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16章 扑朔迷离此山中,鏖战之始

    “你说什么!”姬幽猛地站起来,不可置信的盯着侍童!

    侍童双手颤抖不已,“娘娘,天师大人的命牌……裂了!”

    说着,眼泪落了下来!

    命牌裂开了,自然就代表人死了。

    姬幽一个趔趄,眼底闪过一阵惶恐,目光落在朝凰帝脸上,“他们动手了!肯定是他们!”

    “他们?”四长老皱眉,听得云里雾里。

    朝凰帝心头像是压了一块巨石,“肯定是麒麟血传承者身边的人出手了!

    我们这一次找天师回来,主要是为了确定麒麟血传承者的具体位置,眼下天师被杀,原因必然是他们害怕暴露自己!”

    “那岂不是意味着,你们身边有奸细?”

    四长老瞄了一眼朝凰帝,“如果没有的话,他们怎么知道你们找天师的目的?”

    朝凰帝和姬幽两人面面相觑,半晌这才下了命令,“彻查宫中所有人!”

    大太监躬身,退了下去。

    四长老沉吟着,“这麒麟血传承者真的在凤玄太子身边吗?”

    “应该没有太大差错,凤玄太子是玄凤血脉传承者,凤苍鸾就死在她手上,螣蛇如今应该也在她的麾下效力!”

    朝凰帝有种由衷的恐惧,如果让麒麟血传承者身边汇聚了这样两个人,事情恐怕真的就没有转机了。

    “螣蛇的确是个难缠的人,”四长老狐疑,“可这玄凤血脉传承者不是你朝凰的人吗!”

    “……”朝凰帝被狠狠地噎了一下,正要解释什么,外面忽而传来一个声音,“四长老,外面有人求见。”

    四长老站起身来,道,“本座先走一步。”

    说着,转身离开。

    朝凰帝还想说什么时,他已经消失在了御书房里!

    “我们现在怎么办?”姬幽紧张的抓着朝凰帝的袖子,忍不住埋怨起来,“当初你就不应该将那个小贱人带回来!”

    朝凰帝闻言瞳孔狠狠地缩了缩!

    他是不该将蒲零带回来。

    可这世上,有几个帝王能抗拒长生的诱惑呢?

    幽都的不死山外人进不去,里面的人更是几乎不会出来,像是蒲零这样的,任何人捡了都会当成是个宝。

    她身上的血,是有延年益寿的作用的……

    可这些都是过去的事情了。

    眼下朝凰局势大乱,所有的事情都隐约指向麒麟血传承者,可麒麟血传承者却像是藏在迷雾里一样,让人看不清虚实。

    恐惧和慌乱大于悲伤,姬幽甚至都没有因为父亲的死亡而落泪。

    这就是权力巅峰,是长生不老的奢望扭曲之下的人性……

    朝凰帝揉着胀痛的眉心,半晌长叹,“等魂殿做主吧。”

    朝凰皇宫已经开始彻查奸细,但是,并没有人知道,这消息并非来自宫中……

    ……

    风起云涌之间,姬玱飞快的赶往魂殿去通传和离花宫结盟的事情。

    公子梨疏在客栈当中把自己灌得烂醉,胸中愤懑却怎么都发泄不出去。

    她失去了九年的记忆,中间苏家叛乱几乎灭族等等事情,都是旁人告诉她的。

    这些事情因为失去记忆反倒很难影响她的心情,让她郁闷的是姬玱。

    先是逼婚,紧接着又背弃!

    他当她是什么!

    她受到的刺激不是感情上的,是尊严上的。

    公子梨疏咬牙,猛地将酒壶砸了出去!

    哐一声之后,酒壶在地上四散裂开!

    小二匆匆进来,被公子梨疏一脚踹了出去!

    等小二再次爬起来的时候,她已经冲破窗户,往觞昀大陆那边去了——

    她的师尊,魂殿的四长老如今在朝凰帝国!

    首要任务,她得治好脸上的伤!

    ……

    南越东南,和南楚交界的地方,一场战斗刚刚结束。

    正下着毛毛雨,疲惫的将士们三三两两靠在潮湿的山坡上,也顾不上的难受不难受了。

    因为是急行军,粮草补给不够,口袋里几乎只剩下最后的干粮。

    景域满脸疲乏,胡茬布满了半张脸,正靠在军帐里面闭目养神。

    副将坐在一旁,手上拿着半块糠,费力的嚼着。

    这场战争让他们精疲力尽。

    景域这是第一次上战场,不太明白战场调度之事,这一路只顾着追击敌军,却没想过自己的后路。

    而离开的时候,所有士兵只是带了十天的干粮,这几天又不曾节制,剩下的干粮最多能够维持三天而已。

    按照往常,这种急行军伴随着的,应当是紧随其后的粮草补给。

    但是直到现在,京城都没有任何补给措施。

    这场仗,让景域有种骑虎难下的感觉。

    他在思考,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而就在这个时候,信使匆匆来报,“殿下,京城来信!”

    景域蓦地张开眸子,起身来一把夺过信封,打开来看。

    是圣旨,上面盖着玉玺。

    但是,指令却是,继续追击南楚大军!

    “殿下,陛下说什么了?”副将丢下手上的糠,干裂着嘴唇上前来问。

    景域转身,脸上阴云密布,“父皇让我们继续追击南楚大军,十日之后,粮草到达。”

    “五天……”副将愣了一下,而后面色一变,“殿下,我们总共就带了十天的干粮,这路上已经消耗了五六天,再撑十天怕是不行!”

    “君命不可违,本殿没有别的选择。”

    景域头痛的揉了揉眉心,“楚心谣那件事情,让夫皇对本殿就有所猜忌,此番若是再违抗君命,情况怕是会不妙……”

    景域还在权衡着他所知道的京城局势,“到时候,东王和北王肯定千方百计的将本殿拉下马。”

    副将张了张嘴,竟是无言以对。

    如果景域的东宫完蛋了,他们这些跟着景域的人,下场也好不到哪里去。

    南越的局势和别的国家都有些不大一样。

    东王和北王府上各自圈养了自己的谋士,他们不会拉拢外来人撑场面。

    所以,他们只能跟着景域死撑着往下走。

    而两人皆不知道,眼下的坚持已经失去了全部意义,南越京城早就不是南越帝的天下了。

    景域看着外面灰蒙蒙的天空,道,“传令下去,粮草十日之后到,大家一定要撑住,晚上动手!”  此时,景域的军队利用上次战斗拖住南楚撤退脚步的机会,对南楚大军形成了一定的包围,这个命令下去,又意味着一场鏖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