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34章 其人之道还其身,江边垂钓摸鱼人

    君轻暖猛地站了起来,“怎么回事?”

    子熏面色一变,“不可能,虽然禁术当时被打断了,但是,也足够除掉看到那一幕的人了!”

    他心里多少有些惶恐自责,虽然他确定自己肯定把事情处理干净了,但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君轻暖的身份暴露……

    是巧合还是?

    太巧合的巧合太像必然,他能说服别人吗?

    慕容骋和君轻暖还能信任他吗?

    子熏一时间竟是有些慌了。

    他明明已经放开了自己,难道这么快就要出事了吗?

    “你们先别急,让他慢慢说。”慕容骋把君轻暖拉回去,伸手拍了拍子熏的肩膀。

    君轻暖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子熏稍微得到了安抚。

    慕容骋这才看向曲千寻,“具体怎么回事?”

    曲千寻被他瞪的冷静了下来,这才道,“就是今天通缉南宫冰之后,这个消息突然就爆发了出来,现在到处有人在说。”

    “突然?”慕容骋轻哼一声,眯了眯眸子,道,“去查,最初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是!”曲千寻抱拳离开,一时间竟是忘记了那说话的人只是君轻暖的“侍卫”!

    君轻暖这个时候也已经冷静下来,理了理思路,道,“是有人利用南宫冰打掩护,隐藏自己。”

    南宫冰刺杀凤玄太子未果而被通缉,那这个时候出现问题,按照正常思维,他们肯定第一时间怀疑南宫冰狗急跳墙。

    但是问题在于,这个消息是子熏用禁术压下去的,不可能南宫冰知道她的身份还一点事儿都没有。

    所以,“这两件事情看上去一脉相承,都是我的身份问题,但却不是同一件事情。”

    君轻暖的冷静让子熏震惊,“殿下的意思是说,散布谣言的人实际上并没有看到你二次觉醒的异象,只是猜测?

    “没错,我怀疑这件事情和苏扬有关。”

    君轻暖瞄了一眼一桌的菜,道,“先吃饭吧,吃饱了再说。”

    “你……还有心情吃饭?”子熏诧异的看着她。

    君轻暖抬头,目光落在他那章柔媚俊脸上,笑,“你闹脾气的时候我都能吃饭,苏扬算个什么东西!”

    “……”子熏撇撇嘴,“也是,苏扬算个什么东西!”

    “那吃饭吧。”慕容骋见状,也笑了。

    三人边吃边聊。

    “苏扬在制造烟雾弹,我们就用同样的烟雾弹来对付他。”君轻暖漫不经心的道。

    除开刚刚一瞬间的震惊,这会儿她已经彻底冷静了下来。

    比算计,谁也别想算计过她!

    子熏扬眉,有些期待她的手段了。

    慕容骋但笑不语,隐约间明白君轻暖要干什么了。

    饭后,君轻暖将南慕和眠隐两人叫过来,低声吩咐了点什么。

    然后,两人点头,飞快的离去了。

    ……

    春江水悠悠。

    苏扬把钓上来的鱼又丢回了水中去,倒映在水中的面容看上去多少有点志得意满。

    从燕都追出来的时候,他就想到了把君轻暖的身份给抖出去了!

    如果慕容轻暖就是君轻暖,那么她身上必定有古蓝玉!

    古蓝玉是邪恶之物,一个利用古蓝玉复生的女人,灭了北齐建立新朝,成为凤玄的太子……

    这件事情,从短时间看上去虽然没有什么大问题,但是如果横跨三年呢?

    横跨三年,就会把慕容骋也拉下水。

    三年前的孤鹰岭血案,到底是不是君家和南越勾结叛国?

    这可不好说,毕竟孤鹰岭血案之后,慕容骋出现的太突然了。  而因为当三年前君家军覆灭带来的那一场战争,让慕容骋平步青云,成为权倾朝野的战神骋王,谁能说得清楚这一段历史,究竟是慕容骋临危受命保家卫国,还是君家和慕容骋串通好把慕容骋推上高

    位演的一场戏?

    为什么会这么怀疑?

    其实很简单,因为,君家虽然树大根深,但是,君家作为守护者,是不能碰皇位的。

    君家不能自己推翻轩辕越当皇帝,必然要推出一个不姓君的人!

    这个人,就是慕容骋。

    这样一来,君家就从守护者变成了窃国者。

    而守护了整个朔谷平原保家卫国一战成名的慕容骋,也就不再是英雄,只是一个虚伪的夺权者而已。

    而且,君轻暖现在和慕容骋在一起,还扮演什么父女……

    这些事情一箩筐,传出去足够毁了他们两个!

    而眼下,南宫冰闹出这样一场好戏来,到是给了他一个浑水摸鱼的好机会!

    苏扬嘴角勾起得意而阴狠的笑意,忽而将最后钓出来的一条鱼一把捏死,远远甩了出去!

    身后的黑影吓得一个哆嗦,将头垂的更低!

    对于修行者而言,生杀予夺不是什么大事,这一点黑影也知道。

    但是苏扬只有一只手!

    一只手钓鱼,在钓起来的瞬间抛开钓竿一把抓住鱼身的那种狠辣甚至都有了某种变态的意味!

    苏扬看到黑影的动作,瞳孔狠狠缩了搜,“你怕本公子?”

    阴森森的嗓音,让黑影心里一阵哆嗦,赶忙回应,“属下不敢!”

    苏扬冷哼一声,举步往住的地方走去。

    他们住在镇子里,按照时间来算,外面应该已经乱起来了。

    苏扬决定去看看热闹,心情竟然有些激动。

    而此时,南慕已经回到了倾雪楼。

    “殿下,查出来了,果然是苏扬散布出去的消息,他住在彩云镇那边!”

    南慕有些愤然,“我们要不要动手杀了他?”

    这样下去,凤玄很快就会乱起来。

    到时候国内大乱民心不稳军心不振,一定会出大乱子的!

    君轻暖却摇摇头,轻哼一声,将手中白子落在残局上面,道,“他以为君家数百年基业是摆设?”

    清冷的嗓音,带着一丝丝轻嘲,让南慕愣了一下。

    他跟着慕容骋来到北齐的时候,君家嫡系已经灭门,整个君家陷入沉寂。

    所以,这三年来,恐怕不止是他,就是整个穹涬大陆的人,也都没有真切的感受过君家的底蕴。

    以至于,他们都要忘了这一茬了!

    浑水摸鱼的苏扬,估计也忘了!

    “那……殿下准备如何应对?”南慕有些失神的问!  君轻暖起身来,举目看向门外明晃晃的太阳,眯起眸子来,冷冷吐出四个字,“放任自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