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370章 节哀顺变

    听到这里,霍司琛的心里更加觉得疑点重重,嫌疑人既然是很早以前就盯上了款款,那么应该知道款款是什么来头,贩卖孩子的钱,怎么比得上在他这里勒索一笔钱财?

    而带走孩子的这些天,并没人跟他打电话说拿钱换人之类的事,倘若真是亡命之徒,肯定会搏一搏大的,怎么可能就这么把孩子转手买给别人?

    霍司琛对警方提出了这样的疑惑,警方也立马解释说:“这一点我们也对嫌疑人提出了质疑,他解释说,一开始是打算从您这要一笔钱的,但是跟踪调查之后发现从您这拿钱恐怕有危险,估计会弄得人财两空最终还锒铛入狱,所以这才选择了以一百万的价格,将孩子贩卖出去,对他来说,这样比较保险。”

    这样的解释似乎也说得过去,可总觉得其中有些牵强,敢大着胆子动他的人,又怎么会怕他的手段呢?从来他这里勒索的钱,肯定比这一百万要高得多。

    带着心里的疑问,霍司琛说:“带我去见他。”

    对方点点头,立马领着霍司琛去见了那位嫌疑人,嫌疑人一看到他就隔着铁栏杆求饶:“这位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求求你放我一马,求求你!我也是家里情况糟糕,逼不得已才做了这样的事,我……”

    霍司琛冷眼睨着面前的男人,眼底有了杀意。

    想到刚刚看到的款款,他的心里就恨不得把这些人都杀了给款款陪葬!

    紧紧的咬着牙,从工作人员手里拿过顾夏的照片,摆在了男人面前,问他:“认识吗?”

    男人颤颤巍巍的接过那张照片,仔细的打量了一番,然后摇头说:“没见过。”

    霍司琛拧起眉头,冷着声音道:“仔细瞧瞧。”

    男人咽了咽口水,又盯着照片看了好几眼,最终依旧摇头说不认识照片上的女人。

    难得是他想多了,这些事真的没有关联?

    可是秦嘉嘉死前,确确实实提到过顾夏,也明确说过,她只是想了这样一个办法,人都是顾夏帮忙找的。

    但如今嫌疑人一个一个落网,却都说不认识顾夏。

    事情看上去似乎已经明了了,可是霍司琛的心里却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

    走到外面的时候,顾夏的爸妈正在跟民警纠缠,顾妈妈哭喊着说:“你们快把我女儿放了!我女儿什么都没有做,在这里待了这么多天了,你们到底是几个意思?你们这样乱抓人,我可要去上面揭发你们!”

    工作人员只是耐心的劝导着,让他们配合调查,霍司琛不紧不慢的走过去,发现尹浅夏也正站在人群不远处,看着这边的闹剧。

    霍司琛现在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尹浅夏,只是走上前,淡淡对着负责人说了一句:“放人吧。”

    在这里是问不出什么下落了,还不如把顾夏放出去,看看她是不是会有什么新的进展。

    款款已经没了,但他不会让自己的孩子死得不明不白,他不觉得这一切都是意外和巧合,只感觉到似乎是一个巨大的阴谋。

    但他不知道这个阴谋想要达到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听到放人了,这边的闹剧也就消停了,顾家的人立马就跟着工作人员去接顾夏了。

    人群散去之后,霍司琛站在原地,看着不远处一样没有动弹的尹浅夏。

    四面相对,却少了以往的爱意,她的眼神冰冷陌生,居然让他有些想要逃避。

    僵持了一会,霍司琛杵着拐杖慢慢走到了尹浅夏面前,这一次她没有后退躲避他,只是视线淡漠的看着他。

    “我们回去吧。”霍司琛说。

    尹浅夏垂下眼眸,开口说话的时候,声音有些发哑:“你自己回去。”

    霍司琛看着这样的她,心更像是被一双手揪得紧紧的,让他有些喘不过气。

    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怎么去跟她提及孩子的事。

    甚至都在想,就这样不告诉她,至少让她以为孩子还在世界的某个角落好好的活着,是不是比较好?

    “行,我陪你等,什么时候想回去了,我们再回去。”霍司琛走上前,轻轻的揽着她,尹浅夏却闪躲开他的怀抱,眼神有些憎恨的看着他,问:“你是在这来耗时间的吗?我不需要你陪!不想找孩子我自己找,你愿意去哪里去哪里!”

    霍司琛淡淡看着情绪有些失控的她,深吸了一口气说:“夏夏,款款也是我的孩子。”

    尹浅夏嘲弄的勾了勾嘴角,视线落到了不远处被人簇拥着走过来的顾夏。

    顾夏的情况看上去还算好,并没有因为这些天的困境而发生什么改变,这会还走到霍司琛跟尹浅夏面前说:“很抱歉发生了这样的事,也很感谢你把事情调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

    霍司琛并没有回答,尹浅夏也只是不动声色的看着顾夏。

    顾夏低头看了看尹浅夏,一副语重心长的样子说:“夏夏,你也别怪阿琛了,阿琛也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他的心里肯定也还能难受,我希望你们能一起挺过来。”

    尹浅夏这会连讽刺顾夏的心情都没有,甚至在心里想,在霍司琛看来,是不是顾夏这样的女人才算体贴识大体,而她却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闹情绪。

    顾夏默了默,往前走了两步,又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沉了一口气说:“……款款的事,我刚刚也听说了,节哀顺变吧。”

    听到这一句话,尹浅夏的脑子才像是被雷劈了一般,猛然清醒了过来,有些激动的逼问顾夏:“你什么意思?”

    顾夏一副惊愕的样子反问她:“你还不知道?”然后又瞅了瞅尹浅夏身旁的霍司琛,歉意的说,“我好像有些多嘴了,抱歉。”

    尹浅夏的呼吸变得急促,整个人有些错愕,扭头看着身后的霍司琛,颤着声音问:“她是意思?什么叫节哀顺变?!”

    霍司琛沉了一口气,知道这事瞒不住,她迟早都会知道,只是伸手把她拉到自己身边,轻声说:“夏夏,还有我在。”

    尹浅夏却奋力的从他怀里挣脱开来,不愿意去接受这样的事,惊恐的看着他们,说:“你们一定是在骗我,你们都在骗我!款款不会有事的!款款他还活着,对不对?”

    说着,尹浅夏将视线落到了顾夏的身上,放下了尊严放下的厌恶,抓着顾夏的衣服在她面前跪下,哭着说:“我求求你把款款还给我!你要什么我都给你!什么都给你!你把孩子放了好不好?!”

    顾夏拧着眉头,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说:“夏夏,我知道你很难过……但是款款他已经走了,你冷静一点,你跟霍总都还年轻,以后还会有孩子的。”

    尹浅夏却像是着魔了一般,抓着她的衣服说:“你想要霍司琛对不对?我把他给你,我带着孩子走得远远的好不好?求求你……求求你把孩子还给我!”

    霍司琛看着这一幕,立马走上前,将手里的拐杖丢在一旁,强忍着脚上的疼痛站立着,将尹浅夏从地上抱了起来。

    而情绪失控的尹浅夏奋力的挣扎着,脚上有伤的霍司琛并不足以束缚着她,在她的挣扎之下,他跌坐在了地上,疼痛传来,却不及心痛的一半。

    坐在地上靠着墙,紧紧的把尹浅夏抱在怀里。

    她哭得很难过,像个孩子一样不知道收敛自己的情绪,嘴里一直嚷嚷着让他们把孩子还给她,她什么都不要,她可以带着孩子永远都不回来。

    这一次听见她说要离开自己,霍司琛的心里没有愤怒,只有自责内疚和心疼。

    “阿琛……夏夏她……”

    面对顾夏的问候,霍司琛只是抱着尹浅夏,冷冷的丢给她一个“滚”字。

    没人再敢靠近,他就这么静静的拥着伤心欲绝的她。

    挣扎累了,她才乖乖的靠在他的怀里,眼泪却是没有休止的一直落下,感觉得到胸膛的一片温热的潮湿。

    几天没有休息的她的,靠在他的怀里哭着哭着睡着了。

    霍司琛的手脚都麻木了,地上也很凉。

    刚刚好像触碰到了腿上的伤,动一下都觉得难受,却还是咬着牙,抱着她从地上站了起来。

    袁亦恺想要过来帮忙,被他拒绝了,只好悻悻的出去开车。

    “琛爷……你的伤没事吧?”

    霍司琛只是低头看着怀里的女人,用手轻轻的帮她擦着脸上的泪痕,没有回答袁亦恺的问题。

    他甚至都希望能够代替款款去死,那么尹浅夏是不是就不会像现在这么难过了?

    又或许,他就不应该再重新介入他们母子两的生活。

    然而一切都已经晚了,所有的“或许”都已经发生且无法挽回。

    他不是一个好父亲,更不是一个好丈夫。

    从认识她开始,就没有给她婚礼,到现在也都还亏欠着她。

    孩子的出生他没有陪在他们身边,孩子的成长他也没有参与,还以为以后的很多的时间来弥补他们母子俩,却没想给与他们的是生离死别。

    孩子或许以后还会有,可是却无法再替代已经离开的款款,这样的伤痛和遗憾,恐怕会陪着他们一辈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百度最新章节)  盛宠蜜爱:总裁的18岁甜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