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25章 夫王后半生,便交给暖儿了!

    第125章 夫王后半生,便交给暖儿了!

    慕容骋听着她恍若自语的声音,低头,温柔贴近她耳边,“不要多想,相信我。”

    他已经不想去强调喜欢和爱,那都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他要让她先走出三年前的阴影。

    只有让她彻底放松下来,才能解开那个结。

    步步紧逼,只是适得其反,让她痛不欲生。

    君轻暖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回答,抬头看着他,却听他又道,“如果你迷茫了,就这样想,管他呢,还有夫王收拾烂摊子!”

    君轻暖被他逗得破涕为笑,“燕都怕是没有人会相信你还有这一面。”

    “这一面你知道便好,要别人相信干什么!”他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回家了。”

    君轻暖心里一颤,莫名有点孩子般的雀跃。

    回家了……

    从此,骋王府就是她的家吗?

    她挣脱慕容骋的怀抱,从车辕上跳下去,在南慕的目瞪口呆中,将手递给了刚刚冒出头来的慕容骋,娇俏的笑,“父王,您老慢点儿哟,留意身子骨儿!”

    “噗——”南慕顿时笑喷!

    慕容骋嘴角抽了抽,意味深长的瞄了她一眼,笑了,“那夫王的后半生,就交给暖儿了。”

    说着,竟然破天荒把手放在她送过来的小手上面,任由她拉着下车了!

    南慕笑的腮帮子疼。

    她家小姐聪明绝顶,却偏偏跳不出自家王爷的套路!

    后半生交给暖儿了?

    这不是变相的以身相许是什么啊!

    南慕真相了,君轻暖觉得哪里不对,却又下意识的不往深处想。

    慕容骋也没指望她现在听明白他的套路,任由她拉着往王府去,温柔目光落在她歪歪扭扭的发簪上面,忍不住的笑。

    院落里,碧雏和扶卿看着这两人进来,嘴角狠狠抽了抽!

    北辰也有点愣神。

    什么情况?

    上午拽掉门帘偷窥,出去一趟之后就敢光明正大牵着王爷的手回来了?

    而且,自家王爷那纵容宠溺的小眼神儿,啧啧……

    “暖儿准备将夫王拖进自己的房间么?”他在她身后挑眉,嗓音温柔好听,撩拨心绪。

    君轻暖哭过一场,便放松一些,扭头来拍拍他的手,“你想得美,不让进!”

    说着,飞快钻进自己屋里,合上了门。

    慕容骋摇头轻笑,转身进了自己的屋里!

    结果,有些害羞激动的君轻暖刚刚来到软榻边上,抱起茶杯喝水,就发现慕容骋已经靠在门口,冲她笑意盈盈,“暖儿,要不给夫王也来一杯?”

    “好啊,”君轻暖点点头,拿起空茶杯——

    慕容骋却走过来,在她对面坐下,端起她刚刚喝过的那杯放在了唇边!

    君轻暖的脸,刷一下就红了!

    目光落在他粉薄邪肆的唇瓣和握着茶盏的修长手指上,心跳砰砰乱了!

    “觉得夫王好看么?”他挑眉,不动声色。

    君轻暖的脸很红,但还是点点头,“好看。”

    “夫王的脸好看,还是身材好看?”他眼中染上坏笑,透着几分潋滟。

    “流氓!”君轻暖丢下茶杯夺门而出!

    身后,传来他罕见的笑声,“呵呵……”院子里,四个属下看着逃出门来小脸红红的君轻暖,表情异常精彩!

    刚刚那一身“流氓”大家隔着门都听见了!

    也不知道王爷对小姐做了什么?

    “阿姐,你的脸好红,有点衣衫不振,发钗歪歪,容易引人遐想!”扶卿笑的大眼弯了起来,看到自家阿姐这样,她真的很开心。

    没有人比她更清楚的知道,君轻暖实际上是有一定的心理疾病的。

    自从三年前那件事情之后,她都开始本能的回避感情,同时将自己脆弱的另一面深深掩藏,在心里筑起越来越厚的堡垒!

    这在她曾经生活过的现代,被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症。

    也叫延迟性心因性反应。

    受到重创的人,在下次遇上相关事件的时候,会出现自我麻痹掩耳盗铃以及感情解离等行为,甚至会下意识的将这些事情以及相似的事情排除在自我感觉和记忆之外。

    君轻暖还没有那么严重,但是,如果不及时治疗的话,日后肯定出大事。

    但是,像是这种疾病,在现在这个世界,只是被统称为心病。

    无药可医。

    即便是君轻暖的师尊,也毫无办法。

    但现在,事情有了转机,扶卿心里的激动,旁人理解不了。

    她一点点的挪到君轻暖跟前,歪着头贼兮兮的笑着,“阿姐,是不是又被美人咬了一口?”

    “胡说八道!”君轻暖觉得院子里这几个也不是省油的灯,结果又回到屋里去了。

    扶卿转身,对南慕道,“南慕,我想单独见一见你家王爷……”

    南慕愣了一下,道,“好,我去问问。”

    “王爷,您……可以出来一下吗?”南慕看了一眼隔壁,又看了看扶卿的表情,便明白扶卿不想让君轻暖知道。

    但是,他总觉得,扶卿赞成王爷和小姐在一起的,所以,南慕决定帮她隐瞒君轻暖,话说的很是隐晦。

    慕容骋一愣,什么意思?

    不过想了想之后,他还是起身出门,道,“怎么了?”

    “扶卿说想要单独和你说几句话……”南慕看着远处小小的扶卿,低声道。

    慕容骋打量着那孩子半晌,点点头,举步往外面走去。

    这种主动出去见一个人的情况,在骋王这里还是第一次出现。

    慕容骋的目光掠过君轻暖的房间,带着扶卿离开了院落。

    两人站在外面的花园里,慕容骋才转身,看着和自己膝盖差不多高的扶卿,道,“说吧。”

    “我为阿姐的事情而来,想必骋王也已经发现阿姐精神状态偶有不对?”扶卿说话的时候像个成年人,条理清晰,干脆利落。

    慕容骋点点头,“这种情况持续多久了?”

    “我认识她的时候,她就是这样了,在我的家乡,这种情况叫创伤后应激障碍症,需要专门的心理医生来治疗,但是这里没有心理医生……”扶卿恳求的看向慕容骋,“骋王,扶卿想求您一件事情。”

    “说!”慕容骋有些好奇,这个四五岁大的孩子,会向他求点什么?

    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扶卿道,“骋王的琴声带着魔力,可以治阿姐的病,扶卿想求骋王为阿姐治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