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小叔被抓,九华派

    “没想到,只不过短短三年,这些妖兽便已经开始出来作恶了。这里都有了,其他地方还不知道如何呢。看来,我们婚后得立刻出发前方南临了,早日取得炙炎箭我才放心。”玉嫣坐在马车内对容君祁说道。

    后者点头同意,玉嫣随后想到什么,看着容君祁问道:“你的二九天劫什么时候?”

    “还有不到一个月。”容君祁笑了笑,他是雷系天灵根,二九天劫,说实话他并未放在心上,这也是玉嫣不为他着急的原因。

    “好,虽你是雷系天灵根,还是得准备一些防御法宝,这是天羽衣,这是八卦伞,这两件都是顶级灵器,你且先收下孕养着。”玉嫣二话不说,拿了两件法宝出来,一股脑的塞给了容君祁。

    容君祁轻笑着收下了,滴血认主后收入到丹田中孕养着。

    都是些无主之物,是以倒是不会有认主不成功的事情存在,睿睿因起的太早,已经抱着爪爪睡着了。

    玉嫣宠溺的摸了摸他嫩嫩的包子脸,满脸的柔情。

    容君祁没有出声,靠在车里温柔的看着她这满脸母爱的神色,等他们有了孩子,嫣儿必然会是个温柔娘亲的。

    因经历三尾狐与巨蟒的大战,路程拖拉了下,到达东屏县已经午时。

    城门口宁满屯家的管家福伯等候在那,远远的瞧见郡主的马车,顿时露出了笑容来。

    “郡主,老奴是县太爷府上的管家,钟福,老奴家大人命老奴在此等候郡主与世子爷,让您二位来县城后,去府上一叙。”福伯恭敬的作揖出声。

    玉嫣推开窗子,对福伯笑笑道:“有劳福伯在此久候了,途中遇到了些事情耽搁了。不过,小叔怎知我们要来?”

    “大人收到了信鹰带来的传信。”福伯解释了下,信鹰是雁归这几年培养出来的,就是为了传讯之用。

    “原来如此,那就请福伯带路吧!”玉嫣笑着点头,福伯连忙应声行了一礼转身上了青布马车。

    两辆马车一前一后朝县太爷府上而去,一路上的百姓看到玉嫣的马车皆是欢喜的与她打招呼行礼,玉嫣也只能推开车窗与他们打招呼。

    “郡主真是越发漂亮了,咱们农家长大的闺女就是不一样,即便成为郡主,有那一身贵气的气度在,可咱这郡主却还是一如既往的亲和呢。”一个妇人与同伴说道。

    另一人也是赞叹不住,一路上这样的声音并不少。

    马车直接进了府内,李依兰闻讯抱着孩子迎了出来,见到玉嫣和容君祁就要行礼,玉嫣连忙上前扶住,笑道:“又不是在外头,小婶可不能如此。”

    “该的,你毕竟是今圣亲封的郡主,再说了,世子爷还在呢。”李依兰笑着道,面色红润,生了孩子后,满身的母爱使得她外形倒是越发的光彩了。

    “世子爷怎么了,还不是咱宁家的女婿?”玉嫣故意瞪眼看了容君祁一眼,容君祁无奈轻笑,宠溺的说道:“小婶,嫣儿说的对,都是一家人,可不得这般了。不然,我怕是日后得常常跪地板了。侄婿我可是很惧内的。”

    “噗嗤。”玉嫣被他这话给逗乐了。

    李依兰亦是如此,掩唇轻笑,玉嫣见李依兰怀里的小丫头正睁着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看,顿时喜欢了:“这是我那小妹妹吧,长得可真漂亮。”

    “小时候好看,长大不一定好看的。”李依兰保持着老辈留下来的,不能夸孩子,免得以后娇气了,长得就丑了,得说反话。

    玉嫣却不太在乎这些,一边逗弄孩子一边看了李依兰一眼,笑道:“小婶这话我可不爱听啦,咱们宁家的姑娘哪个长得丑的?我们的小妹妹只会比我们这些姐姐更好看,是吧!咱们爹爹和娘亲一个俊一个漂亮,咱能长得丑嘛?是吧!”

    李依兰看着她在那逗弄孩子,一脸的慈爱:“也是,咱们宁家的姑娘的确是个个顶尖,若不是你们几个早已定下来啊,咱那宁宅大门怕是得被踏平咯。不说其他,就说玉荷才十岁,便已经时常有人来与我套话了。”

    玉嫣听到这话倒也没有生气,说实话,这是他们老宁家的骄傲,家中有女百家求,本该金贵。

    “小婶可有看到好的?”玉嫣随她进屋,容君祁抱着睿睿,爪爪百无聊赖的跟在身后,傲气的漫步。

    一路上引得一群丫鬟双眼发光的看着它,想上去摸又不敢造次的。

    爪爪那家伙可是骄傲了,尾巴扬的高高的,却又一脸蔑视的模样,一群无知的人类。

    无意间回头,见它这般臭屁,玉嫣也是忍不住笑了。

    与她说话的李依兰见了也好奇的看过去,看到爪爪这模样也是一脸笑意,她在家里时,可没少被这家伙给蔑视。

    她也知晓这爪爪是灵兽,不同寻常,倒也没有计较过。

    “小叔呢?”玉嫣没看到宁满屯的身影,便好奇的问道,李依兰回道:“方才被钱捕头给叫去衙门了,说是县郊出现了几具尸体,好似是被什么猛兽给袭击的,是一大家子,听闻好像是来给闺女女婿作生辰的,可惜了,唉……”

    玉嫣明悟了,她是可以救活他们,那会儿一家人的魂魄一直瑟瑟发抖的躲在一旁观看他们的打斗。

    可她也不能违背天道的规定,那家人命该如此,就算不死在三尾狐爪下,也绝活不过今日,应该也算是命运的安排吧。

    她是管理着大陆的生死,却也不是圣母型的,若是今日救了这一家子人,那么他们日后的命运就会被改变。

    或许原本能够成为富贵人的,在她帮助后,来世说不定连人也做不成了,用的都是他们本身的命数。

    “来,咱们吃,你小叔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到时候让厨娘给他留着便是。你们都饿了吧,睿睿正好也醒了。”李依兰招呼他们入座,正说着,睿睿从容君祁怀里醒来,眨巴眨巴了几下眼睛,倒也没有哭闹。

    “姐姐。”睿睿一醒来就要朝玉嫣那边扑,容君祁却是将他放在一旁丫鬟搬来的宝宝椅上,这椅子也是当初玉嫣让人做的,这图纸卖给了郝木匠,如今容国已经很流行了,几乎有孩子的家里都有一两张。

    “先乖乖吃饭,你姐姐也饿了,睿睿可是小男子汉,难道想让姐姐将你喂饱自己饿肚子吗?”容君祁故意微微板着脸对睿睿道,小家伙虽然才两岁多,却是很聪明,想了想,还是道:“睿睿乖,吃饭再抱。”

    意思是吃过了再让姐姐抱,容君祁笑笑,摸了摸他的头,给他一把木勺,给他木碗里面装了些吃的。

    小家伙就乖乖吃了起来,玉嫣笑看着,觉得容君祁很会哄孩子呢。

    “嫣儿啊,世子爷很会哄孩子呢,刚柔并济,小家伙被唬的一愣一愣的。”李依兰忍着笑意在玉嫣耳边说道,玉嫣轻笑一声,道:“日后定是个好爹爹。”

    容君祁听到这话,眸色顿时柔成了水。

    李依兰看的真切,也羡慕两孩子感情好,谁人不说一入宅门深似海,不说萧王府没有那些个糟心事,就这宠妻这点上看,绝对是得到上辈真传的。

    一个个在小的时候便已经看出日后会是宠妻无度的人了,如今再瞧,都已长成大人的他们,更是如此,李依兰这么一想就想到了自家的夫君,眸子也染上了幸福的笑意。

    她,也嫁了个好男人,宁家的男人们也是不差的。

    “听大嫂说,你与世子爷也要在九月初八完婚了?”李依兰又问道。

    “嗯,我与祁情况特殊,这次我又有所进步,还真是怕日后修为高了,子嗣艰难。”玉嫣没有隐瞒,李依兰虽是不懂,但是因看到玉嫣太多的异于常人,是以直接信了。

    而玉嫣说的也不差,修为越高,体内灵力越发精进,孩子的确会越发艰难。

    “既然你们有事要做,那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不过等会来可一定要来家里住上几天啊。”李依兰见玉嫣几个吃好了,知晓他们马上要离开,便说了句。

    玉嫣正在逗弄小晴儿,李依兰的闺女叫玉晴。

    “好,小婶到时候可别嫌弃我麻烦就好。”玉嫣开玩笑道,李依兰嗔怪的看了她一眼,道:“你想住多久住多久。”

    “成。”玉嫣笑着应声,刚要准备准备离开,却听到一阵焦急的脚步声,抬头看去,李依兰听不到,也好奇的看过去,却见是一个浑身是血的衙役冲了过来。

    “行舟,这是怎么了?”李依兰看到来人,也很是惊讶,连忙上前,福伯也跑上前去扶住他。

    赵行舟终是没了气力,半靠在福伯身上,喘了口气,才慌张道:“夫人,大人他,大人他方才被一个骑大虫的女人抓走了,那女子很是厉害,一会儿就不见了身影,而她留下来阻挠我们的那只大虫更是凶猛,足足有半层楼高,我们,我们死伤无数,是钱捕头为我开路,我才能逃出来向您通报的。”

    “什么!”李依兰听到这话,眼前顿觉一黑,玉嫣一手抱住她,一手握住她的手腕,输入灵力过去,李依兰这才缓过来。

    “小婶莫急,我和小祁过去,睿睿暂且让您照看一会儿。”玉嫣眉头微皱,竟敢动她宁家人,好得很!

    李依兰这会儿也只能依靠玉嫣了,连连点头,她就算谁都不信,也不会不信玉嫣的。

    “睿睿乖,姐姐去抓坏人,你先跟小婶婶和晴晴妹妹玩,好不好?”玉嫣看着睿睿的眼睛,这次睿睿倒是没有胡闹,他还小什么都不懂,可他能够看懂别人的神色,看着玉嫣的眸子,睿睿乖乖的点了头。

    李依兰将睿睿抱过,玉嫣将爪爪留了下来,她或许已经想到了些什么,只是这件事还需要查证。

    “不可胡闹。”临走前,容君祁对爪爪叮嘱一句。

    爪爪有些委屈的道:“主人,爪爪什么时候在正事上胡闹过?”

    容君祁给了它一个白眼,它自己也知晓往常胡闹了?

    爪爪内心是崩溃的,有一个时常套路自己的主人,它好想离家出走找个媳妇儿去怎么办?

    玉嫣和容君祁很快离开了,朝着先前经过的县郊而去,途中,拿了一张追踪符出来,合着宁满屯穿过的衣物一角一起烧了,随后一条线出现,指引着玉嫣二人追踪而去。

    玉嫣先去了县郊,估摸着那女人应该不会对宁满屯如何,可那钱捕头等人可就不能确定了。

    等赶到的时候,已经一大半的衙役都躺在地上了,只有钱捕头和两个年轻捕快还在死死撑着。

    “拿去给受伤的兄弟服用,大虫交给我们。”玉嫣丢了一个瓷瓶过去,钱捕头下意识的接过,抬头却只看到一抹碧色身影,再去看,眼眸陡然瞪大。

    那折腾了他们半死的大虫在那碧色身影的一掌下飞出去老远,滚了好几圈才挣扎着爬起,还没走几步,就倒在了地上,一口血从口中喷射而出,竟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头,那是,那是郡主和世子啊。”一个曾经随着孟倾珏见过玉嫣的捕头惊喜的道。

    钱捕头看过去,的确是他们家大人的侄女,长乐郡主。

    握着瓷瓶,心里有了底,连忙给两个兄弟服下,自己也服了一颗,这才赶紧跑去救治其他兄弟。

    倒也不是他自私,而是他们也快撑不住了,可别等药还没喂给兄弟们,自己都倒了。

    到时候又要麻烦郡主了,这等事情怎可让郡主来做。

    玉嫣将大虫上丹田内的内丹取下,已经是火红色的了,已经足有筑基期修为了。

    “你们恢复了就先回去,我去找我小叔。这是命令,不可擅自行动,封闭城门,让大家暂且呆在县城里面。县衙是正气所在,只要衙门不倒,这些邪祟便进不去城内为祸。另外通知我小婶,让她传书回去,让我爹通知镇上和各乡镇暂且不要出门。我院子里有防御符,让各家各户都去隐仙居领取一张避祸。”玉嫣快速说着,等钱捕头听明白应声,再抬头时,人已经不见了。

    “郡主和世子爷的武功当真是登峰造极了。”钱捕头咋舌道,其他人也是呆愣的点头,看着早已不见人影的地方发着愣。

    “行了,郡主说的话都听到了?将这大虫尸体带回去,先前遇难的那家人也放入他们的马车中,带回去交给他们的亲人处理。”钱捕头毕竟是捕头,很快就回神安排起来。

    “是。”应身后,恢复的人皆是忙碌起来。

    玉嫣和容君祁则是随着追踪符,追到了东屏县东南侧的一座大山中。

    一路追踪到了深处,远远的瞧见了一座古老的宫殿,玉嫣和容君祁对视一眼,皆是好奇不已:“这里竟然还有一座宫殿?”

    “去瞧瞧便是。”容君祁也是有些意外,显然没想到竟然会有人在这深山中建造宫殿。

    等来到宫殿跟前,玉嫣和容君祁都被眼前的壮景给震住了,他们宛如成了小人国中的人,那阶梯一节都有半人高,玉嫣眸色一扫,台阶共有五十八级,宫殿端坐在台阶之上。

    探查后没有意外,两人飞升而上,落在了大殿前的空地上。

    空地上有一个水池,一架白玉桥横在水池上通向大殿的门,那池里有些残余的灵力波动,显然在以前巅峰之时应当是有灵泉眼在的,如今却是干涸了。

    走过白玉桥,大殿之上的门头上书九华派三个龙飞凤舞的大字,看着三个大字,两人皆是心神一颤。

    容君祁修为低上许多,竟是差点被那字体中蕴含的力量给震伤,若不是紫宵剑将那股力量反弹回去,这会儿容君祁就算不重伤也要神魂受损了。

    玉嫣则是另有感悟,仿佛看到了一个门派巅峰之时的盛况。

    大殿门前的广场上无数的弟子在修习法术,万剑归宗也不若如此的,一白胡子老头满意的点着头,欣慰的看着门中弟子努力修习的模样。

    身后跟着几个男女,不是老头的徒孙便是他的师兄弟们。

    可有一天,妖族来袭,门中弟子死伤无数,连那白胡子老头也被妖王一手抓出了心脏,捏碎了元婴,灭去了神魂。

    那是一场碾压般的杀戮,只余下一些外门低修为的弟子们,而这还是那妖王看不上他们,只因这些人这辈子也就这样了,起不了风浪,而他也不该杀戮过多而已,并非真正的慈善放了那群人。

    在那群残留下来的外门弟子愤恨的注视下,妖王张狂大笑着离开了,九华派就此败落。

    玉嫣从字体中回神过来,神色有些落寞,是为九华派感到惋惜,也是为妖王的残忍而感到愤恨。

    她不能,不能容忍那妖王与魔王再次出世。

    届时,天寅大陆必然会变成炼狱,最终崩溃,她不允许这样的情况发生。

    她身为仙域女皇时能够封印他们,那么她的重生归来,她前往仙域,得到鬼后的传承,她是这个大陆掌管生灵生死,她背负着避免这件事的发生,她的责任不小,可她不曾退却,反而更加坚定了心智。

    因这坚定的心智,玉嫣心神松动,竟又隐约要突破了。

    看着九华派这三个大字,她心里一动,不该让这个门派落寞,若是有可能,她会帮助这个门派再次兴盛起来。

    飞升而上,将九华派的门匾取下收入桃源境中,却是无意间发现了一件储物手镯,收敛着气息,就那么静静的呆在那里。

    玉嫣伸手接过,一道光将她与容君祁笼罩其中,一道身影出现。

    “你是九华派的掌门?”玉嫣看着眼前的人,赫然就是当初看到的那个白胡子老头。

    老头看到玉嫣显然很是欣喜,打量着玉嫣的修为,高兴道:“女娃娃,在这样的世道,你竟然还能修炼至元婴二层巅峰,极品天才啊。我九华派有救了,我九华派有救了啊。”

    “呃,你且先平复一下心情。”玉嫣轻咳一声,提醒老头。

    老头听闻也有些尴尬,也学着她轻咳一声:“不好意思,太过激动了,龟缩在这盘龙戒中已经不知多少年岁了。好在这里先前有阵法禁制残留,不然这处地方怕是早就该被人发现了。而只要有人动了殿上的牌匾,我便会被触发出来,如今看来也是缘分。老夫还未自我介绍,吾乃九华派的大长老,至于叫什么,年岁太久,已然忘却了,若是不弃,叫我一声白老头便是。我这一身白的装扮,也的确配的,哈哈哈……”

    “看来您倒是看的挺开的。”玉嫣见这老头自娱自乐的模样,也是忍不住笑着道。

    “不然还能如何?如今只剩下这一抹残魂,还能掀起什么风浪不成?还不若看开点,难得遇到你们这俩个天才,若是有人好好指点,届时必然能够重塑修真界的盛况,希望届时我还能看到便很欣慰了。”白老头经历了这么多,倒是看得开了。

    “一代宗师,落得这步田地,却是悲惨。只是,若是你想夺舍的话,那么便请你收起你的这副心思吧。不说我神魂与常人不同,就说我管理着这片大陆中所有生灵的生死,你便不是我的对手。惹怒我,可是会令我改变初衷的。”玉嫣睨了白老头一眼,白老头整个身子一颤,一脸的不置信。

    一则是对方猜测到他的想法,二则是对方竟然是管理这片大陆生灵的大人,他如何还敢?

    “你,你……”白老头指着玉嫣半天,随后放下了手指:“小老太我的确放肆了,还请大人原谅。”

    “你倒也是个人物,竟然能够在临死前将一半的生魂从神魂中分离躲起来,换做旁人不变成傻子也得自我销毁了。那妖王怕也没想到,你这件储物戒不但是仙器能够养魂吧?”玉嫣见他老实了,便再次出声道。

    “当真是什么都瞒不住大人您。”白老头如今已经服气了。

    “既然还保留着生魂,便去鬼界转世吧!你且放心,九华派,我一定会替你找到适合的人来重建的,至于何时能够辉煌,就看那弟子日后的造化了。”玉嫣对白老头道。

    “我……”白老头还想说些什么,玉嫣却是一抬手,道:“妖王与魔王的封印已经开始消散,你难道不怕到时候妖王真的出来了,将你再次抹杀?”

    “……”白老头沉默下去,玉嫣见此,不由叹气,道:“那么这样吧,我替你书信一封,让你保留记忆转世,日后九华派还由你来继续发扬光大,如何?只是,这事我不能打包票,毕竟国有国法家有家规,我只能两手准备,为你寻找弟子。”

    “好,多谢大人了。”想了想,白老头同意了。

    玉嫣拿出鬼界特有的纸张,书写好信息后,封入信封内,交给了白老头,手一划,阴司大门出现,白老头带着书信走了进去,最后又给玉嫣行了一礼:“多谢大人,若是当真能够保留记忆归来,日后自会相报今生恩德。”

    “去吧!”玉嫣也怕惊动那女子,等白老头进去后,立马关闭了大门。

    大门关闭,白老头巅峰之时布下的阵法结界也破碎了,玉嫣与容君祁隐身敛息进入大殿内,入口隐蔽处就有一头类似与牛儿般的妖兽趴在那里。

    妖兽鼻子不远处有一块断石,随着妖兽的吸气,那石头就会朝它快速滑动,等快到它鼻前时,却又正好呼气,那石头又被推出去。

    玉嫣看的也是咋舌不已,这东西看着笨笨的力量绝对不低。

    同往大殿的通道不短,一路上避过很多妖兽,终于来到了大殿中,宁满屯被绑在一根柱子上,殿下首座坐着一个妖媚的女子,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摸着自己的尾巴,显然是个成型的狐妖了。

    能够化作人身,必然是经过三九天劫的了,修为最低也有金丹三层了。

    “你说还是不说?若是不说,我这屋顶上盘旋的宝贝可就不答应咯?”女子娇笑出声,带着魅惑。

    若不是宁满屯吃了这么久的灵植,心智比常人坚定许多,怕是早该遭那狐妖的道了。

    “我没什么可说,又如何说?”宁满屯傲气的回道。

    “咯咯咯……还真的是不怕死呢!你体内的灵气可不是一两件天材地宝才能形成的,必然是长期食用这些东西才能积累下来,养育着你这具驱壳。我要求并不高,只是想知道你的灵植是谁提供的而已,难道就这般的难以出口吗?哦,我知道了,你们人类不是惯用要挟这一招吗?不若这样如何?”狐妖突然娇媚活泼的道,好似想到了什么好法子似得。

    “将你妻儿抓来,届时不怕你不说了是不是?”狐妖一脸就该如此的样子,张嘴就要派妖兽去抓人。

    宁满屯愤怒道:“你敢!”

    “嗯,我还真是敢的。不过,我还能给你一次机会,你若是自己说出来,那么我便会立刻放你回去与家人团聚。不然,等我派属下去抓来你妻儿,那么到时候你即便说出来,我也不会放你们回去了,毕竟吃了你们也是能够得到不少灵气的嘛。”

    狐妖走下来,身后竟是四条尾巴,妖媚的摇晃着。

    一手摸宁满屯的脸,宁满屯嫌恶的躲开脸,狐妖眼神一凝,眼底闪过愤怒,随后又笑起来:“这么一瞧还是个美男子呢,我倒是又想到了一个法子,与你交合,吸收你的阳气与灵气,比吃了你更好。而且,我还想到了一个更好的点子,那就是给你服用迷幻草,你说,你的妻子到时候看到你与我交合时,又会是如何的表情呢?想来定会很精彩吧!”

    宁满屯睁大的眼睛,满目的愤怒。

    狐妖却是笑的更欢了,纤美的手摊开,一颗闪着荧光的草出现在她手中,宁满屯见此连忙道:“我说!”

    容君祁眉头微皱,却还是没有出声,玉嫣更是凝神站在一旁,他也就没有动作。

    “哦?愿意说了?”狐妖嬉笑着,把玩着手中的草。

    宁满屯道:“我家住在灵雾山西面的山脚,是猎户出生,我爹时常进山打猎,也常会带些山中的野菜,菌子回来,听老一辈的人说,那山里有神仙。我不懂你说的什么灵植,灵气,但是我想我们长期使用那山上的东西,应该就是你说的那什么灵气了吧!”

    灵雾山?

    狐妖暗思起来,她不是没有听闻过,可是她不敢进去,那里面绝对有比她修为更高的灵兽或妖兽在。

    凡人进山打猎或许那位不会出手,但若是她去,必然不行,妖兽,灵兽都有地盘思想。她若贸然进去,届时怎么丢了性命都不知晓,又如何救妖王回来?

    “没想到小叔竟还会如此睁眼说瞎话呢。”玉嫣与容君祁传音道,忍不住笑出了声。

    容君祁也是微笑回应,眼睛却是从未离开过宁满屯身上分毫。

    就在玉嫣准备出去救人时,一条妖兽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足有一人高的灰狐。

    “魅姬大人,小的与阿三一起去那人类家中想抓他妻子,可是他家中竟是有灵兽守着,阿三被那灵兽一巴掌就拍死了。因我觉得阿三能够抓来人,就没跟去。本以为那灵兽不知小的过去,不料,我逃走时,那灵兽却是给了我一记不屑的神色。想来它一定早知我躲在一旁了。魅姬大人,我们快些逃走吧!若是那灵兽追来,我们……”灰狐妖兽还没说完,就被魅姬给打断了。

    “你说这人类家中有灵兽?”魅姬也是恐惧起来了,有灵兽就代表他家有修真者,想到今日派出去的几只妖兽都相继没了,她突然想起来,这其中必然是有联系的。

    “你骗我,你到底是什么人!”魅姬气愤不已,抬手就要拍死宁满屯也不想得到答案了。

    “啊!”手化为爪子,还没碰到宁满屯,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快速朝她手这里飞射而来,跟着,魅姬的爪子就被切了下来,血喷射而出,痛的她尖叫出声。

    细细一看,那火红色的身影竟是一把能量强大的飞剑。

    “逃!”魅姬尖叫一声,转身化作狐狸就要逃走,却是被玉嫣一脚踢飞回去,摔在了地上,半天都爬不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百度最新章节)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