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19章 山河为祭,缄默不语

    秦熵看着西秦帝的样子,有些震惊,还有些无措。

    在他的记忆当中,西秦帝一向都是决然而顶天立地的样子,气吞山河。

    但是现在,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征战的缘故,他总感觉西秦帝苍老了很多,仿佛身边那座山一下子要倾塌了一样,让他内心感觉到深深的不安宁。

    他呆呆的看着西秦帝,也有点不知道怎样反应了。

    半晌之后,他上前扶住西秦帝,“父皇,您先坐下来休息一会儿吧!”

    “滚!”

    西秦帝突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猛地掀开了他,厉吼一声!

    秦熵踉跄着退开几步,诧异的看着西秦帝,好久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

    西秦帝一生狂傲,又怎么会承认自己此时的后继无力?

    秦熵叹息一声,不敢说话了。

    西秦帝兀自冷静了足足一刻钟才缓过劲儿来,闭了闭眼睛,沉痛道,“拔营,回秦都!”

    ……

    阴沉沉的天空笼罩着大地。

    西秦大军在连续猛攻偃月关十天来天之后,狼狈后撤,带着几分悲壮的气息。

    对面城墙上,君归、殊若以及轩辕牧三人并肩而立。

    接连十天的战斗,让三人也有些疲累,却丝毫不敢懈怠。

    “北堂已经攻入了西秦,按照时间来看,西秦帝应该也得到了消息,不知道他会怎样选择。”对于一世枭雄的西秦帝,轩辕牧也不敢怠慢。

    “他用六十万大军也未能拿下偃月关,应当明白再耗下去对他没有好处。”

    君归的嗓音带着军中儿郎特有的铿锵,“他们的辎重在后方,北堂占领秦都,意味着他们的辎重会被阻断,现在不回去,后方必定会出现危机,一旦辎重被北堂控制,他们将陷入极度危险的境地。”

    所以,西秦帝不得不回去,除非脑子发热一时决策失误。

    “西秦军撤退之时,就是我们反攻之始。”殊若看着苍苍偃月关,不由感叹天地之力非人所能改变。

    一道雄关彻底阻断了西秦帝的野心,几乎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这些天的战斗当中,双方各有损耗,但是西秦的损耗在凤玄的五倍以上。

    凤玄这边战死的士兵大概三万多人,西秦的六十万大军如今也只剩下四十多万而已。

    “休息,补充体力。”君归转身来,吩咐身后的将士们。

    轩辕牧转身,看向燕都的方向。

    在想到反攻的时候,他内心深处还是浮现出了那红衣似火的女子的身影。

    她像是大漠的狂火一样燃烧着,不知何时在他心底留下了印记,挥之不去。

    很快,他将带兵攻克生她养她的高原戈壁,草原绿洲。

    那时候的她,会痛吗?

    可,战争就是战争,像是巨大的车轮一样碾压着芸芸众生,谁又能够幸免呢?

    如同西秦帝进攻偃月关时不曾考虑凤玄的百姓的一样,凤玄反攻的时候,也绝不会因为某一个人就改变了既定的战略。

    而同时,他又想到了君轻暖。

    他们从幼年相识,记忆当中的君三小姐娇柔、美好,偶尔脆弱,像是一碰就会碎裂的瓷。

    而和他感觉到的一样,三年之前,她真的碎裂了。

    当初他亲自射出的那一箭,如今还在他心里留着一个透风的窟窿,怎么都堵不上。

    三年之后的她啊……

    所谓雄才大略,所谓气吞山河,所谓攻伐谋略,谁也比不上她。

    她像是浴火重生的凤凰……

    嗯,就是凤凰。

    一飞冲天势不可挡!

    他本想守护她的,可到了最后,他已经守护不了她了。

    她有了强悍的慕容骋,有了强大的实力。

    而他虽然也在进步,但终究还是差她许多,一个相对于她而言的弱者,又怎样守护她?

    而风烬在鹂水河上面那一死,已经让他不得不将她放在心里了。

    因为他不明白,如果一个人付出了生命都不能换来幸福,那这个世界还有什么意思?

    轩辕牧的情绪沉沉浮浮,绯红的眸子里两个女人的身影交错着,一时间竟是分不清谁是谁。

    君三小姐的魂,风烬的神,有那么一瞬间重叠……

    他总不能等着风烬像是三年前的君三小姐一样没有了再去珍惜……

    轩辕牧站在城墙上,摊开信纸,用剑压着,咬破手指给慕容骋和君轻暖写了一封信,征求他们的意见。

    艰涩难以下笔,但是,有些事情必须要解决。

    他说,“凤玄帝、凤玄太子殿下亲鉴:

    臣轩辕牧明知万般不该,但依旧有一事相求。

    臣祈愿,在我军攻克西秦,占据西秦的土地和百姓后,能留的秦氏皇族血脉,臣愿让位给北堂,从此扎根西秦的大漠戈壁,镇守西秦,永不懈怠,确保陛下……和殿下江山永固,万无一失。

    为敌国开脱,臣知死罪,陛下若赐臣一死,臣亦愿肝脑涂地,无悔。

    臣轩辕牧敬上。”

    这封信是矛盾的。

    一方面,北漠自从上次脱离北齐统治之后,就始终不曾回归,因此,他称呼慕容骋的时候,用的不是“皇上”,而是“凤玄帝”。

    另一方面,他又以“臣”自称,表露心迹上的臣服。

    而从感情上而言,去驻守西秦,亲自保证君轻暖的江山无恙,一则是为了换取风烬一家平安,二则,也是某种被转化之后的守护。

    他爱君轻暖。

    人有时候真的可以同时爱上两个人,因为感情也罢,责任也罢,他现在已经分不清楚了。

    但轩辕牧明白,他已经不能染指君轻暖。

    既然不能就近的纠缠,不能在她心上烙印下痕迹,总可以在她的江山留下自己的足迹吧?

    在决定以另一种形式守护她的时候,轩辕牧的心里是决然的。

    他叠好信纸,交给一旁的池渊,绯色双瞳闪过一抹疼痛,轻叹,“愿有生之年,你我山河对望,山河为祭,在这苍凉大地深情永固,在这碧水花开……缄默不语。”

    城下忽而传来的斥候欣喜而热切的嗓音,“报!西秦大军全军撤退!”

    轩辕牧被唤回神来,举步走向君归和殊若方向。  “北漠王,本将建议,立即追击敌人,不知北漠王可有意见?”君归扭头,眼底腾起浓烈战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