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7章 试探?嫩了点!

    第47章 试探?嫩了点!

    “啪!”

    苏蓝芷都没有回应,就给了兰亭公主狠狠的一个耳光!

    那一个耳光,打的分外响亮,也分外的用力!

    兰亭公主摔倒在地,半张脸迅速红了起来,委屈的眼泪啪嗒往下落,而苏蓝芷则转身,面色复杂的看向慕容骋,道,“兰亭口出狂言,还请骋王息怒,骋王府内部的事情,皇家自然是不会干涉的!”

    “息怒?”慕容骋眯了眯眸子,目光落在兰亭公主身上,显然一点息怒的意思都没有。

    苏蓝芷看了一眼身后的兰亭,心里虽然千百个不甘心,却也不得不道,“兰亭公主激怒骋王,是该给她一个教训,不如就交给骋王来处理?”

    “娘娘……”苏蓝芷话音刚落,兰亭公主就哭了出来!

    骋王看她的眼神,就像是要将他千刀万剐一样,饶是心里深爱那人,此时他危险的目光和慑人气势,却还是让她觉得心惊胆战!

    苏蓝芷被她喊的烦躁,扭头狠狠的瞪了她一眼,道,“骋王,此事……皇家亦不会干涉。”

    “好啊,那就请,在傍晚十分,将她送到骋王府来!”慕容骋这才冷哼一声。

    他没有带着侍卫前来,也懒得自己去管兰亭公主,更不想自己和君轻暖在一起的时候,身边还有个电灯泡!

    甚至都没有再看兰亭公主一眼,慕容骋拥着君轻暖,往里面走去了。

    苏蓝芷气的踹了兰亭公主一脚,也匆匆往里面而去,心里暗骂: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一场变故,让所有人的情绪都变得凝重复杂。

    君轻暖靠在慕容骋身上,任由他半搂半抱的走进屋去,老实乖巧的很!

    对此,慕容骋很是满意,眼底怒意褪去,在看向她的时候,有些温柔了。

    “皇后娘娘,骋王殿下快请上座!”苏荣赶忙招呼,只是笑容有些牵强了。

    慕容骋搂着君轻暖不放开,但是君轻暖一看前方那小小的椅子,就有点发怵,低声道,“父王,我身体还好,你放开我吧。”

    要不然,难不成大庭广众之下被他抱在怀中?

    不说别人怎么看,就是她自己都吃不消。

    苏荣本来想要在骋王身边安排一个座位,却被苏扬拉住,轻轻摇头——

    他请慕容轻暖前来,为的就是试探她的虚实,若是她坐在骋王身边,今天的计划怕是又要泡汤了。

    和丞相苏谦,以及苏扬不一样,苏荣是个商人,他并未从政,所以,很多有关朝局的事情,他看的并没有苏谦和苏扬那么清楚。

    只不过,苏荣也不是无辜的。

    当年,在君家灭门大案当中,负责接收君家产业的人,就是苏荣。

    只不过,他们这些人,还是将君家的产业看的太单薄了!

    君家数百年基业,若是能那么轻易就易主,那君家就当不起这北齐第一望族的称号了!

    君轻暖瞳孔微微缩了缩,将苏扬和苏荣两人的小动作收在眼底,祈求的看了一眼慕容骋。

    慕容骋千百个不愿意,但终究还是点点头,“不舒服就不要强撑着,身体要紧。”

    “知道了,父王!”君轻暖赶忙点点头,那眼底的感激,是做不得假的。

    慕容骋这个人虽然有时候很禽兽,但是,他对她的确足够好。

    而两人之间的互动落在众人眼中,大家又对骋王对慕容轻暖的宠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骋王殿下快请上座,今日是小儿生辰,不如就让他们小一辈一起聚聚?”苏荣脸上露出圆滑的笑容,看了一眼苏蓝芷。

    苏蓝芷已经落座,只是皱眉讳莫如深的看着君轻暖。

    君轻暖,慕容轻暖,还有上次解毒时,她明明看到就是慕容轻暖!

    而且,当时慕容轻暖说的那些话,分明证明她就是当年的君轻暖!

    可这件事情,她和皇上已经说了好几次,皇上就是不信!

    刚刚处理兰亭公主的事情时,苏蓝芷看上去落落大方,但实际上心里却感觉紧张惶恐。

    三年前连尸骨都被野狗啃了的君轻暖,如今换了一张脸一个身份出现在燕都,搅动风云,却没有人相信她就是君轻暖!

    这样的局面,让她感觉自己就像是在孤军奋战一样,仿佛在深夜里遇见鬼,所有人都看不到,只有她眼睁睁的看着那只厉鬼将手伸向过去的敌人,又因为她有了一个强大的靠山,旁人奈何不了她!

    寒冬腊月里,苏蓝芷的掌心里,甚至沁出了细汗。

    君轻暖深深地瞄了她一眼之后,冷笑着去苏扬和轩辕牧等人旁边坐下了。

    生日诞辰,左右也就是那么点事情,大家闲聊吃东西而已。

    “慕容小姐,刚刚在门外多谢了!”百里雪就坐在她身边,嗓音压得很低。

    君轻暖只是嘴角勾了勾,却什么话都没有说话,权当自己没听见。

    百里雪一时间弄不懂她的意思,也不知道她当时是巧合之间出来,恰好给他解了围,还是她不想在旁人面前表现出自己和他太亲密。

    但不管是因为什么,百里雪都不会过多纠缠。

    对于分寸这件事情,他把握的永远比谁都好一些。

    毕竟,这整个燕都只有他的处境是最危险的。

    百里雪的接下来的沉默,让君轻暖很满意。

    卧薪尝胆者,终有一日可成大器,经历过这样举步维艰的日子,日后只要给他一个机会,他就没有做不成的事情。

    更遑论,他足够聪明。

    而此时,唐子淳则大大咧咧的笑着,道,“今日是苏兄诞辰,咱们大家敬苏兄一杯!”

    众人闻言,皆举起酒杯,只不过上上位上的慕容骋和苏蓝芷等人,都没有理会他们这些小辈的喧闹。

    君轻暖亦举杯,道,“敬苏扬兄!”

    “多谢大家,今日能请到诸位前来,苏扬不胜荣幸!”苏扬笑着,将所有情绪掩藏,又不着痕迹的道,“燕都人皆喜欢青梅酒,不不知慕容小姐可还喜欢?”

    这么快就开始试探了?

    嫩了些!

    君轻暖心里轻哼一声,笑道,“燕都的青梅酒闻名天下,好酒之人,谁不喜欢青梅酒?”

    “也是,你不说我差点忘记了,当日慕容小姐接风洗尘宴上,上的就是青梅酒。”苏扬笑着,打了个哈哈,又道,“以前不在燕都的时候,慕容小姐都喜欢什么酒?”

    “喜欢的多了,女儿红,胭脂泪,风雪酿,当然,我最喜欢的,是离花宫的胭脂泪,不知苏兄可曾听闻?”君轻暖眯着眼眸笑,胭脂泪,可只有离花宫有,别人怕是听都没听过。

    末了,君轻暖又笑道,“这胭脂泪呢,是当年父王酿给娘亲的,后来,父王出来闯荡,娘亲思念父王,便常饮胭脂泪,本小姐跟着娘亲,自然也就多喝点。”

    “原来如此,只不过,王妃既然如此思念骋王,为何又不来王府呢?”苏扬点点头,一时间难辨真假,毕竟,这胭脂泪他的确不曾听说过。

    君轻暖继续将他往沟里带,“娘亲年幼时,父母曾遭昏官所杀,所以娘亲这一生最痛恨的就是官府之人,父王为官之后,娘亲思念父王,常饮胭脂泪,却也不愿意再见父王一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