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62章 冰肌玉骨,红梅绽放

    第162章 冰肌玉骨,红梅绽放

    可这一点,南慕和北辰做的不会有任何破绽,毕竟是跟在慕容骋身边多年的人。

    轩辕越沉思许久,这才道,“魏公公,你带着太医,去骋王府看看究竟什么情况!”

    ……

    一下午,君轻暖收拾完了草药,只是把零碎的全都丢在一边放着,也没管。

    慕容骋就不停的用手指戳她,让她扭头和他说话。

    转眼,天快黑了。

    南慕出现在门口,道,“王爷,魏公公带着太医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慕容骋淡淡的回应着,刚刚那点调皮劲儿瞬间没了,转眼就变成了外人眼中那个三十岁的北齐骋王!

    “变脸的速度比变天还快!”君轻暖忍不住,伸手捏了他脸蛋一下!

    “……”慕容骋一脸黑线!

    难不成他病一场,她一点不怕他了?

    他想要把她拉过来,压在软榻上亲吻她,但是眼下魏公公来了,他只能把所有的心思暂时收起来。

    君轻暖脸上的笑意,转眼之间也就消失了。

    很快,魏公公跟着南慕走进来,在门口道,“老奴见过骋王殿下,听闻骋王殿下昨夜遇刺身体不适,皇上担忧,特着老奴带着太医过来瞧一瞧。”

    魏公公说话的时候,不着痕迹的打量着屋里。

    慕容骋躺在软榻上,因为虚弱的缘故,放在胸口的半截手臂看上去分外的白,甚至给人一种纤细的错觉。

    魏公公皱了皱眉,难不成,骋王真的伤的如此严重?

    《离魂》的反噬,自然是严重的。

    这一点完全做不得假。

    不等慕容骋说话,君轻暖就道,“多谢皇上恩典,家父无力说话,就请太医把脉吧!”

    慕容骋在她背后,嘴角轻轻地勾了勾。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每次她说“家父”的时候,他都自动听成“家夫”。

    每次她喊“父王”的时候,他都自动听成“夫王”。

    不过,这一抹笑意在太医和魏公公凑上前来的时候,便尽数收敛了!

    君轻暖拿过一块洁白的手帕,将他的手腕垫上,这才给太医把脉。

    太医也不敢多说什么,毕竟骋王洁癖极其严重,那就……隔着手帕把脉吧。

    慕容骋的脉象异常的虚浮,太医琢磨半晌,也忍不住惊讶道,“王爷怎的伤的如此严重?伤在哪里了?”

    “家父乃是内伤,王府已经派人去请鹰王了。”君轻暖道。

    “原来如此,那骋王便好好休息吧,这伤我怕是没有办法,还得请鹰王来医!”太医赶忙退下。

    魏公公皱了皱眉,终究还是告辞离去。

    “陈太医,骋王伤势如何?”出门之后,他就忍不住的问。

    陈太医摇摇头,“要看鹰王究竟多厉害,骋王内伤太重,脉息几乎要断,若是靠太医院,怕是……撑不过三个月。”

    魏公公悚然一惊,“骋王伤的如此之重?莫不是真的是觞昀大陆的修行者去找他的麻烦了?”

    陈太医答不上话,他对这些不大了解。

    魏公公脸色变了又变,赶忙去见轩辕越。

    慕容骋还惦记着之前被君轻暖捏了脸蛋的事情,于是在魏公公走后,便循循善诱,“暖儿,到夫王身边来!”

    君轻暖扭头,“要喝水吗?”

    他点点头。

    君轻暖端着热水走过去,将他半搂半抱的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喂他喝。

    他故意把水弄得洒了一身,无辜的看向她,“衣服湿了。”

    “那怎么办?”君轻暖黑线。

    “脱掉。”他认真的道,病恹恹的眼神很是清澈,往日邪魅看不见。

    君轻暖犹豫了一下之后,帮他找了一套银蓝色的便服,抱过来放在他身边,“你换上吧。”

    说着,为了避嫌便往门外走。

    谁料,刚走两步,身后就传来他倒在软榻上的声音,伴随着低喃,“本王头晕,没力气。”

    “……”君轻暖无语,上前来看着他,“那我帮你烘干。”

    不换,那只有用内力帮他烘干算了!

    但是,他又有毛病了,嫌弃的道,“脏了!”

    “你——”君轻暖瞪着他,说不出话来!

    这可真的难伺候!

    慕容骋也不说话,就那样眼巴巴的看着她。

    大眼瞪小眼半晌,君轻暖瞪不过,败下阵来,无奈的将他扶在怀里,去解他的衣衫,“我帮你换!”

    说着,脸红了!

    天刚刚黑,她抱着一个男人帮人家宽衣解带!

    这日子真是没办法过了!

    心里千万个腹诽,但动作到底还是没有慢,转眼,脱掉了他的外袍。

    下方是洁白的里衣,看上起纤尘不染,透着清浅的木质香,似乎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一样,清冽,醇厚,好闻。

    君轻暖红了脸,有点怯怯,“里衣不换了好不好?”

    “不好。”他执拗的像个孩子,有气无力的指着雪白里衣上面一片水渍。

    君轻暖深深地,深深地吸了口气,不知怎的,心里就有点不太纯洁的念头冒出来,咬牙道,“慕容骋我告诉你啊,脱光了我可不能保证自己会做什么,到时候不负责啊!”

    她把自己一张脸涨得通红,看着怀中那张俊脸,只觉得挠心挠肺的。

    慕容骋嘴角勾了勾,也不回答她,固执的道,“换衣服。”

    “好好好,换衣服!”君轻暖无语,这都什么人啊!

    她挠挠自己脑壳,嘀嘀咕咕的默念,“我是医者,我怕谁!”

    医者脱病人衣服,有什么大不了的!

    说着,把手伸向了他的扣子,一点点的解开。

    雪一般的胸膛,冰肌玉骨,完美呈现在眼前,君轻暖抽搭着鼻子,感觉鼻血又要落下来了!

    她有点慌,手忙脚乱的褪下他的上衣,去拿一边的新衣服!

    但是冷不丁的,却瞄到他长裤上方线条完美的肌理,一滴鼻血啪嗒一下,落在了他身上,晕开一朵红梅!

    慕容骋憋着笑,当做什么都没发觉!

    君轻暖奔溃,总不能就这样给他穿衣服——

    若直接穿上,肯定又被血染红!

    无语,只能伸手去擦!

    脑子里像是万马奔腾,已经彻底不好使了。

    可鼻血一滴一滴,越擦越多……

    画面简直不敢想象。

    慕容骋就咬着嘴唇,看到要摸到什么时候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