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 第143章 贪心,我们是受害者

    接着独孤占拿出几粒药丸服下,然后又拿起一旁的匕首,在自己的手臂上划了一个小刀口,然后拿起蚕宝宝放到刀口处,蚕宝宝立刻兴奋的扭动起来,吸盘对着伤口一阵猛吸,不多时,蚕宝宝雪白的身体开始变成红色,身体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变大,直到变得三个碗大小仍然在吸血,但独孤占却有些受不了了,脸色苍白如纸,强硬的把蚕宝宝拔下来。

    蚕宝宝仍然有些意犹未尽,挣扎着还想爬过去,独孤占直接把它丢到石桌上放任不管,自己则把盒子收好然后在一边坐下调养生息,被吸了那么多血他也不是没受影响,如果不是事先服用了药丸,估计这会儿他也昏倒了。

    蚕宝宝在石桌上不断挣扎,巨大的身体由红色变成紫色,接着又变成黑色,柔软的身体也渐渐的变硬,直到半个时辰后身体突然咔嚓的一声裂开一条缝,接着缝隙越来越多,最后坚硬的黑色身体轰然散开,豁然可见中间露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白色圆球。

    独孤占睁开眼,走到桌前拿起白球,本来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白球在碰到人体时立刻冒出丝丝寒气,独孤占不由自主的打了一个冷战,只一会儿功夫他的手指就结了一层薄冰,他不敢拿太久,立刻走到床前,掐开安颜的嘴巴把白球丢入她口中。

    不过单是服下白球还没完事,直接服下不管的话非但没有治疗作用还会伤体,独孤占立刻又输送真气到安颜体内,用真气化解她体内的白球,然后把化开的药力输送至身体循环,如此循环三周独孤占才收手。

    安颜的身体已经退下潮红,恢复了正常的颜色,紧蹙的眉头也已经松开,嘴中也不再喊冷了。

    独孤占长长出了一口气,打算起身气收拾桌上的东西,可真气消耗严重加上失血过多,他才站起来走出两三步立刻感到一阵眩晕,然后一头倒向地面了。

    “这次可真是亏大了。”独孤占苦笑一声,不仅失去一个宝贝,还浪费了那么多血和真气,他为什么要做这种亏本买卖呢?

    当安颜醒来时就看到自己躺在石室里的床上,转头一看,地上倒着两个人,一个黑衣一个白衣,两人都是脸色苍白如纸,看起来分外吓人。

    安颜虽然不能睁开眼睛,但却没有真正的昏迷,所以之前发生的事她也知道,自然也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她的目光越过白色身影看向黑色身体,情绪涌动万分,又是感动又是心疼,没有过多考虑,她立刻跑过去把他扶到床上来。

    墨千瑞的身材比她高壮很多,加上昏迷的这段时间一直没吃东西,她也没多大力气,但凭着一个信念她还是磕磕碰碰的把墨千瑞扶到床上了,但……

    等把人放到床上时,墨千瑞已经被撞醒了。

    安颜有些心虚,有些不敢看墨千瑞的眼睛,但墨千瑞却不给她躲避的机会,激动的弹坐而起,紧紧抓着安颜的肩膀,眼睛在她身上左看右看,“安颜……你没事了?我不是在做梦吧?”他现在感觉身体有些漂浮,脑袋也不太清醒,会不会真的是在做梦?

    “我没事了。”安颜眼神不由得变得柔和了,认真的对上墨千瑞喜悦激动并动的双眼,不再刻意掩藏自己的情绪,见墨千瑞还是有些不敢置信,安颜突然凑上去吻住他的唇,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对着他的唇咬了一口,撤唇离开,安颜脸色绯红,“能感觉到痛就证明不是做梦。”

    墨千瑞眼睛徒然睁大,怔怔的伸手摸向自己的唇,依稀能摸到上面的齿痕,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或许是因为紧张,安颜这一口咬得不轻,但他刚才真的没感觉到痛,刚才他只顾着震惊了,哪里还有其他感觉,直到现在用手去触摸才有了痛觉,同时心里也掀起一圈圈涟漪。

    能感觉到痛就证明不是做梦,可他为什么感觉更像是做梦了呢?除了那晚安颜中了媚药之外,她什么时候主动吻过他?以前只有在梦里出现过,所以即使是感觉到痛了他依然觉得如梦如幻。

    激动、兴奋、喜悦、意外,不同情绪在心中不断交换,可是表现出来的确是一脸呆滞的看着安颜,就连眼睛都忘记眨了。

    见墨千瑞只是呆呆的看着自己久久没有反应,安颜原本的羞涩也退下了,担忧的看着墨千瑞,他该不会是傻了吧?

    因为觉得墨千瑞对自己表示得够多了,而她一直没有表示觉得些过意不去,所以才鼓起勇气主动去吻他,却没想到第一次就把人给吓到了,看来以后她还是保持原来的样子,不要在做这种主动之举为妙,否者她真担心多吓几次他会被吓成什么样子。

    “安颜……”半响,墨千瑞终于开口,声音沙哑的叫了一声,看着她红润的嘴唇,然后……

    “唔!”墨千瑞突然猛烈的吻上来,由于动作太粗暴,安颜的牙龈被撞得一阵剧痛,忍不住发出通呼声,但墨千瑞却不给她出声的机会,一手抱着她的腰,一手按着她的后脑勺,想退也无法退开。

    安颜心中很郁闷,用得着每次都这么用力,想要把她吃了一样吗?

    从他颤抖的身体安颜能感觉到他的喜悦,亦能感觉到他的害怕。

    她知道那喜悦因为什么,亦知道他的害怕出于何事。

    安颜不再挣扎,主动伸手勾住墨千瑞的脖子,浅淡的回应他的热情,她的理智和所有气力都被他一点点的吸走,但她却不想去管那么多,纵使是前方是万劫不复的禁地她也甘愿跟随他而去。

    可是……

    “我说你们,亲了这么久了,该进行下一步了吧?”一声不合时宜的声音不合时宜的响起,如同一盆冷水一般浇到热情如火的两人头上。

    安颜和墨千瑞看向声音来源,只见独孤占不知什么时候醒来的,此刻正斜躺在地上,单手撑着脑袋,一副意兴阑珊的看着他们俩。

    安颜自觉脸皮不薄,但她的脸还是唰的一下红透了,她怎么忘了这里还有一个人呢,现在丢脸丢大了!

    安颜双手抓着墨千瑞的衣襟,眼睛却看着独孤占,冷幽幽的说道:“怎么办,我好想杀人灭口!”

    安颜不是那种以怨报德的人,不管怎样独孤占终究是救了她一命,所以杀人灭口什么的也只是说说而已。她也不是思想迂腐之辈,在现代经常看到有人在公众场合拥抱亲吻,她虽然没做过,但耳濡目染那么多年早已经习惯了,她只是害羞片刻便恢复如常。

    目光幽深的放到独孤占身上,眼前的男子哪里有两百岁的样子,墨色长发,白玉肌肤,五官绝美,看上去就和二十多岁差不多,只有那双眼睛中的沉着与淡漠可以看出岁月的沉淀,那种淡漠中带着沧桑的深沉不是可以装出来的,只有经过漫长的岁月打磨才能流露得出。

    安颜暗暗咋舌,古代的美男还真是多,随便出来一个都是妖孽级别的,而且居然两百岁都没老没死,除苏白之外又一妖怪。

    “多谢独孤宗主出手相救。”收回目光,安颜语气轻淡的道谢,虽然从语气中听不出轻漫敷衍,但绝对也没有恭维喜悦的感激之意。

    独孤占从地上站起来,脑袋还有些眩晕,身体摇晃了几下才站稳,嗤笑一声看向安颜,“我救了你一命,为此损失了十年才诞生一只的雪山寒蚕,我自己也浪费不少血,还耗费了七成的内力,你一句‘多谢’就想了事,你也好意思?”虽然他也不用他们报答,但这么冷淡的态度让他十分意外,所以忍不住由此一问。

    “就算独孤宗主不出手也有人能救我。”即使被当面指责安颜仍然面不改色,从容的对上他的双眼,淡淡的说道:“而且在外面时墨千瑞本已经打消找你的念头,是你强行把我们绑进来的,后来我告诉他去其他人来救我,你又不让他走,强行留下我们,强行帮我医治,这也就算了,你还让他放了三碗血,说起来损失的还是我们,我们被你强迫留下来被你治病,所造成的心理伤害又岂是你说的那些东西可以相比较的?雪山寒蚕可以十年后再收获,血和内力也只需一段时间就能恢复,而心理伤害却是一辈子都难以磨平的,你还觉得你亏吗?”

    安颜一口气说完气都不喘一下,那义正言辞的表情任谁看了都忍不住相信她说的觉悟虚言。

    墨千瑞是见识过安颜的口齿能力的,所以听她这么说也没多大反应,反而很配合的露出一丝黯然的表情,似乎是在述说自己真的很受伤。

    独孤占嘴角狠狠的抽了抽,他活了两百年还从来没见过这么能颠倒是非的人,明明自己受益了还说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居然还让他找不到反驳的地方,胡扯中带着几分真实,果然厉害!

    “呵,依你的说法我还要赔偿你们不成?”很快独孤占又恢复正常,挑了挑眉眼带趣味的看着安颜,语气轻扬的问道。很久没遇到这么有意思的人了,配合她玩玩也不错,“你说吧,要怎么补偿才能磨平你们的心理伤害?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要求我可以试着补偿补偿你们,免得传出去别人说我欺负后辈。”

    安颜眸光一闪,嘴角扬起一抹随性的轻笑,“文艺国的玉玺。”玉玺被盗的事她也听见了,玉玺在古代人眼中的重要性她是知道的,如今她和墨千瑞站在一边,自然要帮他的忙,不过她也不指望简单一句话就能把玉玺要到手,反正迟早都要提的,她只是代替墨千瑞说出口而已,要谈什么条件之后再慢慢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毒宠特工妃(百度最新章节)  毒宠特工妃(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