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义如山 何德何能

    【第二百五十五章】:情义如山 何德何能

    水榭坊内,响起一声绝望地呼喊之音。

    这绝望地音腔,就像是母虎被抢走了幼崽,凄厉地痛心哀鸣,但又束手无策。

    残酷的一幕,彻底击碎了郑武对沧海宗的执念。

    这份执念,就像是一块薄弱的纸张般,被彻底撕碎。

    方志、林喻、红潇、郑武,这四名从药王谷幸运归来的四人,都像是遭受到了魔咒,承受着令他们难以抗衡地痛楚,这份痛楚,像是钝刀似的磨击在他们的灵魂以及肉体上。

    使他们步入绝境!

    一声绝望的呼声之后,水榭坊上,便再也没有了丁点的声音,寂静的让人可怕。

    聚拢在下方的众多沧海宗弟子们,此时都抬头仰望着上方,左右顾盼着,目光内充满了疑惑不解。

    发生什么事了?

    这是每个人心里地想法。

    动静实在是太大了,水榭坊的老妪刚才见马渊一脸晦气地离去,就隐约猜到了真相,她急忙吩咐下人,驱散聚拢地人群,并且亲自打算到楼上看看仔细地情况。

    正当她步上三楼地时候。

    忽然间。

    身穿火红长袍的红潇和郑武两人并肩走下,两人悄声无息,郑武满面绝然,眸中黯然无神,没有丁点的色彩,仿佛像是一具行尸走肉。

    红潇则戴着一尊黑红交融妖狐面具,但依然看得见她玉颈以及红袍上的殷红干黏的血迹。

    站在楼下的老妪目光细腻地瞥到红潇沾满血迹的玉手之后,又瞥见那妖狐面具渗出地鲜血。

    老妪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颤,面色不自然地笑着,一句话都不敢说,默默腾出了位置,将路让开,目送着两人下楼。

    老妪那皱巴的面皮,一抖一震,仿佛像是看到了什么惊悚一幕。

    两人就此下楼,红潇身上浓浓地血腥气息,就像是无形地煞气,令一名名弟子们心惊胆颤,都下意识的给两个人让路。

    行尸走肉地两人,就此迈步离开了水榭坊。

    原来热闹犹如白昼坊市的水榭坊,突然间诡异地寂静。

    寂静的让人心慌。

    仿佛有什么妖魔鬼怪出现了。

    两个人就此并肩走着,到了十字路口时,郑武木然地停住了脚步,他扭头,空洞地眼神看向红潇,声音嘶哑地道:“最后一面了,还有什么想说的吗?”

    “小武,来世再见吧,代我像方志致歉。”

    那黑红交融的妖狐面具映照出的那对眼睛,眼睛里充满了无形的魔力,让人看到格外地心慌。

    “他会原谅我们的,我们救不了他,却可以陪他一起上路,黄泉路就像人心一样,太冷了,我们一起走各自相伴,或许会暖和点。”

    郑武那正直刚硬地面庞,此时却涌现一抹苦涩地笑容,但那绝望地眼神,从这一个铁打的汉子身上看到,格外地让人心疼。

    红潇和郑武两个人,一个向南走,一个向西走,就此分别。

    红潇所走的方向,路的尽头是悬崖。

    郑武所走的方向,路的尽头是武场。

    若论距离的话,红潇走到悬崖边的路,要比郑武长那么一点。

    夜深降临地时候,方志还悬挂在旗杆上,方志眼神模糊不清地望着四周万千碎灯,目光隐约间看得到四周的不计其数的身影,耳边有着许多吵杂地声音。

    人们都知道了这是方志最后的时辰。

    一些弟子是前来看热闹的,一些弟子故意来斥骂方志的。

    而在另一区域,这一区域的位置区域,甚至有些差。

    但这里聚集着很多的弟子,许多弟子都默不作声地聚在此地,排成长队,轮到谁之后,首位那人便遥遥地朝着方志三拜,目光复杂地离开。

    也有一些修为低阶的弟子们会弯膝跪拜,口中念着“门主”两字。

    这些人还不少,他们都是天南门的受益者。

    方志令他们获得了尊严以及新的生命,他们能力有限。

    他们是武道最底层的人,难以发出力量拯救方志。

    为了弥补心头的愧疚,只能跪拜前来送行,以示对方志的敬意。

    长队里,一名少年映入眼前,这人是林烽。

    当初与方志水火不容,但后来又迷途知返的林烽。

    不过他的身上有些轻伤,这是林云海所“赐予”的,也是林道天属意的。

    林烽得知方志被宗门捉回之后,第一时间赶去林道天的府邸,希望他能够看在方志有着林家一半血脉的份上,出手拯救方志。

    所谓兄弟阋于墙,外御其侮!

    无论之前和方志有着怎样的仇,此时都理应暂且抛下,先保他性命。

    余下的仇恨,日后清算也无妨。

    只是林烽想太过于单纯了,他被林道天狠狠地羞辱了一顿,一脚踢出了大门,又遭受到林云海的一阵毒打。

    林烽站在山边处,望着如今“下场凄惨”的方志,忍不住眼眶一红,他默默地朝着方志拜了拜,心里一阵难过,关键时刻,宗族居然会袖手旁观,太寒人心了。

    相较于此地的温馨,不远处的对方志的辱骂,也是一大奇景。

    林云海和数名手下站在那里,几乎吼破了喉咙在斥骂着,身前更是放着水桶。

    污言秽语,从他的嘴里不停冒出。

    要不是有宗律和执法士在,林云海恐怕会上去狠狠的削方志一顿,来报那日方志狠辣鞭打之仇。

    但如今见到方志沦落到这步田地,林云海心情还是非常爽的,喝水斥骂方志的时候,眼神中充满了解气之色,一副享受地模样。

    沧海宗从上到下都被“方志”搅的天翻地覆。

    不多时地时候,郑武终于赶到了武场,行尸走肉的他,从挤入人群之内,林云海就在他的身旁不远处。

    郑武初到的时候,还被林云海的手下一阵侧目,更是连推林云海,示意郑武来了。

    林云海一阵错愕,将水瓢丢进木桶里,讥笑道:“呦,这不是郑武吗?青烟门门主,来看自己的朋友,最后一面吗?”

    他的挑衅,郑武根本无视,像是未曾察觉到。

    郑武那一双漠然绝望地眼神,望着旗杆上的方志,眼神逐渐泛起一丝丝的火花。

    往日前的一幕幕出现在他的眼前,一股回忆的温热照耀着他当今被寒冰冻裹的心,令他好受了一些。

    “方志!”

    郑武不知那里来的力气,突然间朝着不远处的方志,一声长吼。

    这一吼声,充满了决然以及情义。

    身受重伤地方志,朦胧间听到呼喊声,下意识地朝着声源处望去。

    但眼角受到创伤的他,根本就看不到人影,只能听到熟悉朦胧的声音,他茫然地眼神就此望去。

    突然之间,方志一阵剧烈的咳嗽,他的心口莫名剧烈地疼痛了起来。

    疼痛的毫无征兆。

    就在此时,黑夜中一道谁也看不到的人影,悄然浮立在苍穹之上,就在方志地身旁。

    对方的大手,轻轻地放在了方志的身体上,温润地大手,放在方志身上的一刹那间,将他受到创伤的神魂转瞬间治愈,方志的灵台豁然清明。

    他的神念不由自主地散开,四周的一切尽数落入的眼中。

    就在此时,方志散开地神念听到了郑武传来地声音。

    “人心太冷了,犹如书上描述的地府黄泉。”

    “地府黄泉虽然冷,但我们可以一起走,我在下面等你,未能救你活出生天,我很抱歉,但我会陪你同去地府,以来偿还你的恩情!”

    郑武那行尸走肉地面庞,发出野兽般的怒啸声。

    黑夜苍穹之上,雷霆忽闪而过。

    天雷之声,弥漫百里。

    那一瞬间的雷光照映在郑武的容颜上,哪一苍白的面庞上,蕴含着癫狂又有着笑容,仿佛对于他来讲,这个决定能够带给他快乐。

    正当林云海心里泛起嘀咕,郑武为什么会是这幅表情的时候。

    郑武突然之间,从储物袋内拔出一把黑色灵剑。

    这灵剑是李晨的剑,也是方志赠他的!

    郑武动作麻利,未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众目睽睽之下,一剑自刎,嗤拉一声,鲜血顺着脖颈喷溅而出,就像是决堤的大坝,像是江河之水的鲜血,滚滚涌出。

    温热地鲜血洒落在地面上。

    咚的一声,尸体像是泰山似的砸落在地上,人心都狠狠地一震。

    叮的一声,郑武手中的黑色灵剑,掉落在地,上面还沾染着丝丝血迹。

    欠方志的恩情,他这辈子都难以还清。

    若就此漠然望着既是恩人又是兄弟死去,并且自己苟活在这偏流宗门内。

    这样的苟且人生,对郑武来讲,未免也太无趣了。

    不如与他一起上路,既偿还了恩情,又以死铭志。

    或许还能在地府里,一起上路。

    这样或许会更加快活逍遥。

    对于性格刚直的郑武来讲,是一个不算太差的结局。

    苍穹之上,在此雷声滚滚,雨点如冰糕般,哗啦啦落下,瓢泼大雨就此流下。

    雷声震响在人们的心头,林云海像是傻了般,瞳孔颤悸地站在那里。

    郑武温热地鲜血洒在他的身上,掩去了他身上不少恶臭。

    何止林云海傻了眼,神魂刚刚复苏过来的方志,亲眼目睹这一幕,脑袋嗡嗡一下子就炸裂了,方志的神魂在怒吼,身体在剧烈挣扎,口中想诉说什么,但“肉身”遭到重创的他,根本难以发出丁点的声音。

    只能磨牙发出呜呜的吞咽声。

    方志痛心疾首,郑武的尸体就在他的眼前,他的眼睛不断地充血,一股前所未有地痛楚弥漫在他的心头。

    郑武的话语,回荡在他的耳边。

    就当方志因为郑武的身死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神魂炸裂地时候。

    他的眼前画面一转。

    突然间,方志地神魂被一股五行之力挪移到了沧海宗一处悬崖之处。

    方志看到一名戴着黑色交融身穿红袍,鹅颈玉手都沾满了鲜血,身材凹凸有致地曼妙少女,无比熟悉的身影,使他心弦一震。

    这身材曼妙地少女,就此站在悬崖边上,目光麻木以及绝望。

    “马渊设了圈套,你自己一看便知。”

    一道温润地声音响彻在了方志的耳中,突然间,他的神魂被强行塞入了一段画面,一段记忆。

    正是水榭坊红潇与马渊对峙的一幕。

    突然间被强势塞入一段外来神魂画面,方志头疼欲裂,但这段记忆像是雷电一样,刹那间被他看完,这段记忆彻底驻足在了他的脑海里。

    “方志,你究竟何德何能,配得上他们对你的情义?”

    万千雷霆震响在苍穹之时。

    玄擎子略有讥笑地声音,俨如锐利的刀剑,刺在方志那措不及防少年之心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武帝尊(百度最新章节)  神武帝尊(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