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24章 婴儿房

    陆源深抱起安舒暖的骨灰坛,步伐沉重地往外走。

    唐琛回想起安舒暖跳楼前说的话,仿佛他的耳边还能听到她透着绝望的话语。

    她爱那个男人,可她很傻,一直卑微守着他,任他蹂躏,被侮辱到支持不下去的时候也没从爱他的幻境里醒来。如果她知道自己走了,陆源深会为她如此难过,也许她可以选择早一点离开他。

    酒吧包厢里灯光昏暗,陆源深没有去公司,也没去医院陪安舒娴,一个人在空荡荡的包厢里喝酒。

    一杯接着一杯下肚,猩红的液体在他口腔胸腔尽情燃烧,可一看到安舒暖的骨灰坛,好容易变得燥热的身体一下子冷了。

    “安舒暖……”陆源深难得温柔地喊她的名字,把一杯酒摆到骨灰坛前。

    “陪我喝一杯吧。”陆源深说着,勾起唇叫那本就是死物的坛子:“陪我喝一杯……”

    沉寂许久,陆源深对着坛子“呵呵”两声,“你不喝,我喝。”????陆源深抄起一瓶子酒就往嘴里送。

    如果包厢里有镜子可以照照陆源深,他一定不敢相信自己在一个小坛子面前变得那么可悲。

    凌晨三点,陆源深在自己家中醒来,喉咙干渴难耐。

    他摸了摸身边,冰冷的手感告诉他,旁边什么都没有。

    她走了,离开了他的世界。今后再没有那个女人在他宿醉头疼的时候给他倒水,再没有那个女人偷吻他,轻触他的眉眼。

    呵,那个女人到底是走了。

    陆源深苦笑着,一步步走下楼。

    他不该因为那个讨厌的女人而难过,他该笑,笑自己终于摆脱她了,要为跟舒娴没有阻隔开心地笑。

    安舒暖当初狠狠地刺痛了他和舒娴,现在她死了,尘缘往事都了了,他该高兴才对。

    陆源深又拿出酒,对自己一顿猛灌,晃晃悠悠地在别墅里四处乱走。

    走着走着,突然听到几声“叮铃”“叮铃”,声音传出的方向就是安舒暖给孩子准备婴儿房。

    陆源深的脚步像是不受控制了一般,往婴儿房走。

    打开灯。

    暖色系的小房间里,阵阵微风拂过,撩得窗上的风铃泠泠作响。

    安舒暖被他带出别墅的那天,她就在婴儿房里,听到陆源深回来,窗户都没关就跑下楼。

    陆源深看着房里的一切,小熊、玩具、摇篮和贴在墙上各种各样的贴纸……它们沾满了灰尘,失去勒原有的光彩。

    从那天离开别墅后,陆源深不是睡公司就是留在医院,一直没回来,连他自己也记不清自己离开了几天。

    因为没有安舒暖打扫,这个小屋子才会变成这样吗?

    陆源深那颗浮躁滴血的心沉了下来。

    他坐下来,望着摇篮里的录音笔很久,才伸手拿起。

    外壳占满颗粒的触感让他很不舒服,可他还是按下了开关。

    安舒暖的声音开始慢慢地流淌。

    她说:“宝宝,妈妈今天检查出来才知道自己怀孕两个月,我真是个笨妈妈,反应好迟钝啊……宝宝,再过六个月,咱们就可以见面啦……宝宝,今天好难得啊,爸爸第一次听你的胎心……我好想你爸爸啊……爸爸能对妈妈好一丢丢就好了……”

    安舒暖说了很多很多,欢快的声音渐渐变得忧愁,最后甚至带着哭腔。

    陆源深紧紧攥着录音笔。

    突然听见她笑的声音,笑得很勉强很难过,说话的时候不停地哽咽∶“宝宝,妈妈永远爱你,也永远爱爸爸……”

    陆源深仰起头,滚烫的泪水最后还是冒出了眼眶。录音笔还在放着她的声音,可他什么都听不进去,心像被什么抓住了一样,紧得发疼,几乎要榨干那最后一滴血。

    风轻拽着风铃松开,又一篇泠泠的乐章,这是对那个可怜女人的哀悼,也是欢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你是医我千疮百孔的药(安舒暖 陆源深 唐琛)(百度最新章节)  你是医我千疮百孔的药(安舒暖 陆源深 唐琛)(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