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25章 觊觎,到底谁才是宝贝啊!

    慕容麟难免有些动摇,谁不想往高处走?

    他沉默了一小会儿,而后道,“云锦,这件事情就算你心里想,但是现在提不得。

    毕竟,世子妃刚刚生产过,和世子正是情浓时,王爷和王妃必定也在呼两个孩子,这个时候男人的心哪……不好改变。”

    “嗯,我知道的爹爹。”慕容云锦心里突然涌出嫉恨来。

    但是,表面上却依旧乖巧。

    “那爹爹先走了,你有什么需要,就跟丫鬟说。”慕容麟道。

    “好的爹爹。”慕容云锦送他出府,一直送到了王府外面。

    倒不是她多舍不得她爹,而是回来的路上,经过湖心楼,她想在那里逗留一会儿。

    慕容云锦一路走过来,被王府当中精致而大气的布局吸引,更恨不得将那湖心楼据为己有。

    她没忍住,走上了荷花簇拥的平桥。

    平桥曲折婉转,可以在上面逛好一阵子,可以假装只是看风景,而这里人少,也不会有人去阻拦她。

    但慕容云锦醉翁之意不在酒,走到一半之后,便靠在栏杆上,仰头看向前方的湖心楼。

    一层水榭潮湿无人,二层此时也清净。

    只有三层,偶尔有欢声笑语传来,女子嗓音娇憨,男子声音醇冽如酒,闻之即醉。

    慕容云锦情绪很是复杂,一会儿因为男子的声音情迷意乱,一会儿因为女子的声音妒火中烧。

    她虽曾说,想入麒麟皇后宫。

    但那话却不是全部——

    她是想要如后宫,却不是当妃子,而是想要做他独宠的皇后。

    如此,又怎能容得下其他人?

    只是,爹爹说得对,这事儿得从长计议,静待机会。

    慕容云锦强自让自己静下心来,挑了个最清扬柔美的舞蹈,兀自在桥上表演。

    她就不相信,呆的时间长了,慕容骋注意不到她。

    而南慕回来的时候,就看到湖心桥上有人跳舞,身段柔美,容貌也算得上天姿国色,看了半天,才发现是换了衣服的慕容家小姐。

    他有些纳闷儿:她在这里跳什么舞?

    而因为内心那一抹不安,南慕微微蹙眉,对慕容云锦心中多有排斥。

    他进屋去,笑道,“主子,属下刚刚去了趟子熏公子那边,子熏公子问您,何时将他放出来?”

    南慕的笑意有些揶揄:

    自家主子这边软禁着陛下坐月子,难道当人子熏也要坐月子吗?

    居然还给人关在了院子里不让出去!

    慕容骋何其敏感,瞬间便捕捉到了其中关键信息,瞄了他一眼,问,“你去子熏那边,干什么去了?”

    南慕这才正色,道,“闲来无聊,便去找子熏公子给新来的慕容家小姐算了一卦,谁料,子熏公子竟然算不出来!”

    慕容骋和君轻暖闻言,手上的动作皆停了下来,双双看向南慕。

    “什么意思?是她命格特殊,还是?”慕容骋微微蹙眉,心中忑腾起了不安。

    君轻暖亦忧心忡忡看向南慕。

    子熏算不出来的,大致都是和他自己有关的。

    要知道,就连麒麟皇的命格,子熏都能看的七七八八。

    这世上,还有什么人是他不能窥测的?

    螣蛇子熏,自有他不可替代的价值。

    而和他有关的,一个女人……

    这就让人不得不多想了。

    就见南慕摇摇头,道,“具体谁也说不清楚……当时九天公子在场,他也算了一卦,算是算出来了,但是卦象却看不清晰,因此只能判断慕容云锦会给子熏公子带来危难。”

    君轻暖有些迷糊了,“按照子熏之前说的,他应该是绝无可能见过慕容云锦。

    而眼下,他们两人应该不会有什么瓜葛才对。

    怎么会……”

    这一点,谁也看不清楚。

    遇上子熏的事情,大家都是瞎子。

    慕容骋深吸一口气,道,“我去看看子熏和临霜。”

    慕容云锦是什么人他不管,但是,子熏绝对不能出事。

    上次他在天脊山伤成那样,现在想起来,他都还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他起身揉揉君轻暖的头发,“乖,好好在屋里呆着,不要出去吹风。”

    而后,对小团子道,“宝贝,爹爹出去一趟,你要看好娘亲!”

    小团子揉了揉眼窝,一脸懵逼,嘟囔着,“到底谁才是宝贝啊!”

    君轻暖更是无奈:让儿子看着她,要不要这么……无耻的?

    南慕看着一大一小两个人,眯眼笑。

    他最爱看这场景了,比糖还甜,感觉人生没什么过不去的坎儿。

    于是,跑出去靠在角落里用传讯石联系怜桑。

    小团子问,“娘亲,南慕叔叔干嘛去了?表情怎么怪怪的?”

    君轻暖眨眨眼,笑,“去偷情啦!”

    小团子:娘亲,这是能对小孩子说的话吗?

    算了,他爹都让他看好娘亲了,他还能说什么?

    而这还没完,慕容骋走了之后,君轻暖直接无聊到受不了,于是蹭到小团子跟前,一会儿捏捏他的手,一会儿捏捏他的脚。

    当然,小月儿也不能幸免。

    小团子内心哀嚎:苍天呐!我是个宝宝不是个玩具啊!

    而他不知,苍天在上,就是他亲娘!

    当初方古用这个世界的核心复制她娘和她姨……不,他挚爱的素女的时候,他娘用了苍天那部分,素女用了后土那部分!

    所以,喊苍天基本上是没用的。

    君轻暖活了这么多年,头次生孩子,头次有自己的孩子,基本上玩的欲罢不能,“啧啧,好软好可爱啊,要是可以捏一辈子就好了。”

    小团子震惊的盯着她,完全不能将她和当初的战争女神相匹配——

    这……玄女是假的吧?

    还捏一辈子?是希望他和妹妹一直这么袖珍下去吗?

    无奈,他只好道,“娘,宝贝给你召唤一只小兔子捏吧?”

    回来的南慕在门口笑喷,差点没绊倒自己。

    但就是这一个踉跄,让他再抬头时,冷不丁迎上下方桥上那女子妒火中烧的目光!

    南慕愣了一下,收敛了笑容,再定睛看时,发现慕容云锦已经背对着他了。

    他转身进屋来,忍不住问君轻暖,“陛下,你在窗口瞄一眼,看看你见过那女子吗?”

    君轻暖一愣,“怎么了?”  “没,就感觉,她好像老往这边看。”南慕没多说,君轻暖在坐月子,他不想提到慕容云锦那可怕的眼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兽黑王爷套路深(百度最新章节)  兽黑王爷套路深(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