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我的书城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正文卷 第五百六十六章 你发什么疯

    王捕头定睛一瞧竟是淳王世子,顿时汗就下来了,再听容君寻唤容君祁为哥哥,顿时吓得尿都要下来了。

    那,那是萧王世子啊,是萧王世子啊。

    “世子爷饶命,世子爷饶命啊。奴才,奴才有眼不识泰山,是混账,还望世子爷开恩,开恩啊。”王捕头吓得连连磕头,带来的捕快们也纷纷下跪,惊恐万分。

    百姓们也明白过来,皆是满脸的喜色,跪拜下去:“草民等拜见萧王世子,拜见淳王世子,拜见长乐郡主。”

    “都起来吧!”容君寻笑嘻嘻的转身让人起身,那程景凡已经瘫软在地,连嚎都不敢嚎一声了,身下更是沁出骚臭的黄液来。

    “晦气,这种欺霸他人的废物,留在世上也是浪费粮食。且先将他押回府尹大牢去,谁来也不许带走,若是让本郡主得知他被人领走了,你们家大人的官也就当到头了。”玉嫣倒也不是威胁,那府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只不过没有太过分的话,她也不准备让这人下台罢了。

    “是是是,奴才一定将话带给大人,一定带给大人。来人,将程景凡带走。”王捕头倒也现实,方才还一副狗腿子样,这会儿却是变得硬气起来了。

    捕快们哪里敢迟疑,二话不说,将程景凡拖起,就带走了。

    “都散了吧,没什么好看的,都好好做你们的生意。个别人还是少做些下作事,为自己的孩子积点德。”看到先前高密的那个小贩时,玉嫣却是如此道。

    那小贩一愣,他还没有孩子,郡主却这般警告他,再想到人人都言郡主是神医,顿时晃过神来,看向了自家婆娘的肚子。

    “你,你怀孕了?”小贩激动不已,他年岁已经不小了,和婆娘成亲也有五个年头了,可这婆娘的肚子就是鼓不起来。

    今儿陡然听闻,如何不激动。

    “这么说来,我好像最近真的有些发懒,那个也许久不来了。”那婆娘一愣,随后想想,还真有点像。

    “走,别看摊子了,我来收拾,我带你去看大夫。”小贩激动不已,玉嫣站在店里看着摇了摇头,这小贩如是心术正,这个孩子便不会受到这般报应。

    命运如此,她不是圣母,破坏他人修行是要遭到天罚的。

    转身回屋,对一旁呆住的曲福贵笑道:“曲伯,我们这就将房契更正去吧!”

    “好好,世子,郡主请。”曲福贵回神,连忙笑着应声,容君寻也跟着一并去了,一路上一张嘴就没停过,倒是让她想到了昭宁来。

    因昭宁也是大姑娘了,恒王爷不再让她到处乱跑,如今被乖乖的关在家中学习礼仪呢。

    更正过房契,地契后,玉嫣让曲福贵先行回去歇着,隔天让人给他送图纸和银两,及时重新装修的事情就交给他管理了,曲福贵连连应声,心里高兴的不行。

    虽然酒楼易主了,可是东家留下了他,还给他解决了这么大的问题,如何不高兴。

    平仓胡同那边就好搞定多了,因有个淳王世子跟着,倒是没有不长眼的人去闹腾了。

    在铺子外头挂上宁字牌,左角挂上萧王府的牌子,任谁也不敢来闹腾了。

    “君祁哥,嫂子,走,小弟请你们去百香楼吃饭去。”容君寻笑着招呼,玉嫣和容君祁自然不会拒绝,玉嫣也看出来了,这小子是个阳光性子。

    他们前脚刚到酒楼,后脚程景凡的父亲,程学儒就带着夫人冯氏寻过来了,冯氏满脸的泪痕,哭的伤心不已。

    可她不敢怨恨,不敢多言,知道始末后,她已经被自家夫君狠狠骂了一顿。也知晓儿子能有今日,皆是她宠溺的结果。

    可不管如何,那都是她掉下来的肉啊,是她的亲儿子啊。

    他自小何曾受过这样的苦难,如今满身脏污的被关押在大牢中,双眼还被萧王世子给射瞎了,他们也不敢请人去医治,让她如何不心疼。

    “世子,郡主求您们开恩啊,臣妇知晓自己过于溺爱孩子,导致他在外头称霸一方。臣妇不求您们将他放出来,只求您们容我们请个大夫给他看看,臣妇的凡儿如今双眼瞎了,也不能人道了,也算是受到惩罚了吧!求世子,求郡主开恩啊!”前次来遇到的那个小二正好又在伺候玉嫣几个,听闻程学儒带着夫人冯氏过来,玉嫣便同意二人过来。

    不料,刚到门口,那冯氏便哭闹起来。

    程学儒面色一僵,转身便怒斥道:“你做什么!”

    “老爷,那也是您的儿子啊,您看到他那般模样难道就不心疼吗?”冯氏哭闹着,拉着程学儒的衣角。

    程学儒气恨不已,扯住衣袍甩开冯氏的手,怒斥道:“我若是知晓他在外头做了这么多恶事,不用劳烦世子爷与郡主,便会亲自打断他的腿。”

    “老爷……呜呜呜……”冯氏跌在地上哭泣着。

    玉嫣放下筷子,容君祁则是拿过一只虾子给她剥壳,容君寻饶有兴致的看着。

    “程大人,你当真不知你儿子在外头如此横行霸道吗?不竟然吧,就算你再忙,难道一点风声也未曾听到?老话说得好,子不教父之过,这件事,你的确有很大的过错。至于为何刺瞎他的眼睛,想必你们也已经知晓了。他罪孽深重,就算今日我不将他关押起来,日后他去往鬼界,鬼界也不会轻饶了他。逼迫良家女子为妾,侮辱他人,禽兽不如,死在他手中的女子两双手都数不过来了。有句话说得好,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如今便是时候。奉劝一句,人还是多行善事,积点阴德。程夫人这般纵容儿子,日后去了鬼界,也是要受罚的。”容君寻觉得玉嫣说的话好玩,程学儒知晓这位郡主的本事,心惊不已。

    冯氏则认为玉嫣在威胁她,等她真的死了,去了鬼界,受到惩罚时,才想到今日玉嫣说过的话,那时才悔悟已经迟了。

    “郡主,老臣不是想为孽子求情,只是看着他那般模样的确心疼,还望郡主通融,容我们请个大夫为他治疗眼睛,也让他走的没有那么多痛苦。”程学儒仿佛老了几岁般,玉嫣见此,也是叹息一声。

    程学儒是个刚正不阿的人,只可惜不会教育孩子,罢了,罢了。

    “程大人知晓心疼自己的儿子,可曾想过那些被程景凡欺霸的人家又是如何过来的呢?生活是有贫贱贵富之分,但众生平等,每个生灵都是一处来的,谁也不能知晓来世会如何,凡事莫要做的太过了。念在程大人你亲自前来求情,便允了你的请求。好自为之。”玉嫣说完这句话,手一挥,打开的门瞬间关上,冯氏见了吓了一跳。

    “这……”冯氏惊恐的指着门,程学儒连忙将她手拉下:“郡主已经同意了,就别乱说了。”

    “好,好。”冯氏也是被玉嫣这一手给吓到了,连连点头,倒也算是乖顺。

    “回去之后,让管家过来见我一趟,先前受了委屈的人家,你随我去一一上门道歉赔偿。”程学儒是将玉嫣的话听了进去,冯氏却是没有,见此还怪叫道:“凭什么?”

    “就凭你儿子欠了人家,就凭你儿子害了人家的姑娘!”程学儒生气的低喝,冯氏顿时不敢再说话了。

    给程景凡医治过后,程学儒真的叫了管家询问情况,让人备礼,第二天拉着冯氏一一上门磕头道歉赔礼,倒是吓坏了失去闺女的人家。

    有人不原谅,有人则被程学儒的诚意感动,接受了道歉。

    玉嫣得知后,还赞赏了程学儒一句,此刻她在京郊,为玉梅,玉兰还有玉珠三人买下了三座庄子,忠厚的管事就直接留下,并留下银两与图纸,让他监工,庄子重修修葺成了江南园林的模样,日后游玩,小住都是不错的选择。

    “你自己不买么?”容君祁见她没有给自己买,顿时有些奇怪。

    “你人都是我的了,你名下那些也都是我的啦。我不需要任何保障,只要你在我身边,便是我最大的财富了”玉嫣笑着靠在容君祁的怀中,笑的甜蜜。

    容君祁抱着她的腰,将下巴搁在她肩膀上,宠溺的道:“遇到你,才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这是谁家的小伙啊,真会说话。”玉嫣转身,挑起他的下巴,调戏道。

    “你家的小伙。”说着,低头吻住了玉嫣的红唇,两人相拥缠绵着。

    直到听到有脚步声响起,交缠的双唇这才分开。

    “对不起。”来人是庄子上农户家的闺女,手上挽着一个菜篮子,看到玉嫣二人满脸的惊恐,眼底却是闪过一丝异样。

    玉嫣心知,她是冲着容君祁来的,怕是打着攀上高枝成凤凰的念头,不过这也怪不得她,谁都想过上好日子,这本身并没有错。

    只是,要让她失望了,她选错了人选。

    “你从哪里过来的?”展元听到声音和抱着睿睿的柔菊走过来,见那农女顿时皱眉低叱。

    农女吓得一颤,楚楚可怜的低下了头,胆怯道:“小女子,小女子在那边的山坡上采摘野菜,听到这边有说话声,这才好奇的过来。惊扰了几位贵人,还请恕罪。”

    “行了,让她走吧!”玉嫣不喜这女孩柔柔弱弱的模样,便出声说道。

    展元听闻再次喝到:“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还不赶紧走!”

    “是,是,对不起,大爷,奴家这就离开。”农女也是不敢生出其他心思了,那位公子爷与小姐宛若天人般,不是她可以随意觊觎的。

    “陪我去看望外公他们,我们今晚去江城,明天为二姐买一座院子,买些铺面和庄子,也该回去了。”玉嫣见农女离开了,看了看天色,正好可以回去蹭饭了。

    容君祁笑着握住她的手,一行人离开了庄子,去了柳府。

    “你这孩子来了京城也不吭声,若不是那程家的事情,外婆还不知道你来了呢。”谢慧英一手拉着玉嫣,一边走一边宠爱的责怪道。

    “是嫣儿的错,嫣儿给外婆道声对不住了。”玉嫣鬼灵精怪道,谢慧英笑着拉住她:“谁要你这孩子真的道歉了,这次来准备住多久?”

    “我来给大姐她们购置庄子等嫁妆的,今晚就要离开了。想来这几天书信也该过来了,下月初八,我们姐妹四个同天出嫁。”玉嫣这话一出,不止谢慧英傻了,连带着刚闻讯而至的舅妈戚姻也傻了。

    “嫣儿,你,你才十三吧?”盛姻回神,出声道。

    玉嫣点头,看了看下人,谢慧英领会让下人都离开,玉嫣这才将缘由说了。

    谢慧英婆媳俩这才知晓缘由,她就说总觉得好似这三年来过的太快了,有些事好似抓不住似得,原本竟是她们的嫣儿又有奇遇,时间才会过的那般快。

    “如果是这样,那还是早些成亲的好。你大姐在哪出嫁?”谢慧英又问道。

    “师父如今定居在宁家寨,大姐二姐就在村里出嫁了,倒是我与猪猪得早些出发。”玉嫣将先前说好的告知谢慧英。

    谢慧英想了想,道:“桂枝,去将我准备的东西拿来。”

    谢慧英在找到闺女后,便给几个外孙女准备了添妆的嫁妆,这会儿听到了,自是要先给的。

    “外婆就不跟着你回去了,既然你来了,就带回去给梅儿她们,等你们回去时,外婆再随你们一起回去,去宁家寨住上些日子。”谢慧英笑着说道。

    “成。”玉嫣应声,盛姻也让人拿了添妆过来,皆是上好的料子和头面等物。

    祖孙三代聊了柳敬父子俩就回来了,自又是一阵埋怨,埋怨啥,还不是埋怨玉嫣回来不说一声呗。

    吃饭时,柳敬说让玉嫣和玉珠在府上出嫁,玉嫣想到娘亲没有在忠勇侯府出嫁,便应下了。

    原本她是准备在郡主府出嫁的,既然外公提出来了,自是不会不应。

    吃了饭玉嫣说还要去一趟孟国公府,柳敬等人又是一阵埋怨,说她回来每次都这么急急忙忙的,不过埋怨归埋怨,还是放她离开了。

    到了孟国公府,又被孟国公等人埋怨了,玉嫣无奈苦笑,连连求饶,说下回定不会如此匆忙了。

    随后告知孟国公她要出嫁的事情,孟国公也提出要她在孟国公府出嫁,说她也是孟国公府的小姐,应当如此。

    玉嫣便说答应了外公在柳府出嫁,只因当初娘亲不是从柳府出嫁的。

    孟国公听了也没有再强求了,毕竟这意义不一样。

    从孟国公府又获得了一大堆的陪嫁,又在孟国公有些埋怨的注视下,匆忙的离开孟国公府,朝恒王府去了。

    “老奴见过世子爷,见过长乐郡主。”恒王府的管家正好在大门前安排门房做事,见一辆马车停下,容君祁先行下马,顿时明白了来人是谁,连忙上前行礼。

    “秦伯起身,七皇叔可在府上?”玉嫣要去找昭宁,他自是不能跟着去的,只有容越才是当今圣上的亲叔叔,恒王爷,淳王爷都只是容越的堂兄弟而已。

    “在的,王爷在书房。”秦伯笑着回话,容君祁点头,说道:“我自行去找,你带嫣儿去找王婶和昭宁。”

    “遵。”容君祁捏了捏玉嫣的手掌,牵着她朝王府内走去。

    秦伯亲自带着玉嫣朝后院而去,昭宁正在后院里无聊的扑蝶玩,恒王妃则在亭子里品茶看着闺女扑蝶。

    知晓玉嫣过来后,恒王妃顿时染上了喜色,她还没有见过这个侄女儿呢。

    远远就瞧见一抹湛蓝色的身影,光看身形便是个美人儿。

    “长乐见过恒王妃,娘娘福安。”玉嫣福身行礼,恒王妃连忙起身一脸责怪的上前扶起她,故作生气道:“怎么的?见自家小姨还如此正式,是不想认我这个小姨么?”

    “怎么会,只是该要的礼数还是要的嘛。”玉嫣抬头笑看着恒王妃。

    恒王妃乍看到玉嫣也是满目的惊艳,没见时就很喜欢玉嫣,这会儿见到了,更是喜欢了。

    “我家嫣儿可真是个大美人儿,去年过年你娘回来过年,很是遗憾没有看到你本人。今儿总算是见到了,不得不说,淑芬姐姐她真的太会生的,这闺女一个比一个漂亮。真是让我羡慕死了。”恒王妃拉着玉嫣的手一刻也不肯放。

    “嫣儿姐姐,你是来看我的吗?带我一块离开吧,我都想荷儿她们了。”昭宁也跑了过来,兴奋的不行。

    “这次不行,等过了初八吧,到时候带你一起回去,可好?”玉嫣捏了捏昭宁的脸颊,笑的宠溺。

    “还要等到初八以后啊!”昭宁可怜兮兮的抱怨着。

    玉嫣轻笑出声,道:“说起来,你当初与荷儿常常胡闹,若是你见到如今的荷儿,不知道可还识得了。”

    “荷儿她怎么了?”昭宁好奇不已。

    “荷儿她如今可淑女呢,想不到吧!”玉嫣想到荷儿如今的模样也是忍不住发笑,谁能想到,当初那么疯的一个丫头,如今竟会那般的淑女呢。

    “啊?”昭宁显然也很意外,不由嘀咕道:“不会吧?她遭遇了什么啊,当初比我还疯,如今竟是成为小淑女了?”

    “你当谁都跟你一样啊,女孩儿大了,可不就得淑女些么。”恒王妃笑趣自己的闺女,玉嫣也笑着不说话,等昭宁撒完娇后,这才对恒王妃道:“小姨,我方才碰触你的脉象,你身体有些虚弱,若是我没猜错,应该是生产后遗留下来的。”

    “嫣儿姐姐,我娘今年年初为我添了一对弟妹呢。”昭宁也是大姑娘了,懂的什么叫做产后亏损,连忙说道。

    “那就对了,双胎原本就伤身,这瓶丹药小姨你拿去服用,每日三餐饭前服用。这瓷瓶里面是精油,每日沐浴时滴入浴汤中,不出七日便可痊愈。”玉嫣拿出两个瓷瓶来,放在了桌上。

    恒王妃受了,连道:“我们家嫣儿是神医,小姨听你的。”

    “哈哈哈……娘子在说什么,看来你们这边更加热闹啊。”恒王妃大笑着过来,可以看出心情不错,容君祁跟在他身后。

    “嫣儿在说我生君郎,君凝伤了身子,给我配了药呢。”恒王妃看到夫君,也是满目柔情,玉嫣暗自点头,看来除了帝王,这容家的男人们还都是痴情种呢。

    “啊?嫣儿,你小姨可严重?”恒王爷顿时急了,连忙问道。

    玉嫣摇了摇头,浅笑着道:“姨父莫急,小姨的身子是有亏损,但不是很严重。调理七日,便可痊愈了。”

    “那些庸医,常来给你诊脉怎么没有察觉?若不是嫣儿过来,还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呢。”恒王爷顿时怒了。

    刘淑珍只好去哄好他,昭宁在一旁偷笑,揶揄她爹爹。

    玉嫣却觉得很温馨,不说她以往看到的了,就说这古代吧,权贵中哪个不是三妻四妾的。可她见到的几乎都是一双人相伴到年老,如此的温馨,让她亦是感触不已。

    晚饭是在恒王府吃的,期间也告知了恒王夫妇她们姐妹要出嫁的事情,又是收到了一大堆的陪嫁。

    回到萧王府,容越风尘仆仆的归来,正好在大门处碰上。

    “咦?祁和嫣儿你们什么时候来京城的?”容越翻身下马,玉嫣和容君祁赶紧给他见礼,容越扶起两人,三人一起走进王府内。

    玉嫣得知容越是特地从宁城赶回来为他们准备婚礼时,心里说不感动是假的,可以看出容越神色很是疲惫,自是急忙赶回来的。

    “爹,这是舒缓精神的精油,这是固元丹,服用一颗,好好沐浴休息一晚,婚宴的事情不急,还有十多天呢。”玉嫣拿出东西来,容越也不客气,开心的接过。

    “儿媳妇给的,自是要收的。婚宴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有爹呢,保管让你和珠儿满意。”容越笑着道。

    玉嫣见他忙活的高兴,也就随他了。

    “吃了没有?”容越问道,容君祁回说在恒王府吃的,玉嫣也道:“爹你回屋去沐浴,我去给你下碗面条可行?”

    “行,只要能饱腹就成。”容越可是对玉嫣的厨艺很有信心的,见玉嫣要给自己做饭,连忙笑道。

    “成,那我给爹您下碗面去。”容越爽朗的应着,容君祁和她一起去了厨房。

    厨娘见二位主子过来,连忙出来迎接,玉嫣道:“张妈你去忙你的,我给爹下碗面条。”

    “郡主需要什么材料,老奴这就去准备。”张妈倒没有真的去休息,而是询问要什么食材。

    “给我准备牛腩肉和番茄吧!”玉嫣想了想还是说道,张妈很快将食材拿了过来,还清洗干净了。

    玉嫣接过,让她去休息,等张妈离开,玉嫣从空间里拿了空间里养殖处理好的牛腩肉,将番茄也换了。

    容君祁在一旁升火,两人忙碌起来。

    玉嫣用灵力真火将牛腩肉加热弄熟,然后放入锅里加入调料等物正常焖,一边锅里水开了,将手擀面条放入沸水里煮熟,过凉水放入碗中。

    番茄牛腩盛入面上,将汤汁一并倒入碗里,加上一些面汤,撒上一些香菜和胡椒粒,香喷喷的牛腩番茄面就煮好了。

    这边刚端到饭厅,容越也走了过来。

    容越老远就闻到了香味,看到这碗色香味俱全的面条,心情更好了,一边吃一边询问余灵敏的近况,还有他们对婚宴有没有什么想法。

    容君祁将想法和余灵敏的近况告知容越,容越脸上的笑意就没散过。

    玉嫣也起身给他的几处穴位按了按,容越不住的夸赞:“这么好的儿媳妇哪去找!”

    “那是,我媳妇能不好么?”容君祁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玉嫣无奈的笑道:“爹,你和祁这般夸我,我可是会骄傲的啊。”

    “骄傲怎么了,该骄傲的。”容越哈哈笑着,下人们听着自家王爷这般开心的笑声,也是纷纷染上了笑意。

    “爹,我们该走了。今晚还要赶去江城呢。”容君祁看了看天色,对容越道,容越问了他们去江城做什么后,就没有拦着。

    起身道:“送你们一送。”

    “行吧!”容君祁应着,脚上了展元等人,驾着马车出了城,到了城外后,玉嫣将马车收起,睿睿已经在催眠符的作用下睡着了。

    紫宵剑被容君祁唤出来,展元等人坐了上去,容君祁和玉嫣也与容越告辞,容越对他们挥挥手,让几人注意安全。

    紫宵剑化作一道紫芒刷的一下就不见了身影,容越又翻身上马,回了城。

    两天后,玉嫣四人办完了所有的事情,回到了宁家寨。

    远远的展元就瞧见门口聚集了不少人,顿时皱了皱眉头,对车里的主子道:“爷,郡主,家门口围了不少人。”

    “嗯?”玉嫣听闻推开窗子看了眼,果见围了不少人。

    马蹄声传来,围观的人纷纷转头,看到是玉嫣的马车回来了,纷纷让开了道。

    玉嫣也看到了里面的情况,马雨梦挺着肚子正坐在地上大哭大闹,柳氏等人则是尴尬又无语的站在门前。

    见玉嫣回来了,柳氏面上露出笑意来,余灵敏也是无语的站在一旁拉着要冲出去的玉珠,见玉嫣回来了,也是松了一口气。

    “这是怎么回事!”玉嫣的声音并不严厉,清冷的声音响起,却是让正在哭闹的马雨梦为之一颤。

    “气死老娘了,气死老娘了。嫣儿,姐活了这么久,就没见过这种极品。她丫的竟然说我与宁敬业那小子有一腿,你说气不气人!”玉珠真的是气坏了。

    马雨梦听到玉珠这般粗鲁的说话,也顾不得哭了,幸灾乐祸的看着玉珠,又看看余灵敏,想看余灵敏生气,厌恶这个儿媳妇。

    可是,她失望了,余灵敏根本没有生气,甚至连脸色都没变。

    马雨梦嫉妒了,话不经大脑,张口就道:“你难道还想狡辩不成?你和我家夫君是表兄妹,当初可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我夫君的为人我知晓,若不是你勾搭他。当初你和郡主世子从山上回来,我夫君为何会看着你的背影露出爱意来!我今儿个非要讨个公道,别以为我没看到,前两天我还看到你私下与我夫君见面呢。你敢说没有吗?你这样的女人又如何配得上郡王爷!”

    “我这暴脾气,麻蛋的,谁也别拦我,今儿个我非要撕烂这女人的嘴。你那宝贝夫君鬼才看得上呢,你当做宝贝的人,在我眼中一文不值。丫的根本不是个男人,明明是他娘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我家,竟还敢在大冬天的将我家嫣儿推入湖里,根本就是没人性。再说勾引这回事,你丫看到我勾引他了?丫的,就算全天下的男人都死绝了,老娘也看不上他!”

    “再说前几天的事情,我可以问心无愧的告诉你,那天我家阿隐也在我身边好吗?我当着我未来夫君的面,勾引你夫君,你吃错药了吧!要不是你那狗屁男人说什么当初对不住嫣儿,听闻嫣儿要嫁人了,他这个做堂哥的想赔罪又怕嫣儿不肯接受,所以想将添妆给我,让我到时候给她。看他还算有诚意,我才见得他。怎么到你嘴里就变成勾引了?”玉珠气愤不已的道。

    “怎么可能,你骗谁呢!我明明就看到你和夫君在那说话,根本没看到郡王爷,你这种谎言也说得出来!”马雨梦有些傻眼了,细细一想,她的确没有看到郡王爷的身影。

    “那是你眼瞎,心里认定了,你还能看得到谁!”玉珠气急败坏的道。

    “猪猪,为了这种人何必生气。轻尘,宁金树一家呢?”玉嫣对玉珠轻声安抚了一句,随后又问轻尘。

    轻尘上前回话:“回四小姐,宁敬业今儿个带着宁金树一家出了门,这马雨梦独自带着个丫鬟留在了家里,杜仲已经去宁家铺子找人去了,想必也该回来了。”

    话才说完,就有人喊道:“回来了,看到宁金树家的马车了。”

    众人转身看去,果见宁敬业和宁满仓驾着马车回来了,马车在人群外停下,宁敬业下了车就跑了过来。

    见马雨梦这般,顿时皱眉呵斥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做什么?夫君,这三年来,我做的还不好吗?你难道敢说,你对她没有想法!”马雨梦指着玉珠对容君祁质问道。

    宁敬业一时傻了眼,这都是什么跟什么?谁跟她说,他喜欢玉珠了?

    “你发什么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百度最新章节)  随身空间:农家小福女(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我的书城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