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33章 遇昏君瑞兽成小人,突生惊变!

    天色空濛,朝露凝珠。

    君轻暖一身银衣恍若明光打在玉山之上,清透却令人心底发寒。

    但她的嗓音却并不凌厉,只是淡然的问,“你叫什么名字?”

    前方台阶下,跪着的南宫冰的侍卫铭心。

    他垂着头,颓然而绝望。

    不像是一个阶下囚,反倒像是得了绝症,生无可恋。

    他低低的回答,像是咀嚼着苦涩的木果,“草民云枳。”

    他没指望对方说什么,无非就是杀头之类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反正他也找不到活着的意义。

    可对方似乎什么都没对他说,只是轻哼一声,“韩非卷十二载,阳虎去齐走赵,谈及树人,简主曾说,‘树橘柚者,食之则甘,嗅之则香;树枳棘者,成而刺人’……”

    云枳依旧垂着头,以为她要出言反讽,说他如枳,天生小人。

    却不料对方只是笑道,“古人言,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殊不知,这橘和枳本来就是两种树木,何来换个环境就变了种类之说?”

    云枳皱眉,终于抬起头来,“殿下想要嘲讽草民天生乃小人谗佞便直说,不用拐弯抹角!”

    他的脾气被刺激起来了,谁料对方竟然压根不像是在和他说话,只是兀自道,“枳,舒肝和胃,理气止痛,消积化滞,可治胸胁胀闷跌打损伤……”

    “……!”云枳目瞪口呆的看着凤玄太子,一时间竟是什么都忘了!

    他没见过这么奇葩的人!

    她什么意思?

    搞了大半天,她从他名字扯到医术上面去了?

    半晌,云枳讷讷提醒她一句,“草民只是叫云枳,并非可让殿下入药的枳……”

    慕容骋和子熏两人靠在柱子边上,看着蠢哭了的云枳憋笑。

    “难道你没听过炼人吗?”子熏坏心眼儿的笑着,“不对,那个应该叫炼制药人!”

    云枳闻言震惊瞪大眼睛,像是看邪魔一样看着君轻暖,结巴不停,“你……你你……你竟然……”

    “我竟然什么?”

    君轻暖轻哼,“起来吧,别跪着了。”

    “你想干什么?”云枳一脸警戒的站起来,往后退了退,戒备的看着君轻暖!

    显然,他被子熏吓到了。

    脑袋掉了不过碗大一个疤,但要是被炼制成药人,那就是生不如死!

    云枳寒毛直竖,瞪着眼睛盯着君轻暖的样子又呆又傻。

    子熏忍不住怼他,“别像个小媳妇儿一样盯着我家殿下,就你那丑样儿,我家殿下看不上。”

    “……”云枳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慕容骋只是但笑不语,他堂堂帝皇血脉,总不能像是子熏一样贫嘴?

    显然,这两人一静一动,脾气几乎互补了。

    云枳的确被那两人的容貌晃花了眼,而后颓然垂下头去。

    他想起了南宫冰目光落在他疤痕上面时的眼神。

    君轻暖歪着脑袋细细的打量着他,半晌,问,“你名字谁起的?”

    在云枳看来,凤玄的太子思维跳脱毫无逻辑,声东击西弄得他摸不着头脑。

    但这也不是什么秘密的事情,便道,“草民是庶出的孩子,却和嫡子同日同时生,正房夫人恼怒,闹了一场,说草民天生是个小人。”

    他愤愤的说着,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架势。

    “所以,你家的嫡子,是叫云橘?”君轻暖没理会他的心情,问。

    在去抓这人之前,子熏曾说南宫冰身边有个人很特殊,或许可以收来一用。

    所以,君轻暖这才在这呆子身上花费了一番力气。

    云枳垂眸不吭声,当时默认了。

    “你走吧,是橘是枳,你自己心里比谁都明白。”

    君轻暖瞄了他一眼,转身便往屋里走,“眼睛瞎几年没关系,但是瞎一辈子就有点活该了。”

    等云枳回过神来的时候,那一抹银色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门口。

    什么意思?

    云枳迷茫的看向子熏和慕容骋。

    子熏瞄了他一眼,挥挥手上的剑,“不走等死啊!”

    云枳将信将疑,“你们……不杀我?”

    “杀了你有什么好处吗?”子熏撇嘴。

    “……”云枳无言以对,一步三回头的往大门口走。

    子熏恶作剧,把手上的剑直接冲他丢了出去!

    云枳感觉到了危险,顿时撒丫子溜了!

    银色的剑没入黄土,颤了颤之后在晨光里明亮,子熏摇头笑,“当真笨的像小猪!”

    “猪?”慕容骋挑眉,“什么意思?”

    子熏一边进屋一边轻笑,“这家伙可是个宝,钦山有兽,状如豚,名当康,见则天下大穰,看来今年凤玄要大丰收了!”

    “你是说,这云枳传承了瑞兽当康血脉?”

    慕容骋顿时笑了,“难怪你说他笨的像猪!”

    瑞兽当康,就是长者獠牙的猪嘛!

    难怪子熏不让杀他,反而给予善意。

    瑞兽是不能杀,不过慕容骋不解的一点是,“子熏啊,这南宫冰养着这家伙那么多年,沧月帝国也没见大丰收啊!”

    子熏往桌边一坐,笑,“所以说南宫冰比猪还蠢啊,这瑞兽,当然是得认出来才能算作祥瑞之兆啊,不然兆给谁看?”

    所谓祥瑞,就是给人预示,这也是交流的一种。

    说到这个,子熏就笑的停不下来,“南宫冰把猪当成狗来养,也算是天下第一奇事儿了!”

    君轻暖忍不住打岔,好笑的瞄了他一眼,“那你说猪怎么养啊?”

    “猪当然就是什么都不用做,混吃等死就可以了。”

    子熏脸上笑意不减,“不过这小猪还没到要饲养的时候,再等一段时间时间吧,让他回到沧月去。”

    君轻暖按着那人微微眯起的柔媚双眸,便知道他这话必定另有玄机。

    果然,螣蛇在侧,很多事情都会变得不一样。

    很快门口传来司筠的声音,“殿下和两位……公子先吃点东西吧,南慕和眠隐已经醒来了,吃完饭便过来。”

    “嗯,你出去之后,顺便叫曲千寻进来。”君轻暖点点头,看着桌上饭菜,顿觉已经饿得前胸贴后背,几乎坚持不住了!

    但自从子熏来了之后,这吃饭都不得安生了。

    为了一块鸽子肉,慕容骋和子熏两人握着筷子交战不休,弄的君轻暖一脸无奈!  正要说话时,曲千寻急匆匆冲进来,面色剧变道,“殿下不好了,外面有人疯传,说您就是三年前的君轻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