听到脚步声靠近了她的房间,然后房门被打开,他重新出现在她的视线里。

    “买了饭菜,也有米线,看你想吃什么,吃点东西把退烧药吃了再睡吧。”

    范沁渝闻言,鼻尖忍不住酸了一下,这种时候的关心对她来说太过于意外了,而自幼缺失家庭关爱的她,在这方面特别同意感动。

    那一刻她的心里是特别的感激袁亦恺的,但是又觉得他没有必要为她做这一切,他的心她是明白的,可是她没有办法接受他的爱意,甚至觉得自己接受他的好都是不对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