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55章 不识风霜苦,安知零落期?

    君轻暖又怎能做到不忧心?

    有些事情,理智是一回事情,感情又是另一回事情。

    “还有多久可以到达烛龙港?”君轻暖瞄了一眼外面。

    大雪茫茫,越到北边,越来越像是进入严冬了。

    君轻暖下意识的扯了扯身上的狐裘,脑海里闪过慕容骋帮她系上狐裘时那一双手。

    修长的指,如玉的色泽……

    那样一双手,只是看着,也能养眼一辈子了吧?

    恍惚间,传来南慕的声音,“殿下,明天中午到,我们在前方小镇上休息一夜。”

    “哦。”君轻暖放下帘子,便再也没有声音了,只是闭上眼睛细细感知脑子里的《天书》。

    ……

    暮色降临。

    一道身影从战场掠过,转眼间来到了军帐跟前,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谁!”

    屋里的人低呼一声,一把抽出了随身配剑,星眸眯起凌厉锋芒,目光猛地投向门口!

    帘子重新落下,麒麟使的身影在烛光里变得清晰,上前来将道,“镇国将军、平涬王君归接旨……

    即日起,将手上一应事务交由北漠王处置,尽快动身前往南楚边境,接管西南大军,配合东南军和东海大军攻克南楚!”

    君轻寒愣了一下,而后单膝跪地,接过圣旨,“末将领旨!”

    “将军可需要在下送一程?”麒麟使笑着,将他扶起来。

    君轻寒闻言,道,“阁下送一程又有何不同?”

    “可能速度会更快一些。”麒麟使道。

    “也好,不过西南军那边可是出什么事情了?殿下不是亲征了吗?如今……她不在军中?”君轻寒眼底腾起一丝担忧,紧张问道。

    他担心君轻暖出事。

    好在,麒麟使很快缓解了他的紧张,道,“将军不用担忧,殿下只是有事离开,西南军这几天有奉梁统帅,出了点纰漏,需要将军过去主持大局。”

    “原来如此。”君轻寒一颗心回落肚子里,“阁下请稍后,我过去和北漠王以及殊若将军商议一下。”

    “好,我在此处等你。”麒麟使点点头,随意找了位置坐下。

    一刻钟后,君轻寒、轩辕牧、殊若三人在军帐相见。

    “深夜找我们,可是出了什么事?”

    轩辕牧很少见君轻寒这么急急忙忙的样子,还以为有了新的敌情,赶忙问道。

    君轻寒摇摇头,“刚刚接到陛下旨意,要我前往南楚边境,替代奉梁掌控大局,这边的事情便交给你们了,我一则是来告别,二则是来交接。”

    军情紧急,君轻寒不敢拖延,开门见山。

    轩辕牧没说话,看向了殊若。

    相处也有一阵子了,他看得出来,殊若和君轻寒两人之间,有种很特别的情愫。

    殊若洒脱,笑道,“万里赴戎机,一路保重,我们凯旋时重逢,不醉不归!”

    “师姐豪情世人难及,或许有些事情我也应该看开一些。”君轻寒转身,看着身侧的一身侠气的女子,心有感触。

    殊若闻言,拍了拍他的肩膀,“你想的通便是了,世事无常,在乎并不等于纠葛。”

    君轻寒受教的点点头,抱拳,“师姐教诲,师弟铭记于心。”

    “嗯,去吧,重逢时,我请你喝桂花酒。”

    殊若眼底噙着笑,像是清晨山涧的泉水,不矫揉造作,却纯粹动人。

    两人这样便算是告别了,轩辕牧见状,道,“路途遥远,一路保重。”

    “好,这是虎符,我们在燕都见。”君轻寒点点头,将虎符交给殊若,冲轩辕牧致意之后,转身离去。

    “你不挽留他?”

    君轻寒走后,轩辕牧转身看向殊若。

    殊若是个很特殊的女子,来去如风,行走如云,仿佛什么都不能在她心里停留一样。

    轩辕牧甚至看不出来,她心里究竟爱不爱君归。

    殊若闻言,盯着轩辕牧看了半晌,忽而笑了,“风起云归,水暖雪融,这都是自然而然的事情,太执着没意思。”

    她轻轻摇头。

    轩辕牧再看她的时候,发现她眼底的笑意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消失了,眸子里藏着谁也看不懂的……寂寥。

    应该是寂寥。

    仿佛,天大地大,都留不住她的心一样。

    “你……爱君归吗?”轩辕牧有些怀疑。

    “爱。”她回应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一毫的犹豫。

    “……”轩辕牧这就看不懂了。

    半晌,道,“你看上去可一点都不像是热恋中的女子。”

    “热恋中的女子应该怎样?抱住他的腰,大哭一场,不肯分开么?”殊若忽而失笑,“说爱没有意义,只有岁月有意义。”

    她举步离开,徒留一句,“我先去睡了!”

    轩辕牧脑海里一直回放着她那句话:说爱没有意义,只有岁月有意义。

    他想起了君轻暖,又想起了风烬。

    几十年后,在他身边青丝白发的那人,应该会是风烬吧?

    的确,爱没有意义。

    岁月尽头,依旧牵手的才有意义……

    ……

    “不识风霜苦,安知零落期?”

    远处,风雪里,殊若举目看向东南方,轻叹。

    她像云一样飘了这么多年,只因为,她和云一样,都没有根,没有家。

    她是藏云子捡来的孩子,身上唯一留下的亲人的印记,就是半片带血的锦帛,上面只有一句话:“呼风有道吞山河,飞廉飘摇悔平生。”

    这么多年了,她一直很想知道这是什么意思。

    可师尊藏云子却总不多说,说有些事情说的早了没意义,别人说的也未必是真的,要她自己去寻找真相。

    可迄今为止,她依旧不知道这句话的谜底。

    呼风有道吞山河,似乎在说一个有御风能力的人。

    可飞廉是什么?

    飘摇悔平生……

    殊若咀嚼着这句话,总觉得这其中暗藏深意,可她却捉摸不透。

    飞廉飞廉……

    她凝眉,“飞廉究竟是什么意思?”

    身后,传来轩辕牧的声音,“飞廉,是一个人名。只是不知将军大半夜的不睡觉,为何琢磨这个?”

    殊若转身,看到那人一身红衣站在身后,绯色的眸子里噙着一丝疑惑。  “飞廉是一个人?你知道他?”殊若有些惊喜,快步走上前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