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五十章】:最后九时 是死是生

    【第二百五十章】:最后九时 是死是生

    “王蔺,你这条老狗一定会死的很惨,我在九泉之下,拭目以待。”

    方志被吊绑在铁柱上,留下这句话之后,便闭眸不语。

    从方志发现自己被抓回沧海宗的一刻,他的心里就早已做好死亡的准备。

    想让他交出青铜古枪以及藏纳在他身体里的天珠秘密?

    做梦去吧!

    事已至此,承受死亡即可,从他打算出手救王浩和吴明两人的那一刻起,他就做好了迎接死亡的准备!

    王蔺得到这番答复之后,压抑在他心头的怒火,再也难以遏制,他拿着锁链铁鞭在对着方志地身上一阵抡打。

    歇斯底里的王蔺,化作成暴力的疯子。

    每一下的鞭打,王蔺都在怒吼着,让方志将至宝秘辛交出来。

    交出来!

    可方志不为所动,咬牙切齿忍受着身体上的疼痛。

    带着铁刺的长鞭甩击在方志地身上,饶是意志力惊人的方志,都发出野兽般的倒吸冷气声。

    方志觉得他躯体的每一寸骨筋都仿佛被打碎了。

    原本治愈好了地外伤,此时再度加重,糜烂的血肉,深可见骨。

    王蔺几十鞭之后,见方志硬生生咬牙抗了下来,还屈从求饶,不由双眸怒红,他想把眼前的方志给活活撕烂,藏蕴在他胸腔的怒火,几乎快要将王蔺逼疯。

    偏偏为了那些至宝,王蔺深知自己不能杀了方志,甚至他轮动铁鞭地时候,还得注意尺寸,生怕一不小心,把方志给打死了。

    方志若是死了,那也代表着至宝将伴随着他一起葬入九幽地府内。

    这不是王蔺想看到的。

    江泰在一旁看的眼角抽搐,尤其是如今亲眼目睹方志地凄惨模样,更是心惊肉跳,身体都吓的有些颤抖。

    眼前地方志又如昨晚被捉回来那般模样,一身血肉糜烂,伤可见筋骨,凄惨地连人样都难以触目。

    “方志,我再给你最后九个时辰地机会,最后九个时辰!若这九个时辰之后,你还不愿意道说出来,那你就只能死了!”

    王蔺目眦欲裂,面孔狰狞,像是地府九幽之下爬上来的恶鬼。

    方志嘴里拥着鲜血,意识模糊,他用仅存的力气,从嘴里吐出一口血沫,血沫飞的很远,居然就飞到了王蔺地脚下。

    这一口血沫,比任何言语,动作,表情,都要嘲讽。

    使高高在上地王蔺近乎要发疯,他活了数百年,从未遇到过这等情况。

    “啪!”

    带着铁刺的铁鞭,狠狠地轮击在了方志地身上,王蔺愤怒一鞭,硬生生地将方志的腿骨打断。

    王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声,面对眼前的十七岁少年,他无计可施,无力可打,连一只野兽都不如,只能用怒吼来宣泄心头的愤怒。

    “把此子挂在武斗场之上,点燃辰香,九个时辰之后,若他还不愿意供出秘辛至宝,立斩不赦!”

    王蔺眸子里散发着猩红地眸光,对着江泰扭曲地怒吼。

    江泰还是初次见到王蔺这般模样,吓的瑟瑟发抖,强挤出一道笑容,道:“大长老,此子的生死,是不是应该请示一下掌尊?”

    “这就是掌尊地命令,我就是掌尊之命前来的,你难道在质疑我的权威?”

    王蔺被方志折磨地快要发疯,冷眼血眸扫向江泰,眼神里充满了锐利地杀机。

    此时他就是一条疯狗,也是一个爆竹,谁敢让他心头不顺,王蔺顺势会将怒火牵扯到对方身上。

    江泰和王蔺的身份,有着天地沟壑般的差距,察觉到王蔺怒火地刹那间,他便躬身屈膝,赶忙解释道:“大长老您误会了,是我冒犯,恳求原谅!”

    见到江泰示弱,王蔺冷冷一哼,充满杀意地眸子扫了方志一眼,便拂袖离去。

    九个时辰!

    这最后的九个时辰,是他仅存的耐心!

    郝战从清晨至今,找了王蔺和吕战数次,逼迫他们尽早处决方志,各方面朝着沧海宗施压。

    这条老狐狸,绝不会坐视沧海宗从方志地口中翘出宝贝来,使沧海宗从而变得更强。

    相较于郝战的逼压,朱家那边简直是疯了。

    朱家老二,也就是朱煜的父亲,身为朱家王朝的皇上,已经启程亲赴北武城,不日就会抵达沧海宗内。

    朱家连派七名使者,要求沧海宗给予朱家一个交代。

    这个交代,意味深长。

    是让沧海宗担负朱赢身死的责任,还是要方志地脑袋?

    若是前者,对于沧海宗来讲,那可是大麻烦一件。

    已经得罪了天剑宗,再惹怒一个朱家,后果不堪设想。

    如果是后者,那还好办。

    关键地问题是,朱家始终没有说清楚来意,只是要求给个交代。

    沧海宗为了严保自己的利益,自然会选择后者。

    拿方志的脑袋,去堵住朱家的嘴!

    一个时辰之后,天色漆黑,繁星点点,冷风呼啸!

    比武场的正中央,立起了一根巨大的杆木。

    杆木之顶,则吊捆着一名血肉糜烂的少年。

    这少年伤势极重,凄惨无比,悬挂在旗杆之上,仿佛是在警示着沧海宗地一些弟子。

    杆木的正前方,更是搬来了一尊颇大的银色花纹香炉。

    香炉之上,插着一根“辰香”,辰香上则纹写着“九”字。

    意味着它是九辰香。

    辰香是一种简单计算时间的香烛,上面既然写了九字,也就意味着是九个时辰的辰香。

    香烛燃烧殆尽地一刻,等于着九个时辰恰好渡过。

    此香是专门用来祭祀,守时等作用。

    江泰站在香炉面前,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深深的看了一眼旗杆上的方志,心里像是压着一块巨石。

    数百名弟子的众目睽睽之下,他亲手将九辰香点燃。

    待江泰转身地一刻起,他的面庞疲惫散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威严,他负手而立,对着聚在不远处的百名沧海宗弟子,大声喝道:“方志背叛宗门,还残害宗门袍泽,又嗜杀伤害外人,此子戮气侵心,已是魔头。不过在宗门的正义之旗下,他无处可躲!”

    “九个时辰之内,若此子迷途知返,宗门定会宽恕。倘若此子执意不敬宗威,立斩不赦!”

    “尔等以后,休要学他,明白吗?”江泰一声暴喝,震的一方弟子们心神惊动。

    有弟子欲言又止,手里攥着一张控状,但不待他们发言。

    心向宗门的弟子们,顿时群情激奋,正义凛然地开始呐喊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武帝尊(百度最新章节)  神武帝尊(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