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56章 秘密,我们两个人的

    第256章 秘密,我们两个人的

    隆冬的夜色在肆虐的寒风中摇晃,大红灯笼迷蒙的光在雪幕里晕染,烟花一朵接着一朵,在天空中绽放。

    对于百姓而言,谁是帝王不重要。

    重要的是,这样的日子里是否还能阖家团圆,守着娇儿小女一起狂欢,换个心情开始新一年的征程。

    大年初一的夜,残落的梅随着雪碾落在君家废墟之上,一身红衣的少年雪染霜发。

    他以为,这样的夜晚君三小姐会来这里。

    每逢佳节倍思亲,为什么她没有来?

    因为慕容骋吗?

    “世子,今儿傍晚,骋王带着群臣进宫之后,便再也没有人从皇宫出来,宫里会不会出什么事情了?”

    池渊跟在他身后,嗓音很低,斟酌着道。

    “她也没出来吗?”

    “没有,应该是留在皇宫了。”池渊点头。

    他并不知道慕容骋已经带着君轻暖回到了王府。

    轩辕牧久久都没有说话。

    骋王篡位了吧?

    这其实并不难猜,群臣在外面等了他两个半时辰,稍微有点政治头脑的人,都能看得出来他这是逼群臣倒戈。

    悄无声息的离间计,轩辕越擅长猜忌,日后怎么会用一群可以在寒冬腊月的风雪中等着骋王两个半时辰的臣子呢?

    既然跟了轩辕越无路可走,那就只能破罐子破摔彻彻底底倒向慕容骋。

    “宫里没有别的消息传来吗?”轩辕牧许久这才问道。

    “有的,皇上的罪己诏传出来了,应该已经加快送往各州县,澄清君家灭门血案,以及……”

    池渊顿了一下,看了一眼轩辕牧之后,这才道,“以及,和南越帝勾结,在幽灵谷截杀骋王和慕容轻暖的事情,还有……准备依附朝凰帝国的事情……”

    轩辕牧闻言一愣,绯色的眼底闪过一抹冷嘲,“轩辕越花样找死,这也怪不得谁。”

    就说朝凰帝国来的魂力修行者怎么突然攻击将骋王府……

    原来这背后还有这么一出。

    只不过,轩辕越此时在怀疑的是,古蓝玉真的在君轻暖身上吗?

    这几天他在燕都调查过,朝凰来人初衷都是找东西和找人的。

    古蓝玉就是他们的目标之一,另外是凤水月和以及一个神秘人物。

    而仔细想来,轩辕牧也觉得,君轻暖应该是利用古蓝玉,占据了凤水月的身体。

    只是,不知道对方寻找的另一个神秘人究竟什么身份!

    轩辕牧举步往曾经君三小姐住过的院子走去。

    这里的一切已经成了废墟,剩下的只有院子里的梅花树,开得和当年一样绚烂。

    他伸手摸了摸眼前一簇红梅,低喃,“君三小姐,此时此刻……他把你……拉出了当年的漩涡了吗?”

    ……

    骋王的卧室里,是新换上的炭黑色锦绣暗云纹床单被褥,洁白的边缘很是漂亮。

    欢愉之后的两人依偎在一起,长发像是水墨一样铺开,他在她耳边轻轻地哼着歌,嗓音迷幻,像是一场梦。

    “……幸而偌大人世中相逢,得你陪我于天地间一掷孤勇,陪造无稽的梦,陪发赤诚的疯,也陪着我,把旧歌轻轻地哼……”

    君轻暖听着他的声音,不知不觉睡着了。

    她脸上还带着笑意——

    慕容骋再一次对她使用了音疗。

    按照原本的计划,他们准备在离花宫呆到元宵过去再回来,避免让她触景生情,顺便帮她觉醒玄凤血脉。

    但是,王府突然出事,所有计划就都被打乱了。

    眼下走不开,他只能用音疗让她一天天的过下去。

    他知道以她的坚强,可以撑得住。

    但是,人如果可以依靠,为何还要强撑着坚强呢?

    慕容骋觉得,十五岁的君三小姐不应该是这样的,他放在心尖儿上疼爱的姑娘,也不应该是这样的。

    他轻吻了她的脸颊,拥着她静静地睡了。

    但即便是这样,当晚君轻暖还是梦到了三年前的事情!

    那一夜弩箭漫天,把树上的风铃撞落一地,她头上璎珞落在地上,在月色里一下一下的敲击起清脆的声音!

    七日鬼煞丹和烙铁按在胸口的痛,血流成河的国丈府……

    深更半夜,君轻暖骤然从床上坐起来,浑身被冷汗浸透!

    她像是刚刚被捞出来的溺水之人一样,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气,一头长发被汗水打湿!

    她忘记遮掩自己的身体,就那样坐在冬日的寒夜里,回不过神来!

    慕容骋被吓一跳,回过神来之后坐起来,将她轻轻拥住,拉过被子裹在自己怀里,亲吻她湿漉漉的头发,“别怕,别怕,夫皇在……”

    “我……做噩梦了……”她的嗓子都哑了,靠在他胸口久久平静不下来。

    “夫皇明白,都明白……”他心疼的轻拍她的后背,一边安抚她,一边侧着身子点上了床头的蜡烛。

    屋里亮了起来,她才一点点的回神,嘴巴干干的,“我想喝水……”

    “好,夫皇给你拿!”慕容骋赶紧下床,帮她倒了温水,半搂着她给她喝。

    她喝掉了足足一杯水,这才从噩梦中走出来。

    只是,出了一身汗,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想洗澡?”慕容骋看着她头发乱糟糟的样子,披上衣衫,问。

    “有点,但是……太晚了。”君轻暖红了脸,大冬天谁深更半夜给她准备热水?

    慕容骋嘴角勾了勾,笑,“想洗也不是没办法,夫皇帮你就是!”

    “还是不要了,你上来吧!”大冬天的,她哪里舍得把他放出去?

    坚持到明天再说。

    慕容骋伸手揉揉她的头发,“反正,被你这么一折腾我也睡不着了。”

    他转身出门,取了树上的积雪,端进来放在地上。

    君轻暖震惊的看着他,“夫皇,你这是……”

    “给你洗洗头发。”他低眉笑着,掌心里腾起一团黑色烈焰,将水盆环住!

    君轻暖震惊,本来已经趴在被窝里的她,倏地抱着被子坐起来,“九幽圣火!是九幽圣火吗!”

    “眼力不错,怎么认出来的?”慕容骋勾唇,轻声的笑,完全不觉得用九幽圣火给她烧水洗头发是多么惊天动地的一件事情!

    君轻暖激动的说不出话来,半晌这才道,“师尊教我炼丹时,首先认识的,就是各种异火的形态!想不到夫皇竟然拥有九幽圣火!”

    “嘘!”他忽而一指贴上嘴唇,轻声道,“秘密。”

    “我们两个人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