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660章 一步一坑,请君入套

    姬玱一时间也摸不清她的话究竟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又为君轻暖拒绝跟他前往魂殿的事情而忧心不已。

    他无法判断君轻暖不去魂殿的真实原因。

    是故意拒绝,还是真的因为血麒麟?

    想到这里,姬玱忍不住多问一句,“殿下和血麒麟远隔重洋,可真是千里姻缘一线牵,不知当初是如何认识的?”

    君轻暖抬头瞄了他一眼,将他眼中若有若无的试探收在眼底,忽而露出回忆的神情,半晌都没有说话。

    姬玱看着她的样子,心中腾起一抹浅浅的不悦。

    她看上去像是有故事的模样。

    而她和血麒麟之间越是有故事,意味着他这次完成任务的难度也就越大。

    君轻暖好久没说话,姬玱终于撑不住,道,“看来殿下和血麒麟之间,真的有故事。”

    君轻暖这才转过身来,慵懒的靠在栏杆上,笑着,“本殿一掷千金,带着他去迎风阁的皇级客房睡了一夜,这算是有故事吗?”

    “咳咳……”南慕被呛了一下!

    姬玱狐疑的看了一眼南慕,然后眼底露出震惊,“他没拒绝吗?”

    这怎么可能?

    “血麒麟就那样任由殿下带去开房了?”姬玱瞪大着眼睛,无法想象那样的血麒麟又是什么样的。

    在觞昀大陆上,传闻的血麒麟高贵矜持,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这完全和君轻暖说的是两种样子!

    君轻暖闻言,把玩着自己的手指笑,“他说呀,路过燕都遇佳人,就不想走了。”

    “所以,血麒麟是将计就计,对殿下一见倾心?”姬玱只能跟着君轻暖给他引的路往前走。

    墨小柒兴奋的听着故事,眼底满是猎奇的色彩。

    南慕和司筠一直在笑,眼底柔光笼罩着君轻暖,仿佛看着自家娇憨的丫头。

    子熏在一旁抱着临霜,但笑不语。

    君轻暖满眼幸福色彩,姬玱完全看不出她此时正在担忧着慕容骋。

    “他对本殿是不是一见倾心本殿不知道,”她顿了顿,忽而一本正经,“但本殿对他一见倾心,倒是真的。”

    “……”众人皆表情古怪。

    子熏忍不住凑到南慕跟前悄悄地问南慕,“殿下说的都是真的吗?”  南慕笑意变得浓烈,在他耳边小声道,“那你是没见过殿下一本正经胡说八道的样子,你都不知道,当初刚来骋王府的时候,她在接风宴上说,她娘亲思念主子借酒浇愁的事情,要不是我知道主子不可

    能有她这么大的女儿,都差点要相信了!”

    “那么厉害?”子熏挑眉。

    “不然呢?你看看,她心里明明只有凤玄帝,却还说什么对血麒麟一见倾心……”南慕看着不远处的君轻暖笑。

    一路见证了慕容骋和君轻暖之间的感情,南慕自然是什么都知道。

    子熏难免好奇,“那之后在骋王府,她是怎么和你家主子在一起的?”

    “你真想知道?”南慕面色古怪。

    子熏点点头,“当然,别卖关子!”

    “你知道吗,当天晚上,她就把我家主子的门拆了,强扑啊!”南慕现在想起来,都还觉得震撼不已。

    “噗——”子熏笑喷,“咳咳,真的假的?”

    “你等着吧,有的是机会再看到那一幕!”南慕笑的意味深长……

    而此时,本来和君轻暖说话的姬玱,就忍不住看了一眼这边。

    “子熏公子可是螣蛇?”姬玱的目光落在子熏脸上,几乎被他的笑容晃花了眼。

    子熏的美很特别,女子的秀丽之间带着男子特有的风骨,奇秀无双。

    君轻暖亦瞄了一眼子熏,“蛇不蛇的本殿不清楚,本殿只知道,他是我东宫的人,也是本殿的弟子。”

    “弟子?”姬玱震惊,他知道子熏是凤玄东宫的是夫侍。

    之前去燕都的时候,他对此调查过的。

    但什么时候,螣蛇成了凤玄太子的弟子?

    姬玱忽而觉得自己和君轻暖的谈话似乎有些问题,但仔细想的时候,却又不知道哪里出了毛病。

    君轻暖笑意潋滟,目光定定的落在他脸上,“是啊,他是本殿的弟子,只是南楚的太子有些意思,呵呵……”

    她的话说的意味莫名,将姬玱的思维成功的引上了歧路。

    “莫非,子熏公子是先成为殿下的弟子,然后再成为殿下的夫侍的?”姬玱满眼震惊,还被一种奇怪的情绪笼罩着。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意味着,子熏进入南楚,成为楚泓选中送给凤玄太子的人,实际上是凤玄太子派去南楚的间客?

    这么说的话,那岂不是楚泓一开始就进了凤玄太子的套?

    姬玱还在感叹君轻暖谋略,却不知道,这只是君轻暖给他下的套而已。

    螣蛇跟随在玄凤血脉传承者身边容易被人怀疑慕容骋是麒麟血脉。

    因为,螣蛇是麒麟皇的相。

    但是,如果有了和君轻暖这一层师徒关系,那事情就好办多了。

    弟子跟着师尊,是这个世界的常态。

    不需要再多任何理由。

    这也就完美的解释了,为什么螣蛇都已经归顺,凤玄太子还在的拼命寻找麒麟血传承者的事情。

    因为,螣蛇本来就是她的人,和麒麟血传承者是否在她身边并无关联。

    姬玱心绪沉沉浮浮,君轻暖却已经举步,往子熏那边走去,对姬玱道,“我去看看那孩子。”

    她指了指子熏怀中的临霜。

    姬玱也刚好想要和自己人商量一下刚刚得到的消息,所以便没有跟着过去。

    “殿下,你和姬玱公子刚刚聊的很开心嘛!”子熏配合的特别好,声音很大,酸溜溜的。

    “能有和你聊的开心?”君轻暖轻笑,在他身边坐下来,低声道,“我刚刚告诉姬玱,你是我的弟子,很久以前就是,这些年你四处游历,只是为了寻找龟甲。”

    “殿下瞒天过海的本事,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子熏轻轻挑眉,转瞬间便明白了她的意思。

    “他们肯定会旁敲侧击的问临霜的事情,你想好怎样解释了吗?”君轻暖目光投向姬玱那边,轻声道。  “实话实说呗。”子熏笑着,扭头看向君轻暖的侧脸,“就说,殿下只愿意和血麒麟生孩子,本公子只能领养一个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