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24章 道歉,我没错

    在电视剧里,出现这种镜头时,通常都是女生发出一声尖叫,然后男的慌张的跑出去。

    但是……

    安颜没有尖叫,墨千瑞也没有识趣的避开。

    安颜愣住了,墨千瑞也愣住了,两人都没想到会出现这种情况,双双愣住没有反应。

    愣了几秒安颜率先回过神来,故作淡定的重新坐回浴桶里,但从溅起的水花来看,她一点也不淡定,而墨千瑞犹豫了一下,然后关起房门,脸色阴郁的向安颜靠近。

    “你知道不知道本王为什么来?”墨千瑞在离浴桶三步之遥处停下,双手背在身后,黑曜石般的瞳孔紧紧盯着安颜的眼睛,但却总是控制不住去看水中若隐若现的身体……

    安颜深吸几口气,让自己尽量保持冷静,说实在她很不喜欢这种被俯视的感觉,尤其是现在这种情况,全身**的在对手面前,感觉气势上就已经输了一大截,除了不高兴外还有一点紧张。

    “大概知道。”那么明显的事,她想不知道都难,宝儿离开前的警告,她记得很清楚。

    “你有什么要解释的?”

    “我不擅长解释。”也不喜欢解释,不相信她的人,无论她怎么解释他都不会完全相信,始终会抱有怀疑,而了解她的人,即使不解释,也知道她的做事风格。

    墨千瑞怒气冲冲的冲进来,显然已经被那人的告状左右情绪,现在是跑来找她兴师问罪,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她可不妄想他能相信她这个拿刀驾到过他脖子上的人的话。

    “你这算是承认了?”墨千瑞眼睛危险的眯起,眼里放射出阵阵寒意,房间的温度似乎瞬间下降了很多。

    安颜无谓的抬起头,同样冷冷的回视他,“我不知道她和你说了什么,但我只想说一句,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还之,我不是能忍气吞声的人,但我做事向来问心无愧。”

    坚定又倔强的眼神,毫无畏惧的注视着他,难能可贵的勇气,却不是他想看到的,更准确的说是他不喜欢这种眼神是用在对抗他身上,他不喜欢有人挑战他的威严,尤其是他的女人。

    虽然不想承认,但安颜已经嫁给他了,那就是他的女人,女人就该听夫君的话,尊敬夫君,而不是像她这样一而再的挑战他的威严!

    从她的这句话中他已经听出来,她已经承认宝儿的手是她伤的了,强忍住怒气,冷冷的命令道:“去向雪儿道歉。”

    “我又没错,为什么要道歉?”安颜奇怪的看着他,眼里的讥讽,像是在嘲笑一个白痴。

    “你打伤了雪儿的丫鬟,几乎把她的手废了,这叫没错?”墨千瑞咬牙,以她的脑子一定不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却在这里装傻,她真是无时无刻不忘惹他生气啊!

    安颜愣了一下,看他这么愤怒,以及提到‘雪儿’这两字时眼里的柔情,让她知道那个人在他心目中有多重要。

    回过神来,安颜嗤笑一声,“王爷居然为了一个丫鬟出头,我该说你宅厚仁心,还是闲得蛋疼呢?”明明已经猜到他是为谁而来,可就是忍不住嘲笑他一番。

    额上的血管清晰的凸起,墨千瑞阴着脸突然上前几步,伸手掐住她的下颌,冷冷的俯视她,“你打伤的是雪儿的贴身丫鬟,雪儿很多事都由她负责,如今你把她弄伤了,本王要让你去给雪儿道歉,然后代替那个丫鬟照顾雪儿,直到那个丫鬟伤好为止,这已经算是对你的仁慈了。”

    安颜气得想发笑,她好歹是个正牌王妃,他却让她去代替丫鬟伺候一个身份不明的女人,她就不信王府这么缺下人。

    想要说话反驳,却因下颌被控制无法发出声音,安颜用力去掰掐住她的手,可用尽全身力气也动不了分毫,反而换来更加大力的掐制,她感觉下巴快要脱臼了。

    挣扎了一下实在挣不开,安颜愤怒的取下用来盘发的长发簪,然后毫不犹豫的朝墨千瑞的手臂上扎下,墨千瑞反应迅速的收回手,眼神变得更加冰冷,伸手去夺安颜手中的发簪,却被她快速的躲开了……

    墨千瑞不依不饶的纠缠,安颜被逼得怒火中烧,这个没有气度的男人,居然对一个女人下手,还是趁她行动不方便的时候欺负她……

    这辈子还从来没被一个男人这么欺负过,她越想越气,然后脑子一热,直接抓着浴桶边缘,身手敏捷的从浴桶里跳了出来。

    墨千瑞被她大胆的行为怔住了,眼睛直勾勾的看着她还在滴水的身体,就在他走神的片刻功夫,安颜已经快速的攻上前,脚下一扫直接把他放倒,随即她也压到他身上,用发簪尖锐的一端抵着他的喉咙,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他。

    安颜坐在墨千瑞身上,全身未着片屡,还好一头长发倾泻而下,挡住了一些春光,但这种半遮半掩的视觉效果。

    墨千瑞感觉自己的呼吸变得有些急促,他紧绷着脸不让自己表现出异样。

    心里微微气恼,两次都是被她拿武器驾到脖子上,而他两次都感觉到很兴奋,他这是什么变态心理?

    或许是因为他身中奇毒,不能凭着心中所想和女人发生关系,只有散毒时才像例行公事的发泄,所以才会这么轻易的被安颜勾起火焰……

    墨千瑞在心中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

    安颜心中怒火燃烧,随着气愤加深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不少,不满的说道:“墨千瑞,你还是不是男人啊?总喜欢搞偷袭,你要是真的那么想和我过招,能不能事先通知我一声,咱们约个时间找个场地光明正大的打!”

    在木屋前偷袭,现在也偷袭,亏他还是什么战神将军,身为军人居然这么阴险,太丢军人的脸了!

    “本王是不是男人,你昨晚不是试过了?”墨千瑞挑了挑眉冷笑道,故意忽略她后面的话。

    安颜浑身一僵,想起昨晚的痛苦,脸色变得煞白,冷意袭遍全身,随即心里涌上怒意,这个变态还敢提昨晚的事!那段痛苦的回忆她永远不想再想起来!

    狠狠甩甩头,把那段不愉快的回忆抛开,安颜脸色一沉,眼里露出熊熊怒意,“你这变态,昨晚的事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还好意思自己提起……”

    “变态?你是本王明媒正娶的妻子,本王不觉得昨晚有做错什么。”

    明媒正娶个头,成亲那天他都没有自己去迎亲,如果她没记错的话,他们连拜堂都没有拜,这算哪门子明媒正娶了?

    安颜非常生气,胸脯剧烈起伏,咬牙切齿的说道:“你见过哪个男人洞房后对妻子下毒的?”她倒要听听看,他要怎么解释。

    墨千瑞张了张嘴,最终什么也没说,他深受奇毒的事不能让她知道,她可是太子派来杀他的人……

    突然他心中闪过疑惑,安颜看到他没死一点也不意外,难道她不知道自己中了‘阴花醉’?而是被人偷偷下的毒?

    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希望她是不知情的……

    “本王做什么,怎么做,不需要和你解释。”

    “啧,真嚣张。”安颜厌烦的轻斥一声,她讨厌这种自我自大不讲理的人,如果可以她一辈子都不喜欢和这种人交涉,但是天不如人愿,老天偏让她遇到这种极品。

    “嚣张?”墨千瑞扯起一抹讥笑,“你认为一个正拿着武器架在本王脖子上的人适合说这种话吗?”而且还不止一次,谁才真正的嚣张不说自明。

    “我也是迫不得已,第一次为了活命,这一次是你自找的。”如果不是被逼无奈,谁愿意做这种危险不讨好的事,她又不是吃饱了撑着。

    随后又自嘲的笑了笑,幽幽的说道:“可惜就算我拿刀架到你脖子上也杀不了你,连威胁都做不到……”内力什么的真讨厌,轻轻松松就能把她的威胁化解。

    “既然知道,还不起来。”

    安颜撇撇嘴,收起发簪,起身站起来,但站到一半她脑袋一阵眩晕,眼睛一黑,失力的又坐了回去。

    意识涣散了片刻,终于又开始缓慢的恢复,安颜一手抚着额头,一手撑着地面准备站起来,但意识虽然回来了一些,力气却还没恢复,试了几次都只能动一点点,无法使出力气。

    这是怎么回事?她这是怎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毒宠特工妃(百度最新章节)  毒宠特工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