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328章 上钩,春风止于你眼波

    第328章 上钩,春风止于你眼波

    “属下明白!”藏葵咬着牙,拖着重伤之躯,冲南慕抱拳!

    此去虽然危险,却也是一个转机!

    之前,他不过是血月楼一个小喽啰,连在血月楼的名字都只是一个编号!

    谁愿意默默无闻一辈子?

    藏葵已然决定赌一把,如果他赢了,将是一世枭雄!

    以血月楼在觞昀大陆的影响力,他将成为觞昀大陆未来举足轻重的人物!

    相对于可能实现的憧憬而言,身上这点伤不值一提,且南慕在下手的时候,已经避开了他的要害。

    “你不用谢我,这一路山高水远,要先有命活着回去。”南慕看了一眼遥远的西方,瞳孔缩了缩。

    从北齐到觞昀大陆,这条路不光对藏葵而言远,对慕容骋和他们几人而言,也很远,艰险重重。

    藏葵再次抱拳之后,一路跌跌撞撞,逃往皇宫外面去了!

    南慕转身进殿去,来到床边这才对君轻暖低声道,“殿下,藏葵已经离开了。”

    “嗯,公子梨疏中毒了,一个月当中,她没有任何战斗力,出手注意分寸。”君轻暖眼底一片寒意,低沉的嗓音听不出任何情绪。

    南慕点点头,“属下立即去安排,不过,宫墙附近,被毒死的人不少,除了血月楼的人,还有几个禁卫军。”

    君轻暖嘴角勾起清寒笑意,“上钩了,不错。”

    “是啊,没想到禁卫军当中,还藏着探子。”南慕叹息一声。

    之前他和司筠去布置丹阵之后,虽然没说下毒的事情,却也知会了宫中所有人,让他们不可靠近宫墙范围,今夜宫禁,谁也不许出去。

    这就在这种情况下,还有人翻墙往外跑,除了是想要去报信的,还能是干什么的?

    “殿下,需要去查都是谁的人吗?”南慕沉吟半晌,问。

    君轻暖摇摇头,“不需要,都是小虾米而已。”

    “那我先去安排藏葵的事情。”南慕退下。

    转眼,屋里只剩下君轻暖和慕容骋两人。

    他趴在她身上睡着,姿势看上去很不舒服,却又不肯离开。

    君轻暖半个身子被压麻了,却也舍不得将他推开。

    她侧过头看着他受伤的脸,心里抽痛。

    夜明珠的光华中,他脸上的伤口狰狞的爬在冰魄一般的肌肤上面,君轻暖不知道倾世风华的他,看到自己这个样子会有多难受。

    半晌,她轻叹一声,再次抚上了他的伤痕。

    清凉气息,从她的指间一点点的渗透出来,没入了他的伤口。

    古蓝玉虽然已经和她切断了联系,但是,古蓝玉曾经留在她身体里的能量还是存在的。

    古蓝玉可以让人死而复生,它的气息,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让受损的伤口愈合。

    本来,君轻暖是不想用古蓝玉的残存下来的力量的,她炼制的的伤药也能在两三天之内让他的脸恢复如初。

    可此此时看着他,她却不忍心让他看到自己的脸被破坏的样子了。

    她愿意守住那份美好,永远在他心中!

    伤药和古蓝玉的气息互补,他脸上凝结的黑色伤痕逐渐褪色,血痂剥落,露出浅浅的伤口。

    浅粉色的痕迹,伤口已经愈合了。

    这道伤痕本来不深,只是上面的剧毒太过恐怖而已。

    解毒之后,表层皮肤对于古蓝玉潜留在君轻暖体内的力量而言微不足道。

    君轻暖的指腹,从伤痕的一头轻轻抚过,缓缓来到他伤痕另一头的时候,那一条伤疤像是被抹去了一样不复存在!

    她捧着他的脸,嘴角轻轻勾起,浅笑的吻,落在了他的脸上,低喃,“一觉醒来,你还是完美无缺的模样。”

    ……

    骋王府。

    公子梨疏迷茫的打量着周围的一切,剧毒在她体内肆虐着,她在风雪当中艰难的爬行,往王府外面去。

    府上没有人出面阻拦,她身后四个血月楼的成员因为实力不济,此时已经一命呜呼。

    显然,公子梨疏的修为,不是寻常人可以相比的。

    她天生是修炼的好苗子,三岁便被魂殿的高手选中,之后又成为血月楼尊主的弟子,两个绝顶高手合力培养出来的天才,实力在同龄人当中是凤毛麟角。

    但即便是这样,在君轻暖的毒药之下,她体内的魂力也被蚕食殆尽,短时间当中,将彻底失去战斗力!

    而且,她忘记了很多事情。

    公子梨疏爬出骋王府的大门口,然后被大门口的守卫逮住!

    “你们放开我!”她皱着眉,瞪着眼睛,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两个守卫!

    “可以啊!”两个守卫冷哼一声,骤然松开了她!

    她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砰一声从台阶上栽了下去!

    膝盖被磕破,血迹顿时渗透了衣衫,她跪趴在雪地上,恨得捶地,却又想不起为什么自己会出现在这里!

    很多事情,她都想不起来了。

    君轻暖给她吃的丹药,是九品的拾忆丹。

    拾忆丹很特别,像是树木的年轮一样,丹药上面的丹纹每多一圈,就能多蚕食掉一年的记忆。

    九品的拾忆丹,上面有九条丹纹。

    也就是说,公子梨疏中了药之后,失去了九年的记忆,从眼下倒着往回去数,二十二岁的她,记忆停留在了十三岁。

    十三岁那年,她初见慕容骋。

    而慕容骋只有七岁,站在朝凰皇宫的御花园边上,粼粼水波倒映着他的影子,他看上去像个粉雕玉琢的娃娃,却透着世间罕见的矜贵清傲。

    他穿了一身银白色的衣,十里春风过境,他的发丝在风中扬起,晴雨从刚刚冒出嫩芽的柳条之间大颗大颗的洒落,他美的像是一幅画。

    那景色,像是烙印在了她脑子里一样。

    觞昀大陆的女子,十一岁便可以出嫁。

    她因为根骨清奇,是练武奇才所以被家族特殊照顾,当男孩子养。

    十三岁的她穿着男装,看上去像是翩翩少年郎,驻足在他对面的假山边上,失了神。

    她问身边的侍从,“那孩子是谁?”

    侍从讳莫如深的道,“一个小皇子,说是皇上从宫外带来的宫女生下的,所以不受宠,这模样儿,以后估计少不了被人欺负……”

    侍从的嗓音逐渐染上别样色彩,她眯了眯眼,被他勾了魂儿,说,“他是我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