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85章 再闯宫禁,你是何人!

    兰竹居的门被推开,两人闪身走了进去了!

    守在一丈开外的禁卫军狐疑的看着门被打开却没有任何一人出入,嘀咕,“怪事,风有这么大吗?”

    而后,上前将门重新合上了!

    慕容骋进殿之后,洒了一把安眠药粉出去。

    转眼,大殿当中的婢女晃了晃之后,便倒了下去。

    “这什么毒!”南王紧张道!

    “放心,只是睡一会儿,徐太妃没事。”慕容骋一眼就看清了他的担忧,“带你母亲走。”

    “……”南王一脸黑线,嘴角狠狠抽了抽,上前小心翼翼的将老太太扶了起来。

    “你背着吧,我们一会儿走出去。”慕容骋可没准备拎着七旬老太太飞出去。

    南王点点头,想到刚刚两人进来没有人发现,逐渐放心下来。

    南王背着徐太妃,慕容骋给三人隐身,重新推门走了出去。

    “我……!”

    守门的人低咒了一句脏话,上前砰一声将门合上了!

    但因为没有看到人经过,于是依旧像个柱子一样靠在墙壁上打盹。

    皇帝失踪虽然是大事,但是这里是后宫,而且徐太妃都已经七十岁了,这里的确也没什么好守的,禁卫军难免懈怠了一些。

    南王一路冷汗直冒,他很想问他们这样旁人是真的看不到吗?

    但因为害怕一出声引人注意,便一直憋着,战战兢兢的跟着慕容骋往皇宫外面走。

    四处都是禁卫军,外面街上鸡飞狗跳,南王心里紧张不已。

    慕容骋却像是旁若无人一样,脚步从容的往南王府上走去。

    终于回到屋里时,南王感觉自己快要虚脱了,“吓死本王了,这要是被人发现就完了!”

    南王把徐太妃放到床上,不得不问慕容骋,“还有这种药吗,可否给本王一点?”

    “嗯。”慕容骋将一只药瓶子丢给他,“是需要短暂的处理一下,你去吧。”

    南王点点头,府上的人,尤其是王妃需要安抚一下。

    争权夺位这种事情,女人还是少搀合为妙。

    那边让她好好睡一觉吧。

    慕容骋兀自站在窗边等着南王回来,劝说徐太妃这件事情还得南王去做,他要是直接去说,得把老太太吓坏了。

    一会儿,南王进屋来合上门,问,“公子,我母妃何时可以醒过来?”

    “给她闻闻这个便醒来了,劝说徐太妃的事情,便交给南王了。一会儿本公子不会现身。”慕容骋把一只蓝色瓶子交给了南王。

    “多谢。”南王点点头,深吸了一口气,下定决心之后去唤醒徐太妃。

    慕容骋银色的身影悄然隐藏。

    一会儿,老太太醒来了,有些迷茫的看着四周,在看清南王的时候问,“序儿,你怎么在?这是?”

    “母妃,这是儿的王府,皇宫里出事了,儿将你接回来。”南王在她跟前跪下,柔声道。

    “出事了?怎么了?”徐太妃缓过劲儿来,“难怪外面吵吵闹闹的,也不让人安生。”

    “母妃,是皇上被人抓走了,外面已经乱了。”南王一点点跟她说。

    “又抓走了啊……”徐太妃皱了皱眉头,似乎想起了什么,“上次抓走什么时候的事情来着?谁抓走的?是不是又要曹渚去救人?”

    “母妃,不是上次的人,但是如果曹渚准备死守皇城的话,所有人都要死。”

    南王扶着她的手臂,“母妃,您帮儿劝劝曹渚,让他别固执了吧,姨母走了,他总得顾念姨母留下的兄弟姐妹。”

    徐太妃闻言顿时目露悲戚,而后瞪眼,“曹渚这孩子,永远都是一根筋,这次他要再害人,看我不打死他!”

    说着,眼泪下来了!

    其实,并非她强势,而是,想起十多年前那件事情,她就一阵后怕。

    当初徐太妃就在曹渚府上,曹渚母亲的人头被送来的时候,徐太妃当场就昏了过去!

    这件事情,给徐太妃心里留下了很大的阴影。

    “序儿,你去,把曹渚那小子给我找来!”她拽了拽南王,道!

    “好,母妃稍后,儿这便去请他来。”南王起身来,扶着她躺下,“母妃先躺一会儿,儿去去就来。”

    徐太妃躺下之后,南王长呼一口气,而后往外面走去。

    慕容骋在身后跟着。

    “还得劳烦公子一次。”南王转身来抱拳。

    “应该的。”慕容骋点点头,两人再次往曹渚府上去。

    曹渚没睡,正在为皇帝失踪的事情焦头烂额,自言自语,“肯定是凤玄动手了!一定是!”

    副将面色紧张,“可迄今为止,我们的斥候都没有任何回报!”

    “应该已经被凤玄军抓了!”傍晚的时候,曹渚还抱有幻想。

    但是现在,南越帝都被劫持了,他已经失去了所有侥幸心理,“眼下皇上失踪,东王和北王那边……”

    他突然有些担心,“我的要见东王和北王,这个时候决不能乱,京城一乱,南越将不复存在!”

    副将一愣,“可是将军,北王和东王二人岂是如此容易说服的?”

    “说不服也要说!”曹渚揉着眉心,一个脑袋两个大。

    慕容骋隔着一道门,听到这对话的时候,轻哼了一声。

    “将军管的可真够宽的,你不过二品将军,如何做的了两位权臣的主?”

    慕容骋推门进去,盯着曹渚,“你手上不过两万羽林军,且皇帝被劫持,太子又不在这里,东王和北王皆为皇族,本身就有继位的资格,将军是想要跟他们说些什么?”

    慕容骋脸上噙着一丝冷嘲,说起来,他并不是很喜欢曹渚这个人。

    不是说他不是个好将军,而是,太蠢。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

    若是跟错了主子,和为虎作伥有有何区别?

    且,十七年前那件事情,其实还有些猫腻……

    “再者,南越帝近十年来昏聩无德,将军又在为他守着些什么!”

    接连三个问题,连珠炮一样将曹渚炸的脑子空白,半天才盯着门口进来的人质问,“你又是何人!有何资格过问我南越之事!”

    “本王可有资格?!”南王皱眉,跨步进门来,直面曹渚!

    “末将见过南王!”曹渚和副将赶忙见礼,这才回过神来,想来那刚刚口出狂言的银衣少年是南王的人!  只是,这个节骨眼儿上,南王来干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