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5章 金屋无情,藏娇在心

    第95章 金屋无情,藏娇在心

    “骋王可能说服离花宫主?”轩辕越眼底染上一抹期待,若是能够让离花宫主出面,那自然再好不过。

    慕容骋轻轻摇头,“微臣不能,微臣入仕本相当于做了她最讨厌的事情,微臣已经三年不得见离花宫主……”

    慕容骋感觉自己在说谎的路上一去不复返,他都不知道自己被君轻暖带着一起编织的这个弥天大谎最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后果。

    但是想到她,他又情不自禁的为她一点点去铺路。

    慕容骋的目光一瞬间变得柔和,道,“但是有一人可以说服离花宫主,皇上只需叫曲公子去就好了,微臣听闻,曲千寻和离花宫主关系不错。”

    慕容骋认为,曲千寻是离花宫主的弟子。

    只是他还不知道离花宫主究竟是谁。

    但这都无关紧要,因为梅十三的事情,他压根没有想过要交给离花宫主去处理,自然有君轻暖去治他。

    他只想给曲千寻再增加一个筹码,让轩辕越离不开这个人,不得不将孤鹰岭踏踏实实的赐给曲千寻作为领地!

    而这一切,只有一个唯一的原因:这是君轻暖想要的结局。

    慕容骋很确定,他喜欢她。

    这种情愫从未有过,这是第一次,为她铺路他心甘情愿,只要她想要,没有他给不起。

    君臣相对,不知不觉已经站在了敌对的立场上。

    轩辕越不知道,三年前被他弃之如敝履迫害致死的女子,此时已经成为慕容骋的心头明珠。

    而此时,慕容骋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护着她而和他分庭抗礼——

    君轻暖算计慕容骋,慕容骋就算计轩辕越,算计这北齐江山!

    可轩辕越对此毫无觉察,再一次听到曲千寻这个名字之后,他的脸色又变得难看。

    他真的不想把孤鹰岭给曲千寻。

    北齐和南楚之间,是绵延千里的朔拉山脉,孤鹰岭是唯一的雄关,一旦孤鹰岭出事,后果不堪设想!

    如同三年前一样,孤鹰岭失守的后果就是,南楚大军长驱直入北齐南部的朔谷平原!

    而朔谷平原是北齐最重要的经济支撑,整个北齐一半以上的粮食布匹全都出在朔谷平原。

    但朔谷平原绵延数千里,期间却再也没有一处关隘可以抵挡外敌,一旦孤鹰岭失守,北齐必面临前所未有的危机!

    这种境况,轩辕越在三年前体会极为深刻,他这一生都不想在经历第二次。

    当初若不是慕容骋,北齐怕是要随着君家一起灭亡了。

    轩辕越脑海里回放着三年前的情形,面色一阵变幻,却始终没有松口。

    而苏谦却已经等不下去,跪在地上,道,“微臣恳请皇上下旨昭告天下,封曲千寻为鹰王,赐孤鹰岭为鹰王封地!”

    相府同党跟着跪地附和。

    “皇上,如今元将军命在旦夕,我北齐不能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再失去良将了!”

    “是啊皇上,临雪楼的杀手无处不在,若是不能阻止临雪楼,怕是我朝还要死人!”

    “皇上,求您救救微臣们吧,臣等愿为国捐躯,但不愿死在杀手的手上啊!”

    顿时,整个金銮殿一阵鬼哭狼嚎,将轩辕越逼到了绝路上。

    慕容骋没有下跪,也没有任何表示。

    他说完该说的话之后,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静静地看着众人唱大戏了。

    轩辕越被吵得脑子疼,看着黑压压跪了一片的群臣,有气无力的道,“你们先行退下,容朕再想想。”

    “微臣告退。”慕容骋闻言转身就走。

    闹哄哄的场面,也让他的忍耐到了极致。

    从金銮殿出来的时候,慕容骋的情绪一度不是很好。

    而这并不是因为事件本身的缘故,而是因为他的洁癖。

    慕容骋的洁癖不光是表面上那么简单,他的精神洁癖非常严重,他讨厌任何乱糟糟的场面,这种场景会让他变得烦躁不堪。

    已经快到中午了,外面的阳光明灿灿的照耀着,将整个皇宫照的金碧辉煌。

    慕容骋的目光掠过远处的凤飞宫,眼底闪过冰冷的嘲讽笑意。

    南慕快步迎上来,看到自家王爷这种表情的时候,不由道,“凤飞宫是皇上金屋藏娇所用,谁料如今却如同冷宫一般。”

    慕容骋眯了眯眼,钻进马车里,道,“藏娇之处在心,再精美的宫殿,也都是没有温度的。”

    南慕赶着马车,忍不住的笑,“王爷的心里,藏得是不是小姐?”

    八卦完之后,南慕就有点害怕。

    他越距了。

    难得的是,慕容骋竟然没有生气,只是轻叱一声,“赶你的车!”

    南慕吐吐舌头,赶着马车往骋王府去了。

    慕容骋忍不住的在想,那丫头在家干嘛呢?

    一到王府门口,慕容骋就迈开大步,径直往君轻暖的房间去了。

    侍卫和属下们都不在,院子里静悄悄地,秋千轻轻摇晃着,冬日的阳光带来一丝丝暖意,令人昏昏欲睡。

    慕容骋的脚步轻了起来,来到屋檐下,透过开着的门,看到了趴在软榻上君轻暖。

    她蜷缩在软榻上,一头长发像是墨莲一样盛开在银白色的锦缎上面,像是一幅恬静的水墨。

    他浮躁的内心,一瞬间就安宁了下来。

    举步进屋,他的脚步声轻的自己都听不到,生怕吵醒了她。

    也不知道是君轻暖睡得太沉还是他掩藏的太好,他坐在她身边的时候,她一丝丝反应都没有。

    纤长的睫毛像是飞累了的蝴蝶一样休憩在瓷白的肌肤上面,大约是被旁边的火盆烤的,她的脸颊染上浅浅的粉色,像是刚刚被阳光和春风抚爱过的桃花一样迷人。

    微甜的茉莉香随着她清浅的呼吸缠上他的鼻息,慕容骋仿佛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

    这一刻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喧嚣吵闹,只有她一人,慵懒的睡在他身侧,岁月静好。

    ……

    君轻暖睡了很长时间,直到南慕叫人送了饭菜过来,她才惊醒,迷迷糊糊爬起来。

    在感觉到手上的禁锢时,这才恍然回神,扭头震惊的看着慕容骋,“父王……你什么时候来的?”

    他甚至连身上的披风都没有摘下来,因为曾经出门过,寒风撩乱了他的发,丝丝掠过黑色的面具和下方惑人的薄唇,看上去像是妖孽一样夺人心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