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10章 幸得他宽厚温柔倾心相付

    第310章 幸得他宽厚温柔倾心相付

    南慕终究年长一些,对君轻暖在短短十天左右又一次怀孕的感到不可思议。

    可慕容骋和君轻暖两人都比他小了六七岁,此时心中只有喜悦和激动,便再也没有别的情绪了。

    上午是大军拔营前往偃月关的时候,君轻暖穿好衣服准备去时,慕容骋却将她按在了软榻上,“夫皇替你去,你在这里好好养着!”

    君轻暖情不自禁的咧嘴笑,“好。”

    “等我回来!”他捏了捏她的脸蛋,起身离开。

    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忍不住道,“早点回来。”

    “嗯,知道。”他扭头眯着眸子笑,恍若十里春风过境。

    君轻暖靠在软榻上看奏折,一会儿北辰进来,道,“殿下,有什么需要的,吩咐属下便好。”

    “嗯。”君轻暖点点头,把奏折放在膝盖上,一手扶着奏折,一手握着毛笔,看上去像个习字的小丫头。

    北辰见了,忍不住的笑着,却又心生怜惜。

    换做旁人家这么大的姑娘,怀上了孩子,便有母亲教导她如何养胎,陪在身边劝慰。

    可君轻暖没有别人,只有一个慕容骋而已。

    慕容骋年纪不大,纵然千万般的温柔,总归也缺了点什么。

    好在,她似乎很开心。

    君轻暖冷不丁扭头,就看到北辰笑盈盈的看着自己,眼底似乎噙着几分心疼。

    她的心里微微颤了颤,“北辰,你干嘛那么看着我?”

    “觉得殿下好。”北辰笑的温柔可亲,像是邻家的兄长。

    君轻暖也眯了眼睛笑,“你也好。”

    北辰呵呵的笑了,君三小姐对人毫无戒备的时候,真的像个被人捧在掌心里宠爱的孩子,娇憨而赤诚,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对她好。

    她低头继续看奏折,忽而举得大殿里没那么空旷了。

    一个时辰之后,南慕带着一个一身布衣的姑娘进来,冲她抱拳道,“草民司筠,拜见太子殿下。”

    她的嗓音噙着温暖的笑意,给人一种她认识自己的错觉,君轻暖抬眼看向她,才发现她是一个水一样柔软,泥土一样质朴的女子,不施粉黛,却恬静柔美,令人忍不住想要亲近。

    “司筠好。”她笑了笑,对南慕道,“上茶。”

    司筠她第一次见,但司筠是慕容骋请来的人,她不会怠慢的。

    司筠笑着上前来,在她跟前蹲下,牵起了她的手,“殿下有喜了?”

    “嗯。我不知道如何养胎……”君轻暖红了脸,她是未出阁的姑娘,未婚先孕,本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但是,肚子里怀着慕容骋的孩子,她却又情不自禁的喜悦,娇羞而甜蜜。

    司筠笑着,丝毫不提她分身的事情,柔软的手轻抚她的手背,带来奇异的安抚感,“不要担心,以后我会照顾你。”

    “谢谢司筠。”君轻暖点点头,又赶忙示意南慕和北辰回避。

    南慕和北辰对视一眼,去了偏殿。

    她才凑近司筠跟前,像是说起一个小秘密,“我记得我的月事刚刚过去没几天,时间好像不大对……”

    “我看看。”司筠笑着给她把脉,道,“身体一切正常,女儿家的月事偶尔时间不对也在情理当中。”

    这话当然是忽悠君轻暖的,古蓝玉和君轻暖的身体融合之后,古蓝玉就是她的一部分。

    琴婆婆把刚刚孕育的胎儿转移到古蓝玉里面去,对君轻暖的身体并没有造成任何影响,就相当于她的灵魂可以自由在分身和自身当中分割转换一样。

    胎儿离开之后,她的身体依旧是健康的,子宫也完全正常。

    唯一不一样的一点是,因为上次怀孕,把她的月事给打乱了!

    所以,她的月事和最适合怀孕的时间,都发生了某种变化,恰巧,两人刚刚订下婚约没个节制,就又有了……

    不过这些事情,司筠会留给慕容骋,让他在他认为最合适的时间去解释给君轻暖听。

    眼下她的任务只有一个,那就是帮君轻暖养好肚子里这个胎儿。

    君轻暖自己对怀孕的事情不了解,而司筠又是慕容骋信任的人,便也没有丝毫怀疑。

    司筠握着她的手,问,“殿下可是炼丹师?”

    “嗯,会治病,但是却……对养胎生孩子之类的不懂……”君轻暖红着脸道。

    三年来,她心心念念的都是推翻轩辕家的统治,学的东西全都是个谋划布局有关的,从未想过人间情爱,又如何能懂怀孕生子的事情?

    只是爱情来得猝不及防,她遇上了慕容骋而已……

    司筠在她身侧坐下来,轻声的安抚,“有我在,殿下不用担忧。”

    “嗯,谢谢司筠。”君轻暖觉得暖,沉吟半晌,低声道,“幸好遇见了他。”

    司筠闻言轻笑,“是皇上吗?”

    君轻暖咬唇点头,如果不是他,她不敢想象自己会面对什么。

    幸好他温柔宽厚,幸好他身边的人对她都好。

    正说话间,慕容骋回来了!

    “司筠见过皇上。”司筠起身,冲慕容骋抱拳。

    她是琴婆婆身边的人,算是慕容骋半个长姐,于是礼数也就少了。

    慕容骋见了她,眼底染上一抹赧然,和他平常在外人面前气势慑人的模样大相径庭,“司筠,暖儿就麻烦你了,她还小,什么都不懂,全凭你来照顾。”

    “好,交给我就是了。”司筠忍不住笑。

    慕容骋摸了摸鼻子,上前来牵住君轻暖的手,“暖儿,以后衣食住行,都要听司筠的话,有事交给夫皇去处理。”

    “咳咳……”君轻暖还没说话,司筠就呛到了自己。

    夫皇?

    早就听说着小丫头当初是来认父王的,想不到竟然把“父”改成了“夫”?

    这个套路,她不得不服气!

    君轻暖狐疑的看了一眼司筠,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道,“血月楼好像有人来了燕都,把苏荣从天牢里面带走了,估计苏扬和血月楼会有些瓜葛,这个要紧吗?”

    对于她而言,苏扬和苏荣都有些无关紧要,但是对于慕容骋或许意味着别的东西。

    因为,梅临雪和慕容骋之间有死仇,而临雪楼又是血月楼的分支,这中间的弯弯绕,慕容骋必定比她更加清楚。

    慕容骋闻言,眉宇微微蹙了蹙,道,“什么时候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