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番外:尾声。全部大结局(1)

    四年后。

    锦海。

    阳光明媚的五一前夕。

    梁墨染一个电话打到了裴若宸那里。“喂!若若,是我,我交代你的事,办了没?”

    裴若宸一听到梁墨染的声音,顿时兴奋:“喂!小大大嫂,你们什么时候过来啊?我已经让韩简把度假山庄包了,就咱们一大家子人聚聚,山庄不招待任何其他客人了!”

    “我就知道把事情交给你,办的顺利!”梁墨染这边还真的摆起了小大嫂的架子。“深得我心啊!小姑子!”

    “小大大嫂,你就是比大哥强,大哥从不夸人,只损人!”

    “他啊,你还不了解吗?心口不一,却不是坏人,要不我能这么爱他吗?你说对吧!”梁墨染简直是一点都不矜持,夸自己和自己的男人就是不嘴软不客气不吝啬!

    “哈哈,那是,你们两个绝配啊!”裴若宸在电话这边开心的笑:“带着我小侄女和小侄子过来,这下可热闹了!不过大哥要不来怎么办啊?”

    裴若宸不由得有点担心,路修睿那性子每次聚会比杀他都难,很少出席。唯一出席的那次,还是梁墨染怀孕了,自己偷跑来,跟大家热闹,他担心追了来,把人带回去的!

    不过梁墨染这个小大大嫂还真的有意思,非要弄个四胞胎,认识她后也认识了周启航,于是就隔三差五的跑来锦海找周启航帮她配药,她要生四个孩子,结果刚好她身体内分泌失调月经不规律,卵巢功能有点问题,经过周启航开的药物的调理,她虽然没有怀上四胞胎,但是却还是怀了个多胞胎!三胞胎!

    这事被路修睿知道差点把周启航给杀了!怪梁墨染胡闹,周启航也胡闹,可是周启航却以自己的项上人头保证。“哥,我保证孩子会健康的,况且小大大嫂要不促排卵,很难自然怀孕的!她属于排卵多少有点问题的那种女人!再说了,小大大嫂是为了你好,想要给你生几个孩子热闹一下,看你这种闷骚样,不生几个热闹下,时间久了你抑郁了怎么办?我们这些弟弟妹妹看着也很揪心不是?”

    当时,路修睿嗤之以鼻,“你的理由太牵强了吧!”

    梁墨染却出来替周启航说话:“小周,别管他,他就那样,嘴上不悦,心里美着呢!他巴不得一群孩子出来喊他爸爸呢!”

    说完,看向路修睿,路修睿也看她,她又道:“看什么看?我现在可是三个孩子的妈妈,一不小心就一失四命。你可是当着我妈妈的面保证要照顾我一辈子的。我妈妈嫁到香港去了,你就对我瞪眼,哼,我告诉你,我不怕!”

    路修睿被她说的欲言又止,竟是生生压下了怒火,最后牵了她手,无奈地说了句:“你就作吧!”

    梁墨染嘿嘿一笑,见好就收:“老公,消消气嘛!我喜欢孩子啊,可是又不许我生二胎,我这不是想尽了各种办法嘛?再说有启航保证,孩子绝对健康,人家很多不孕不育的患者都这么办的,何况我也是差点不孕不育的那种!”

    “谁来照顾?”路修睿低头看着她,想到一下子蹦出来三个孩子就头大。

    “我妈妈不行啊,我妈妈嫁到香港了。她黄牛了,陷入了难以自拔的黄昏恋中,热恋滚滚,我实在不好意思叫她来!范晴妈妈照顾二姑子的孩子,她照顾了你再照顾咱的孩子,我这心里有点不落忍,虽然她说###第一个先管咱们,但是与情与理咱都不能不顾路焉家的孩子吧?所以,最闲的就是裴大伯了!”

    路修睿眉头倏地又皱紧,脸色阴沉下去。

    梁墨染打了个激灵,抱着肚子就嗨哟起来:“哎呀妈妈呀,吓死我了,宝宝们别怕啊,你们爸爸不是故意黑脸的,他就是这样,心里一得瑟,一高兴,脸就黑了!不是故意吓唬妈妈的,咱们要原谅他知道吗?还有啊,以后你们出来了,看到爸爸黑着脸的时候就撒撒娇就行了,这招对爸爸最管用了!妈妈屡试不爽呢!”

    周启航在旁边哈哈的笑,很贼很贼。没想到路修睿会被小他十二岁的二姑娘吃定!

    路威也赶来,最近他跟周启航走的越来越近,成为新一代的钻石王老五,退却了青涩,越发有魅力。

    “哥,小大嫂真是活宝,生吧生吧,妈妈说能生一个足球队更好,以后我找了老婆也生几个,大家一起踢球!”

    “看吧,小叔子都这么认为,你不能发火,小叔子你罩着我点啊,你哥太凶了!”梁墨染躲到路威身后。

    路威就笑:“哥,你这样子真的太可怕了!”

    路修睿真是一脸的无可奈何。

    小大大嫂这个称呼是裴若宸发明的,于是,周启航跟她一起叫。

    四年后的今天,在经历了很多很多的事后,好在大家每一对还都在一起,日子过得幸福又琐碎,婚姻生活里该出现的一切磨合他们比平凡夫妻一点都不少!

    梁墨染的三胞胎今年两周岁,比裴启宸和程灵波的女儿小半岁。是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孩子依然姓路,老大和老二是男孩,那个老幺是女儿,路修睿给他的三个孩子取名为:路皓哲,路皓昕,女儿叫路儿,小名阳光!

    记得当时孩子还很小很小的时候,梁墨染曾经跟路修睿抗议,“为什么儿子没有乳名,就给女儿取了?”

    路修睿当时凉凉地扫了她一眼道:“儿上辈子是我情人,那两个小子上辈子是仇人,能一样吗?”

    “路修睿,你差别对待,我会告诉儿子们的!”梁墨染双手叉腰,恶狠狠地为儿子们鸣不平。

    路修睿却继续逗着怀里的小女儿:“儿阳光乖,爸爸给你做新衣服去!”

    路儿发出路修睿听不懂的呓语:“+*&……&~~~”

    梁墨染于是十分吃味:“路修睿,你这个色魔!你女儿你都不放过!你除了给我缝了一个婚纱,啥也没给我缝,你都给你女儿缝了多少衣服了!不管,你再给她缝衣服我见一件撕一件!”

    路修睿理都不理会她,对着儿道:“儿小宸光,妈妈疯了,我们别理她,走了,不理吃醋的女人!”

    说完,抱着女儿就进了工作室,把她和儿子们关在门外。

    门外,梁墨染一脸的黑线。

    王阿姨和裴震请来的月嫂都笑,抱着两个男孩子去了隔壁。

    燕霜来北京读书,就住在路修睿和梁墨染的家里。她本来卫校毕业,如今又学医,照顾的梁墨染挺好,两人年纪相仿,燕霜是一群兄弟姐妹里唯一比梁墨染小半岁的,所以,她叫梁墨染大嫂叫的最没怨言!

    “大嫂,你不觉得大哥现在像个孩子吗?”燕霜比之前成熟了很多,离开谭锐后,她想了很多,如今,感情生活归于平静,人也变得云淡风轻了,气质也越来越好。

    梁墨染怔了下,想了想:“没觉得他像个孩子,倒是觉得越来越变-态了!你不觉得他宠他闺女宠得有点变-态?”

    “那是因为长得像你呀,你没看儿简直跟你一模一样啊!”

    “有吗?”怀疑的问着,眼睛已经弯成了月牙,后槽牙都乐的露出来了。

    “当然了,大哥为啥给儿取名叫阳光啊,那是因为你是他的阳光啊!姐姐说,你就是他的太阳,你的存在,让大哥温暖!”

    梁墨染一下红了脸。心里却又愤愤不平,这个老男人,宠女儿宠得上了天,对她一个爱字都不说,真是欺人太甚!

    “什么呀!他都不爱我!”

    燕霜摇头:“大嫂,说谎会做噩梦的!”

    果然,当晚,她就做了个噩梦。

    醒来时,发现某男正伏在她身上奋战呢!

    她心里松了口气。

    他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做噩梦了?”

    “我梦到一只老虎要吃我,没想到是你吃了我!”她哼哼了两声,扭动着身子,他顿时攻城掠地,深入到底。

    “唔”她低叫。

    “如果我是老虎的话,你就是只母老虎!”他的声音陡然喑哑了七分,眼里都是火苗。

    “哼,你最近太宠儿了,我嫉妒!”她嘟起小嘴,十分的嫉妒。

    他单手捏起她的下巴,强迫她张嘴,然后舌尖探进去,长驱直入,咬住她来不及退走的舌尖,把它含入口中,翻卷吸吮。

    然后他忽然抓起她的双手向上,在她上方扣住她的手,一个动作,就让她的胸部全然高耸在他眼前,他低下头,唇舌覆上去,一点余地也不留。

    强烈的快感让梁墨染终于呻吟出声,他太快了,动作太密太狠,眼花缭乱地让她完全跟不上他的节奏,她慌得只能一遍遍叫他。

    “老公,我快死了!”

    她只知道,他很少这样的,近乎暴力的做-爱。可是,他又是如此的艳丽,让她的心再过了一年多后,依然还是这样的迷醉。

    “墨墨”他低喊她的名字。

    飞上云端激情消退的一刹,她问他:“你爱不爱我?”

    “”他没吱声。

    “你为什么不说?”她追问。

    最后,被问得没办法了,他丢给她一句情绪化有点浓的怨言:“是你自己笨!”

    “什么意思?”梁墨染非常不解。

    “什么意思自己去想!”他翻身抱着她去浴室洗澡。

    于是,梁墨染绞尽脑汁的想了两年,直到四年后的四月的一天,女儿在房间里扒她的东西,翻出了当年他写给她的那首诗。

    小丫头弄上面都是巧克力,黑乎乎的压了后面的一大片,却又露出左半部分的诗。

    一时间,梁墨染竖着看,突然惊觉,发出一声尖叫

    “啊”

    路儿也跟着尖叫:“妈妈,啊”

    “别添乱!”梁墨染把那打印纸捡起来,眼睛热热的,竟有泪花崩现。

    “最爱是路莫莫(墨墨),此情不欲(渝)。”

    原来这是一首藏头诗,该死的老男人果然是闷骚的,明说爱她不就行了,非要整一首藏头诗,弄的她四年半后才知道这是一首藏头诗,要不是路儿这小捣蛋鬼弄上了巧克力,她一时都看不出来呢!

    “妈妈!”儿抱住她的腿,把巧克力抹在她裤子上,咯咯地笑:“妈妈,糖!”

    “小宸光,你还真是小宸光,不是你,妈妈这辈子只怕都不知道你爸爸有多闷骚!”把那首诗珍藏起来,笑得眼中都是泪,这才蹲下来,抱住女儿,“儿,你爸爸是闷骚蛋!”

    儿却道:“妈妈是醋桶!”

    梁墨染满头黑线,伸出手指点了下女儿的额头:“你就跟你爸爸学吧,以后不许学爸爸,学妈妈哦,女孩子太闷骚,男人会受不了的!妈妈多可爱啊,跟妈妈一样,将来钓个金龟婿,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阳光不吃辣的!”路儿摇着头,一想到吃辣椒就皱眉头。

    梁墨染哈哈大笑。“你懂什么呀!妈妈这是比喻!”

    “妈妈,想爸爸!”小丫头已经几天没见到爸爸了,她的爸爸现在已经不是高翻也不是外交官了,梁墨染生了孩子后,路修睿就调离了外交部!在走之前,他已经是正厅级,不知道是裴家给镀金的,还是郝向东给镀金的。

    总之,现在,路修睿去了桐城,成为了桐城地级市市委书记,而裴启宸是市长兼任副书记,兄弟两人同在一个城市为官,路修睿又压了裴启宸一级,这让裴启宸很是不爽,却又无可奈何。

    尾声。全部大结局(2)

    郝向东亲自安排的,燕菡的亲爹的主意,他能怎样?裴震也没有意见,路家也一样,裴启宸纵使再叫嚣也只能屈从!但是,他很少跟路修睿汇报工作。

    路修睿也不听他汇报,乐的当甩手掌柜的!

    于是,桐城流传了一句话,书记跟市长不对付,八成有仇。

    可是,两人却又把桐城治理的很有政绩,街道扩宽,市民工资翻番,高楼林立,当然也有各种小不满,但是凡事也没有十全十美,大方向都是好的!

    不过,路修睿当了桐城一把手后,裴启宸唯一满意的事就是,他可以请假,请长假回北京陪灵波和他的儿子女儿!

    两个人倒是很少碰面,像是约定俗成的一样,裴启宸一回北京,路修睿就会驻守桐城,裴启宸回到桐城,路修睿会回北京呆几天,享受几天假期!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兄弟!

    反正一个姓路,一个姓裴,也没有人怀疑!

    裴启宸和程灵波的女儿性子很安静,简直是跟妈妈一样,不过不像妈妈那么冷,小丫头年纪小小就很淑女,笑的时候抿唇,笑不露齿,简直就是新一代的大家闺秀。

    程湛小朋友已经七岁了,成为了小学二年级的小学生。据说刚上学的时候,程湛小朋友上课的###第一天就宣布了满教室的女生都是他的媳妇儿!于是他遭到了桐城中心小学一年一班的所有男同学的反对,却得到了全部女同学的支持!

    这件事,据说,惊动了桐城的高层,有高层领导的女儿也在那里读书,跟程湛一班,扯闲话的时候那位领导跟路修睿抱怨,说裴市长的儿子有多霸道,开学###第一天就把全班女生给定下了!

    路修睿只是笑,心想那小子还惦记他老婆呢,每次见了他老婆都喊媳妇儿,气的他现在见到程湛就想掐死他!

    锦海的聚会,是梁墨染和裴若宸的主意,刚好赶上五一长假。

    但是他真不想去,因为程湛那小子太色了,还有,聚会孩子太多了,还不如在家抱着女儿开心!

    谁知道梁墨染给他打了个电话说:“孩子他爸,我带着你的小宸光和我的儿子们去锦海了,要不要来你自己看着办吧!”

    说完,连给他说话的空都没有就挂了电话,如今那丫头是越来越不怕他,当了妈妈后也精明干练了不少,在公司跟高姬衍学做生意,居然连高姬衍的帐都审,惊得高姬衍直说引狼入室。

    梁墨染却笑,“我是为你好,帐不明,生意不清,路走不远啊,高级烟哥哥!”

    高姬衍只能叹息,说路修睿找了个了不得的老婆。

    老婆孩子都去了锦海,他自然也要去了!

    锦海西郊的某度假山庄。

    路修睿驱车到达的时候,梁墨染正指挥着工作人员搭建露天广场呢!

    因为有池塘,担心孩子们,所以把广场搭得格外远。

    而程湛此时领着一大群孩子在那里唱歌呢!

    他拿着话筒,唱的是王杰的那首《一场游戏一场梦》。

    童声,唱伤感的情歌,深情地诡异

    不要谈什么分离,我不会因为这样而哭泣,那只是昨夜的一场梦而已说什么此情永不渝说什么我爱你我还是我自己

    路修睿下车的时候听着程湛的歌,直摇头。这孩子简直就是个奇葩。

    程灵波和裴启宸也在。程灵波坐在一块羊毛毯子上,怀里搂着快四岁的女儿,小丫头很害羞的笑,跟妈妈一起听哥哥唱歌。

    程灵波的脸上一抹淡淡的笑,依然是那样的疏离,却比以往多了份恬淡。

    裴若宸哈哈的笑,笑程湛这孩子居然唱这种老歌。

    七岁多的孩子,已经长得很高。捧着话筒闭着眼睛深情唱歌的样子让人笑得肚子疼。而那孩子唱完了,用话筒高声喊梁墨染:“染媳妇儿,你答应嫁给我的,怎么就成了睿爸爸的媳妇儿,你知道不知道,我的心有多疼啊?”

    谁知道梁墨染也不生气,就直接对着程湛小说:“湛湛,这事不赖我,你太小了,弱小的肩头担负不起你伯母我的未来啊!你睿爸爸太你有魅力啊,你到处都是媳妇儿,我跟着你,还不得气死!!”

    “我让你当正宫啊!”程湛喊!

    “拉倒吧!我不稀罕!”梁墨染摆摆手,“你这孩子跟谁学的啊?怎么就这么花呢?”

    一旁,大家都笑。

    裴瑜宸和燕菡身边两个儿子,裴熙光,郝熙焰。

    韩简和裴若宸儿子韩天逸,依然是照顾父母的典范,背了个小书包,里面装的都是裴若宸的零食。

    路威和周启航依然单身,两人在树底下搭了吊床,晒着五月的太阳,看着人家拖家带口老婆孩子的直羡慕。

    谁知道程湛被拒绝,突然又对着话筒喊道:“妹妹,过来,哥哥很伤心,要唱那首歌!”

    程灵波怀里的小丫头立刻站起来,有点害羞,朝着哥哥程湛走去。

    程湛又拿了一个话筒给妹妹,于是两人居然唱起了另一首歌,是法语歌,很伤感的,名字叫《J’espère》。

    Jefaisdese-mailsàtoutallure

    我全速发了一封e-mail(给你)

    Tumeréponds“àtouteàl’heure”

    你回应我:请不要间断。

    Tumetsdurougesurtafigure

    你羞红了脸

    Jemetsdubaumesurmonc?ur

    我放下了心

    J’espère,j’espère,j’espèreohoui,j’espère

    我希望,哦,我希望

    C’estmoncaractèremmmmm

    这是我的印记。

    这兄妹两个用着稚嫩的童声唱着最伤感的情歌,让这些大人哭笑不得。

    路修睿听着这个直皱眉,这孩子乳臭未干,敢这么调戏他老婆,活的不耐烦了!

    他下了车子,大步朝那边走来。

    “呀!大哥来了!”裴若宸发现了他,喊了一声。

    于是所有人都朝路修睿的方向看去。只见身姿挺拔的男人径直走了来,周身上下散发着成熟的掉渣的魅力!当然,还有阴寒。

    只见那个男人大步朝着程湛和裴一唯走去。

    程湛聪明,一看到路修睿跑来了,立刻喊了声:“睿爸爸,你可来了,我想死你了!妹妹,睿爸爸来了,快喊!”

    结果,裴一唯赶紧乖巧地叫了一声:“大伯伯好!”

    路修睿原本的怒气,在面对乖巧的裴一唯时,竟是生生的压住了,于是低头,点点头。“一唯乖,去找妈妈,这样的歌唱了不好,会变丑的!”

    “切!少骗我女儿!”裴启宸喊了起来。“你也有今天啊!哼!想当初,我的心情你这会儿理解了吧?”

    裴启宸还是对当初路修睿跟灵波走的很近的事耿耿于怀。

    程湛却喊:“爸爸,我任务完成了,你答应我的事,别忘记啊!”

    裴启宸挥挥手,“知道了!儿子,要是火烧大点,爸爸会更满意的!”

    于是程湛扯着桑子对梁墨染喊:“染媳妇儿,我不会死心的,要是睿爸爸对你不好,你可一定回来找我啊,我会娶你的,一点不计较你当过我的大伯母!”

    众人大笑。

    程湛丢了话筒一溜烟跑了。

    大家都贼笑着看路修睿的反应。

    裴启宸更是幸灾乐祸。“哼,你也有今天啊!”

    裴瑜宸也难得调侃:“我可是记得我们打的那个赌!你一直不承认,以为不承认我就不知道你输了吗?大哥,做人要厚道啊!”

    路儿这会看到了爸爸,跑了过来,扬起小手就喊:“爸爸,抱!”

    路修睿俯身抱了女儿,不理会他们!

    裴瑜宸又道:“大哥,是男人就认账,刚才你是不是想捏死程湛?”

    路修睿慢慢转身,好整以暇地看着裴瑜宸,“不,你多虑了,我觉得程湛唱的很好,法语说的越来越好!”

    “哈哈,你少不承认了,你就是变-态,我说过有一天你也会变-态的!看吧,你已经很变-态了!”裴瑜宸继续调侃他。

    路修睿抱着他的阳光伸手帮女儿理了理乱哄哄的发丝,也没搭理他。

    “你们打什么赌?”梁墨染有点耐不住了,很好奇。“我怎么不知道?”

    “小大嫂,你不知道吧,想当初我们刚知道他是大哥的时候,他说我对菡菡占有欲太强,说我变态,我说早晚有一天他也会变态的!有了你,他的占有欲表现的如词强烈,七岁孩子的醋都吃,还不承认,你来评评理!”

    “啊!那怎么打赌的?”梁墨染眼珠子滴溜溜一转。

    裴若宸已经给她爆料:“小大大嫂,当时他们打赌我在场,具体的吧,就是若宸很变-态,菡菡抱了大哥一下,于是若宸吃味了,大哥说若宸变-态,然后两人打赌说大哥会变-态,一年为期,要是大哥一年内不变态的话,就输了!但是你们那时候已经在一起了,而且现在大哥对你多在乎啊,刚才那样子还不是想掐死程湛,这占有欲多变-态的!所以大哥输了!”

    梁墨染看看裴若宸,看看裴瑜宸,再转头看向路修睿。

    路修睿一挑眉,于是,梁墨染道:“我咋没有觉得他输了啊?他一点都不在乎我,你们咋看出来的?”

    “他在乎你呗!”

    “我觉得他一点都不在乎我,我比他变-态多了,所以你们打的赌,他不算输,因为从一开始,就是我拿热脸贴冷屁股硬赖着他的!到现在他都没有说他爱我,他连爱都不说,咋输了呢?所以你们的赌不成立!”

    “嘿!大嫂!你这不是明摆着向着大哥嘛?也太不讲道理了!”

    尾声。全部大结局(3)

    梁墨染于是双手叉腰,很神气地说道:“怎样啊?不服,你们咬我啊?”

    在场的男人,裴启宸,裴瑜宸,韩简,周启航,路威,女人,程灵波,燕菡,裴若宸,燕霜,在那几秒,无一不是处于极度无语的状态。

    “小大大嫂,你也不能这么护着你的男人吧?”裴若宸翻了个白眼问梁墨染。“我们就想知道大哥爱你爱的有多变-态!这对你好处大大的啊!”

    梁墨染魅惑一笑,眼睛弯成了月牙儿,然后灿声且厚脸皮地道:“所以,遇到我,变态的人不是路修睿,是梁墨染啊!我比他变态,怎么能是他输了呢?他可不爱我,我爱他爱得心都碎了,他都不爱我!”

    “梁墨染,拜托,你还能再死厚脸皮一点吗?”裴启宸终于受不了了!

    谁知道梁墨染摊摊手,很无辜的耸耸肩。“裴启宸,你别没大没小的,我孬好也是你大嫂,再喊我名字不叫大嫂的话,小心我挑拨灵波离家出走啊!你又不是没有领教过我的本事!”

    上一次,梁墨染组织了所有女人去了一趟法国,叫男人们找了好半天,都找不到人!

    裴启宸一下偃旗息鼓,咬牙切齿地喊了一声:“切!我算是见过比我还厚脸皮的人了!成,大嫂,你能靠谱点吗?”

    梁墨染呵呵一笑:“乖啊,小大叔子!”

    韩简在一旁也听得极度无语,他想裴启宸估计要火了,路修睿和梁墨染两口子摆明了一个闷骚一个明骚,且不讲道理,实在是太是一家人了,都是极@品。

    而路修睿早已经不管这边了,抱着女儿走到梁墨染摆好的垫子上,坐下来!

    而旁边,是燕菡,她正笑着照顾自己的儿子和路修睿的两个儿子。

    路皓哲和路皓昕看到爸爸抱着妹妹也不羡慕,看看爸爸,叫了一声,算是打招呼,就开始玩自己的了!

    而路修睿也只是点了点头,在两个儿子旁边坐下来。

    那边,梁墨染还在跟裴家三兄妹恶斗!

    “你们太欺负人了吧?我好歹是你们大嫂,虽说我比你们小,但是萝卜不大我长坑里了,你们难道还想给我扒出来不成?”

    “大嫂,到底是谁不讲道理啊?”裴瑜宸很无语地说。

    “你,你,你们!”梁墨染一一指着他们!

    “你这娘们还真是跟他一样!”裴启宸被韩简拉走。

    裴若宸大笑,笑得肚子疼。“真是笑死我了!”

    而路修睿和梁墨染的这个反应,倒似乎早已在裴瑜宸的预料之中,他笑笑:“大嫂,大哥打赌输了不承认也无所谓,反正我当初也只是要求他以后幸福,没真的要他怎样!所以,你不用担心啊!”

    梁墨染顿时警惕,带着怀疑:“你说真的?”

    “当然!”

    “早知道我就不替他拦着了!”梁墨染十分后悔的说。

    裴瑜宸唇边绽开一抹深意,“其实你现在不拦着也可以。”

    梁墨染斩钉截铁截断他的话,“裴瑜宸,这件事到此为止,我以大嫂的身份命令你,不许再提。别想憋着坏嚯嚯我男人,我可是会保护他的!”

    裴瑜宸再度摇头失笑。“好吧!能看到你也很变态,我们也不枉此行!”

    走到一旁的韩简和裴启宸一起点了支烟,裴启宸还是忍不住叫嚣:“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口子都是极-品!”

    韩简远远看着,对身旁的裴启宸道:“修睿哥果真是睿智的,懂得在梁墨染尚不谙情事的时候就出手把她圈定在身边,从此生活充满乐趣,生命不再孤寂。无论怎么说,小大嫂很维护他,看在他这么多年辛苦的份上,咱让一下吧!”

    裴启宸哼哼一声,颇不屑:“丫就是一变-态,未成年的也拿来当老婆!谁那么多年不辛苦啊?谁不是忍着过来的?”

    韩简看看他,眼底闪过一抹微光,笑:“你这好像说的你自己吧?未成年的时候就把人圈在身边的好像是你吧?”

    裴启宸倏地眉毛一挑:“怎么?才几天不见,你就跟他归一国去了?”

    “其实,”韩简说了一句,又顿住。

    裴启宸何等聪明之人,瞬间就明白他接下来的话。“我告诉你,我才是你嫡亲的大舅子,路修睿只能算外戚!他是若宸的大舅子!”

    韩简也不跟裴启宸一般见识,知道他是因为被路修睿抢走了老大的位置耿耿于怀呢!

    “你做了三十多年裴家的老大,值得了,人生有几个三十多年啊,你说是吧?”

    裴启宸又是冷哼一声:“看出来了,你是被他给收买了!”

    “哪能呢,无论从哪边说你都是嫡亲啊!”韩简也笑。

    “这还差不多!”裴启宸抽完最后一口烟。“我去陪我家灵波,跟你一个大男人实在没啥聊的!”

    “”韩简无语。

    燕菡看路修睿宠爱女儿小宸光的样子,有点替两个侄子鸣不平。“哥,你是不是太忽略两个儿子了?”

    路修睿也没说话,拿了旁边篮子里两个香蕉,递给了儿子。

    路皓哲和路皓昕一起看向他,然后都没接。

    燕菡呆了。对侄子道:“宝宝们,快接呀,爸爸给你们的!”

    可是,两个小家伙都没接,懒懒的看了一眼自己的爸爸,继续低头玩自己的。

    燕菡以为路修睿会生气,结果路修睿却是微微勾唇,笑了,然后很变-态无耻的说了句:“嗯这才是我的儿子,够!”

    “”燕菡无语。

    燕霜也无语。

    所有人都无语!

    梁墨染在他身边坐下来,小声音道:“怎样?老公,刚才我表现如何?”

    路修睿看她一眼,不紧不慢给了她一句话:“一百分,晚上给你奖赏!”

    然后,梁墨染就华华丽丽地脸红了!

    于是,晚上的时候,三个月嫂带着孩子们在隔壁的房间里睡着了,这厢,花前月下,很久没过二人世界的路修睿和梁墨染站在窗边赏月。

    梁墨染正在啃玉米,刚才喂孩子都没有来得及吃,幸好拿了个玉米过来。

    路修睿看了她一眼,看见她唇角沾了一颗嫩滑的玉米粒,她伸出舌尖想把它舔进嘴里吃掉,这个画面忽然就让路修睿一阵心动,于是他忽然出手扣住她的后脑,低头就深吻了下去,动作柔爱又强硬,像是要把她吃掉了一般。

    梁墨染嘿嘿一笑,“哥哥,你给我写的那首诗是什么意思来着?”

    路修睿一挑眉,眼中闪过一抹微光。“你看懂了?”

    “没有啊!”她装傻,眼神闪烁,羞羞答答。

    他心动,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声音里听不出情绪,“……撒谎!”

    “嘿嘿!”她笑的奸诈。“原来诗还是可以那样写的!你再给我写一首怎样?”

    路修睿没有正面回答。

    忽然,他伸手关了窗,修长的男性右手一把握紧她的左肩,以极快的速度挟她上床!

    梁墨染再睁眼时,整个人已被他罩住。

    他把她圈死在他的身下,居高临下看着她。

    “贪心!”

    “我都为你挡那群弟妹的攻击了,你再做首诗给我有什么不可以的?”她承认很贪心,谁叫他那么闷骚来着!

    他俯身,直视她的眼,下一秒,他的薄唇就欺压了下来。

    她瞪大眼睛。

    暴风骤雨方歇的刹那,他在她耳边说了另外一首诗

    一束凌霄花,

    生在凤凰城。

    一藤本硬骨

    世人盼长青。

    风霜傲然立

    雨来云观遮,

    同生同呼吸,

    舟车相携行。

    梁墨染勾住他的脖子,颤声问:“一生一世,风雨同舟吗?”

    “知道记在心里就行了,说出来坏气氛!”某男很无耻的说。

    某女嘿嘿一笑道:“老公,那啥”

    “嗯?”

    “再来一次怎样?”

    接着,一分钟沉默。

    再然后,是尖叫声,满室旖旎。

    全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裴少的隐婚妻(百度最新章节)  裴少的隐婚妻(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