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二百六十四章】:皆为蝼蚁 幸存之人

    【第二百六十四章】:皆为蝼蚁 幸存之人

    地面在龟裂,鬼风在呼啸,浩荡的神威弥漫在空气中掺杂着浓浓地血腥味道。

    跪在地面上的吕战,此时静静地躺在地上,眸光灰色,胸口处破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鲜血浸透了破碎的地面。

    一枪斩杀吕战之后,万千弟子为之骚动。

    这些弟子们瑟瑟发抖,看向方志地眼神,绝大多数都充满了畏惧之色。

    许多弟子再也难以承受这等压力,他们想要离开此地。

    离开这个充满压抑的地方!

    但进来容易,离去就太难了,因为这武斗场已经被玄擎子下了意志结界。

    这结界之地,可进不可出。

    事情没解决之前,谁都别想离开此地!

    惊慌失措,备受冲击的弟子们,发现后面的路已经被一股无形地屏障挡住,不由捶胸捣足,发出哭喊之音,他们各个都失魂落魄,一个个发出惨绝人寰的凄厉之声。

    连掌尊都被斩杀了,还有什么人能够护得他们的安全?

    天知道眼前的方志会不会向他们大开杀戒。

    没有人喜欢身为砧板上的鱼肉!

    因为那意味着你的性命被人所掌控。

    也就等于你的死于不死,皆在对方的一念之间!

    与其祈求与对方宽恕,不如就此逃离,也许能够获得一线生机。

    但此时发现连最基本的退路都没有了之后,沧海宗的万千弟子才意识到了,眼前沧海宗所遇到的劫难何,是何等的致命。

    弟子们的骚动愈演愈烈,但此时的方志熟视无睹,他的注意力全部都在余下的灵字辈长老身上。

    充满锐寒的枪头闪烁着丝丝寒芒。

    吕战的尸体就在不远处,方志拎着枪,一步一步地走到大长老的近前。

    大长老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头几乎都埋在到了地面上,死亡地阴影,从而令他如此恐惧。

    王蔺跪伏在地上,把脑袋埋在地面上,仿佛在自欺自骗以为方志就会看不到他。

    耳边环绕的脚步声突然停顿了下来,四周地时间,空气,都在此地有些凝固。

    大长老的心弦狠狠地一颤动着,王蔺听到了呼吸地粗声,就在他的身前。

    王蔺心头滋生出恐惧,当他鼓起勇气,把脑袋抬高一点,余光看到就在面前的脚靴之后,他面色陡然苍白。

    待王蔺抬头,望见掌握着他生死的少年面孔以及那悬在余光另一侧的青铜古枪之后,王蔺突然涌动着身体,像是恶心的蛐蛐似的,伸手痛哭流涕地抱着方志地大腿,痛哭流涕地道:“方志,饶了我,饶了我!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吕战吩咐的,我不过是他身边的一条狗罢了。”

    “先前对你所做的一切,全部都是他吩咐我的,求求你,宽恕我,我只是一条狗而已,求你,饶了我!”

    “王蔺,可还记得我在丹阁对你说的话?”

    方志居高临下低着头,望着脚下像是一只烂狗的大长老,他嘴角扬起了一抹讥笑。

    曾几何时,眼前的人还是意气风发,万人之上的宗门大佬。

    但在绝对的实力面前,宗门大佬?

    一条想要求生的狗罢了!

    王蔺神色一呆,眼前浮现了他在丹阁内,杀气腾腾,威胁方志主宰一切的模样。

    但光阴转动,事实的转变,太过残酷了。

    残酷到让他以为是做梦。

    “我说了,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会让你纵算命丧地府,轮回转世,也要记得我。”

    方志眸光之寒,抬起手来抓着王蔺,像是拎着一只死狗似的,朝着天空上漫不经心的一丢。

    这一丢,王蔺足足被仍飞了十丈高左右。

    待他朝着地面上落下的一刻。

    方志抬起手来,隔空一指点出。

    地面上突然冒出了数道虬龙般的岩浆火柱,两道岩浆火柱突然间立在两侧,各自抓牢王蔺的左右两臂,余下的几条岩浆火柱,此时变化万千,化为一道道细长的岩浆鞭条。

    每一条岩浆鞭条此时有序且狠辣的鞭打在王蔺地残破肉身上。

    王蔺修为已经被玄擎子的意志封印,凡体肉身的他,承受岩浆火鞭的鞭打,犹如被千刀万剐。

    因果有报。

    丹阁之内,王蔺拿铁刺鞭抽打方志,方志则用同样地方法还击,并且以十倍,百倍地方式还击!

    承受火鞭之痛的王蔺,发出凄厉的惨叫声,他的五官接近扭曲。

    可惜的是,他并没有那一日方志的骨气。

    承受着火鞭的王蔺,居然还寄望着方志会宽恕他,时不时发出哀嚎般的求饶之语。

    只是方志恍若未闻,此时的方志漫步走到了杜路的身旁。

    江泰跪伏在杜路的一旁,他们两个人听到脚步声落定在身旁之后,两人不约而同地抬起头。

    杜路抬头仰视着高高在上,漠视望着他的方志,一时间嗫嚅着嘴唇,他的神色流露出祈求之色,眼神甚是悲凉。

    一旁的江泰仰视着方志,跪在在地上,低着头鼓起勇气出言道:“方志,冤有头,债有……”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一声利器穿破肉体的声音。

    冰冷泛着光泽的青铜古枪,洞穿了杜路的心房!

    鲜血溅喷在江泰的身上,温热粘稠地鲜血,甚至撒溅到了江泰的脸上。

    这一刻的江泰,瞳孔无神,身躯颤抖,让他僵硬地努力抬起头之后,方志一句废话都没说,直接将杜路的心房捅穿。

    杜路不甘、痛苦,恐惧地望着胸口地伤势。

    方志漠然地拔枪,又是噗哧一声,鲜血随之倒溅。

    杜路想说什么,但口中挤满了鲜血,就像是那一日身受重伤犹如重尸的方志,鲜血灌满了口腔,他的瞳光逐渐消散,最终尸体咚地倒在了地上,几番抽搐之后,再无了动静。

    “你说的很对,冤有头,债有主。他追杀我,我杀他,很公平。”

    方志看向江泰的眼神时,多了一丝的温和,戮性少去了很多。

    “沧海宗将覆灭,还望前辈准备好退路,以你地元境的修为,在这北域,还是足以生存地下去的。”

    江泰是方志为数不多有着好感的人了。

    沧海宗众多强者里,眼前的江泰虽然懦弱,仅敢对内宗弟子耀武扬威,以长老之姿。

    但江泰鲜少欺辱他人,最重要地是人,此人至始至终对方志并没有杀意,甚至为他惋惜。

    方志不是嗜杀的野兽。

    他只是偿还往日的仇债,不是单纯为了仇恨,而杀人。

    方志迈着步子,从江泰的身旁就此走去,江泰神色苍凉,定在原地,像是傻了般,他的两手紧张着抓着大腿,浑身颤悸。

    待方志离去之后,未对他动手之后,那缠绕在他心头的死亡阴影,烟消云散。

    劫下获生本是一件庆幸的事情,但江泰发现自己免遭劫难之后,眼中浮现了泪水,像是孩童,发出了痛哭地声音。

    也许这眼泪,也是庆幸地一种吧。

    毕竟,能哭的出来,意味着人还活着。

    死的人,只能令鲜血肉身融入大地,灵魂葬于九幽地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神武帝尊(百度最新章节)  神武帝尊(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