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599章 薄雾轻愁染眉峰,边关战报

    君轻暖从慕容骋怀里挣扎起来,飞快的穿衣服。

    慕容骋看着她的样子,眼底笑意不能消散,晴光潋滟。

    两人收拾一番,君轻暖忽而扭头,认真的看着刚刚坐回软榻上的人,“子衿,你陪本殿一起吧。”

    慕容骋一愣,抬头看向她,本来想好的话,被她眼底期待冲散,道,“好。”

    君轻暖闻言眯着眸子笑,在他起身时搂着他的手臂,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说什么你都说好……”

    “从你……爬上我的床那一夜开始。”他笑的意味深长。

    君轻暖恍惚,记忆倒退,回想着自己爬上他床的日子。

    只是,她怎么想,也都想不到慕容骋口中那个时间点了。

    “好了,走吧。”

    慕容骋也不解释,揉揉她的头,道。

    “殿下,南王和群臣都在金銮殿上等着您,因为很多人都不符合你说的留任条件,现已关押,所以可能需要新的任命。”

    南慕一边跟着两人走,一边解释。

    “嗯。”君轻暖早有准备。

    吏治框架就用扶卿提出来的那一套,至于查人的事情,交给南王就行,她没有那个时间。

    现如今,早朝只是走个过场,唯一重要的一点就是,新的朝廷建立起来之后,南王要被任命为南越王,然后拜见凤玄太子。

    其实也是程序仪式上的事情,没有什么需要太过在意的。

    君轻暖和慕容骋走后,子熏依旧坐立不安。

    司筠见他忧思重重,不由问道,“公子可是有心事?”

    子熏抬眼看向司筠,欲言又止,最后还是轻轻摇头。

    选择信任不容易。

    他目前也只是信任君轻暖和慕容骋而已,至于别人,他一句话都不会多说。

    生死劫的事情是他的致命的秘密,他赌不起。

    司筠见状便明白,自己是什么都问不出来了。

    早朝只花了一个半时辰。

    慕容骋和君轻暖一回到南王府,便遇上司筠出来,“殿下,子熏公子好似有心事。”

    君轻暖一愣,加快了脚步,“我去看看。”

    慕容骋眉梢微微扬了扬,想起了子熏说的生死劫的事情。

    转眼,两人进了院子,隔着一道门,便看到心事重重坐在桌边的子熏。

    他端着一杯酒,却很久都没动,微乱的长发随意散落着,秀丽眉峰似乎笼罩了一层薄雾!

    慕容骋进屋来,和君轻暖两人在他对面坐下。

    “说来听听。”他歪着头看他,将他手上的酒杯接过来一饮而尽,把杯子搁在了桌上!

    子熏的目光掠过空空如也的酒杯,嘴角轻微抽了抽!

    说起来,这么一闹他心里的确没有那么压抑了。

    “我有种很不安的感觉,但是什么都算不到了。”他抬起眼来,有些无措。

    “那就,紧跟在我身边!”慕容骋的回应,是炉头不对马嘴的一句话!

    但也就是这样一句话,让子熏听出了掷地有声的力量感!

    他点了点头,“我会的,有事你要帮我挡。”

    “嗯。”慕容骋点点头,伸手拍了拍他肩头。

    很多事情多说无益,尤其是还是不能预测的事情。

    这种情况下,只能彼此照应。

    “殿下,我们何时拔营?”子熏收敛了纷乱的情绪,扭头来问君轻暖。

    君轻暖指节敲打着桌面,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什么时候学会了慕容骋的习惯性思考动作,道,“暂不拔营,等。”

    子熏有点不明白她的意思,不由看向慕容骋。

    慕容骋正要说话时,南王却带着几个臣子走了进来,“臣拜见殿下,这是最新准备好的官吏任命名单和细则,请殿下过目。”

    君轻暖点点头,接过折子来,大致翻看了一下,“可以,本殿走后,这里会留下督查使,督查使不会随意露面,你也不用猜测究竟是哪些人,只要这里不出问题,他们都不会现身。”

    君轻暖一句话,让几个臣子一阵面面相觑,紧张不已!

    这算是什么意思呢?

    君轻暖见几人不解,道,“你们也不用紧张,依律办事,便不会有人找上门来,只有作奸犯科者,督查使才会出现他府上。”

    “是,殿下……”几个臣子都一阵心惊胆战。

    南王多少也惊了一下,好在,他本没有异心,也没想过做什么出格的事情,倒也冷静。

    此时,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南王殿下,边关战报!”

    “送进来吧!”南王看了一眼君轻暖,想着还是让她定夺算了。

    转眼,有人进来禀报,倒也聪明,直接跪地,道,“禀……太子殿下,南楚大军一心撤军,战斗力不如从前,被……”

    本想说“太子”的他及时换了称呼,道,“被景域大军追击到了南楚边境,景域发来战报请示朝中命令,不知是继续追击还是?”

    话到此处,众人表情各异心思沉浮。

    景域请示的人,是曾经的南越帝。

    而眼下,南越帝已经被幽禁,南王成了南越王,尊凤玄帝慕容骋为皇,如今朝中已经翻天覆地,什么都是凤玄的太子说了算!

    可怜景域,还什么都不知道!

    南王也终究明白了君轻暖京城后让封锁消息的目的!

    她是要利用景域!

    “殿下……”南王征询的看向君轻暖,等待她的意见。

    君轻暖瞄了一眼南王,道,“南王可有意见?”

    南王抹了一把额头冷汗,不敢多说,“臣愚钝,殿下做主便好。”

    君心难测,凤玄太子的心,更是不能揣测!

    君轻暖嘴角勾了勾,笑意清寒,“削株无遗根,无与祸邻,祸乃不存。自然是乘胜追击,难道还等南楚局势稳定之后,再回过头来攻打南越吗!”

    “……”南王和众臣一脸黑线,心下腹诽:那也不是你凤玄军出征啊!

    而只要不是傻子就都能看得懂君轻暖的布局。

    她说的不错,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

    这句话和穷寇莫追并不矛盾,只是适用于不同的局势而已。

    而眼下,南楚大军疲于奔逃无心恋战,这个时候追击将事半功倍,不过存在一个问题——

    景域大军也是长途跋涉,一路追逃之下,如今应该也已经是强弩之末。  这种情况下两军交战,结局只有一个:两败俱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