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97章 冷情,权利的诱惑

    不逼他?

    呵呵……这叫不逼他?

    墨天宇真的很想笑,可是这一刻他却像是忘了要怎么笑,动了动嘴角,只发出无力的“父皇”两字。

    他真的很想问问崇阳帝,为什么对他这么不公平,他到底做错了什么,至少让他知道改变的方向,可是他又懦弱的不敢问,怕听到让自己失去希望的答案。

    墨天宇的眼里闪过一丝伤痛,这么多年来父皇眼中从来没有过他,凡是与自己有关的事,无论对错,父皇从来没站在他这边过,可是……

    他居然一点都不恨他,事到如今仍然像个傻瓜一样对他充满了期待,期待有一天他能正眼看自己,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贱到家了。

    或许,这和母妃小时候的教导有关吧!

    听宫人说母妃还怀着他的时候就被父皇丢到废院了,相当于冷宫却又不是冷宫的地方,从那之后就再也没管过她,即使是生下他之后也没去看一眼,让他们母子俩沦落到人人可欺的地步。

    可尽管如此,母妃也从来没恨过父皇,还对他说父皇对他们已经很好了,叫他也不可以恨父皇。

    那时他觉得母妃说的什么都是对的,所以尽管父皇从来没去看过他也没召见过他,他也深深的崇拜着父皇。

    即使是后来知道了父皇对他真的很不好,可他也恨不起来……

    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是在他十岁那年的中秋宴会,那天也是太后的生辰,每一年的那一天宫中都会举办非常隆重的宴会,同时庆祝中秋节和太后的生辰。

    以往的每一年每一种宴会母妃都看着他不让他乱跑,可是这一年的这一次母妃病了,没办法管他,他从来见过宴会是什么样的,心里很好奇,便趁着母妃睡着偷偷跑出去。

    可即使跑去了他也不敢离得太近,怕惹麻烦让母妃伤心,只敢偷偷的躲在远处看。

    当看到哥哥弟弟们可以站在太后和父皇面前和他们笑成一团,看着父皇慈爱的夸奖他们,他真的很羡慕,他才意识到母妃说的好其实一点也不好。

    可他也只是羡慕而已,渴望着有一天自己也能站到父皇的面前得到他的夸奖,渴望被他慈祥的摸摸头顶,并没有恨他。

    后来因为看得太入神了,想看得更清楚一点而不断前进,不知不觉就走出了躲藏的角落,结果被人抓了个正着,被拖到人少的地方打了一顿。

    他被打得浑身是伤,记得后来是墨千瑞路过救了他,那时候的他既崇拜墨千瑞,又嫉妒他得到父皇的宠爱,所以在他伸手扶自己的时候条件反射的把他推开,结果因为自己没站稳又摔倒了,正巧被当时路过那里的小安颜看到。

    安颜以为墨千瑞打他,那时的她还是个人傻胆大的热心肠,捡了地上的石头使劲的丢墨千瑞要把他赶走,一边丢石头一边指责墨千瑞的‘禽兽’行为。

    当时的安颜只有八岁,加上营养不良性很瘦弱,看起来和五六岁的小孩差不多,墨千瑞不想和小屁孩一般见识,摇摇头走了。

    这件事只怕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忘了,只有他记得一清二楚……

    更可笑的是当时的墨千瑞居然不知道他也是皇子,是他同父异母的弟弟。

    安颜当时看他浑身是伤还没心没肺的笑着露出自己的手脚,兴奋的对他说:“你看,我身上也有好多伤,涂上药膏就不痛了,我身上带着药膏,我帮你涂上吧!”

    那一刻她的笑容耀眼得让他移不开目光,生平第一次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温暖,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每次一想起那个阳光下的灿烂笑容,他都感觉自己被幸福围绕。

    后来他们渐渐熟了,他才知道她身上的那些伤是小她一岁的妹妹打的,她说妹妹还小她不怪她,她还说妹妹很漂亮,即使总是打她,她也喜欢妹妹,可后来她又说她不喜欢妹妹了,因为妹妹开始连她母亲一起打……

    也许是因为同病相怜,他对她的印象更好了,也很心疼她。

    认识安颜的第一个月里是他这辈子最幸福,也是最快乐无忧的一个月,那时候他每天只想着那个善良单纯,像阳光一样温暖的小女孩,甚至觉得命运对他也不是那么不公。

    那时他心里有种想保护那个女孩的**,想要把那份温暖永远留在自己身边,于是便唆使她回去让她父亲去请旨赐婚,有了婚姻的牵绊她便永远属于自己了,他还在心里暗暗的发誓,一定不会像父皇对母妃那样对她的,那时他以为自己长大后一定会娶她……

    可是后来发生太多太多的事了,渐渐的改变了他单纯可笑的想法。

    那些势力的人让他看清现实,这个世界上根本不需要爱,需要的只有权力而已,有了权利才能不被欺负,有了权利才能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开始时他只想要保护自己的权利,但接触的越多,感受到权利带来的好处,他的野心变得越大,他想要支配整个国家的至高无上的权利,他要让那些欺负过他的人、看不起他的人刮目相看!

    为了权力他杀了自己的母亲,为了权力他放弃了曾经发过誓要娶的人。

    可是尽管放弃这么多,他唯一没有放弃的只有得到父皇认可的念头,或许现在剩下的只是一个执念而已,为了赌一口气,可惜……

    他终究还是没有赌赢!

    崇阳帝没有因为墨天宇心碎的表情动容,仍然用疏离的眼神看着他,等着他的回答。

    “大丈夫岂能沉溺于儿女私情,儿臣愿意继续为父皇、为百姓效劳……”闭上眼睛隐去眼里的伤痛,再睁开眼时眼里一片冰冷,只是颤抖的声音述说着他有多不甘,有多痛心。

    可是不管有多不甘,他都不可能放弃太子之位去选安灵夕,他现在放弃了,再想登上这个位置比登天还难,他不能失去如今这个不择手段得来的地位!

    至于林家和左相府那边,他再想想办法稳住他们,相信他们能理解他的难处的。

    墨天宇的这个答案似乎在所有人的预料之中,没有人感到惊讶,除了四人组用眼神鄙夷了他一下,其余人都不动声色。

    崇阳帝也没指望墨天宇主动退下太子之位,能切断他势力的链锁已经很不错了,虽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瓦解他们的联系,但从这件事上让他们的关系起了缝隙,之后再对付就简单得多了。

    难得的对墨天宇露出一个微笑,轻声说道:“你能这么想就好,明日朕便宣布这件事,你也别太伤心,朕以后会帮你寻一个好姑娘的。”要不是现在已经是深更半夜了,他恨不得立刻下旨宣布。

    “父皇有心了。”墨天宇麻木的应了一声,任谁都听得出他的不满。

    可是,没人会在乎他的想法。

    崇阳帝不再理会墨天宇,蹙眉看向已经吓傻了的婉贵妃,“婉贵妃作为宫妃,也是长辈,却失仪的侮辱后辈……”

    婉贵妃浑身一震,猛地惊醒过来,‘噗通’一声对着崇阳帝跪下,满脸惊恐的一边磕头一边求饶,“皇上冤枉啊,臣妾是误信了歹人的谗言,臣妾不是故意诬蔑瑞王妃的,求求皇上饶了臣妾这一次吧,臣妾下次再也不敢了……”

    之前的侥幸得意之心,早就在皇上处置太子之后荡然无存了,对待自己的亲生儿子都这么绝情,他会对她手下留情吗?

    尤其是皇上此刻看她的眼神,全然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让她忍不住浑身发颤,心,紧张的揪着。

    难道皇上真的要休了她吗?宫妃没有休弃一说,只有赐死和打入冷宫,无论哪一种都不是她愿意承受的。

    她还这么年轻,她不愿死,更不愿意入冷宫,听说进入冷宫的妃子过不了多久不是死了就算疯了,她不要去那种可怕的地方!

    不管先前有多高傲自大,在面对决定自己命运的宣判面前,她也顾不得什么尊严了,软弱的下跪求饶,即使是在贤亲王面前出丑也无所谓了。

    “虽说你是误信他人谗言,但你身为贵妃自己却一点判断能力都没有,别人说什么就信什么,还帮着别人散播谣言,对别人造成了伤害,你不仅犯了口多言的大戒,还败坏了皇宫形象,不罚不足以服众,就……罚你掌嘴三十,重新学习宫规礼仪。”崇阳帝没有因婉贵妃的求饶而心软。

    他近一年最宠的妃子的确是婉贵妃,但古往今来皇帝没有目地的宠爱又有多少呢?

    有时候宠着这个人,目的却是为了提拔或者安抚那个人背后的家族势力,他对婉贵妃便仅是如此而已,否者像这种心思不纯仅有外貌的女人,他早就处置了。

    婉贵妃看贤亲王那么炙热的眼神,他在很早之前就看出来了,但是为了大局着想,加上他也相信自己的弟弟,所以才当做不知道。

    现在虽然还不想得罪她娘家,但这次是她犯错在先,罚她也是合情合理,相对于她犯下的错,这个惩罚已经算是非常轻的了。

    “安颜,这个惩罚你可有意见?”崇阳帝没有去看婉贵妃的反应,而是第一时间问安颜的意见,毕竟被侮辱的是安颜,她想换种惩罚方法也可以。

    安颜扬了扬眉,眼里闪过一抹恶意,淡淡的说道:“皇上的惩罚十分公正,我没意见,不过我有个请求想请皇上答应!”

    “哦?说来听听。”对于安颜的请求,崇阳帝表现得非常感兴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毒宠特工妃(百度最新章节)  毒宠特工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