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6章 威逼利诱,谁招惹你了?

    第66章 威逼利诱,谁招惹你了?

    找姑娘……

    “咳咳咳……”君轻暖一阵咳嗽,慕容骋却轻哼一声,不着痕迹将她拉到跟前,伸手拍拍她的后背,煞有急事,“嗓子不舒服么?不如近几日就在在家休息?我们继续练琴?”

    南慕闻言,飞快的溜了。

    嗯,练琴是好事。

    恋情……

    君轻暖知道拒绝不了,便道,“那你不许抱我!”

    “嗯,本王知道你有心上人了,但没关系,本王只是……你的夫王而已!”他一本正经的说着,将她再次拉进了怀中,双臂圈禁着,开始调弦!

    君轻暖有些错愕,扭头想要说话,却见他一脸严肃!

    话到嗓子眼儿上,就这样被憋了回去。

    等她转过头来的时候,他在身后勾了勾嘴角,眼底染上邪肆笑意。

    君轻暖有点失神,“父王,我会弹琴的……”所以,不需要手把手的教了,“再说,上次在苏家,不也是没用上么!”

    “本王教你杀人!”慕容骋指间飞舞指间,无形杀气从琴音当中激荡出去!

    君轻暖顿时一惊,不敢胡思乱想,赶忙定神。

    慕容骋身上透出杀意的时候,她还是有些发怵的……

    威逼利诱,一切恰到好处,君轻暖这一日,陪慕容骋练了一天的琴!

    不光如此,而且接下来三天都是一样!

    转眼,她的月事都走了。

    这一日,君轻暖坐在自己房间里,眉心微微皱着,说不上是不开心还是有心事,反正就觉得哪里不对,手上握着毛笔,半天前却不下笔。

    算算时间,慕容骋是变着法子,困了她差不多五天,而这五天,刚好是她来月事身体不大舒服的时间。

    她心里不静,以至于碧雏说的话,她都没有听进去。

    “阿姐,你怎么了?”碧雏还是第一次见自家阿姐这个样子,顿时有些心惊。

    君轻暖这才回过神来,道,“三军出征,是在今日下午吗?”

    “嗯,轩辕越叫镇北侯世子慕天宸和北平王世子徐珂领兵出征了,这两人都是将门之后,且数年前,镇北侯慕永晟和北平王徐莽都曾经和北漠王交手,算是老对手了,估摸着,这一次镇北侯和北平王必然也会跟着去,两个小的只是个幌子。”扶卿回答着,将一枚枣糕往嘴巴里塞,吃的像个小松鼠一样。

    君轻暖闻言,双眸眯了眯,眼底闪过一道寒意,道,“今日三军拔营,下午我们正好去看看热闹,午饭早些吃吧!”

    镇北侯慕永晟,北平王徐莽么……

    犹记得年幼的时候,这两人还时常来君府,和父亲称兄道弟。

    他们都是贫寒出身,当年若不是君老爷子相助,一家老小早就饿死在了饥荒当中,哪有如今的他们!

    而三年前兄长君轻寒出兵孤鹰岭时,这两人却双双告病,躲在燕都不肯同行。

    结果,兄长君轻寒带领的三十万君家军血染孤鹰岭,这两人毫发无损……

    当时,君轻暖和君轻寒皆以为,他们只是习惯了燕都繁华,不想去孤鹰岭领兵打仗,可现在看来,这两人根本早就知道轩辕越要对君家军动手了,可他们却连一丝丝信息,甚至是善意的提醒都没给!

    世事人情漠然,狼心狗肺也不过如斯。

    北漠大地比孤鹰岭气候更加严寒残酷,这个时候他们怎么不去养尊处优,反而要领兵出征呢?

    君轻暖眼底的冷笑犹如寒冰,那她倒要看看,他们还能不能有一个将军该有的锋芒!

    君轻暖手上的狼毫啪嗒一声折断,她看着桌面上只画了一半的三军点将图,将手上的狼毫漠然丢进了火盆里!

    火光闪过,墨香扑鼻,一支上好的狼毫很快化为灰烬。

    “谁招惹你了?”门口,传来熟悉的嗓音。

    君轻暖抬眼,看到慕容骋跨过门槛走进来,半张黑色面具下,潋滟双眸将目光投向火盆,而后落在她的脸上。

    “父王怎么来了?”君轻暖看着他,嗓音有些凉,将桌上的宣纸揉成一团,也丢进了火盆里。

    碧雏和扶卿吓得不敢说话,都有些紧张的看着慕容骋。

    君轻暖刚刚的情绪太激动,她们生怕被骋王看出个所以然来。

    慕容骋扫了一眼火盆中燃烧的宣纸,道,“今日午后三军出征北漠,想去看?”

    君轻暖一愣,“父王想要我去?”

    “你若不想,便在家好好养着,你最近身体的确不大好,三军点将,也没什么好看的。”慕容骋并不想让她去,但是估摸着,如果她真的是君轻暖的话,又怎么能忍住不去呢?

    君轻暖闻言沉默了一下,道,“父王要去吗?”

    “嗯,三军誓师,本王必须观礼。”慕容骋点点头,出征北漠是整个北齐的大事,所有朝臣都要到场,他也不例外。

    君轻暖想了想,道,“父王若去,必然要和朝臣一起,女儿就不去凑热闹了,在远处看看就好。”

    “也罢,到时候百姓和其他人都会来很多,你留意安全。”慕容骋点点头,目光下意识的扫过碧雏和扶卿两人。

    他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慕容骋走了之后,碧雏飞快的去了厨房,扶卿有些担忧的问,“骋王的眼神不太对,似乎发现什么了?”

    “无妨。”君轻暖轻声回应。

    她看不透这个男人,他不是发现了什么,而是什么都发现了。

    但是,他也不把她推出去,就这样一直和她耗着,让她有些摸不清头脑。

    *

    午时刚过,君轻暖和碧雏、扶卿三人便去了点将台那边。

    此时,寒风呼啸,点将台下方三军列阵,战争还没有开始,萧杀的气息就已经弥漫开来。

    “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他们这些人,又能回来多少呢?”君轻暖远远的看着,目光清寒如冰,脑海里回放着三年前那一场誓师大会的场景。

    彼时,秋色似锦,兄长火红的披风像是燃烧的烈焰。

    他和父亲就是在这里接受点将,然后带着三十万君家军舍生忘死开赴前线,为轩辕越守护南部关隘孤鹰岭。

    半月之后,月盈中秋的那个晚上,他们却永远的离她远去,死的远远没有那么豪迈。

    对于忠心耿耿一心守护家园的君家父子而言,这是一场耻辱,非鲜血不能清洗的耻辱!

    君轻暖云袖下方的手紧握着,掌心里传来的痛,让她变的冷静。

    而此时,前方有人迎面走来,竟是苏扬和兰亭公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