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28章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第228章 之子于归,宜室宜家

    “南慕,愣着干什么呢?”马车里传来慕容骋的声音,南慕猛然回神,道,“哦,马上走!”

    因为君轻暖在马车里,南慕没有把轩辕牧站在王府不远处的事情说出来。

    黑金色的马车,里面很宽敞,已经是官道可以容纳的最庞大的代步工具了。

    君轻暖还没睡醒,窝在慕容骋怀里小脑袋点了半晌之后,一会儿又睡着了。

    慕容骋浅笑,扯过厚厚的狐裘给两人盖上,也睡着了。

    燕都的爆竹声此起彼伏,灯笼和红菱将喜庆点亮,却掩藏不了本质上的冰冷严寒,尤其是骋王府这边,距离闹市太远,街上已经连行人都没有了。

    轩辕牧站在无人的巷口,迎着寒风目送那一辆奢华而低调的马车咕噜噜远去,脑海里挥之不去的是慕容骋抱着君轻暖的样子。

    她没有梳妆,大约是刚刚睡醒。

    她环抱着他的脖子,小脑袋靠在他胸口,柔软的像是一只猫咪。

    她收敛了所有的爪牙——大约,是因为慕容骋还是很疼她的吧?

    乱糟糟的思绪,被寒风掀起一阵阵的疼痛,他两瓣薄唇紧紧抿着,缄默在除夕将至的喧嚣当中。

    有人握住了他的腕,不语,只是站在他身侧。

    轩辕牧没有回应也没有推开。

    很久之后才转过身,看向身侧一身火狐披风的女子,“年关将至,你为何不回西秦,和你的父皇母后兄弟姐妹一起团聚?”

    “年关将至,你为何不在北漠和将士们举杯狂欢,而在这萧萧北风之中,看一人远去?”她没有直接回应他的话,一双眼眸敛藏多年一厢情愿的少女情愫,不祈求,不多说。

    她是大漠的鹰隼,即便是刻骨的爱着,也绝不会哭哭啼啼,抱住谁的手臂一番梨花带雨。

    轩辕牧盯着她看了半晌,道,“喝一杯吧。”

    “地点你选。”她点点头,也不多言。

    她知道她迟到了,但是,她终究还是到了不是吗?

    ……

    城门外的路上,慕容骋看着熟睡的小丫头一阵无语——

    他又不知道离花宫的所在,这丫头不指路,只顾着睡觉,怎么去?

    “暖儿,告诉夫王,去离花宫走哪条路?”他伏在她耳边,轻声的问。

    她在睡梦中迷迷糊糊的答,“逍遥海……”

    慕容骋面色一变,不过很快就恢复平静,对外面道,“南慕,去逍遥海方向!”

    “是!”南慕的嗓音,也有点变调了。

    逍遥海,天下三险之一,位于东海之上一片神奇的区域!

    这里的水,是围绕着一个小岛旋转的,在东海上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浪涛凶猛,外面的船一旦闯入漩涡范围,必将船毁人亡!

    这里,是渔民和海盗的禁地。

    但同时,也不光如此,此处禁空,任何飞行武技和轻功,在这里全部失效。

    在世人眼中,这里和另外两处死亡绝地并驾齐驱,人人闻之色变!

    慕容骋没想到的是,离花宫竟然就在逍遥海!

    绝地、神医,离花宫总部……

    君三小姐这三年来,究竟都经历了些什么!

    慕容骋歪着头看着怀中的人,一些尘封在记忆当中的东西,一点点的复苏……

    ……

    君轻暖一直睡到了午后才醒来,下意识的摸了摸肚子。

    慕容骋从书卷之间抬起眼,瞄了她一眼,“饿了?”

    “嗯,”她点点头,慌促避开他的目光,跪趴着去旁边擦了擦脸,漱口洗手之后,去找吃的。

    慕容骋的目光落在她半截扮嫩的脚腕上面,鬼使神差的拉过来,将一串红宝石镶嵌的链子给她系上。

    君轻暖抱着被火盆烤的暖呼呼的点心转身时,这才发现脚腕上多了一串脚链!

    “父王,你……”她有些怔神,红了脸。

    “暖儿的反应太迟钝了,还是已经习惯了父王?”他勾唇笑,懒洋洋的靠了回去。

    君轻暖愣了一下,也不说话,抱着吃的往他身边蹭,拿着点心自己一口他一口,完全不觉得哪里有问题。

    慕容骋一边吃着她喂的点心,一边问,“逍遥海是绝地,咱们怎么进去?”

    “我带父王进去啊!”君轻暖眨眨眼睛,嘟囔着,“逍遥海其实没有想象中那么恐怖,而且还很好玩。”

    “……”慕容骋嘴角抽了抽,好玩?

    不过旋即,他就勾唇笑了,“那夫王的终身大事就交给暖儿了。”

    “咳咳……”门外,赶车的南慕顿时又一阵咳嗽。

    君轻暖红着脸,食不知味,胡乱喃喃,“那个,我娘每年这个时候,其实都是不在离花宫的,你去了也没用。”

    “没关系,反正暖儿不是说,聘礼你收了吗?”慕容骋笑的像是狐狸一样,他这辈子绝对不会忘记,昨天她把他压在地毯上说过什么。

    君轻暖装死,只觉得这猎猎寒冬,似乎也不是那么冷了。

    她把点心渣弄的他衣服上都是,他也不嫌弃,仿佛从不曾有过洁癖一样。

    马车摇摇晃晃又走出去好长一段路,君轻暖终于好奇,“父王,玄机上面,真的有一首情诗吗?”

    “当然,你以为本王骗你的?”慕容骋勾了勾嘴角,说的一本正经。

    南慕在外面撇撇嘴:就算是没有,您也能给作出一首来!

    只不过玄机上面是真的有一首诗,慕容骋歪着头看着到现在都没有梳头发的小丫头,问,“想听?”

    “嗯,想听。”君轻暖点点头,眼底又亮起期待来,“想要父王念给我听。”

    慕容骋牵起了她的手,歪着脑袋看着她,眼底深情将她笼罩,“桃之夭夭,灼灼其华。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桃之夭夭,有蕡其实。之子于归,宜室宜家。逃之夭夭,其叶蓁蓁。之子于归,宜其家人。”

    “……”君轻暖的脸,这一刻比桃夭还要红的艳丽!

    他柔情似水的说,那种感觉仿佛不是在读诗,而是在跟她说情话!

    而此诗,乃嫁娶之诗,说的是女子宜室宜家,本应该为伴娘吟唱,祝福婚后生活幸福美满……

    而若换做男子赠于女子,则是夸赞自己的妻子美丽,旺夫,宜家……

    慕容骋把这个送给她……

    他眼底的情意,已经容不得她多加猜测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