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62章 好好好,你不管,我管!

    第262章 好好好,你不管,我管!

    “不管!”他枕着她的腿,傲娇的小性子发挥的淋漓尽致。

    南慕已经把头扭到了一边去,这个主子他不认识。

    君轻暖被噎了一下,看着他半晌,无奈道,“好好好,你不管,我管!”

    他勾唇笑了,就那样躺着,伸手够到桌上的雪酥冻吃。

    君轻暖见状,下意识给他摸摸头顺毛之后,拿起了龙案上的奏折看,南慕站在一边给她研磨着朱砂。

    奏折需用朱批。

    君轻暖接过南慕递过来的沾着朱砂的毛笔时,微微愣了一下。

    她想起来慕容骋第一次给她画唇的时候,用的就是这种东西……

    难不成,那个时候他想表达的意思是,愿意把这北齐江山一步步交给她吗?

    她低头看向靠在怀中吃东西的人,却发现他也只是老老实实的吃着雪酥冻,莹白手指沾了点心,看上去竟是有些可爱……

    轻轻摇头,君轻暖笑着,继续看奏折。

    他却不老实,拿了点心自己咬一口,给她喂一口。

    喂着喂着,君轻暖红了脸,莫名产生一种“这昏君”的感觉!

    只是,有点分不清她和他究竟哪个才是昏君了。

    本来应该他看奏折,然后她离得远远的,不要打扰国事。

    可现在倒好,她像个皇帝一样来看奏折,他堂堂帝王却靠在她怀里!

    这也就罢了,他还不停骚扰她……

    可她,又偏偏舍不得推开!

    “夫皇,你再闹我看不进去了!”君轻暖吃着千金难求的蓝冰阁专供雪酥冻,也没吃出什么特别来。

    他坏笑,“乖,要冷静。”

    “……”君轻暖扶额,揉揉眉心之后,继续看奏折。

    南慕心道,这可难为小姐了……

    “眼下皇宫还在封锁,这些被搁置的事情,怕是要等复朝商议之后再做决定,眼下丞相、刑部尚书、吏部尚书、兵部尚书人选空缺……”君轻暖整理好一部分奏折,低头看向怀中的人,“夫皇可有人选?”

    “嗯,礼部尚书敛容是个人才,放在礼部屈才了,可为相。”慕容骋笑着,道。

    君轻暖点点头,“如此一来,礼部可有人选?”

    “礼部么,暖儿觉得谁好就谁,这个问题有些为难父皇呢。”

    他眯着眼睛轻声的笑,“夫皇从不循礼,如何看的出谁可以担任礼部尚书?”

    君轻暖闻言忍不住的笑,“礼部夫皇不关注,那吏部呢?”

    “敏钦王可以出任吏部尚书,先帝在位时,老王爷曾经出任过一阵子吏部尚书,为清廉公正,敏钦王和老王爷性子颇为相似。”

    “嗯,兵部是个麻烦……”君轻暖叹息一声,转动着手上的狼毫。

    北齐朝中无将,上一任兵部尚书唐奕,对行军打仗之事一窍不通,如今可不能再选这样一个普通的文臣来做兵部尚书了。

    六部尚书虽然都是文臣,可这兵部尚书要是对战场一点都不懂的话,到了战时就变成了累赘。配合不好。

    眼下北齐这种局势,说不定哪天就要开战了……

    君轻暖想了半天,试探的看向慕容骋,“夫皇,我有个人选,想要问问夫皇的意见。”

    “谁?”慕容骋仰头看着她,难得见她认真,放下了手上的零嘴儿。

    君轻暖道,“殊若介绍了一个人给我,是君归。”

    君归?

    慕容骋想起了君轻暖成人礼上,送给她一串铃铛的人。

    “可以试试,此人铮铮铁骨,言行举止刚正浩然,不卑不亢,眉眼透着如冷睿锋芒却又不阴鸷……”慕容骋坐起来,扭头正色看向她,“此人,若为兵部尚书,必然屈才!”

    君轻暖一怔,“那夫皇的意思是?”

    “西秦若动我偃月关,派此人出征,功成名就可封侯。”慕容澐认真的看着她,道。

    “王侯多骄纵,时间长了,必生逆反……”君轻暖揉眉,有些苦恼。

    慕容骋闻言嘴角勾了勾,“看来,我家暖儿是准备,把王侯给一锅端了?”

    那骋王府呢?

    他笑的双眼眯着,就那样盯着她看,眼神柔柔凉凉的,颇有些……可怜兮兮!

    “咳咳……”君轻暖受不了他这个眼神,轻咳两声,“那个,我想听听,夫皇为什么想要他封侯?”

    慕容骋伸手揉揉她的发,却不告诉她为什么,只是一双眸子盈盈看着她,“夫皇想。”

    “……”君轻暖一脸黑线,这理由够充足!

    她拒绝不了!

    “好,那就按照夫皇说的。”君轻暖愣了一下之后,笑道。

    慕容骋眼底的笑意晕开了。

    小丫头对他可真的不是一般的好啊……

    只是,君归来的那天晚上,他就叫人去查过他了。

    君归君归,又送君轻暖那么特别的礼物,由不得人不多想。

    后来,南慕带来的消息可以让他基本确定,君归应该就是君轻暖的兄长君轻寒,但是应该戴着面具的!

    如果知道君轻寒还活着,别说小小王侯,怕是这天下,她都会拱手送给君轻寒。

    自然,她在乎的人,他又怎么会怠慢呢?

    只是,眼下局势依旧紧张,他也没有办法把君轻寒的事情和君轻暖说。

    君轻寒隐藏的并不好,一旦叫人发现君轻暖和他之间联系过于密切,极有可能暴露出慕容轻暖就是君轻暖的事情。

    毕竟,君轻暖当时尸骨无存,如果最后活下来,那古蓝玉一定就在她身上。

    眼下,唐奕等人虽然怀疑君轻暖的身份,但也仅限于他们这几个和三年前君家血案有关系的人而已。

    至于其他人,经过他在金銮殿上隐晦的透露,现在都认为他是君家的亲戚,君轻暖是他的女儿。

    所以,只要唐奕等人死了,这件事情眼下就算是瞒过去了。

    他不想再节外生枝。

    君轻暖被他脸上的笑意晃花了眼,伸手指着剩下的奏折,“自己看?”

    “不要。”他又懒洋洋的躺回去了,“兵部的话,你可以叫扶卿去嘛!”

    “可她才四五岁啊!”君轻暖震惊,“那样的话,群臣必然全力反对……”

    “反正,北齐无将,遇上战争,君归好歹是个大男人,去出征没问题,但是你总不能让扶卿去吧?”慕容骋闭着眼睛嘟囔着,让人感觉他就像是在说梦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