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88章 怒了,手术中的意外

    “怎么这么久才来?”慈宁宫中,欧阳铭轩早就已经到那等候着,看到安颜不疾不的走来,立刻面露不悦的质问,显然他已经等了不少时间了。

    等人本来就烦,尤其是等一个自己讨厌的人更烦。

    安颜不动声色的挑眉,这几日欧阳铭轩一直跟着她,赶也赶不走,她自然知道是为了什么,不过她一直把他当空气般无视掉。

    如果他脸色好一点她还愿意搭理他一二,但他一直一副她欠他几百万、或者杀了他全家的表情,她可不是什么圣母玛丽苏,试图用真心软化他,他爱摆什么脸就摆什么脸,反正她也不想和他深交。

    见安颜不搭理自己,欧阳铭轩也不生气,这几天除了给她麻药时正视过他一眼,并且说了一声谢谢之后就再也没理过他了,他已经被无视习惯了。

    李嬷嬷这几日也跟着一起留在宫中,不过多是陪在太后这边,一直不断的在太后面前说安颜的好话,帮她刷好感度,太后原本因为安颜能治她的病就已经对她有好感了,听李嬷嬷这么一夸,对安颜更是生出了几分喜爱,原本对她身份的不满也消失不见了。

    李嬷嬷见到安颜立刻笑逐颜开的上前接过她的小药箱。

    安颜起床洗漱完毕就直接过来慈宁宫了,还没吃早餐,便让李嬷嬷帮弄点吃的来,吃饱了才有体力办事。

    其实以前在部队时安颜起得很早,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来训练,但是现在在这边她没办法光明正大的训练,只能每天晚上关在卧室里偷偷的练习,每次都是凌晨才睡,所以才会起得晚。

    每天晚上她都是让人打满一浴桶烧开的水,然后用木盖盖着,等到水自己冷却到适宜的温度便结束锻炼,然后沐浴睡觉。

    浴桶的木头都很厚,有一定的隔热效果,安颜又用东西四处封闭住,加上现在天气还不是很冷,水要冷却至少要三个时辰。

    一个多月来每天晚上锻炼三个时辰以上,对她来说收益还是非常大的,她感觉身体比刚来时强健了很多,但不知为何,有时候却会莫名其妙的感到非常虚弱,尤其是每次和墨千瑞同房之后……

    安颜猜测可能和他每次完事后都对她下毒有关!

    虽然现在中毒的反应没那么强烈了,但虚弱的现象却越来越严重,如果不是她每天坚持锻炼提高身体质量,恐怕现在站几分钟都站不住。

    若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她锻炼这么久所得的成果,前几天遇到刺客时她完全不用逃,凭着她一人用上一些战术技巧,也能够解决那些人。

    这几天除了自己准备之外,安颜还让墨千瑞命人在慈宁宫的侧院造了一间板房,准备手术时用。

    所谓板房,只不过是用木板围成一间临时手术室,除了中间放着一张手术床和一个架子之外什么都没有。

    安颜亲自把手术室消毒了一遍,然后才让太后躺进去,自己在门口套上消了毒的简易手术服,头发也用布完全包裹起来,带上口罩、手套,进去之后立刻关上门,避免细菌飞入。

    跟着她进去的只有两个人,欧阳铭轩和那位少年,欧阳铭轩负责给她递工具,少年则是一直强烈要求围观,安颜也乐得见人才崛起,没有反对他围观,只要求不准乱动不准出声,还有他们进来也要她做相同的打扮。

    在这种事上她可不敢马虎,人本身就是传播细菌病毒的一大途径,说话都可能喷病毒,万一不小心把病毒感染到伤口上,从而流入血管中,造成的后果可不是说笑的。

    这几日虽然都没怎么和欧阳铭轩搭过话,但他却一直在一边看着她操作,对手术工具都了解了,所以在开始之前交代他一边,让他什么都别问,她说什么给她什么便可以,如果做不到可以换人。

    欧阳铭轩不是个不知轻重的人,虽然很不高兴被讨厌的人指挥,但这关乎着太后的安危,他丝毫也不敢怠慢。

    手术正式开始,用了麻醉剂之后太后很快就失去知觉了,安颜立刻开始动手,神情异常严肃。

    在活人身上动刀子都是非常血腥的场面,然而这种场面安颜见多了,比这更血腥的都见过,丝毫不受影响,认真谨慎的继续,不断的更换道具。

    当切口开到看得到息肉时,欧阳铭轩和少年都显得异常兴奋,恨不得大声叫出来,但看着一脸严肃的安颜他们又都生生的忍住了,她认真时候的样子看起来很有威严,让人有一种甘愿臣服的冲动。

    “钩子。”安颜目不斜视,伸出一只手,简单明了的吩咐。

    在以前的治伤生涯中她还从来没用过钩子这种手术工具,她是考虑到割掉息肉把它弄出来会比较困难,用线套的话麻烦就算了还可能松开,所以她干脆让人做了一个小号的类似鱼钩一样的钩子,直接用钩子钩住息肉,割开之后直接拉出来就行了。

    虽然做法有点粗暴,但胜在简单快捷,反正那块肉是不要的,而且太后处于麻醉状态没感觉,怎么折腾都没问题,只管简单方便就好了。

    一只手拿着钩子勾住息肉,另一只手拿着手术刀小心翼翼的开始切除息肉。

    这种东西没有切除干净还有可能会复发,她可不打算做售后服务,所以格外的认真和小心,生怕漏了一点点。

    两个观看的人也都十分紧张,虽然不是自己动手,但却比自己动手还紧张。

    手术室间里的人注意力都放在太后身上,无论是身体还是精神都是高度紧绷着,突然传来一声开门声,接着一道浑厚的男人声音传来:“母后,母后你怎么了……”

    崇阳帝一进门就看到太后脸上血淋淋的十分骇人,立刻惊慌的大叫,急忙的跑过去。

    高度集中精神的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欧阳铭轩和少年倒还好,只是吓到而已,但安颜真正认真的切割,这一受惊手上一抖,锋利的刀锋把伤口划歪了,出血量瞬间变大。

    这一刻安颜怒了,抬起头愤怒的瞪向罪魁祸首,眼里的凛冽像一把裹着寒冰的刀刃直射向崇阳帝,怒喝道:“谁都不准过来,到门口站着或者出去!”

    她明明吩咐了李嬷嬷带人在外面守着,告诉她就算天王老子来了也不许放进来,结果居然还是让人给闯进来了,还给她添了麻烦!

    锋利的目光,不容置疑的语气,让身为一国之君的崇阳帝也愣住了,脚步不由自主的停下来,那种威严强硬的气势,就连他都有点自惭形秽。

    和崇阳帝一起来的还有墨千瑞、墨子涵和墨羽三人,他们全部都还穿着朝服,显然是一下早朝就赶过来,没来得及去换衣服。

    墨子涵去把进也不是退也不是的崇阳帝拉到门边,冲他摇了摇头,指了指太后,告诉他太后要紧。

    崇阳帝沉声站在门边,脸色却不太好看,一国之君被人这样吼,他怎么可能高兴!

    就算是他的错,也没人敢这样吼他!

    安颜可不管他们那么多,现在的情况容不得她分心,吼完之后立刻低头处理意外弄出来的伤口,认真的模样让人都无法责怪。

    都说无论男人还是女人,无论长得丑的还是长得美的,一个人最美丽、最有魅力的时刻就是他认真的时候,安颜此刻无疑是全身心投入的认真,几个人不由得看得有些出神。

    墨千瑞上次已经见过一次了,她的那种认真到忘我的模样让他移不开目光,眼睛好像被什么东西吸住一样,心也在那一刻微微憾动……

    “镊子。”

    “止血条。”

    虽然出了一些意外,但安颜很快就有条不紊的进行抢救工作,一番折腾,出血总算控制住了,一边的托盘上丢满了沾满鲜血的纱布,看起来触目惊心。

    “擦汗。”全身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加上高度紧张之下,额上早就布满了密密麻麻的汗珠,如今聚集在一起不断的往下流,有些基地挂在眼皮上,感觉马上就要流到眼睛里了,她现在无法自己察汗,只好让欧阳铭轩帮忙了。

    欧阳铭轩下意识的低头往托盘里找,疑惑的说道:“没这个工具啊……”

    “我是让你拿纱布帮我擦汗,快点。”汗珠积攒得太大滴,她都不敢眨眼了。

    欧阳铭轩这才反应过来,抬头一看,才发现她已经满脸大汗了,不敢再做耽搁,立刻拿起干净的纱布仔细的帮她察汗。

    对于让男人帮自己擦汗安颜觉得这种情况下很正常,但帮擦的人和看着的人都不这么想,一个个脸色怪异的看着她。

    欧阳铭轩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但具体哪里奇怪他也说不清楚。

    墨千瑞的脸瞬间阴沉,身上肆无惮忌的散发冷气,让站在他身边的人都忍不住悄悄的远离他。

    虽然知道安颜是因为自己不能动手,迫不得已才让欧阳铭轩帮她察汗,但看到别的男人碰她,他心里就忍不住涌上一股怒意,就算他们两个一直以来都互看不顺眼,他也无法容忍这种行为。

    欧阳铭轩感觉自己被一道强烈的视线注视着,偏头一看就看到墨千瑞几乎要烧起来的愤怒目光,嘴角忍不住抽了抽,心中却有些茫然,无论他怎么提醒,墨千瑞还是越陷越深了啊!

    侧头看了一眼安颜,看着此刻的安颜,他似乎没有以前那种要把她杀掉的冲动了……

    经过一番波折之后,安颜终于彻底的切开息肉,用钩子把息肉勾出来丢到盘子上,接着又是一轮止血工作,然后把伤口缝合、上药、包扎,手术顺利完成!

    手术期间欧阳铭轩每隔一段时间就帮太后把一次脉,因为手术失血的原因,太后的脉搏弱了很多,但却没有生命之忧。

    安颜摘下口罩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所有的力气似乎也随着这一口气被抽空,迈开腿想出去外面透透气,可一动才发现双腿都站得僵直了,这突然间一动使得双腿一软,直接瘫坐到地上了。

    “安颜……”

    “三嫂……”

    “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毒宠特工妃(百度最新章节)  毒宠特工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