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420章 我梦到过他,跌落尘泥

    第420章 我梦到过他,跌落尘泥

    难怪呆大人和小夫人说魔琴太沉拿不出来了!

    “咳咳,我知道了。”

    慕容骋耳迹染上一抹可疑的红晕,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君轻暖。

    那眼神里,似乎藏着一个好玩又令人羞赧的的秘密,看的君轻暖忍不住挑眉,“九幽魔琴在九幽之极的核心,是什么意思?”

    “一言难尽……”

    慕容骋组织了一下语言,有所保留的解释,“这九幽魔琴,原本也不叫九幽魔琴,而是伏羲琴,通体银白素雅,但后来几经辗转,便落在了九幽之极,和九幽核心融合在了一起,这才变成现在的样子……想要把它和九幽之极的核心分开不太容易。”

    而至于这一点点保留,那就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

    而,藏在这个秘密背后的潜在信息,是他们的孩子必定会产生变异!

    九幽之极,象征着永恒的黑暗和死亡。

    一个在九幽之极孕育出来的孩子,必然拥有一部分甚至更多的九幽的力量,是黑暗和死亡的化身!

    又或者,物极必反,在最深重的黑暗之中成为最耀眼的明星,在最绝望的死亡当中腾起不灭的生机——

    就如同九幽之极和不死神山相依相伴一样。

    这都是说不好的。

    一切要看造化。

    而慕容骋不知道,这个孩子已经偶尔出现在了君轻暖的梦中。

    在她的梦里,那个小小的孩子圣洁如雪,仿佛可以洗净所有黑暗!

    他往浓墨一般的黑暗中奔跑,背后是旭日蓬勃!

    他笑的时候,恍若最纯净的金色阳光打在了一片水晶世界,嗓音清澈纤尘不染!

    在梦里,他会轻声的喊,“阿娘。”

    虽然君轻暖自己对分身失去了控制,可总归也否定不了她和分身本是一体,灵魂一分为二的事实。

    在梦境最深处,她还是时常看到他的样子!

    “夫皇,我……梦到过他。”

    君轻暖忽而喃喃,仰头看向慕容骋!

    “谁?”慕容骋悚然一惊,一颗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上!

    “云儿。”君轻暖的嗓音变得很暖,很柔。

    那种慈爱的气息,让慕容骋怔神。

    “暖儿……怎么会突然想起了云儿?”慕容骋连呼吸都感到紧张。

    而君轻暖却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但我知道他长什么样子……”

    慕容骋松了一口气,拥住她轻声的问,“在暖儿的梦中,云儿是什么样的呢?”

    他牵起她的手,把浅浅的吻落在她指间,盘算着怎样做才能在不伤害到她的情况下,让她和孩子最后团聚。

    而说起孩子的模样,君轻暖忍不住的兴奋甜蜜,双眼流光溢彩,“他长得和你特别特别像,简直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他的衣服像是雪花做成的,我从未见过那么透彻洁白的颜色……”

    君轻暖有些失神,恍若再次沉入梦境,“我每隔两三天梦到他一次,最初的时候我不是很清晰,但是这几天好多了……嗯,他叫我阿娘!”

    慕容骋听着她这话,想起了上次她玄凤血脉二次唤醒时的情景,试探的问,“上次可是在……在南慕撞碎了桌子那夜之后梦到的?”

    君轻暖连连点头,“但是那一夜,我醒来后不记得了,不过后来,我就能够记住越来越多了!”

    她有些兴奋,甚至坐直了身子,双眸明亮,“他在夜里跑,但是背后却是日光倾城!”

    她又开心的嚷嚷,“他出生了一定一定特别可爱特别好!”

    “嗯,像朕的暖儿。”慕容骋紧紧拥抱她,低喃。

    远处,司筠嘴角轻轻勾了勾!

    她家小主子真的是越来越会甜言蜜语了!

    ……

    天牢。

    南宫冰悠悠转醒,身上盖着一堆破布,恶心的要死。

    大大小小的紫青色和紫红色痕迹遍布她身上,提醒着她昨夜发生的一切都不是梦!

    而更让人羞耻的是,她此时正蓬头垢面,和一群属下关在一起!

    而那些属下们的状态,也不比她好,身上连快遮羞布都没剩下,就抓了一把稻草当着关键部位,在冬日的监牢里冻的瑟瑟发抖!

    南宫冰的第一反应是杀了这些人!

    可当她想要动手的时候才发现,她身上的魂力像是被抽干了一样,别说是杀人,就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们是觞昀大陆来的魂力修行者,正常情况下,北齐的天牢根本就关不住他们。

    所以,在定下计策的时候,慕容骋和君轻暖就已经决定给他们吃化功散了——

    就是曾经君轻暖给梅临雪吃的那东西!

    只是,浓度是给梅临雪吃的二倍。

    只要一日没有解毒,他们就一日是废人!

    想要从这里逃出去,是痴心妄想!

    南宫冰的心理承受能力显然不是常人可以相比的。

    监国六年半,她见过太多的大风大浪。

    很快,她便皱眉问对面一脸尴尬郁闷的勉承,“昨夜怎么回事!”

    “……”勉承差点没噎到自己,脸色黑了黑,道,“属下也想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殿下没事跑去翠微楼干什么,又为何和那么多人一起……”

    勉承面色很是难看。

    他是沧月女帝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参与朝堂党派之争。

    可现在倒好,昨夜那样一闹,他和南宫冰扯不清楚了!

    女帝要是知道这件事情,必然不会像是以前那样信任他。

    而他也不想和南宫冰有太深的牵扯,因为女帝如今不到四十岁,且修为高深,如果她不主动退位,未来几十年沧月的皇帝都还是她,不关南宫冰什么事情。

    显然,依附于女帝,比依附于南宫冰强得多。

    勉承的语气很冲,而因为昨夜一场亵渎,他见过南宫冰最为不堪的一面。

    当尊贵的外壳被打破,露出内里的肮脏时,他对南宫冰的尊重显然有所下降。

    南宫冰脸色一白,凤眼微微眯了起来!

    她没有直接回答勉承的话,而是选择单刀直入,攻击勉承内心深处最为薄弱的环节!

    “你只要知道,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母皇不会放过本殿,自然也不会放过你!”南宫冰擅权术,即便是在如此境地之下,依旧能够冷静的想到这件事情将掀起的恐怖的动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