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17章 笑谈风月天下事,心如猛虎嗅蔷薇

    柳丝长,春雨细,花外漏声迢递。

    两日之后,君轻暖站在屋檐下,遥望空濛天色,喃喃,“算算时间,该爆发的事情都是时候爆发了。”

    江南阴雨天还是有些冷。

    慕容骋拿出银色的披风给她系上,顺势从身后环住了她的腰,修长的指抚上她微微鼓起的小腹,嗓音里是隐忍的心疼,“这些日子辛苦暖儿了。”

    他的发丝从一旁垂落,和她的交缠在一起。

    君轻暖见了轻声的笑,“有你在身边,便也不辛苦。”

    慕容骋嘴角轻轻扬起,像是在说一场情话,“不出两天,景域将后继无力,我们什么时候动身?”

    “不急,且看他能撑到什么时候。”君轻暖的嗓音糯糯的。

    南慕从雨幕中匆匆而来,道,“殿下,麒麟阁那边传来消息,朝凰帝国国师死了。”

    “很好,”君轻暖凤眸眯了眯,“可有新的战报传来?”

    “独孤龄和清华阁主以及东海王已经在岳州和云州交界处会和,昨天晚上开始西进,南楚帝最近正在征兵,不过……”

    南慕忽而笑了,没有继续说下去。

    前几天,君轻暖给陆倾城写了信,子云亭启动了在南楚和南越的君家旧部。

    如今百姓都在抵制征兵和征粮的事情,南楚帝的行动必定是举步维艰。

    所以,这个结局早在预料当中。

    君轻暖眯了眯眼睛,呼吸着微凉的空气,嗓音淡然,“也好让他们知道知道这片大陆究竟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自然是殿下了。”

    君轻暖话音未落,慕容骋便在她耳边轻笑,“昨夜北堂传信过来,已经占领了秦都,西秦帝该急了。”

    “怎么没早点告诉我?”君轻暖一愣,有些惊讶。

    “怕打扰你睡觉,早上起来又忘了。”他用脸蹭着她,贪恋此时温馨,显然有些心不在焉。

    天下大势就在两人谈情说爱当中大局已定。

    “我们回去喝茶吧。”君轻暖将目光从雨幕当中收回,扭头看他。

    “好!”慕容骋弯腰,直接将她抱了起来!

    君轻暖心突突的跳着,等两人在软榻上坐下来之后,她又忍不住的环住他的脖子,胡乱的吻。

    慕容骋任由她胡闹,只是小心翼翼环住她的腰。

    窗外雨潺潺,也浇不灭两人心底的火……

    君轻暖亲了一会儿,松开的时候才害羞,将脸埋进了他脖颈间,吃吃的笑。

    慕容骋也不推开她,在她耳边低喃,“君三小姐也知道害羞?”

    君轻暖轻轻咬了也一口,不说话。

    慕容骋眼底笑意漾开,像是晴光潋滟的湖。

    其实,她还是很容易害羞的……

    两人正腻味着,司筠笑着走了进来,道,“殿下,景云醒来了,看上去状态不错。”

    “我们去看看。”君轻暖慌忙从慕容骋怀中挣扎着出来。

    正准备起身时,封景云却走了进来。

    大约是因为受伤的缘故,他看上去脸色有些发白,但精神状态却不一样了。

    “多谢……殿下救命之恩。”封景云进来便单膝跪地,终究也没有理会慕容骋——

    毕竟,慕容骋如今扮演的,是君轻暖的近侍。

    “快起来吧,你感觉怎么样?”君轻暖虚扶一把。

    “已经好了很多,只是纸扇玄机……我怕是没有办法还给殿下了。”封景云眼底满是歉意,毕竟玄机是慕容骋送给君轻暖的聘礼。

    上次慕容骋和君轻暖出征之前,便将玄机留给了他。

    可这次被人抓去北冥古都,他的储物戒指和玄机一通掉进了训海。

    后来海域狂暴,玄机不知怎么回事,便融入了他的体内,如今已经和他不可分割。

    封景云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和君轻暖交代这件事情。

    君轻暖也微微愣了一下。

    但也只是一下而已,很快便道,“这都是小事,你得到画宗传承了没有?”

    “得到了,这画宗的传承……”封景云面色微微有些古怪,道,“就在玄机里面!”

    “那便好,”君轻暖心下一喜,招呼他坐下,又问,“可还记得上次何人带走你的?”

    封景云没想到她就这样轻描淡写的揭过了玄机的事情,忍不住看了一眼慕容骋。

    慕容骋勾了勾唇,笑,“既然殿下愿意将玄机送你,你收着便是。”

    “多谢……殿下。”封景云赶忙抱拳,然后才道,“应该是魂殿的人,不过具体什么身份就不得而知了,只知道那人自称本座,想来身份不会普通。”

    “果然是魂殿!”慕容骋双眸眯了眯,眼底寒光一闪而逝,“麒麟使去救你的时候,发现你漂浮在海上,之前发生了什么吗?”

    要说发生了什么,封景云到现在想起都还感觉心有余悸。

    “我受伤之后吐了一口血,然后北冥古都的封印就被开启了,鲲鹏出世吞掉了魂殿那人,然后将我叼到了自己的老巢里。”

    封景云也是得到了传承之后才想明白这事情的前因后果的。

    但想明白是一回事情,感觉玄奇是另一回事请,毕竟他是现代来的。

    所以,表情依旧有些奇怪,像是在诉说一场梦境,“可我手上的储物戒指不小心坠入了训海,训海的封印打开之后山就炸了……”

    山体炸裂,对于刚刚从封印当中出来的鲲鹏和他而言,是一场致命的灾难。

    要不是鲲鹏护着他,他早就死了。

    后来,鲲鹏和他皆重伤……

    整件事情就是这样的,封景云直到现在都觉得不真实。

    “不管如何,你回来便好,扶卿必定非常担心你,你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便叫麒麟使护送你回去。”君轻暖也没有多问什么。

    说到扶卿,封景云眼眶忽而红了。

    他想她了。

    在北冥古都,生死一线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只有她。

    愣神时,君轻暖多问了一句,“是不是有个小孩和你一起被抓走了?”

    封景云回过神来,想了想后道,“这个不好说,当时带走我的人比较多,但是跟我一起进入北冥古都的人只有一个,不知道其余人是否抓了旁人……”

    “……”等于没问。

    说曹操曹操就到,子熏抱着临霜走了进来。

    临霜在看到封景云的那一瞬间,圆溜溜的大眼睛里忽而闪过一抹紧张,但很快便消失不见。

    而别人谁也没有留意到。

    “临霜,你认识你景云哥哥吗?”子熏笑着坐下来,问怀中的小团子。

    小团子小小的眉宇皱了皱,摇头,“不认识。”

    她紧张的出了汗,小手下意识的攥紧子熏的手指,盯着封景云问,“景云哥哥认识宝贝吗?”  封景云是画宗传人,万一认出她是鲲鹏,事情就严重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